2017-08-06 194932.jpg

 

 

 

 

 

十年

 

 

 

 

入秋後的空氣挾著微涼,吹進街景蕭瑟的首爾市。

 

一名年輕男子手拿著看板,站在仁川機場內的出關口,像是在等人。

 

過了好一陣子,身穿黑色風衣的女人緩緩走出,碩大的墨鏡遮去一半的面容。

 

Jessica老師!這裡!」

 

Jessica聽到熟悉的聲音便拿下墨鏡,笑臉盈盈地走到男子面前。

 

「抱歉,基範,那麼晚了還讓你來接我。」

 

「不是說有事弟子服其勞嘛!老師從日本巡演歸國,我當然要來接機啊!」金基範邊回話邊接過Jessica的行李推車。

 

金基範幫忙把行李放進後車廂後,開車送Jessica回家,似乎是因為這一個月的巡演太過操勞,Jessica上車後便閉目養神。

 

「老師…有件事我還沒來得及跟您說…」金基範透過前視鏡看向後座的Jessica

 

「什麼事?」

 

「剛才首爾愛樂交響樂團打電話來,說是想邀請老師在聖誕節那天共同演奏貝多芬的第四號與第五號鋼琴協奏曲,老師覺得怎麼樣?」

 

Jessica一手搭在車窗邊,一道道光影滑過她的臉龐…

 

「聖誕節?那時候我應該人在巴黎。」

 

「所以…老師打算拒絕嗎?」

 

「嗯哼。」

 

「那我等下回覆他們。」

 

Jessica回到家時,客廳還有微弱的燈光,走近便看到在保母懷中熟睡的女兒。

 

Jessica xi…」

 

Jessica對保母比了禁聲的手勢,蹲下身接過還在睡夢中的女孩,將女孩抱到柔軟的床鋪後,才回到客廳。

 

Chloe…這一個月乖嗎?」Jessica問。

 

「老樣子,不過總算會對我笑了,也算進步很多。」保母說。

 

「辛苦妳了。」

 

保母起身拿起個人行李,臨走前突然回頭對Jessica說…

 

Jessica xi…您下次巡演是什麼時候?」

 

「還沒有安排,不過大概三個月內吧。」

 

「那個…您還是盡量待在孩子身邊吧,這孩子那麼特殊…也到了上幼稚園的年紀…有母親的陪伴是最好的…」

 

「我知道,謝謝妳的提醒。」

 

Jessica送走保母後再次來到女兒的房間,坐在床邊握著女兒的胖胖小手。

 

「媽咪?」女孩稚嫩的聲音打醒Jessica的倦意。

 

「我回來了。」

 

看到母親歸來,Chloe並沒有一絲欣喜,而是凝視母親許久後,翻身背對Jessica

 

Jessica似乎也習慣了女兒的反應,拍拍女兒的背…

 

「我這次回來,會待更長一段時間,上次答應妳的遊樂園,我很快就會帶妳去。」

 

「說謊…」

 

「什麼?」

 

「媽咪說謊…媽咪只記得鋼琴…才不會記得Chloe…」

 

「不是的…」

 

Jessica想為自己辯白,但女兒只留給自己一道背影。

 

於是,她回到自己房間,開了瓶紅酒,坐在窗邊的那架鋼琴前,沉思了很久。

 

最後,她拿起手機打給金基範…

 

「基範,我反悔了…剛才說的首爾愛樂…我答應參加。」

 

 

 

 

三天後,Jessica開車來到首爾愛樂交響樂團的大樓,搭電梯直達頂樓,來到負責人的辦公室。

 

負責人看到Jessica馬上起身歡迎,但喜悅的表情很快就轉為不安,心思本就細膩敏感的Jessica隨即查覺。

 

「理事長,您有什麼疑慮嗎?」Jessica主動開口。

 

Jessica xi…這都被妳看出來了…其實…我們面臨了一個很大的難題…」

 

