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min-shim.jpg





II Freud

 

Chapter11

 

 

 

 

連著幾天的惡夢,讓鄭秀妍起床時,每每心有餘悸。

 

然而,這些清醒後就會遺忘的惡夢,就如同陷入膠著的案情,模糊不堪。

 

鄭秀妍一走入辦公室,就看到滿地的紙箱,員警們都在幫忙拆箱歸類。

 

沈昌珉更是抱著一個紙箱搖搖晃晃的走進來,稍一不慎就會摔倒。

 

果然,下一秒就摔得慘烈,還好紙箱密封著,裡頭的資料沒灑出來。

 

「昌珉,這些都是什麼?」鄭秀妍將坐在地上的沈昌珉拉起。

 

沈昌珉先是揉揉發疼的屁股才說…

 

「喔…這些啊…是首爾附屬醫院送來的資料,都是首爾醫院藍寶石手術刀的採購記錄,不過還真是複雜…有些是醫生手術用途,有些則是用在研究案。」

 

「研究案?」

 

「對啊,有些醫生會跟私人單位或是政府機關申請研究經費,這經費雖然是跟其他機構申請的,但是採購紀錄是算在所屬醫院底下。」

 

「這樣啊…」

 

鄭秀妍撕開紙箱的膠帶,看到裡頭是那麼一大疊資料,臉都綠了…

 

「那麼大一疊啊…」

 

「這是近五年的資料,我讓人篩選一下,先找出今年的?」沈昌珉問。

 

「好啊,對了…最好連研究助理清單都給我。」

 

OK!我馬上交代下去。」

 

沈昌珉對鄭秀妍擺了個笑容才離去,但走出辦公室,笑容就淡了。

 

「唉…果然還是沒辦法很自然…」

 

像是被心底的陰霾壓得不耐煩,沈昌珉甩甩頭,雙手握拳對自己說…

 

「加油!沈昌珉!這次告白失敗沒關係!以後有的是機會!」

 

 

 

 

而還在辦公室裡的鄭秀妍,正將每個死者的照片與記錄攤在桌上。

 

第一名死者…金素熙…

 

按照Red Ray寄來的檔案,金素熙是在BC酒店被殺的,死的時候上身已經被挖空,當時Red Ray為了避免將事情鬧大,所以將金素熙的屍體投入麻浦的公園景觀湖,但因為金素熙的腹部被挖空,很難沉入湖底,Red Ray的人就在金素熙的腳上綁了石塊,以為這樣就可以毀屍滅跡。

 

但怎麼也沒想到…屍體會浮起來…

 

然而,金素熙當時以自殺結案,屍體早已焚化,法醫記錄裡也沒有特殊的地方,線索就斷了…

 

第二個死者…李云英…則是被挖了心臟、腎臟跟眼珠…肝臟也有破損…

 

第三位死者…閔智善…全身皮膚都沒有了…

 

第四位死者…全宥妮…雙眼被挖掉…

 

鄭秀妍看著這些花樣年華的女孩,竟然死狀如此淒慘,她好想質問那個躲在暗處的兇手,到底為什麼要殺人?

 

難道…剝奪別人的生命…就那麼開心嗎?

 

鄭秀妍看著手邊的記錄,記錄顯示全宥妮被殺當天,沒有一間醫院跟診所有收右手掌受彈傷的病人。

 

這讓鄭秀妍不禁猜想,難道還有幫兇?

 

而且這個幫兇還是個醫生?

 

對了!

 

那天的車喇叭聲!

 

正當鄭秀妍腦中的思緒越發清晰時,一個意料之外的人找上門。

 

金來熙穿著一身黑色長裙走進辦公室,鄭秀妍還以為金來熙這次是有所求,所以搶先說…

 

「金來熙…妳應該也看到我們警局現在忙成一團了吧?我們把所有警力都拿來緝凶,沒辦法再去當你們Red Ray的保鑣。」

 

「鄭警官,我今天來並不是為了這件事,而且現在犯人受傷了,估計短期內也不會再犯案…我們不太擔心安全問題。」

 

「那妳今天來是為了什麼?」

 

「我來給個東西。」

 

