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ef56f86932f125cd10130886712088  

 

 

  

 

 

 

II Freud

 

Chapter10

 

 

 

 

凌晨時分,在束草的海岸邊,兩人沿著海岸線漫步。

 

微亮的天空並沒有帶來溫暖,海風依舊刺冷,墨藍色的海水來回澎湃,將兩人的鞋都打濕了。

 

鄭秀晶轉身看向沉默多時的朴孝敏,將手裡的枯枝遞了過去…

 

「還妳。」

 

朴孝敏接過枯黃的花莖,接著轉身將花莖扔入海裡。

 

「任何證據都不能留下。」朴孝敏回頭對鄭秀晶說。

 

「妳的確是個很優秀的臥底。」鄭秀晶笑著說。

 

朴孝敏挑了下眉,不再說話,但鄭秀晶心底冒出了許多好奇…

 

「孝敏…妳怎麼會想要找別的臥底?現在局勢那麼混亂,應該按兵不動才對。」

 

朴孝敏的神情變得無奈,她雙手一攤…

 

「我不是警校出身的,連槍都拿不穩,不像妳有保命的能力,對我來說找到同伴還比較安全。」

 

「妳不是警校出身的?那妳是怎麼當上警察的?」

 

「考試進來的啊,原本是在中央警察廳負責追查經濟型罪犯,是因為長官來找我,我才轉成臥底。」

 

「原來如此…既然長官會找上妳,妳一定有過人之處。」

 

朴孝敏聽了鄭秀晶的話,停下了腳步,她回頭看著自己的足跡…

 

「我很後悔…成為臥底後的每一天我都很後悔…我不該為了一時的好勝心,答應這個苦差事…」

 

如果可以回到過去,朴孝敏寧願選擇平凡過一生,也不會選擇當臥底…

 

好勝心的代價太過沉重…

 

五年前,朴孝敏還是個朝九晚五的小警察,每天處理周而復始的行政雜務,每天想著三餐要吃什麼,就是最大的樂趣。

 

然而,這樣規律的生活,無法滿足那時自信、年輕的她,雖然捧著警察的鐵飯碗,心底卻逐漸感到枯燥。

 

朴孝敏還記得那天組長突然叫自己到辦公室,打開門卻看到陌生的男人。

 

男人一身西裝筆挺,胸口別上的木槿花別針,看得出來是名高階警官。

 

朴孝敏站在門口,不知道該不該走進,直到男人轉過頭來看向她。

 

「朴孝敏?」

 

「是。」

 

「請進,並將門鎖上。」

 

鎖上?

 

朴孝敏雖然覺得奇怪,但還是乖乖照做了,鎖上門後只敢站在門口。

 

男人看得出朴孝敏對自己有所顧忌,就先報上自己的頭銜。

 

「我是鄭智薰,中央警察廳次長。」

 

「次長?長官好!」朴孝敏馬上行禮。

 

鄭智薰揚起了笑容,他從桌上拿起一大本資料…

 

「我看過妳的記錄,妳非常擅長調查經濟罪犯,而且…還是首爾大學畢業的?」

 

「是。」朴孝敏怯怯的點頭。

 

「妳明明有那麼好的學歷,卻跑來當警察,妳本意應該不是只想當個打擊經濟犯罪的小警察吧?」

 

「長官…您的意思是?」

 

「我有一個計畫,不知道妳有沒有興趣。」

 

鄭智薰資料放回桌上,往朴孝敏走近。

 

「計畫?」

 

「對,孝敏,妳知道MK集團嗎?」

 

「當然知道,國內最大的黑道集團,我曾經想找到他們洗錢的管道,但是太難了…沒有成功…」

 

「如果我說…我能完成妳這個願望呢?」

 

「可能嗎?」

 

「當然可能…」

 

鄭智薰再往朴孝敏走近一步,朴孝敏害羞的想往後退,卻被鄭智薰緊緊摟住。

 

「次長…」

 

「別動…我怕有人監聽…」

 

鄭智薰輕摟住朴孝敏,在朴孝敏耳邊說…

 

