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I Freud

 

Chapter12

 

 

 

 

奇成煥偵訊後隔天,奇沅賢也被送到警局。

 

奇沅賢的頭跟左手還包紮著,那都是與沈昌珉搏鬥的「成果」,他端坐在偵訊室的位子上,堂堂一名大學教授,如今成為階下囚,接受警察的訊問。

 

鄭秀妍看著坐在對面的奇沅賢,心裡五味雜陳。

 

一方面覺得奇成煥的惡行,這位父親應該負起很大責任,另一方面又為奇沅賢妻子的死感到愧疚。

 

「奇先生,你知道你要背幾條罪行嗎?第一,你明知道你兒子是兇手卻包庇,這是第一條罪,而你成為您兒子的共犯,還因此襲警,這是第二條罪。」

 

「那我老婆的命呢?你們誰來賠?」奇沅賢瞪向鄭秀妍。

 

鄭秀妍聽了奇沅賢的話就撇過頭去,一旁的沈昌珉接著訊問…

 

「奇先生,你先回答剛才的問題,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兒子是犯人,還幫助他逃逸?」

 

「我等我的律師,在他來之前,我都不會說話。」

 

「你!」

 

這時,奇沅賢的律師很恰巧的走了進來,有律師當擋箭牌,奇沅賢一句話也不說,這場訊問只好提前結束。

 

鄭秀妍與沈昌珉走出偵訊室時,還滿肚子火。

 

「那個奇校長真的太囂張了!一句話也不說!」沈昌珉氣得直跺腳。

 

「我看他也囂張不了多久,一切證據都指向他兒子,根本逃不了。」

 

這時,已經復工的鄭允浩走了過來,臉上盡是無奈…

 

「奇成煥翻供了。」

 

「翻供?」鄭秀妍與沈昌珉都嚇了一跳。

 

「他的律師說你們有用侮辱的字眼恫嚇他,所以證詞通通不算數。」

 

「哪有這種的!我去跟他們談!」

 

鄭秀妍氣呼呼的奔向奇成煥所在的偵訊室,剛好這時律師正在幫奇成煥辯護,奇成煥則在一旁發呆、摳指甲。

 

「我的當事人還未成年,這些警察用威嚇的方式強迫我的當事人說謊!當然不能採用這些筆錄!」

 

不等律師說完,鄭秀妍就衝了進來…

 

「我們沒有威嚇!」

 

「哈!說的就是你們這兩個流氓警察!你們不是有罵我的當事人是禽獸嗎!我可以請人調閱監視器!大家來對質!」

 

「他本來就該罵!」

 

鄭允浩跟沈昌珉也跑了進來,將鄭秀妍護在後頭。

 

「沒事沒事!我們同仁有些激動了!抱歉!你們繼續!」

 

鄭允浩與沈昌珉各拉著鄭秀妍一手,架著鄭秀妍出去。

 

 

 

 

警局鬧哄哄時,地下室的那間房間則春色無邊。

 

金泫雅從天鵝絨的床鋪下來,勾起散落一地的衣服,一件件穿起。

 

宋茜則躺在床上,慵懶的看著穿回衣服的金泫雅,還壞心的將衣服又勾下。

 

「別鬧。」金泫雅拍開宋茜的手,宋茜乖乖把手縮回來。

 

「這下妳放心了吧?」宋茜問。

 

「哪裡放心了?」

 

金泫雅坐到宋茜身旁,一手搭在宋茜裸露的肩頭上…

 

「那個禽獸不死,我心不安…」

 

「他會被關很久的。」

 

「不,妳我都很清楚…那個混帳未成年,老爸又是大學校長…以他爸的人脈,關不到五年就會出來了!我才不能容許那個混帳活著…」

 

「好…我會安排的。」

 

「確定喔,不能食言。」金泫雅的食指間點在宋茜唇上。

 

「不食言。」

 

得到宋茜的承諾,金泫雅開心的親了宋茜的臉頰,正想退開,被宋茜偷吻了唇。

 

「呵呵…」宋茜像是偷吃到魚罐頭的貓,咧嘴笑著。

 

「就會玩小花樣…」

 

金泫雅推了下宋茜才離開,出房間時,與門外的姜敏赫對到了眼。

 

這是姜敏赫第二次看到金泫雅,他總覺得這女人就像泡在胭脂裡,走過都會撲鼻而來一股媚香。

 

這個迷樣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而等金泫雅離開後,姜敏赫走進房間。

 

「您找我?」姜敏赫看向背對自己穿回衣服的宋茜。

 

「叫K過來。」

 