「難題?」

 

「我一定要先說,Jessica xi是我們首爾愛樂今年聖誕節演奏的第一人選!但是…」

 

「但是?」

 

Jessica xi…知道今年蕭邦國際鋼琴比賽的金獎得主嗎?是一名韓國人。」

 

「喔?真的啊,我那時候可能正在巡演,所以還沒聽說,但這件事跟我們討論聖誕節的演奏有什麼關聯嗎?」

 

「那個…金獎得主…也不知道從哪裡知道我們今年有鋼琴合奏…她親自來到這裡,強烈希望能夠爭取到跟我們首爾愛樂演奏的機會…」

 

「我懂理事長的意思了,我自願退出。」

 

Jessica剛起身,辦公室的門恰巧打開,身穿藍白線條襯衫的年輕女孩走了進來。

 

「怎麼能夠主動退出呢?」

 

少女的臉上掛著笑容,Jessica的臉色卻徹底僵住。

 

Jessica xi…我來幫您介紹一下,這位就是剛才提到的今年蕭邦國際鋼琴比賽的金獎得主…Krystal。」理事長來到兩人中間。

 

Krystal不顧Jessica的詫異,主動伸出手來…

 

「好久不見。」

 

Jessica沒想到會再次看到Krystal,雖然心裡很掙扎,但還是握住對方的手。

 

兩人的手相握的那瞬間,流逝十年的光陰似乎停止了。

 

Jessica不再是初出茅廬的鋼琴家,Krystal也不再是涉世未深的少女。

 

Krystal用那慧黠的雙眼,盯著不斷閃躲視線的Jessica

 

「我想到了一個辦法…來辦個競賽吧,我與Jessica xi都與交響樂團練習貝多芬的第四號與第五號鋼琴協奏曲,兩個禮拜後,再來個總排練,由指揮選出要由我還是Jessica xi演奏鋼琴。」

 

「我…」

 

Jessica剛開口,Krystal便用只有兩個人聽得到的音量說…

 

「妳又想臨陣脫逃了嗎…像當年那樣?」

 

Jessica像是放棄掙扎,閉口選擇沉默。

 

「既然大家都沒有其他意見,那就照Krystal xi的方法去做。」理事長說。

 

Jessica離開首爾愛樂後,到幼稚園接女兒放學,載女兒回家的車程中,廣播傳來的鋼琴聲,讓她的思緒逐漸飄遠。

 

她想起了第一次遇見Krystal的場景。

 

KrystalJessica恩師的女兒,五歲就會彈琴,七歲能作曲,可以說是音樂神童。

 

本來Krystal由父親親自指導,但後來因為健康因素,便由得意門生Jessica指導。

 

Jessica還記得恩師是這麼囑託她的…

 

Jessica,我的女兒雖然琴技了得,但情感不足,那是她最大的缺陷…我希望妳能夠幫幫她…我的女兒就拜託妳了。」

 

Jessica答應了恩師的囑託,但第一次教課就被這才十五歲的女孩挑釁,女孩用靈活的手指彈出艱難的曲子,還不時對Jessica拋出藐視的目光。

 

Jessica當然不甘示弱,她坐到女孩身旁,接著女孩彈奏的段落彈下去。

 

女孩靜靜看著Jessica演奏,如鷹的目光像是要揪出錯誤才肯罷休,但Jessica似乎非常熟稔這首曲子,很快就要將整首曲彈完,女孩當然不可罷休,搶著要彈下一段,但Jessica按住了她的手。

 

「妳不覺得…這首曲子…少了點東西?」

 

「東西?」女孩甩開Jessica的手,似乎非常厭惡陌生人的觸碰。

 

「這首是李斯特的《諾瑪的回憶》,理當熱情、悲壯…但妳的琴音裡…只有琴鍵在敲打…很單調…」

 

「不要以為妳彈的比我好就想教訓我,我可是比妳小十歲,阿姨。」

 

