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toria  

 

 

  

 

 

IV Gambling

 

Chapter38

 

 

 

 

端坐在餐桌前,鄭秀妍看到眼前的歡樂氣氛,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她瞥見姜敏京與母親有說有笑,頓時發現到不對勁的地方在哪兒。

 

照理說,具荷拉知道了秀晶的死訊,應該會馬上告訴姜敏京,但姜敏京現在卻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開心的吃著飯。

 

妳不是應該質問我,為什麼秀晶還活著嗎?

 

怎麼那麼快就露出馬腳了?

 

姜敏京似乎感覺到鄭秀妍的視線,兩人眼神交會那一刻,姜敏京就開口…

 

「秀妍,幹嘛這樣看著我?」

 

「敏京…妳…」

 

這時,鄭母突然轉頭對鄭秀晶說…

 

「秀晶,妳都沒有什麼話要說的嗎?」

 

這下子,鄭秀妍糊塗了…

 

「媽,妳這話什麼意思?秀晶怎麼了?」

 

作為事主的鄭秀晶,這才緩緩開口…

 

「姊,媽是在說我假死的事…今天下午敏京姊突然衝回家,告訴媽說我死了…讓媽嚇了一大跳…」

 

姜敏京聽到這裡急忙插話…

 

「拜託!我才嚇死了!我下午從荷拉那裡接到電話,說是在湖邊發現秀晶的屍體,害我嚇得趕緊跑回家,結果看到秀晶活生生從房間裡走出來,我都以為看到鬼了!」

 

「敏京…妳應該先打給我啊…」鄭秀妍說。

 

「我打了啊!妳不接啊!你們兩姊妹不能這樣合整我!」

 

鄭秀妍半信半疑的拿出手機,還真的發現有許多來電顯示,都是來自姜敏京。

 

「抱歉…今天因為那具假屍體…整天都一團亂…」鄭秀妍略帶歉意的說。

 

「假屍體?什麼意思?」鄭母皺起眉頭。

 

鄭秀晶趕緊把話語權奪回來…

 

「現在…姊回來了…我就一次說清楚…那具屍體是MK安排的,目的是為了讓我脫身…以防青雲幫找到我,讓大家受驚了,我很抱歉。」鄭秀晶說完話,對每個人都鞠了躬。

 

鄭母握住鄭秀晶的手…

 

「我沒有怪妳,只是想確定妳沒事。」

 

「媽…我不會有事的…妳放心。」鄭秀晶覆上了母親的手。

 

鄭秀妍在這時插話…

 

「媽…雖然秀晶沒死…但我們還是要演完整套戲碼,明天我會帶妳去認屍,之後還要辦一場假的喪禮。」

 

「好…只要秀晶能夠好好的,我都會配合。」鄭母點頭。

 

「媽,明天會有刑警來家裡一趟,我會在家陪妳一起接受調查。」

 

「那秀晶怎麼辦?明天她要去哪裡?」鄭母說話時,雙手還緊握著鄭秀晶的手。

 

「媽,別擔心,我一大早就會先帶秀晶到安全的地方。」

 

「那就好。」

 

見事情已經告一段落,姜敏京就出來結束話題…

 

「好啦,這件事情就這樣結束吧,我餓死了要趕緊吃飯,等一下還要去荷拉家呢。」

 

「去荷拉家幹嘛?」鄭秀妍問。

 

「秘密~」姜敏京將食指擺在唇上,嘴角彎起奇異的弧度。

 

 

 

 

秒針不斷追趕分針與時針,追上了然後超越,又不斷的追上、超越。

 

就像虛無的人生,總是漫無目的的追趕著、被追趕著。

 

老鷹山莊的書房內,具荷拉坐在桃木桌前,手邊的茶已經涼了,雙眼卻只顧著牆上的鐘。

 

已經是晚上八點,怎麼那個人還不來。

 

而在八點一刻,姜敏京終於趕來,進書房就坐在具荷拉對面,僕人趕緊過來上茶。

 

姜敏京啜了口紅茶,想跟具荷拉分享剛才在鄭秀妍家的趣事,但對上具荷拉眼神裡藏著的不悅,興致就消了一半…

 

「荷拉妳幹嘛,一臉不開心的樣子?」

 

「我…」

 

姜敏京打斷她的話…

 

「對完帳了?」

 

「嗯,S的進度有些落後了。」

 