「是。」

 

姜敏赫打電話給鄭秀晶後,就在一樓門口等待,最近總是風大,行人不免都被狂亂的風弄得凌亂,鄭秀晶自然也不例外。

 

鄭秀晶頂著風走來,髮絲在風中發散飄逸,姜敏赫主動幫忙遮風。

 

K,趕緊進去吧。」

 

「謝謝。」

 

鄭秀晶走進地下室,先是整理了下凌亂的頭髮才走進房間…

 

「妳找我?」

 

宋茜坐在貴婦椅上,一口口啜著紅酒。

 

「奇校長老婆的那條人命該怎麼辦?」宋茜問。

 

鄭秀晶像是知道宋茜會問這個問題,直接回答…

 

「就當作我這陣子幫妳監視警察的酬勞吧。」

 

「哎呀,開始會跟我討價還價了…不過…這筆交易我喜歡。」

 

宋茜將紅酒放到一旁,對鄭秀晶露出善解人意的微笑…

 

「放心吧,我已經派人去處理了,妳姊沒事的。」

 

「謝謝。」

 

鄭秀晶談完後,與姜敏赫點個頭就離開地下室。

 

然而,鄭秀晶離開地下室並沒有直接回撞球間,反而是彎進一條小巷,走到小巷最深處,等四周無人,她將手伸向後頸,摸到了一個貼片。

 

看著這半透明的貼片,鄭秀晶一看就知道是追蹤器,她將貼片握入掌中,低聲說…

 

「姜敏赫…」

 

 

 

 

由於奇沅賢只有襲警有實證,共犯罪並沒有足夠證據,所以只是罰了點錢,隔天就離開了警局。

 

奇沅賢離開警局後,開始辦理妻子的喪事,每天忙進忙出,似乎十分忙碌。

 

但在這忙碌的時段間,奇沅賢私底下與總理有一場面談。

 

在郊外的一間餐廳,總理一看到奇沅賢,笑容就變得僵硬。

 

「奇校長…您不必親自過來…有事可以電話談。」言下之意就是不想見客。

 

奇沅賢當然知道總理話中有話,但現在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總理,我有急事。」

 

「好吧…既然奇校長這樣說了…」

 

總理低頭啜了口茶,接著說…

 

「奇校長,您太太的事…我很遺憾…我與您太太也見過兩次面…她是…」

 

奇沅賢不等總理客套完直接說…

 

「總理…我的兒子不能待在監獄裡一輩子啊!」

 

總理一聽到奇沅賢的話,臉色就沉了下來…

 

「奇校長,我知道你是愛子心切…但這是司法的事…我不能干預…如果你這次來是為了這件事,我想你還是請回吧。」

 

總理起身就想離開,奇沅賢看著即將離去的身影,握緊雙拳…

 

「總理大人!我認識很多海外的僑民…只要你願意幫我,我願意幫你們牽線!下個月不是國會大選嗎?你們應該很缺競選經費吧,我那些朋友不但有錢還有人脈!」

 

總理停下了腳步,似乎在思度。

 

「只要你能讓我兒子從輕量刑,我願意把我所有人脈貢獻出來。」

 

「這樣啊…」

 

總理轉身了,嚴肅的面孔瞬間變得和顏悅色,他坐回座位…

 

「奇校長,抱歉剛才失禮的舉動,現在我們重新來談談令郎的事吧。」

 

「是,謝謝總理。」

 

幾日後,奇沅賢妻子的家祭於清晨舉行,奇成煥特許前來。

 

奇成煥雙手還銬著手銬,步履蹣跚的走進祭禮會場。

 

父子一人穿著喪服,另一人穿著囚服,相看盡是感慨。

 

「爸…對不起…是我害了媽…」奇成煥一開口就哭了。

 

「沒事,快去看看你媽。」

 

奇沅賢拍拍兒子的背,讓兒子去祭拜母親。

 

奇成煥看到母親的照片當場痛哭,腿軟的跪在地上哭喊著母親。

 

「媽…媽…」

 

奇成煥的聲聲喚,讓奇沅賢的眼淚也流不停。

 

父親想去安慰兒子,警察卻先一步將奇成煥拉走。

 

「爸!爸!」

 

「讓我抱抱我兒子!」

 

或許也是現場的情緒太過悲淒,警察同意奇沅賢抱住兒子。

 

而奇沅賢抱住兒子後,偷偷在兒子耳邊說…

 

「兒子…相信爸爸…爸爸不會讓你受苦太久的…不會的!」

 

「嗯。」奇成煥點頭。

 