Jessica抬手拍了下女孩的額頭,讓女孩吃痛的皺起了眉。

 

「小鬼,叫姐姐。」

 

另一頭,在諾大的客廳裡, Krystal彈奏著鋼琴,琴聲隨著指尖的撥動流瀉而出。

 

經紀人像是忙到焦頭爛額,回到房間聽到那麼複雜的曲目便拍桌求饒…

 

Krys,別彈了!我們來談正事!」

 

Krystal乖乖的收手,直視趴在鋼琴上的經紀人…

 

「什麼正事?」

 

Krys,我可沒有答應讓妳參加首爾愛樂,亞洲巡演都安排好了,妳聖誕節那天應該在日本才對!」

 

「我沒有不參加巡演。」

 

「什麼?Krys…我不懂妳的意思…那妳去爭取首爾愛樂演出幹嘛?」

 

「這是我的私事,你別管。」

 

「好好好,您的私事我當然不管,只要不要干擾行程就行!您繼續彈!我去安排行程!」

 

 

 

 

JessicaKrystal一個禮拜會有兩天與交響樂團共同排練,由於都是Jessica先排練才換Krystal,所以每次Jessica都會刻意提前離開,但Krystal總是能提早到。

 

兩人總是不可避免地相遇,Krystal也總會找話題攀談。

 

像這天,Krystal就對Jessica說…

 

「我聽了妳的演奏,妳練得很熟。」

 

「妳也是…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Jessica急忙離開現場,她實在不想再與Krystal糾纏,卻剛好在門口碰到Krystal的經紀人,那人還正好在抽菸。

 

Jessica xi!」經紀人看到Jessica連忙鞠躬。

 

「那個…你還是別抽菸吧。」

 

「啊?」

 

「她不喜歡的。」

 

「您說Krys嗎?」經紀人問。

 

Jessica像是意識到自己踰矩了,連忙搖頭…

 

「沒事…就當我沒說…」

 

經紀人早就覺得KrystalJessica的關係不單純,趁這時候多問了幾句…

 

Jessica xi…您跟Krys認識對吧?有看過Krys跟您搭話。」

 

「只是以前認識的朋友。」

 

「哇!朋友?」

 

Jessica被經紀人的浮誇表情弄糊塗了…

 

「你不也是她的朋友?」

 

「才不是呢,我離Krys心中的朋友還有一大段的距離…我還以為Krys沒有朋友呢…」

 

「她沒有朋友?」

 

「當然啊,妳看她那個死樣子…怎麼會有…」

 

經紀人說到一半就消音了,因為說曹操曹操就到,Krystal走了過來。

 

「你們在聊什麼?」Krystal看向經紀人。

 

「沒事。」經紀人急忙撇清。

 

Jessica看了Krystal一眼便快步離開,Krystal望著Jessica問一旁的經紀人…

 

「你跟她說了什麼?」

 

「不要那麼兇嘛…她說妳是她的朋友唉,我還不知道妳這個人會有朋友。」

 

「朋友?」

 

「怎麼…不是嗎?」

 

「她說是就是吧。」

 

 

 

 

這天早晨,Jessica開車送女兒到幼稚園。

 

Jessica與女兒道別後,正要回到車上,就看到熟悉的身影

 

Krystal像個大學生穿著白色T- shirt與牛仔褲,雙手插口袋往Jessica走來。

 

「妳怎麼在這裡?」Jessica問。

 

「路過。」

 

「路過?這附近好像只有這間幼稚園。」

 

Krystal沒理會Jessica的質問,立即顧左右而言他…

 

「想喝咖啡嗎?我請客。」

 

Krystal不等Jessica的回答,便自顧自的往前走,Jessica只好跟上去。

 

兩人來到附近的一間咖啡廳,咖啡廳的採光良好,陽光透過玻璃灑在潔淨的木桌上,讓坐在木桌兩側的人表情變得明朗。

 