「我有一個計畫…我要妳成為警方放在MK的臥底,幫忙調查MK的金錢流向,妳有興趣嗎?」

 

朴孝敏瞬間睜大雙眼,驚愕的說不出話。

 

「我坦白跟妳說,這個臥底計畫充滿了各種風險,甚至可能會死,但只要妳願意為這個國家奉獻,無論生死,妳的功勳都會被這個國家、國民記得一輩子,這樣危險的任務,妳願意接下嗎?」

 

當時的朴孝敏年輕氣盛,對於未來抱有種種熱情,幾乎是不假思索的答應了。

 

但…

 

事實卻超乎她的想像…

 

「孝敏,我要妳接近Luna Park,她是負責MK毒品交易的人。」

 

「我該怎麼接近?」

 

鄭智薰將一大疊的假造證件跟資料遞給朴孝敏…

 

「我已經讓資訊部假造好妳的新身分,妳現在的身分是一個富商的女兒,本來過著富裕的生活,無奈父親經商失敗,父母為了躲債雙雙上吊,而妳因為父親的欠債被賣到酒店去。」

 

「哇…聽起來真慘…」朴孝敏自嘲的說。

 

「不只聽起來慘,妳也要裝得那麼慘。」

 

「了解,不過這樣就能接近Luna Park?」

 

「根據線報,Luna Park最近會去那家酒店,我會安排一齣妳被酒店老闆刁難的戲碼,她會來救妳的。」

 

「救我?長官…你是開玩笑吧?黑道份子怎麼會救酒店的女人?」

 

「我不是開玩笑,Luna Park的許多手下都是這樣收來的,不過…為了讓妳能夠更進一步接近Luna Park,我們要利用她一個很嚴重的心病。」

 

「心病?」

 

「根據線報,Luna Park似乎在很小的時候,唯一的姊姊就去世了,所以Luna Park對於比她年長的女性都會十分友善…為此,我改了妳的年齡…刻意跟她去世姊姊年齡相仿。」

 

「長官,這樣聽起來,Luna Park倒是個可愛的小妹妹。」

 

「希望是…」

 

鄭智薰當時笑而不語,朴孝敏過了許久才知道這笑容裡的無奈。

 

等真正接觸Luna後,朴孝敏才了解Luna並不是對年長的女性友善那麼簡單…

 

「妳放心…那些人不會再來找妳。」

 

Luna果然跟鄭智薰所說的一樣,看到朴孝敏被酒店的人欺負,就將朴孝敏帶走。

 

明明看起來像個普通的大學生,卻在酒店保鑣團團圍住的情況下,從口袋拿出一大疊的美金放在桌上…

 

「錢給你,人我帶走。」

 

Luna拋下這句,連酒店老闆都不敢吭聲,朴孝敏就這樣被帶走了。

 

如此簡單…順遂…

 

都讓朴孝敏誤以為自己碰上了善良的人…

 

Luna將朴孝敏帶到自己的地盤後,親自幫朴孝敏包紮傷口,讓朴孝敏也不禁開口道謝…

 

「謝謝妳…」

 

「謝什麼,舉手之勞罷了,妳之後有什麼打算?」

 

「哪能有什麼打算…走一步算一步吧…家人都死了…我還能去哪裡…」

 

「妳家人都去世了?」

 

「我爸因為經商失敗,跟我媽一起上吊死了…」

 

「還真是不負責任的大人啊…那妳的兄弟姊妹呢?」

 

「我是獨生女。」

 

「這樣啊…那還真的是只剩自己一個人,看妳樣子,年紀似乎比我大?」

 

「我24歲…」朴孝敏謊報了年齡。

 

朴孝敏的話讓Luna的眼神變得閃爍…

 

「真巧…」

 

「什麼?」

 

「沒事,既然妳沒有家可以回,那就跟在我身邊吧。」

 

「妳看起來還是個學生,我怎麼跟著妳?」

 

「看不起我?」

 

「不是…」

 

「那就別廢話,跟著我。」

 

Luna站起身,對還坐著的朴孝敏伸出手,朴孝敏握住了Luna的手。

 