鄭秀妍讓金來熙進辦公室,接著將門鎖上。

 

「要給我什麼?」鄭秀妍迫不及待的問。

 

金來熙從包包裡拿出一個隨身碟,放到一旁的桌上。

 

「裡面是?」鄭秀妍的視線也移到那個隨身碟。

 

「案發當時的錄音檔,我相信會是個不錯的線索。」

 

「錄音檔?哈!我也該猜到Red Ray不會完全信任我們警方,果然還另外裝竊聽器。」

 

「當然,我們必須自保,而事實也證實我們的顧慮是對的。」金來熙說。

 

鄭秀妍拿起那小小的隨身碟,轉頭問金來熙…

 

「妳聽過裡頭的內容了嗎?」

 

「我只負責送這個東西過來。」

 

「難道妳都不會好奇殺害妳妹妹的人是誰嗎?」

 

鄭秀妍此話一出,金來熙原本淡漠的表情出現裂痕。

 

「想知道吧?我們一起聽。」

 

鄭秀妍讓電腦讀取隨身碟裡的檔案,金來熙儘管假裝鎮靜,但雙手緊抓著裙擺。

 

不一會兒,喇叭就傳來聲音。

 

錄音檔的一開始就是腳步聲,估計是全宥妮走進旅館時發出的聲響。

 

之後…就像監聽到的那樣…

 

先是全宥妮的聲音…

 

Oppa,怎麼把自己包緊緊的?」

 

接著男人說…

 

「妳叫什麼名字?」男人的聲音粗糙,語氣卻帶著一股稚嫩。

 

「宥妮。」

 

「宥妮,那妳幾歲了?」

 

「十七。」

 

「是正統的韓國人?」

 

「對。」

 

「有沒有長期病史?」

 

Oppa~你這樣好像醫生喔~

 

全宥妮這句調笑之後,迎來一陣沉默,直到全宥妮的聲音再次響起…

 

Oppa~別那麼著急~還沒洗澡呢~

 

聽到這裡,鄭秀妍屏住呼吸,因為就是這一刻監視器斷了訊號。

 

下一秒,就有東西被扯到地上的聲響。

 

鄭秀妍與金來熙屏氣凝神的聽著錄音檔,連呼吸聲都變得突兀。

 

「唔…」

 

先是聽到全宥妮的痛苦呻吟,接著就有重物墜地的聲響。

 

那聲響應該就是全宥妮被割斷咽喉,倒在地上…

 

「嘖…真是的…就知道你們這些無知的傢伙會幹這種蠢事…」

 

男人啐念一句後,錄音檔就傳來拉開拉鍊的聲音。

 

「妳叫作宥妮對吧?宥妮啊…乖乖睡…放心…我會好好收藏妳的眼珠…」

 

鄭秀妍與金來熙聽到有東西被挖掘的聲音,臉色都變得慘白。

 

「呵呵…妳的眼球真潔白…我喜歡…要是每個人都跟妳一樣…好好保護自己的身體就好了…這樣才有收藏的價值啊…」

 

撲通二聲…是眼珠掉進裝滿福馬林的玻璃罐的聲響。

 

「宥妮…妳知道嗎…妳很榮幸…妳是我去美國前最後的收藏…我去洗個手,等一下再回來。」

 

之後,就是鄭允浩的到來,鄭秀妍聽到這裡就將錄音檔關掉。

 

「我們就聽到這裡吧。」鄭秀妍說。

 

「嗯…我該走了…」

 

金來熙撫去額頭上的冷汗,快步離開辦公室。

 

而在金來熙離去後,鄭秀妍再聽了一次錄音,這次收起恐懼,終於聽出了蹊蹺…

 

「妳很榮幸…妳是我去美國前最後的收藏…」

 

美國?

 

鄭秀妍想到兇手有逃離這裡的可能性,就開始感到焦急,但又因為兇手有著各種特殊經歷而感到驚訝。

 

這個兇手是個男性,根據身型與聲音可以推斷年齡大約十七八歲。

 

然而,小小年紀就有精湛的手術技巧,言語中也盡是對他人的藐視,由此可以判斷兇手應該是上層階級的人,而且有幫兇,近期有出國的打算…

 

能符合這樣條件的少年,根本少之又少…

 

但為什麼就是找不到呢?