Krystal喝著冰的美式咖啡,雙眼直視著地板,正眼都沒瞧過Jessica

 

Jessica倒是閒情逸致地吃著蛋糕還配著拿鐵,享受早餐時光。

 

兩人就像毫無瓜葛的陌生人,各做各的事,直到…Jessica出聲。

 

「我看了報導…沒想到妳那麼快就達到那麼高的成就…妳可是我們國家第一個拿到蕭邦國際鋼琴賽金獎的人…」

 

「開心嗎?」Krystal突然問。

 

「恩?」Jessica皺起了眉。

 

「看到現在的我…開心嗎?」

 

Jessica笑了,她沒想到女孩即使長大了,說話還是一樣沒頭沒尾的。

 

「當然開心。」

 

「有比妳當年收到倫敦室內樂團的邀約還要開心嗎?」

 

「那都很久以前的事了…沒必要再提…」

 

Krystal往對面的人湊近,雙手放在桌面上…

 

「所以…到底哪個讓妳更開心?」

 

「這兩個根本沒有辦法比較。」

 

「就這樣?我還以為妳會給我更好的回答…」

 

Krystal收拾桌面就想要離開,Jessica叫住了她…

 

「等等…秀晶…」

 

「還有什麼事嗎?」Krystal的語氣有些不耐煩,但還是坐回位子上。

 

「妳這些年過得好嗎?」

 

「很好啊…老師逃走後…我過得比以前更好…」

 

Krystal丟下這句話便離開了,走的時候不小心撞到路人,但還是逕自離開,是Jessica上前代為道歉…

 

「抱歉…我朋友可能沒有看到你,有受傷嗎?」Jessica扶起老人。

 

老人撿起掉落在地的畫家帽,笑著擺擺手…

 

「沒事!Krys可能又碰到鋼琴的事了,才會那麼漫不經心的。」

 

「你認得她?」Jessica好奇的問。

 

「我忘了自我介紹,我是這間咖啡廳的老闆,Krys是常客…不過…我那麼多年我只看過她一個人來喝咖啡…沒聽說她有朋友…你們真的是朋友嗎?」

 

「算是吧…」

 

「那還真難得…Krys是一個非常孤僻的人…」

 

「我知道…她的個性就是這樣…一般人根本沒有辦法走進她的心…」

 

Jessica常覺得,Krystal的心裡像是有一道門,把所有人都關在外面。

 

Krystal只在自己的小小世界裡,跟鋼琴為伴。

 

Jessica花了足足一年才能夠融入Krystal的世界,要不是恩師的囑託,Jessica才不願意花費心思引導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孩,不過認識的時間長了,Jessica倒也發現Krystal有趣之處。

 

「秀晶,不要練琴了,陪我看看小說吧。」

 

「小說?」Krystal停止演奏,轉身瞪著Jessica

 

「是啊,我們來看愛情小說,沒有談過戀愛也要看點小說補充知識啊,不然妳怎麼彈得了蕭邦的一些曲目?」

 

「那要彈奏德布西的兒童天地,老師就要生個女兒嗎?要不要順便取名 Chou Chou?」

 

「呀!」Jessica拿起小說就打Krystal的頭。

 

Krystal不像一般的孩子討厭練習,她喜歡浸淫在鋼琴的世界裡,好幾天沒有睡都可以。

 

Jessica為了讓Krystal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帶著Krystal參加各種賽事,也拿了許多獎盃,Jessica看著獎杯自豪的同時都會對女孩說「妳是最好的」,而女孩總是淡淡一笑,便躲到Jessica身後。

 

Jessica來說,Krystal就像急速生長的幼苗,光是看著她的成長就心滿意足,而對Krystal來說,Jessica像是庇護她的參天大樹,只要Jessica在身邊,她便無所畏懼。

 

Jessica來說,現在兩人的相處模式是最美好的狀態。

 

然而,隨著蕭邦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響起,兩人的關係出現巨大變化。

 