等父子分開後,警方就將奇成煥帶走。

 

然而,奇成煥走了,卻來了一個陌生人。

 

女人身穿火紅色的長裙,在黑壓壓的人群中格外顯眼。

 

而女人頭戴諾大的禮帽以及戴上墨鏡,所以看不出樣貌。

 

「奇校長…節哀。」女人走到奇沅賢跟前。

 

「不好意思…我們舉辦的是家祭…請問您是?」

 

「奇校長,我有事想找你談,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抱歉…我後續還有其他儀式要主持,您請回吧。」奇沅賢並不想跟這女人打交道。

 

「奇沅賢,你還想要你兒子的命嗎?」

 

女人此話一出,奇沅賢愣住了。

 

「妳…」

 

「這下子有時間跟我談了嗎?」女人嘴角揚起危險的弧度。

 

奇沅賢與女人走進後方的空房,女人坐下後直接翹起二郎腿。

 

「妳…妳有什麼話就快說!」奇沅賢不耐煩的說。

 

女人不疾不徐的從包包裡拿出一張紙擺到奇沅賢面前,奇沅賢一看到就愣住了。

 

「這…這不是前幾天遞交到法院的訴狀?!怎麼會在妳這裡!」

 

「當然是從法院拿回來的。」

 

「妳到底是誰…」

 

「奇校長,你知道你兒子得罪了MK嗎?」

 

「什麼!MK!妳是 MK的人!」

 

女人沒有回答,但擺出的態勢已經證明一切。

 

「奇校長,以我們MK的勢力,你永遠都告不了那兩個警察的,你就省省吧。」

 

「憑什麼!他們殺了我老婆!我他們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照你這樣說,被你兒子殺死的那些女孩是不是也要你兒子血債血償?」

 

女人的話讓奇沅賢語塞了。

 

其實當奇沅賢知道兒子得罪了MK,心裡已經絕望到哭都哭不出來。

 

「我來只是要說兩件事,第一,你不准告警察,第二…就是我剛才問過你的,你還想要你兒子的命嗎?」

 

「妳…妳說這話什麼意思?妳要對我兒子不利?那…那我答應妳,我不告他們了!放過我兒子!」

 

「呵呵…你還想跟我談條件啊?你要你兒子活著…自然要付出代價。」

 

「什麼代價?」

                            

「教授,你傻了啊,這世道當然是講錢啊。」

 

「呵…果然是黑道…」

 

女人沒管奇沅賢的冷嘲熱諷,逕自的說…

 

「明天早上九點,會有一串號碼傳到你的手機,你一拿到號碼,就把兩億韓元匯到那個號碼的帳戶。」

 

「兩億!」

 

「當然,我們都知道教授您這些年賺了多少。」

 

「可是…明天就要籌好那麼多錢…不太可能…」

 

「那不干我的事,反正九點十分前,沒有收到錢,你就等著收屍。」女人起身。

 

「等等!」

 

女人沒理會奇沅賢,直接離開祭禮會場,等走遠了才拿下墨鏡,墨鏡下的臉龐歷盡滄桑。

 

她抬頭望向蒼藍的天空…

 

「素熙…妳看到了嗎?」

 

 

 

 

 

隔天一早,才八點半,奇沅賢就開車前往銀行。

 

銀行對於奇沅賢突然要匯那麼大筆錢出去感到不可思議,不斷問奇沅賢要不要再考慮考慮。

 

「奇先生,您確定要匯那麼多款項?」

 

「對。」奇沅賢點頭。

 

八點五十分,幾名員警押著奇成煥上警車,前往看守所。

 

同時,奇沅賢看著自己的手機,內心充滿焦急。

 

九點整,奇成煥下車,早在看守所等候多時的記者通通湧了過來,警察趕緊圍成人牆,將奇成煥護在中間。

 

在看守所一團混亂時,奇沅賢收到了簡訊,一看到那串號碼,就對銀行人員大喊…

 

「快!把錢匯到這個帳戶!」

 

終於,奇成煥突破記者的層層人牆,走進看守所大門。

 

「喔…終於沒人了…塞死我了…」一名警察說。

 

「是啊。」另一名警察也擦了下汗。

 

奇成煥也被記者擠得夠嗆,不斷在喘氣。

 

然而,奇成煥心裡突然縈繞不祥的預感,不安的看向四周。

 

突然!他被人從後抓住頭髮,想要掙扎,卻反而被人鉗住了雙手。

 

「救我!救我!」

 

奇成煥對在場的看守所人員求救,但他們全部都當作沒看見,各作各的事。

 