 

鄭秀妍拿起咖啡啜了一口,想好好串聯腦中所有線索,沒注意沈昌珉拿著一疊資料走進來。

 

「秀妍,整理好的資料我放在桌上喔!」

 

沈昌珉將資料往桌上一擺就離開了,鄭秀妍沒發現沈昌珉來過,將咖啡往桌上一放,咖啡就灑在資料上。

 

「啊!」

 

鄭秀妍看到咖啡灑了,趕緊將咖啡拿開,用紙巾擦拭染上咖啡漬的紙張。

 

這一擦,沒想到就看見有趣的東西。

 

「秀妍?怎麼了?」沈昌珉聽到尖叫聲就跑了過來。

 

「昌珉…我好像找到了有趣的事…」

 

「什麼事?」

 

沈昌珉站到鄭秀妍身旁,看著鄭秀妍盯著的那一頁。

 

「奇沅賢?不是首爾大學的校長嗎?他也有訂購藍寶石刀啊。」

 

「昌珉…你還記得金荊獎嗎?」

 

「當然記得,我們不是為了那個獎浪費整個周末,我記得奇校長也有出席。」

 

鄭秀妍轉頭看向沈昌珉,眼神中閃爍一股亮光…

 

「除了奇校長…我們那天還見到了一個身材瘦小,不到十八歲就獲得哈佛醫學院全額獎學金的人…」

 

「妳是說…奇校長的兒子?等等…妳懷疑他是兇手?」

 

「我現在唯一能夠找到符合兇手特徵的人…只有他。」

 

「但是…他可是天才…國內極力吹捧的菁英…可能嗎?」沈昌珉不敢置信的問。

 

「反正我們只要拿他的指紋跟血檢驗一下,就可以馬上知道結果了!」

 

 

 

 

中午時分,首爾的一間粥店裡,鄭秀晶與金明洙正一起吃飯。

 

「老大…還沒找到那個傢伙啊?」金明洙問。

 

「嗯…讓他給溜了…」

 

「那些女孩才十幾歲…那傢伙真是個雜碎!」

 

金明洙氣得將湯匙往粥裡一扔,粥都濺了起來。

 

「你幹嘛那麼氣憤?粥都灑出來了。」

 

「老大!我當然氣憤啊!那些女孩子…他們…他們也是有家人了!那個殺人魔都沒想過那些女孩的父母會有多難過嗎?」金明洙說到後面眼眶都紅了。

 

鄭秀晶抬頭凝視金明洙一段時間後,開口問…

 

「想到你妹妹了?」

 

金明洙先是一愣,才默默點頭…

 

「我妹如果能順利長大…應該很快就是個少女…享受屬於她的花樣年華…」

 

「說到這個…你家人的忌日快到了吧?」鄭秀晶問。

 

「嗯…就在明天…」

 

「那我明天放你假,去掃墓吧。」

 

金明洙感激的看著鄭秀晶…

 

「謝謝老大!」

 

同時,今天奇家大宅的中餐意外寂靜。

 

奇母邊喝著湯,邊看著兒子的包著繃帶的右手。

 

奇成煥感覺到母親投遞過來的視線,但只是一聲不吭的低頭吃飯。

 

身為一家之主的奇沅賢則是在打了無數通電話後,才回到主位。

 

「老公…快吃吧,菜都要涼了…」

 

奇沅賢看了眼低頭吃飯的兒子,就叫妻子跟自己到房間去。

 

一進房間,奇沅賢就從抽屜裡拿出一疊美金與好幾張信用卡。

 

「老公…你在幹嘛…」

 

奇沅賢沒理會妻子的話,兀自將這些東西裝在袋子裡。

 

「老婆…成煥惹上了麻煩…如果哪天警察找上門,妳就把這些東西交給成煥,讓他可以暫時避風頭。」

 

「成煥惹上了什麼?為什麼警察會來找我們?」妻子驚慌的抓住了奇沅賢的手。

 