Jessica挑選蕭邦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作為Krystal參加競賽的曲目,為了讓Krystal熟悉曲目,Jessica親自演奏了一遍…

 

「這是蕭邦寫給初戀情人的曲子,很優美吧。」

 

「恩,很美。」

 

Krystal似乎很喜歡這首曲目,很快就練習到如火純菁。

 

一曲結束後,Jessica起身來到Krystal身後,搭上女孩的肩膀。

 

「彈的很好。」

 

Krystal低頭掩去微紅的臉頰,握住Jessica的手,兩人的手指緊緊纏繞。

 

 

 

 

連續幾天,Jessica都在家中練習,但思緒不斷被扯遠。

 

琴音如同綿密的網,將她捕抓到泛黃的回憶中,四手聯彈的時光。

 

那時候兩人總會共同彈奏一首曲子,其中一人隨時會改變曲子,另一人則要盡快追上,這樣的遊戲都源自兩人長久累積的默契。

 

結束音樂的嬉戲後,Krystal將頭靠在Jessica的肩膀上,兩人的手緊緊相握。

 

沒有琴音的空間裡,剩下曖昧的氣氛在流動,Krystal仰頭看向Jessica,她的目光過於純粹,給予眼前的人滿溢的溫柔。

 

Jessica只是微微低下頭,女孩便送上稚嫩的唇瓣,兩人之間沒有一絲縫隙。

 

這時!

 

出乎意料的琴音傳出,Jessica這才回過神來,停下了彈奏。

 

Jessica早已淚流滿面,累積在心中對Krystal的虧欠都被挖了出來。

 

此刻的Jessica就像被掏空的軀殼,只能被淚水填滿,過了許久她的心情才得以平復,拿出手機想要打電話退出首爾愛樂的競爭,但一想起Krystal那天的話,又止住念頭。

 

另一頭,Krystal窩在沙發上喝咖啡,好不愜意。

 

經紀人在Krystal面前轉了一圈,炫耀新買的皮衣…

 

Krys,好看嗎?」

 

「恩。」

 

「妳的反應很沒有誠意唉!」

 

「別吵,我在想事情。」

 

「喔?」

 

經紀人坐到Krystal身旁,用聊八卦的口吻說…

 

Krys,我真的很好奇,妳跟Jessica有什麼恩怨?人家可是大師,不該這樣愚弄人家。」

 

Krystal用杯子將經紀人過於靠近的臉推開…

 

「她是我的老師,指導過我鋼琴兩年。」

 

「什麼?真的啊!但怎麼沒人知道,妳也不說呢?」

 

「因為…不想說。」

 

「所以是師徒之間的恩怨嗎?」

 

Krystal轉頭將目光所在經紀人身上,讓經紀人不自覺冷汗直流…

 

「妳幹嘛這樣看我?怪嚇人的。」

 

「你還在這裡幹嘛?還不去安排亞洲巡迴?場地呢?機票呢?飯店呢?」

 

「好好好,但我還是要說,妳轉移話題的功力真的很爛!」

 

 

 

 

某日,下午時分,Jessica如往常開車到幼稚園接女兒回家。

 

Jessica走往幼稚園時,正好看到一人蹲在女兒面前,不僅跟認生的女兒有說有笑,還給了女兒一根棒棒糖。

 

「秀晶?」Jessica詫異的看向蹲在女兒面前的Krystal

 

Krystal看到Jessica過來了,就拍拍女孩的背…

 

「妳媽咪來了,快去吧。」

 

Chloe拿著棒棒糖撲進母親懷裡,Jessica將女兒拉到身後,便問Krystal

 

「妳認識Chloe?」

 

Krystal搔了搔頭後說…

 

「在雜誌上看過…妳跟前夫還有女兒的採訪…所以…我認得…」

 

Krystal看了眼站在Jessica身後的Chloe,微笑著說…

 

Chou Chou…很可愛…」

 