兩手相握的那一刻,兩人的命運就再也分不開。

 

K,妳真的很好運…只需要聽從S一個人…」

 

「幹嘛這樣說,Luna不也對妳很好。」鄭秀晶問。

 

「好?她根本是個瘋子…」朴孝敏咬著牙說。

 

「難道…她對妳做了什麼事?」

 

朴孝敏將袖子捲起,鄭秀晶看到朴孝敏手臂上的千瘡百孔,瞬間呼吸一滯。

 

「這就是她對我做的!她為了把我綁在她身邊…無所不用其極…我的身體都已經不像是我自己的了…」

 

鄭秀晶的視線變得黯淡,她將朴孝敏的袖子蓋了回去。

 

「跟我想得一樣…Luna果然用毒品控制了妳…」

 

K,我想問妳…」

 

「問吧。」

 

「聽說…妳當初因為染上毒癮被警校開除…是真的還是假的?」

 

「妳為什麼要問我這個問題?」鄭秀晶反問。

 

「因為…毒癮真的很難戒…很難很難…」

 

鄭秀晶轉身看向逐漸光亮的海平面,過了許久才說…

 

「是真的。」

 

「那妳怎麼戒掉的?」

 

「毅力。」

 

「毅力?呵…呵呵…」

 

朴孝敏仰天大笑,笑得淚花都蹦出來了。

 

毅力?毒品面前連人格都沒有了,哪來的毅力…

 

鄭秀晶靜靜看著朴孝敏又哭又笑,她知道朴孝敏早已被毒品逼瘋,進退不得。

 

然而,何止朴孝敏,許多的臥底不也在毒品中沉淪,連死去的Amber都逃不過毒癮,當初要不是差點在鬼門關前走一遭,鄭秀晶根本沒有勇氣戒毒。

 

兩人看著不同的方向,讓彼此心思沉澱下來。

 

終於,金白的日光從山後爬出,海面上的視野變得清晰。

 

白天總算來臨…

 

鄭秀晶戴上鴨舌帽與口罩後,轉身看向朴孝敏…

 

「孝敏,長官有跟妳提到臥底名單跟鋼筆嗎?」

 

「有,長官說有臥底拿到了疑似是MK臥底的鋼筆,說是要一併交給中央,但是長官去世後我有去他家裡找過,什麼也沒找到。」

 

「這麼說來…給長官鋼筆的臥底不是妳…」

 

「我還以為是妳,看來…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別的臥底。」朴孝敏說。

 

「是啊…」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臥底名單跟鋼筆都不見了,我們現在都只是沒有身分的警察…」

 

「我們分工合作吧,MK派我尋找臥底名單,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找名單,而妳就去調查長官的死因。」

 

「好,那還要找其他臥底嗎?像我之前那樣,在塔櫃裡放密碼。」

 

「不,同樣的手法不要弄第二次,其他臥底想找我們,會自己想辦法。」

 

「了解。」

 

兩人對看了一眼,然後轉身往相反的方向離開。

 

 

 

 

早上十點,鄭秀妍離開法醫事務所後,就到首爾大學附屬醫院。

 

鄭允浩早就醒了,一見到鄭秀妍就羞愧的低下頭。

 

「妳來啦…」

 

「嗯,你還好吧?」鄭秀妍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

 

「死不了…對了…那個…那個小妹妹…真的死了?」

 

「嗯,我剛剛才去法醫那裡看過她,兇手很殘忍,一刀劃破她的頸動脈,在她還有意識的情況下…挖下她的眼珠…」

 

鄭秀妍說完的同時,鄭允浩左手握拳砸在自己的腿上。

 

「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我!犯人早就被我抓住了!開槍就開槍!為什麼我要收起槍!」

 

「課長…別這樣…我們都不想憾事發生…」

 

鄭秀妍拉住鄭允浩的手,鄭允浩才沒有繼續自傷,但鄭允浩早已滿臉淚水,表情充滿不甘…

 

「都是我的錯…她年紀還那麼小…我說了要保護她的…為什麼…為什麼要傷害那麼善良的人…為什麼…」

 