姜敏京翻閱著桌上的帳冊,過了許久才說話…

 

「我想也是…對了,我剛才進來剛好與表姊碰到,她的臉色很不好,妳跟她吵架了?」

 

「不是我,是S。」

 

「喔?他們能吵什麼?」姜敏京翹起了二郎腿,想聽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知道他們吵什麼,但我過去的時候,就看到總廳長拿著槍對準S的額頭,我馬上阻止了總廳長,但總廳長還是用槍柄撞了S的太陽穴,S現在太陽穴一大片瘀青,還有些暈眩。」

 

「呵…才那麼一下子,就發生了那麼多事。」

 

姜敏英闔上帳冊,起身打算離去…

 

「荷拉,妳先回去吧,我有些事要交代S。」

 

姜敏英還沒邁開步伐,具荷拉就叫住了她…

 

「等等…我有話要問妳。」

 

「怎麼了?」姜敏京坐回位子,富饒趣味的看向具荷拉。

 

此刻具荷拉不斷在心裡拉鋸著,她放不下對姜敏京的愛戀,但對姜敏京與宋茜之間的關係也有疑慮,宋茜竟然會知道本家才能知道的機密,就代表有人透露這個秘密給她,而宋茜敢光明正大的說出來,就代表告訴她的那個人位高權重,思來想去,最有可能的人不就是眼前的姜敏京嗎?

 

具荷拉一向知道姜敏京與宋茜存在著虐待者與受虐者的關係,但她隱隱約約的感覺到,除此之外,還有些其他的成份。

 

她好想問清楚S與姜敏京的關係,但又怕事實是她想的那樣…

 

「敏京…妳到底把我當做什麼了?」

 

「這是什麼問題?妳是我的好友啊,一輩子的好友。」姜敏京刻意在「一輩子」那裡加重語氣。

 

「可是…我不想要當妳的好友啊…妳一直以來都知道的,不是嗎?」

 

「荷拉…妳是怎麼了?今天突然提起這個,我不是說過了…我還沒有準備好…我們還是別談了…」

 

姜敏京又想起身,具荷拉抓住她的手…

 

「不要去。」

 

「荷拉…妳今天到底怎麼了…」

 

具荷拉從姜敏京的眼神裡,看到了一絲責怪,頓時怒火中燒,埋在心底的話通通傾洩而出…

 

S知道了很多不該知道的事…是妳告訴她的?」具荷拉問。

 

聽到具荷拉的質問,姜敏京的眼神變得閃爍…

 

「妳是說哪件事?」

 

「每件事!」

 

具荷拉徹底發怒了,她起身抓住姜敏京的雙肩,要姜敏京看著自己,但這讓姜敏京痛的皺起了眉…

 

「荷拉…妳弄痛我了…」

 

此刻的具荷拉完全聽不進姜敏京的話,只有滿腹憤怒…

 

「為什麼?為什麼要跟她糾纏不清?不是說恨她嗎?那就乾脆殺了她啊,為什麼要把她擺在身邊?」

 

「荷拉,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嗎?妳要我殺了S?」

 

「殺了她!馬上!」具荷拉像是殺紅了眼的野獸,已經失去了理智。

 

「荷拉,她還有用,不能殺。」

 

姜敏京知道情勢已經失控,不安撫具荷拉不行,她將具荷拉的手緊緊握住…

 

「荷拉,妳冷靜一點,我留她在身邊是有用意的,現在Luna跟秀晶都暫時離開MK,我們需要人手,不然MK根本無法運作。」

 

聽著姜敏京聲聲解釋,具荷拉慢慢冷靜下來,收起了一時的衝動…

 

「對不起,我剛才太激動了。」具荷拉鬆開了手。

 

「不,是我的錯,最近我都在秀妍家,忽略了妳,所以…」

 

「沒…沒有啦!我怎麼會跟秀妍吃醋!我…妳快去找S吧…我先走了!」

 

具荷拉脹紅了臉,不敢看姜敏京,急忙快步離去。

 

而等到具荷拉離開視線,姜敏京的臉馬上垮了下來。

 

姜敏京快步走向房間,一推開門,看到宋茜坐在床邊,她扯了下嘴角,關上門後,就三步併兩步走到宋茜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宋茜似乎習慣挨巴掌了,沒說什麼,只用指尖搔了下發紅的臉頰。