「她叫Chloe,不是Chou Cho。」

 

「我知道。」

 

兩人間的氣氛瞬間變得尷尬,Krystal轉身就要離開,Jessica叫住了她。

 

「秀晶,等等。」

 

「恩?」

 

「上次妳請我喝咖啡,這次換我請妳吃飯吧。」

 

Krystal愣了一下,然後揚起笑容。

 

兩人到幼稚園附近的餐廳吃飯,KrystalChloe坐在正面對,兩人大眼瞪小眼。

 

「阿姨為什麼跟我們一起吃飯?」Chloe問一旁將牛排切小塊的母親。

 

JessicaKrystal對看了一眼後,便回答…

 

「因為她…她是媽媽的朋友啊。」

 

這時,始終沉默的Krystal說話了,還是對眼前的小女孩說的…

 

Chou Cho,叫我姐姐。」

 

Krystal此話一出,Jessica忍不住笑了出來,但還是告訴女兒…

 

Chloe,以後要叫秀晶「姐姐」,懂嗎?」

 

「好。」Chloe本來不想答應,但想起拿了Krystal給的棒棒糖,便乖巧的點頭。

 

Chloe畢竟還是小孩子,吃完飯就犯睏,靠著椅背睡著了。

 

兩個大人則繼續聊天,但都有意的避開某些話題。

 

「妳鋼琴練的怎麼樣了?」Krystal問。

 

「很好,妳呢?」

 

「我也覺得很好…」

 

Krystal停頓了下語氣,接著說…

 

「我還以為…妳會像以前那樣逃跑…」

 

Krystal終究提了那件事,Jessica這下子也不能視而不見…

 

「秀晶…其實這件事我想跟妳談很久了…我…」

 

Jessica對上Krystal的視線便說不出話,因為她看到Krystal眼神裡的控訴。

 

「老師,我們都不會說謊…所以,別說了吧…」

 

Jessica咬著下唇,態度轉為沉默。

 

「當年…妳留下一張紙條跟一本琴譜就離開了…應該不知道那段時間我過得有多辛苦…」

 

Krystal說著說著便攤開緊握的雙手…

 

「我那時候真的很恨妳…紙條跟琴譜都撕碎了…」

 

Jessica的瞳孔瞬間放大,但很快就轉為落寞,眼眶含著淚望向Krystal

 

「妳這次故意跟我競爭,就是想對我說這些嗎?」

 

Krystal笑了,笑容中帶著坦然…

 

「剛才我的經紀人已經打電話給首爾愛樂取消競爭演奏資格…我這次之所以來找妳,是想問妳一件事…問完我就會離開…以後不會再來找妳。」

 

「妳想問什麼?問我當年為什麼要離開妳嗎?」

 

「不是…」

 

Krystal搖搖頭,猶豫了許久,才將壓在心底十年的疑問訴出…

 

「我只想問…老師,妳後悔當年拋下我嗎?一絲絲也好…妳後悔嗎?」

 

Jessica瞬間紅了眼眶,雙手掩住了臉。

 

眼前的黑暗彷彿把她拖進回憶裡的深淵,無法動彈。

 

她看到臉上還帶著稚氣的Krystal,緊緊抱著她,就像纏繞大樹的菟絲子。

 

「老師…妳永遠都不准離開我…只要老師在我身邊…我就會感到很幸福…所以…無論發生什麼事,老師都不准拋下我…」

 

「嗯,我不會拋下妳的。」

 

青春的承諾太容易許下,但兌現的少之又少。

 

尤其當這份感情離經叛道,長者的責難更會讓人膽卻。

 

Jessica…我沒想到妳是這樣的人…我女兒才十六歲…妳都對她做了什麼?」

 

Jessica還記得恩師那詫異的目光,就像自己偷取了恩師呵護的寶物,愧疚感將她徹底壓垮,所以沒有一絲猶豫與反抗,Jessica選擇離開Krystal

 