「別問…妳只要知道我們要保護兒子就好。」

 

奇沅賢將包包塞進妻子的手裡,就打開門走了出去。

 

 

 

 

然而,搜索票的申請並不順遂,隔天就被檢察院駁回。

 

鄭秀妍與沈昌珉想找駁回的檢察官理論,卻被保全擋在檢察院外。

 

這兩人在檢察院外頭曬太陽的同時,奇沅賢與負責連環應召女殺人案的檢察官在一間高級餐廳裡吃飯。

 

檢察官穿著一絲不苟的黑色西裝,戴著金表的手正切下一塊鵝肝。

 

奇沅賢見檢察官吃下盤上的珍饈,連忙拿出一盒水果禮盒。

 

「這是一點心意,請檢座收下。」

 

檢察官放下刀叉,將水果盒打開,裡頭滿是萬元大鈔。

 

「嗯…」檢察官滿意的點頭後,將水果盒放進自己的袋子裡。

 

而在檢察院外頭的兩人,經過一整天的等待,終於放棄了。

 

看著夕陽的餘暉,鄭秀妍揮去臉上的汗水,拉著沈昌珉回到首爾警察聽。

 

「秀妍…我們要去哪裡啊?走那麼急?我們要不要先去吃晚飯?」

 

鄭秀妍沒有說話,帶沈昌珉直接走進廳長辦公室。

 

門被推開的那瞬間,正在辦公的朴敏英有些驚愕的抬頭,一看是鄭秀妍,朴敏英臉上才掛上笑容。

 

「你們怎麼來了?」朴敏英放下手裡的筆。

 

「廳長,我們有事想拜託您。」鄭秀妍說。

 

「拜託我什麼?」

 

鄭秀妍從口袋拿出搜索票的申請單,放在朴敏英桌前。

 

「我們的申請被駁回了。」

 

朴敏英拿起申請單仔細瞧了一下…

 

「你們要搜查奇成煥?那可是首爾大學校長的兒子…」

 

鄭秀妍不顧朴敏英皺起的眉,憤慨的說…

 

「我知道…但他是目前最有嫌疑的人,他只要給我們指紋跟血液就行了,沒有任何損失啊!」

 

「可是…」

 

鄭秀妍雙手拍在桌上,氣勢逼人…

 

「廳長!我們只差一步就能抓到犯人…只能靠妳了!」

 

朴敏英抬頭對上鄭秀妍堅決的視線,她知道此刻的鄭秀妍誰都勸不了,鄭秀妍對於警察這個職業始終懷抱夢想與熱忱,任何人都無法撼動。

 

「好…我會跟上級好好討論,有消息會再告知你們。」

 

「謝謝廳長!」鄭秀妍鬆了一口氣。

 

鄭秀妍看向沈昌珉,沈昌珉偷偷比了個大拇指,兩人相視而笑。

 

「廳長,那我們就不打擾您了。」鄭秀妍笑著說。

 

鄭秀妍與沈昌珉轉身就要離開,沒想到朴敏英叫住鄭秀妍。

 

「鄭警官,妳留下,我還有事要交代妳。」

 

「是。」鄭秀妍停下腳步,目送沈昌珉離開。

 

等到沈昌珉離開後,朴敏英就走到鄭秀妍面前,伸出了手…

 

「我的東西呢?」

 

「喔…那個…廳長…很抱歉…Red Ray的證據我還在整理…我最近都在忙查案,那件事就先擱下了…」鄭秀妍難為情的都不敢直視朴敏英。

 

「我不是說那件事。」

 

「那是說什麼?」

 

「我剛剛答應幫妳搞定申請奇成煥的搜索票,妳不該給我個獎賞?」

 

「廳長…我可是為了查案…」

 

「那我可真是吃力不討好…妳應該也知道搜索票之所以會被駁回,一定是有比我更高層級的人搞的鬼…妳不怕我因此得罪高層啊…」

 

「對不起…廳長…我…」

 

「好啦,開玩笑的,別擔心~我還是有點勢力的,但是妳還是得請我吃個飯吧?」

 

「當然!不過…要等抓到真兇以後…」鄭秀妍低下了頭。

 