鄭秀妍知道鄭允浩心底充滿愧疚,與其讓他把眼淚積在心底,不如痛快的哭一場,於是就靜靜的坐在那兒,等鄭允浩哭夠了,再抽了張紙巾給鄭允浩…

 

「擦眼淚吧。」

 

「謝謝…」

 

鄭允浩擦乾淚水後,看向鄭秀妍的視線變得溫和許多…

 

「謝謝妳救了我,要不是妳,我應該早就死了。」

 

當時鄭允浩失血過多,在意識模糊的情況下,只知道有人幫自己止血,不知道幫自己的人其實是鄭秀晶。

 

「課長,你別這麼說…」鄭秀妍也不打算說出真相。

 

「鄭秀妍,我們和解吧。」

 

「和解?」

 

「我相信妳也很清楚,自從妳進了首爾廳,我一直沒給妳好臉色,不過…既然妳救了我一命…我也沒理由再處處針對妳…」

 

「課長,你可要說話算話喔。」

 

「嗯。」

 

「但是…課長,我很好奇…我到底做了什麼不好的事,讓你討厭我?」

 

「妳確定妳想知道?」

 

「當然,我不想這麼不明不白的被討厭。」

 

「好…那我告訴妳…妳還記得三年前青雲幫綁走妳妹妹的事嗎?」

 

鄭允浩一提到三年前的事,鄭秀妍的臉色就僵住了。

 

「當然記得…」

 

那是鄭秀妍最不想回憶的事。

 

當時,鄭秀妍從具荷拉那裡聽說鄭秀晶被青雲幫綁架的事,頓時驚慌失措。

 

「秀妍!妳冷靜一點!」具荷拉不斷透過電話安撫鄭秀妍。

 

「但是,秀晶怎麼會被綁架?」

 

「聽說是地盤之間的爭執,妳也知道青雲幫跟MK一直都在爭奪地盤,青雲幫知道正面打不贏MK就用綁架的,秀晶最近又風頭很健,就成了標靶,秀妍…妳放心,我們會救出秀晶的。」

 

具荷拉的話並沒有讓鄭秀妍放心,鄭秀妍掛電話後,就直接從中央趕往首爾廳。

 

她推開會議室,發現首爾廳的人只用攝影機觀望著,沒有動員警力。

 

「長官?妳怎麼來了?」具荷拉沒想到鄭秀妍會直接跑過來。

 

刑事課頭兒也看了過來,看到鄭秀妍一身警察裝束,就猜到大概是中央的人。

 

「請問,您是哪位長官?」

 

「我是鄭秀妍,中央警察廳系長,特別過來關心青雲幫的綁架案。」

 

「喔,原來是鄭系長,青雲幫這件事只是幫派之間的爭執,不算是什麼綁架,您不必親自跑來。」

 

「這怎麼不算綁架?人都被綁走一天了!」

 

因為鄭秀妍這過度激動的態度,氣氛變得有些尷尬,具荷拉為了不讓情況變得更糟,對鄭秀妍使了下眼色…

 

「長官…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鄭秀妍點頭,具荷拉就帶鄭秀妍走出會議室…

 

「秀妍,妳不該跑來的。」

 

「秀晶都被綁走一天一夜了,妳要我怎麼不著急?而且為什麼你們沒有任何部屬?不是說好要救秀晶嗎?」

 

「當然有部屬啊,人都部屬在藏匿秀晶的廢棄廠房外,只要有風吹草動就會攻堅。」

 

「風吹草動?你們是在等什麼?青雲幫向來以手段狠毒出名…他們要是對秀晶做了什麼事…該怎麼辦!」

 

「秀妍,妳冷靜一點…好吧…我都告訴妳!」

 

具荷拉像是破罐子摔破,把事情一股腦兒說了…

 

「青雲幫把鄭秀晶當作人質,要求S來跟他們談判,妳也知道我們警方對S的身分一無所知…這次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們可以掌握她的資訊…」

 

「所以你們拿我妹妹當引誘S現身的工具?」

 

「不能這樣說…秀妍…」

 