Jessica沒有勇氣與Krystal道別,只好用一張紙條跟一本琴譜道別。

 

紙條上寫著『對不起,我走了』。

 

 

 

「老師,妳後悔當年拋下我嗎?」

 

 

 

Krystal不顧Jessica的哽咽,問了一遍又一遍。

 

這種近乎於凌遲的折磨,將Jessica的眼淚也都磨盡。

 

Jessica用手被抹去眼淚,又哭又笑的說…

 

「不後悔,我一點都不後悔,看到妳過的那麼好,我很欣慰。」

 

Jessica說完話便抱起女兒離開,Krystal沒有挽回,只是閉上眼聽著腳步聲遠去。

 

Krystal回家後,就開始收拾行李,準備提前到日本旅行。

 

但在收拾過程中,看到了塞在角落的紙箱,她將紙箱打開,裡面是琴譜的碎片。

 

那是當年Jessica道別時給她的琴譜,如今已經殘破不堪。

 

不知道是因為什麼,Krystal興起了拼湊的想法,她拋下收拾到一半的行李,坐在地上拼湊著碎成一片片的琴譜。

 

聰明如她,很快就發現這琴譜是舒曼的《兒時情景》,她花了一個小時黏好樂譜後,便拿到鋼琴上演奏。

 

柔美的鋼琴聲緩緩流洩,過往美好都像夢一樣回流,Krystal不自覺流下了眼淚。

 

隔天一早,Krystal便搭機離開韓國。

 

Jessica儘管前一天的哭泣讓眼睛紅腫,但還是來到首爾愛樂。

 

首爾愛樂的負責人一看到Jessica,就急忙解釋…

 

Jessica xiKrystal為了亞洲巡演放棄了競爭,您是唯一的人選。」

 

Jessica順利的成為首爾愛樂聖誕演出的演奏者,但她並不開心,就像反芻一樣,她每天都會想起Krystal,甚至會來到Krystal帶她來的咖啡廳,喝著Krystal點的冰美式咖啡。

 

原本以為經過十年已經遺忘的難受,在Krystal離開後通通回流。

 

當年隻身一人在倫敦打拼,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每天都在眼淚中度過。

 

也是在那個時候遇到了前夫,儘管有了小孩,但最後還是為了各自的理想分飛。

 

現在回頭想想,當初能夠輕易就離婚,或許一開始的相遇,就注定了這樣的結果。

 

 

 

 

終於到了冬季,聖誕節當日,Jessica穿著黑色的晚禮服上台。

 

在交響樂團的襯托下,Jessica一按下琴鍵,便成為眾人眼中的焦點。

 

演奏完更是掌聲如雷,許多人紛紛上台獻花。

 

但沒想到的是,Krystal的經紀人也出現了,拿著一束花來到Jessica面前。

 

「你…怎麼會在這裡?」Jessica問。

 

Krystal在這個地方等妳,結束後去找她吧。」經紀人塞給Jessica一張紙條。

 

Jessica匆匆離開音樂廳,連慶功宴也不去,就直接來到紙條上寫的地址。

 

那是一間小教堂,Jessica推開門便看見Krystal坐在鋼琴前。

 

Krystal一看見Jessica,便開始演奏舒曼的兒時情景。

 

Jessica聽到熟悉的旋律,眼淚便流了下來,轉身背對Krystal哭泣。

 

一曲結束,Krystal起身走到Jessica面前,雙手輕柔的捧起Jessica的臉…

 

「我們真的都很不會說謊…妳當年給我的琴譜…是《兒時情景》…舒曼寫給小他十歲戀人的曲子…對不起,我當年沒有發現…」

 

Krystal將泣不成聲的Jessica擁入懷中,在她耳邊輕聲的說…

 

「老師,我後悔了,我根本放不下妳…不要離開我好嗎?」

 

Jessica沒有回應,只是緊緊抱著Krystal,就像纏繞著大樹的菟絲子,相生相依。

 

 

 

 

之後的某日早晨。

 

Jessica起床後開始準備早餐,經過這頓時間的訓練,煎荷包蛋倒也有模有樣。

 

看著三個盤子上的完美早餐,Jessica不禁自豪了起來。

 

但突然想到,剛才Krystal明明說要去叫Chloe起床,但兩人怎麼都沒下樓?