在什麼都還沒看清的情況下,奇成煥的臉就被塞在枕頭裡。

 

然而,作這一系列惡行的,就是那兩位警察。

 

「大力一點!直接讓他死!」

 

警察死按著奇成煥的頭,低吼著…

 

「死小鬼!你還以為你能活啊!誰叫你招惹MK!你的命沒人敢留!」

 

「唔唔唔…唔唔唔…」

 

奇成煥不斷掙扎,他心底充滿恐懼,不斷呼喊父母,卻沒有人回應。

 

甚至,他的父親還陷入可笑的狂喜中。

 

「奇先生,匯款成功。」

 

銀行人員將匯款紀錄交給奇沅賢,奇沅賢一拿到記錄單就笑了…

 

「謝謝你!太好了!」

 

奇沅賢拿著匯款證明對天吶喊…

 

「成煥!你有救了!爸爸一定會救你的!」

 

父親狂歡的此時,兒子瘦弱的身軀已經不再掙扎,以彆扭的姿態趴在地上。

 

「死了嗎?去測一下有沒有呼吸。」

 

「喔…」

 

員警拿開枕頭,將手指放到奇成煥的鼻尖…

 

「死了。」

 

兩名員警與看守所的負責人對看一眼,就轉身離開。

 

看守所負責人走到奇成煥旁邊,隨意踢了下屍體,就對旁邊的屬下說…

 

「送到醫院去,說是氣喘發作。」

 

「是。」

 

 

 

 

電視機不斷喧鬧,主播訴說著悲情的故事,觀眾卻只當作茶餘飯後的八卦。

 

奇成煥在看守所意外氣喘發作死亡後,隔天奇沅賢就跳漢江自殺身亡。

 

原本人人稱羨的書香世家,現在竟無一人生還。

 

鄭秀晶邊看著新聞,手裡邊把玩著透明貼片,看膩了就將電視關了,順手將貼片貼在喝完的可樂罐上。

 

接著,鄭秀晶換了套深色的衣服,戴上鴨舌帽就從後門走出去,才繞了一陣子,就看到姜敏赫在一條巷子外的咖啡廳裡,喝咖啡邊看著手機。

 

估計手機裡就是貼片傳來的訊號吧。

 

姜敏赫像是看到目標都不動,覺得今天不會有收穫,就收起手機打算走人。

 

鄭秀晶馬上跟在姜敏赫身後,打算一探究竟。

 

然而,好巧不巧,被要來找鄭秀晶的鄭秀妍看到了。

 

鄭秀妍一看到那人走路的姿勢,就馬上猜到是鄭秀晶,於是也跟了過去。

 

這樣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態勢就在這晚發生。

 

鄭秀晶跟在姜敏赫後頭,以為可以反追蹤,而鄭秀妍跟在鄭秀晶後頭,則是想找解答。

 

鄭秀妍始終覺得奇成煥的死因有問題,思來想去,只有鄭秀晶可以解答。

 

但…現在秀晶跟著那個男人…到底是為了什麼?

 

姜敏赫個性相當謹慎,每過一個轉角,都會刻意停留一段時間,讓鄭秀晶好幾次差點穿幫。

 

走過幾個街口,姜敏赫走進一間酒吧,鄭秀晶自然也跟著進去。

 

姜敏赫似乎與這家酒吧很熟,一進去就跟吧檯的酒保聊天,接著就拿點好的馬丁尼到角落的位子享受。

 

鄭秀晶等姜敏赫到角落的位子後,就到吧檯坐下。

 

「新客人?想喝什麼?」酒保問。

 

「白開水就好。」

 

「白開水?」酒保愣住了,誰會點白開水。

 

鄭秀晶從口袋掏出一千韓元,放在桌上。

 

「就白開水。」

 

「好…」

 

鄭秀晶接過酒保遞來的白開水,邊喝邊偷偷瞧向角落座位的姜敏赫。

 

而鄭秀妍在門口猶豫多時後,也走進酒吧。

 

姜敏赫不時低頭看著手機,酒也是久久喝一口,鄭秀晶看著姜敏赫喝酒,竟然感覺自己也醉了。

 

等等…

 

我喝的不是白開水嗎?

 

鄭秀晶低頭看著透明的液體,接著抬頭看向酒保。

 

酒保露出溫和的笑容,嘴裡說的卻是另一件事…

 

「這是很貴的貨,省著點喝。」

 

「貨?」

 

下一秒,鄭秀晶就握不住杯子,腿軟的從椅子摔下來。

 

鄭秀晶往角落一看,姜敏赫不見了!