 

「我不管妳跟荷拉說了什麼,妳以後不要再出現在她面前,否則她哪天要一槍斃了妳,我也攔不住。」

 

「呵…她想殺我啊?真是可笑…」

 

姜敏京一把捏起宋茜的下巴…

 

「妳笑什麼?」

 

「我笑她…也笑妳…」

 

「妳有種再說一次…」姜敏京加大力道,幾乎都要把宋茜的下巴捏碎。

 

儘管承受了姜敏京的粗魯對待,宋茜仍不服輸,她用盡力氣對姜敏京說…

 

「親愛的妹妹,我真的不懂,具荷拉那麼喜歡妳,妳為什麼不跟她在一起。」

 

「荷拉不行…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不能碰…」

 

「所以…妳是利用她對妳的感情,把她綁在MK?」

 

姜敏京鬆開了手,隨即改掐住宋茜的脖子…

 

「我今天叫妳來…不是讓妳來分析我…是要妳來服侍我的…」

 

「讓我…問…最後一個問題…」此刻宋茜痛不欲生。

 

「說。」

 

「妳…妳對鄭秀妍…到底是什麼樣的感情…跟具荷拉一樣嗎…是朋友?」

 

聽到宋茜的問題,姜敏京笑了…

 

「親愛的姊姊,妳真的很喜歡秀妍呢…要是秀妍知道有個人從小就心心念念著她,她一定很感動…」

 

「回答我的問題!」宋茜用盡力氣嘶吼。

 

姜敏京收起了笑容,她低下身,兩人的身體幾乎貼合在一起,她在宋茜耳邊輕聲的說…

 

「憑什麼要我告訴妳。」

 

宋茜默默握緊拳頭,她又聽見姜敏京的笑聲。

 

姜敏京從宋茜身上下來,邊笑邊從一旁的櫃子裡拿出一條皮鞭…

 

「妳今天話太多了,需要教訓一下。」

 

宋茜默默看著姜敏京從櫃子裡拿出一樣樣傷害人的器具,她的雙眼就像靜默的湖水,沒有一絲波瀾…

 

「妳對秀妍的感情絕對跟具荷拉不一樣。」

 

「妳瞎猜什麼。」

 

「我沒瞎猜,自從秀妍一步步掉進妳的陷阱,妳就越常找我了,妳沒發現嗎?」

 

姜敏京搖搖頭,用粗繩將宋茜的雙手綁在背後,宋茜強忍著手腕上的痛,但姜敏京的話語更讓她難受…

 

「親愛的姊姊,妳最好收起對秀妍的過度關心,我討厭這樣的妳…」

 

 

 

 

由於隔天要早起,今晚鄭家兩姊妹特別早睡。

 

兩人躺在床上準備入眠,但其實各有心事,寂靜的夜裡,只有兩人的呼吸聲,眼看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在某個瞬間,兩人同時開口…

 

「姊。」

 

「秀晶。」

 

兩人同時笑了,既笑彼此的強大默契,也笑這般巧合。

 

「姊,妳先說。」

 

「好,我是要說…我今天下班後,有跟總理見一面。」

 

「喔。」

 

「妳怎麼一點都不驚訝?」鄭秀妍訝異於鄭秀晶的淡然。

 

「因為敏京姊有告訴我妳跟總理見面的事…她要我套妳的話…想知道妳跟總理都談了些什麼。」

 

「天啊…她連這個都知道…」

 

鄭秀妍點亮桌前小燈,起身查看四周…

 

「該不會這裡也被監聽了吧?」

 

「姊,這點妳可以放心,敏京姊說全家就我們房間沒有竊聽器。」

 

「好,那我就說了,總理之所以找我,是要我在總統大選之前抓補幾個MK的重要人物,我手上現在有妳kSL的資料,有趣的是,SL我都見過,我記得L是朴孝敏的學妹,當時發生朴孝敏的命案,她就不見蹤影…」

 

Luna瘋了。」鄭秀晶說。

 

「瘋了?」

 

「她跟孝敏是一對,孝敏被發現是臥底後,Luna被迫殺她,結果孝敏死了,她也瘋了…」

 

「天啊…那S呢?我見過她幾次,最近一次是在家附近,那天下大雨,她沒帶傘我就幫她撐傘,她說她來找朋友,但是後來上車就走了。」

 