「我會好好等待那一天的,對了…」

 

朴敏英像是想到什麼,進一步問…

 

「秀妍,妳願意告訴我…那天在醫院為什麼哭得那麼兇嗎?」

 

鄭秀妍只是注視著朴敏英,一句話也沒有說。

 

朴敏英從鄭秀妍的態度知道了答案…

 

永遠一樣的答案…

 

「沒關係,我不勉強妳。」

 

 

 

 

 

朴敏英出馬後,不到兩天鄭秀妍就拿到搜索票,在鄭秀妍拿著搜索票歡欣鼓舞的同時,鄭秀晶也收到宋茜的消息。

 

K,明天下午兩點…妳親愛的姊姊就會去奇家一趟,為了避免發生什麼意外,妳也偷偷跟過去吧。」

 

「是。」

 

「對了,之前要妳調查的臥底名單…有眉目了嗎?」宋茜問。

 

鄭秀晶努力讓自己看起來自然,用一如既往的冷冽表情應付…

 

「我搜過鄭智薰的住所三次了,但都沒有什麼收穫,S,妳確定真的有臥底名單這個東西?」

 

「呵…我怎麼知道,是Boss說的,我也只是奉命行事罷了,反正妳就繼續查吧。」

 

「嗯。」

 

 

 

 

隔天,下午兩點。

 

總是格外寧靜的奇家,被一聲門鈴驚擾。,

 

奇母開門見到鄭秀妍與沈昌珉,心裡就警鈴大響。

 

鄭秀妍拿出警察證件與搜索票…

 

「我們是首爾警察廳的刑警,想請妳兒子協助我們辦案。」

 

「這樣啊…兩位警官請進。」

 

奇母招呼兩人進屋後,還細心的倒了兩杯茶水。

 

「兩位警官請稍等,我兒子還在睡午覺,我去叫他起床。」

 

鄭秀妍與沈昌珉手握著茶杯,看著奇母走離視線。

 

而奇母一走出兩人的視線,就急忙用手機發簡訊給奇沅賢,這讓正在開行政會議的奇沅賢趕緊中止會議,用最快的速度回家。

 

奇母看了眼丈夫的簡訊:「等我回去」,就回到客廳,繼續與兩位警官耗下去…

 

「我兒子還在梳洗,請二位稍等,不過請問…你們是為了什麼事情過來?」

 

「我們是為了一件連環殺人案。」鄭秀妍說。

 

Omo!殺人案跟我兒子有什麼關係啊!」

 

「我們目前調查的結果…發現有一部分的線索會牽連到奇成煥先生,所以需要奇先生跟我們回警局,進行指紋採樣跟血液抽檢。」

 

「你…你們要抽我兒子的血!憑什麼!有什麼確切的證據嗎?!」

 

鄭秀妍見奇母如此激動,趕緊出言安撫…

 

「奇太太,我們只是請您兒子提供指紋跟血液,只要比對結果不符合,就能馬上還妳兒子清白。」

 

「但…但我兒子還是白白被抽血了啊!你們就不能有確實的證據嗎?不要冤枉好人啊!」

 

鄭秀妍見奇母還是很激動,只好說…

 

「其實…五天前犯人的右手掌被我用槍擊傷,所以…只要您兒子手上沒傷,也等於洗刷了嫌疑。」

 

奇母聽到鄭秀妍的話,心裡喀噔一聲。

 

「那個…奇太太…您的兒子什麼時候可以出來?」沈昌珉有些等得不耐煩了。

 

這時,奇沅賢回來了,他努力擠出最溫和的笑容與兩位警官應對。

 

「啊,二位警官怎麼突然來到敝舍?」

 

「校長,我們是為了查案而來。」鄭秀妍與沈昌珉先後與奇沅賢握手。

 

「這樣啊…老婆,幫我倒杯茶,我口渴。」

 

奇沅賢說話的同時,對妻子使了個眼色,奇太太接收到訊息就離開客廳。

 

等妻子離開後,奇沅賢就問兩人…

 

「我可以再確認一次搜索票嗎?」

 

「當然。」鄭秀妍將搜索票遞給奇沅賢。

 