 

接著,她發現眼前的景象開始晃動、扭曲,但同時感到有一股強烈的興奮。

 

「你…你給我喝了什麼…」

 

鄭秀晶很清楚,剛才喝下的絕非只有單一藥物。

 

眼前的世界不斷旋轉…根本站不起來…

 

而在這時,一人將她托起。

 

「秀晶,妳沒事吧?」鄭秀妍不斷拍打鄭秀晶的臉,想將她喚醒。

 

鄭秀妍看著鄭秀晶渙散的瞳孔,馬上發現這是吸毒反應,一抬頭發現酒保人也不見了,心急之下就直接抓住一旁的服務生,亮出警察證。

 

「這裡有包廂嗎?」

 

「警…警官…我…」

 

「馬上帶我過去!快!不然我馬上帶一大票的同仁來臨檢!」

 

「好…跟我走…」

 

服務生領著鄭秀妍到空包廂,鄭秀妍將鄭秀晶放到沙發上就對服務生說…

 

「給我礦泉水!越多越好!」

 

「好!」

 

服務生走之前,鄭秀妍突然抓住服務生…

 

「你要是敢告訴別人這裡有警察,我不會放過你的,懂嗎?」鄭秀妍捏住服務生的名牌。

 

「是!」

 

服務生去準備礦泉水時,鄭秀妍就去查看鄭秀晶的狀況。

 

「秀晶,妳還好嗎?」

 

鄭秀晶躺在沙發上,額頭都是汗水,呼吸則越發急促,鄭秀妍一握鄭秀晶的手,就感到刺骨的冰涼,就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披在鄭秀晶身上。

 

過一會兒,服務生拿了一箱的礦泉水來,鄭秀妍打發服務生離開後,就餵鄭秀晶喝水。

 

「乖…喝下去…濃度沖淡就沒事了…」

 

鄭秀妍不斷灌鄭秀晶喝水,或許太過心急,都將鄭秀晶的衣服弄濕了。

 

鄭秀晶處於喝一口吐兩口的狀態,她現在所有感官都敏銳到最高點,一點點刺激都覺得太過興奮,甚至頭皮發麻。

 

「秀晶,妳喝啊!」

 

鄭秀晶將鄭秀妍遞來的水瓶推開,因為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扭曲,轉身就從沙發跌了下來。

 

「秀晶!」

 

鄭秀妍想扶起鄭秀晶,鄭秀晶卻坐在地上不肯起來,只是直望著鄭秀妍。

 

鄭秀晶對著鄭秀妍傻笑,伸出手想抓住鄭秀妍,卻只抓到虛影。

 

「假的?」鄭秀晶問。

 

「什麼假的?」

 

鄭秀晶不斷撈,總算抓住鄭秀妍的手…

 

「真的?」

 

鄭秀妍不知道鄭秀晶在發什麼瘋,現在首要任務是降低鄭秀晶體內的毒素濃度,沒什麼比這個更重要!

 

所以,鄭秀妍想拿水繼續灌鄭秀晶,卻發現鄭秀晶抓著她的手不放。

 

「秀晶,放開。」

 

鄭秀晶沒有動作,只是直勾勾的看著鄭秀妍,眼神也逐漸變了。

 

鄭秀妍並不知道自己的出現就像個意外的驚喜,讓鄭秀晶內心裡的世界激動萬分,此刻的鄭秀晶分不清真假,更分不清善惡…

 

她就像一個站在蛋糕旁邊,挨餓好久的孩子…

 

既然現實不能吃…

 

夢裡,總能偷吃吧?

 

 

 

 

猛然一個拉力,鄭秀妍被往下一拉。

 

原本以為雙膝會撞到地板,卻被鄭秀晶緊緊抱住。

 

鄭秀妍還來不及回過神,就被炙熱的吻攫住雙唇。

 

「唔…」

 

鄭秀晶雙手捧著鄭秀妍的臉,像是要燃燒所有生命般,吞噬懷中人的所有。

 

世界,早已扭曲…

 

舌尖的刺激,都激起埋在心底的欲念…

 

一道道靡靡之音傳入鄭秀晶的耳中,都在助長她內心的惡…

 

 

 

快吃…還不快吃…

 

 

 

 

真以為擺在那裡的蛋糕能一輩子不碰嗎?

 

 

 

 

再不碰…就是別人的了…

 

 

 

 

所以…

 

 

 

 

 

 

姊…讓我吃吧…

 

 

 

        

==================================

來自半夜詭異的靈感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radise 的頭像
paradise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