鄭秀妍想起那天的情形,還是覺得莫名其妙,而鄭秀晶聽到這件事,嚇得趕緊抱住鄭秀妍…

 

「妳見過她!妳離她遠一點!她是個瘋子!」

 

「秀晶…妳抱太緊了…」

 

「姊,妳不知道S多麼瘋狂,千萬不要靠近她。」

 

「可是…她總是對我笑…好像…很正常?」

 

「不!她一點都不正常!姜敏赫被她活活折磨到死,那樣的人怎麼能說正常…」

 

「好,我以後會防著點,妳別擔心,其實我想說的是,我不想抓LS,我想抓的是Boss。」

 

「妳想抓Boss?」鄭秀晶驚愕的看向鄭秀妍。

 

MK害了那麼多人,總不能讓這個組織繼續存活下去。」

 

「我以為妳會念及跟敏京姐的感情…」

 

MK把妳害成這樣,我要怎麼念及我跟她的友情?而且…爸的死因很可疑…爸跟姜叔叔的死因都被導向青雲幫,MK分明是想藉我的手來剷除青雲幫…就像妳說的,他們一直都想為敏京的母親報仇。」

 

「姊,不只爸跟姜叔叔,鄭次長當年不也是被誣賴跟青雲幫勾結,MK是變著花樣在整青雲幫。」

 

「對,所以我打算照著MK所想的去調查青雲幫,我相信從青雲幫那裡會得到很多MK的線索,一定要在大選前逮到Boss。」

 

鄭秀晶聽了鄭秀妍的話,嘆了好長一口氣,她一手托著下巴,思考許久後才開口…

 

「既然如此,那我就跟敏京姊說,總理找妳是為了問臥底的事,可是妳一無所知,所以交談沒多久就結束了。」

 

「嗯,這樣的理由聽起來合理,就這樣跟他們說吧,對了,妳的臥底資料在那個國情局的幹員手上,我會想辦法拿回來的。」

 

「剛好,我也想跟那位見個面,能讓長官信任的人,我想親自看看。」

 

「對了,妳剛才不是也想說什麼嗎?」鄭秀妍問。

 

「我也是要說總理的事。」

 

「既然我們要說的都一樣,那就沒差了,我們睡吧。」

 

鄭秀妍轉身關掉小燈,才剛躺下,鄭秀晶就突然往鄭秀妍撲了過去。

 

「秀晶妳幹嘛!」鄭秀妍雙手抵在鄭秀晶胸前。

 

「敏京姊讓我給妳吹枕邊風,我不能失職。」

 

儘管在黑暗中,鄭秀妍還是能猜出鄭秀晶此時的表情有多邪惡,果然黑道當久了,就成了流氓!

 

「爛藉口,敏京還給妳吃豆腐的機會啦。」

 

「哪裡是吃豆腐,妳比豆腐好吃。」

 

「呀!鄭秀晶,妳從哪裡學來的油嘴滑舌…」

 

「當然…是從…MK啊…」

 

鄭秀晶邊說邊往鄭秀妍的懷裡鑽,逗得鄭秀妍笑出聲來,兩人的嘻鬧聲讓剛回到鄭家的姜敏京尷尬了,姜敏京看了眼緊閉的房門,默默扯了下嘴角,就回到自己的房間。

 

 

 

 

不只鄭家姊妹想見金在中,金在中也在找這兩人。

 

在一天晚上,某間高檔的鐵板燒店只招待一位客人。

 

金在中身穿白色的廚師服,頭上頂著廚師帽,在鐵板前大秀自己的廚藝。

 

而金泫雅坐在客人席,觀賞著金在中的表演。

 

「來了,香煎肋眼牛排。」金在中將一盤牛排放到金泫雅桌前。

 

「哇,看起來還真是不錯啊。」

 

金泫雅開始大快朵頤,對金在中的廚藝,她是絕對不懷疑的,還加碼點了瓶紅酒,兩人邊喝酒邊聊天,聊的還是些不著邊際的話題,等酒足飯飽後,金泫雅才默默說了句…

 

「她沒死。」

 

金在中當然知道金泫雅說的「她」是誰…

 

「喔?妳怎麼知道?」

 

S說那句屍體是假的。」

 

「哈!」金在中噗茲一笑。

 

「你笑什麼?」

 