奇沅賢查看搜索票的時候,奇母鑽進奇成煥的房間,將還在睡夢中的兒子叫醒。

 

「成煥!你趕快逃!警察要來抓你了!」奇母將奇成煥身上的棉被掀開。

 

「什麼?」奇成煥還迷迷糊糊的。

 

奇母將奇沅賢準備好的袋子塞到兒子手裡…

 

「成煥,這些你拿著,你爸在外面應付警察,我帶你從後門走。」

 

「警察來了?」奇成煥一聽到有警察,神色就慌了。

 

「別多想!我們快走!」

 

奇母牽著兒子偷偷溜出房間,兩人先到地下的實驗室,之後從密道通往後方的花園。

 

這時,鄭秀妍的手機來了封簡訊,一點開就看到…

 

「奇成煥在後方花園。」

 

一看到這個消息,鄭秀妍就站起身…

 

「昌珉!快到花園!犯人要逃跑了!」

 

「什麼!」沈昌珉趕緊跟著起身。

 

兩人想往外衝,怎知!一支高爾夫球杆從兩人面前劃過!

 

奇沅賢拿著高爾夫球桿,擋住兩人的去路。

 

「二位,怎麼不留下來喝茶?」

 

「奇校長!請你讓開!」鄭秀妍喊著。

 

「叫我讓開?我才不會讓你們毀了我的兒子!」

 

奇沅賢將高爾夫球杆往鄭秀妍一揮,沈昌珉就衝過去抓住球杆…

 

「秀妍!這裡有我!妳快過去!」

 

「昌珉!你小心啊!我先過去!」

 

這時,奇成煥已經被母親送到後門口,離別前,奇母苦口婆心的說…

 

「成煥,找到藏身之處就先躲著,等風頭過了再跟我們連絡。」

 

「好…」

 

奇成煥依依不捨的看著母親,看了一會兒才打開後門,卻看到一人堵在門口。

 

鄭秀晶雙手盤在胸前,用其冷冽的視線瞪向奇成煥。

 

「妳…妳是誰?」奇成煥不安的往後退。

 

「我?我是死神啊,專門拖十惡不赦的壞人下地獄的死神。」

 

鄭秀晶揚起邪惡的笑容,跨步走進後門,然後舉起槍對準奇成煥的腦袋。

 

「妳是誰!怎麼能拿槍指著我兒子!」奇母被這景象嚇了一跳。

 

「我拿槍指著還算客氣的呢…妳兒子做的事才是令人髮指…奇太太…妳身為這傢伙的母親…難道一點都不曉得妳兒子做了什麼事嗎?」

 

鄭秀晶此話一出,奇母的目光變得猶疑,但看到兒子害怕的直打顫,馬上搖頭…

 

「我一點都不想知道!我兒子是天才,是韓國百年才出一次的天才,他做什麼都該被原諒!是你們該曉得我兒子有多麼珍貴!」

 

「呵…慈母多敗兒…」

 

鄭秀晶將槍口壓在奇成煥的額頭上,奇成煥害怕的不斷向母親求救…

 

「媽!媽!救我!」

 

「這時候你還喊媽!那你殺害那些女孩的時候,怎麼沒有顧慮到他們的父母!」

 

突然!奇母往鄭秀晶撲了過來,死抓住鄭秀晶的手槍。

 

「成煥!快逃!」

 

「妳放手!很危險的,妳快放手!」鄭秀晶的手被奇母緊緊抓住,甩都甩不開。

 

奇成煥遲疑了一下才敢逃,但才邁開步伐,就聽到槍聲。

 

回頭一望,就看到母親的背後一片鮮紅。

 

「媽!!!」

 

奇成煥的吶喊引來了鄭秀妍的注意,鄭秀妍一見到奇成煥就馬上將他壓制在地,用手銬銬住他的雙手,奇成煥的臉狠狠地砸在草地上,他邊抽泣邊看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母親。

 

鄭秀妍成功制伏奇成煥後,才發現奇母躺在地上。

 

「這是怎麼一回事…」鄭秀妍問鄭秀晶。

 