 

Jessica脫下圍裙,躡手躡腳地來到女兒的房間,打開門就看到一大一小正躺在床上酣睡,Jessica頓時感到好氣又好笑,只好親自挖兩人起床。

 

這一大一小起床後,魂都還沒有歸位,兩人坐在飯桌前,頭髮像被炸過一樣,髮梢都翹起來了。

 

「你們兩個…真的是…」Jessica不斷幫兩人按下翹起的頭髮。

 

Chloe吃著荷包蛋,眼睛卻看著Krystal手邊的番茄醬…

 

「阿姨,給我番茄醬。」

 

Krystal瞬間瞪大雙眼,拿起番茄醬當人質…

 

「叫姐姐,不然不給妳。」

 

Jessica像是習慣這一大一小的胡鬧,完全置身事外,沒有打算參與。

 

這兩人目光交會處瞬間電光石火,直到某位五歲小女孩敗下陣來…

 

「好啦,秀晶姐姐給我番茄醬。」

 

「乖~Krystal把番茄醬遞給ChloeChloe就對她做了個鬼臉。

 

這時,門鈴響起,是Krystal的經紀人來了。

 

「哈囉, Jessica xi,我來接Krystal去機場。」

 

「好,那你稍等一下,對了,你要吃早餐嗎?我可以再做一份。」

 

經紀人剛要點頭,就對上Krystal兇狠的目光…

 

「不要給他吃,他餓不死的。」

 

「那我送Chloe上學,你們就去機場吧。」JessicaKrystal說。

 

Krystal像是想到什麼,拉著Jessica往臥房走,門一關上,像隻棄犬窩在Jessica懷裡。

 

「這次要出國一個禮拜…好久…」Krystal欲哭無淚。

 

「我後天就會過去了,別擔心。」Jessica撫著Krystal的背。

 

這時,門突然被推開,兩人的視線順著來人的身高往下看。

 

Chloe雙手叉腰,瞪著窩在母親懷裡的大型犬。

 

「秀晶姐姐,妳蹲下。」

 

「我?」Krystal還以為聽錯了。

 

「對,妳蹲下。」

 

Krystal看了Jessica一眼便蹲下Chloe面前,正疑惑這小鬼到底要做什麼時,Chloe親了下她的臉。

 

「媽咪說妳要出國一個禮拜,給妳鼓勵。」

 

「喔…謝謝…」Krystal摸著臉傻笑。

 

「只有今天喔,以後沒有了。」

 

「那我回禮。」Krystal親了下Chloe的臉頰。

 

「呀!噁心死了!」Chloe用肥嘟嘟的雙手抹著臉,一臉嫌棄的跑走了。

 

Chloe的舉動惹來兩個大人哈哈大笑,Krystal靠在Jessica懷裡,因為大笑而雙肩不斷顫抖。

 

「沒想到Chloe竟然親妳了。」Jessica驚訝的說。

 

 

 

「老師…妳在吃醋嗎?」

 

 

 

「才沒有呢!」

 

 

 

「不要不承認…妳都臉紅了…」

 

 

 

「才沒有呢!」

 

 

 

「沒關係…我親一個補償妳…」

 

 

 

 

「不要!妳走開!鄭秀晶妳走開!」

 

 

 

 

 

=====================================

本篇賀文算是一篇指定文

人設是由某位讀者提供,再由我來寫~

由於沒有寫過音樂領域的題材,所以花了蠻多時間查詢資料

希望這篇文大家會喜歡

最後還是不免俗的說一句:姊姊出道十周年快樂~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