「妳知道鄭秀妍跟她母親有去認屍,還一口咬定那屍體就是K,在法醫那裡哭天搶地嗎?」

 

「怎麼會…我不懂…」

 

不只金泫雅不懂,金在中也充滿了疑惑,而疑惑最後成了嘆息…

 

「看來,這位新任的次長大人,似乎在這段期間經歷了不少事,但願…不是往壞的方向走…」

 

「那我們下一步該怎麼做?」金泫雅問。

 

「妳有辦法接近那對姊妹嗎?」

 

金泫雅馬上翻了個白眼…

 

「如果可以我就不用拐彎抹角去問S了,而且照你說的,有一堆人在監視那位新次長,那我更不能靠近,他們會認出我。」

 

「好吧,看來妳是真的不能接近那對姊妹,那我來吧。」

 

「你?你要怎麼做?」

 

「當然是…」

 

金在中撫平廚師服上的皺摺,露出得意的笑容。

 

 

 

 

三天後,一封信寄到鄭家,第一個發現那封信的還是姜敏京。

 

「秀妍,這是什麼啊?」

 

姜敏京拿著信跑到客廳,鄭家兩姊妹正看著電視,鄭母在廚房切水果。

 

鄭秀妍接過信,撕開信就掉出一張紙,姜敏京馬上撿起來看…

 

「哇!秀妍妳抽到了鐵板燒四人免費券唉!妳也太幸運了吧!我們找一天去吃!」

 

「真的假的?」鄭秀妍接過所謂的「免費券」,一看到那家鐵板燒的大名,就瞬間什麼都明瞭了。」

 

原來…

 

你也在找我…

 

「姊,妳想去?」鄭秀晶也湊了過來看,發現是以前跟鄭秀妍去過的餐廳。

 

「想啊,那家店很有名,一定要去,而且我們一起去。」

 

這時,鄭母端著切好的水果走出來…

 

「剛剛是在說什麼免費券啊?」

 

鄭母才剛放下裝滿水果的盤子,姜敏京馬上挽住鄭母的手…

 

「鄭媽媽,我們一起去吃鐵板燒吧!我們剛好四個人呢!秀妍對吧?」

 

姜敏京眨著閃亮亮的雙眼看向鄭秀妍,鄭秀妍心裡卻冷汗直流,她不知道製造兩人見面的機會,會不會衍伸出其他的麻煩。

 

「可是…我不知道我有沒有空…」

 

鄭秀妍有些遲疑的看向鄭秀晶,鄭秀晶則氣定神閒的說…

 

「姊,我們找個假日,四個人一起去吧。」

 

「好吧…」鄭秀妍聽到鄭秀晶這麼說,也就同意了。

 

「耶!我來看看我有哪幾天有空!」姜敏京奔回房間拿行程本。

 

鄭秀妍與鄭秀晶又對看了一眼,這次,兩人的眼神中,多了一絲警惕。

 

 

 

 

 

=======================================

劇情呢,開始進入白熱化了

之就說過,這篇是最後一篇了,如果忘了劇情,就去前面的章節溫習吧~

 

這次是闊別多日後的更新,四月的忙碌實在太可怕了...

但五月開始呢,是另一種忙碌~姊姊要回歸啦!!!打榜會成為這個月的關鍵,所以這個月也會很忙的

所以五月更文原則上也是週更,不過具體更文日程會隨著姊姊的行程改變,一切以不干擾幫姊姊打榜為原則!

請讀者們多多包涵~畢竟這是等了兩年才等來的回歸,自然希望全力以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radise 的頭像
paradise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阿抓
  • 全力支持姐姐solo
  • Chu
  • 敏京對秀妍的感情應該是愛情,
    只是要是說破層感情,那麼荷拉就不太可能繼續幫敏京,
    為了綁住荷拉在MK,所以敏京她選擇的是裝傻,
    接下來金在中跟鄭家兩姊妹見面,這場戰就是真正的開始,
    畢竟鄭家兩姊妹目前要借助外力來反擊

    5月回歸月,真的要盡全力打榜
  • sun
  • #FlywithJessica
  • 走跳貓
  • 猜不透敏京阿
    希望事情能從好的方向發展
  • 潛水客
  • P大 見面會會去嗎?
  • 當然會~

    paradise 於 2016/05/16 01:44 回覆

  • HI
  • proud to be J's fans !!!!
    new release is sooo ear catc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