鄭秀晶沒有說話,她蹲在奇成煥身旁,用手肘撞了下奇成煥的太陽穴,奇成煥就陷入昏迷,她等奇成煥昏過去才說話…

 

「這個母親很傻…為了救兒子,把自己的命也抵了。」

 

「真的很傻…」鄭秀妍聽了也直搖頭。

 

鄭秀晶將自己的槍遞給鄭秀妍,鄭秀妍沒有多問,就將自己的槍拿給鄭秀晶。

 

「姊,妳放心…這條人命我會搞定,妳頂多寫個報告。」

 

「嗯。」

 

而當沈昌珉頂著全身的瘀青趕來時,只看到鄭秀妍拿槍站在奇成煥身旁。

 

 

 

 

 

比對完奇成煥的指紋跟血跡,這件駭人聽聞的案件終於結束。

 

全國最優秀的天才竟然犯下一連串的殺人案,對嗜血的媒體來說自然是塊大肥肉,馬上用獨家新聞在電視上連環轟炸。

 

偵訊室裡,鄭秀妍與沈昌珉看著坐在對面那身型瘦弱的男孩,心中感慨萬千。

 

「你為什麼要殺他們?」鄭秀妍邊問邊指著桌上的照片。

 

「我才不知道他們是誰,放我出去,我要見我爸。」奇成煥看向鄭秀妍的眼神充滿不屑。

 

「不知道?你親手殺了那些女孩…把他們的器官挖出來…還不知道?!還是你比較記得他們死去的樣子!說啊!」

 

面對鄭秀妍的激動言論,奇成煥也只是挖了下耳朵。

 

「呵…什麼天才…連良心都沒有的人…根本連禽獸都不如…腦袋好有什麼用,還不是一名罪犯…」

 

鄭秀妍說的這句可讓奇成煥不高興了,奇成煥扯了下雙手的鍊子,不滿的說…

 

「你們這種俗人怎麼會知道器官的美麗!剝開人類的皮相,器官是很美的…我只是想收藏他們內在的美麗…」

 

「你說的收藏根本就是謀殺!剝開人類的皮相…就像你對閔智善那樣?剝光她的皮嗎!」鄭秀妍氣憤的說。

 

「那個女人啊…沒辦法…她又吸菸又喝酒…器官肯定很髒…就只能拿她的皮膚了…」奇成煥一副很惋惜的樣子。

 

「禽獸…」沈昌珉在一旁忍不住啐罵。

 

奇成煥瞪了沈昌珉一眼,接著說…

 

「我啊…其實本來不想那樣做的…但是沒辦法…他們犯賤…像那個金素熙…我那時候真的只想找一個女孩子…想體驗跟女生要怎麼相處…但是才沒說幾句她就潑我冷水…說我這個人很無趣…」

 

奇成煥說到後頭,雙眼越發通紅,恨意都要滿溢出來了。

 

「那賤人…甚至…甚至侮辱我的性功能…」

 

「等等,你跟金素熙有發生性行為?」鄭秀妍問。

 

「有…但是很短暫…她就取笑我…」

 

「因為她嘲笑你,你就殺了她?」

 

奇成煥的雙肩抖了抖,逐漸揚起頭…

 

「不然呢?」

 

鄭秀妍看到奇成煥在笑,還笑得異常燦爛,這讓鄭秀妍背脊都發涼。

 

奇成煥將雙手舉起,大力的撞擊桌面,發出了響亮聲響。

 

每一次撞擊都像是控訴,抗議這世界對他的不公。

 

最後,奇成煥對著虛無的天空大聲怒吼…

 

「快放了我!你們這些傢伙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韓國的未來啊!全國最聰明的人啊!那些女人都只是妓女!憑什麼因為他們那卑賤的生命來逮補我!我比他們都還要重要多了!他們被我收藏是他們的榮幸!懂嗎!懂嗎!」

 

 

 

 

鄭秀妍看著奇成煥如野獸般的通紅雙眼,總算明白…

 

人類…

 

終究還是禽獸的一種。

 

 

 

 

=======================================

偷偷告訴你們一個秘密…

 

這篇文真的不適合晚上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radise 的頭像
paradise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