「但我說的是事實!你們就打算放秀晶一個人在那裡等死!」

 

鄭秀妍抓住具荷拉的雙肩…

 

「告訴我,廠房在哪裡?」

 

「秀妍…妳不能過去…」

 

「我以長官的身份命令妳,告訴我廠房在哪裡!」

 

「秀妍…我們真的會救秀晶的…妳別這樣…」

 

「告訴我!」

 

鄭秀妍失控的吼出聲,讓具荷拉傻住了。

 

看著如此荒亂的鄭秀妍,具荷拉妥協了…

 

「好…我告訴妳。」

 

鄭秀妍拿到地址就趕往廠房,她與駐守的警察一同在草叢守到夜晚,卻一點風吹草動都沒有。

 

這時,兩名小弟從廠房出來到草叢抽菸,邊抽邊聊天…

 

「唉…裡頭那個娘兒們什麼時候可以動?」穿黃色衣服的小弟說。

 

「哈,都被打成那樣了,你也要?」旁邊穿黑色T - shirt的小弟說。

 

「當然,不上白不上啊~

 

「聽老大說…等那個S來了,那個女的就隨便我們。」

 

「喔~那快了唉!」

 

兩個小弟聊天的每一句都鑽進鄭秀妍耳裡,讓鄭秀妍的牙越咬越緊,到後頭她忍不住了,悄悄走出草叢,從後給黃色衣服的男人一個手刀,黃衣男人瞬間倒地。

 

黑色T - shirt的小弟看到同伴昏倒了,才一轉身就被揍了一拳,鼻血都濺出來了。

 

鄭秀妍再給男人的脖子一個手刀,男人就昏倒在地上。

 

「你們要跟我來嗎?」鄭秀妍看向還躲在草叢裡的警員。

 

「長官…上頭說了不能輕舉妄動…」

 

「那我一個人去。」

 

「等等…長官!」

 

鄭秀妍不顧下屬的勸阻,直接走向廠房。

 

這間廠房原本是間菸廠,裡頭擺放著許多製菸器具,而角落的那間房被鎖住了,看來…就是藏有鄭秀晶的房間。

 

鄭秀妍從頭髮上抽出兩根髮夾,凹出特別的形狀後,插進喇叭鎖的門孔裡,不一會兒,門就被打開了。

 

她一進去就看到鄭秀晶躺在地上,手腳被麻繩綁住,身上還有大小不一的瘀青,臉則被凌亂的頭髮蓋住了。

 

看到這般景象,鄭秀妍眼眶都紅了。

 

「秀晶…」

 

鄭秀妍抱起陷入昏迷的鄭秀晶,撥開她臉上的碎髮,看到鄭秀晶滿臉是血。

 

「天啊…他們到底對妳做了什麼…」

 

鄭秀妍抱著鄭秀晶想要離開,但很倒楣,一出門就碰上小弟。

 

「有人闖進來了!」

 

鄭秀妍儘管很快就把小弟的嘴巴捂住,卻已經來不及了,男人的喊叫引來騷動。

 

俗話說牽一髮而動全身,這才過幾秒,鄭秀妍就聽到外頭出現槍聲,貌似警方部屬在外頭的人被發現了,與青雲幫的人正在搏火。

 

鄭秀妍抱著鄭秀晶在槍林彈雨間穿梭,一路上,都聽到槍聲不斷在耳邊咆哮,還聽到痛苦的呻吟。

 

轉身一瞥就看到一名員警倒臥在不遠處…

 

那名員警滿口鮮血,哀求的看向鄭秀妍,彷彿在說…

 

救我…

 

求妳救救我…

 

那道目光,鄭秀妍至今都不能忘。

 

 

 

「妳知道妳害死了很多同仁嗎?」

 

 

 

鄭允浩的問句將鄭秀妍拉回到現實,那個逝去的生命再也回不來的現實。

 

「我知道…」

 

「其中一個同仁…是我的兄弟…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鄭秀妍詫異的看向鄭允浩。

 

「要不是妳貿然行動,他根本不會死…他死的時候才不到30歲…你知道那時他的老婆還懷著孩子嗎?小孩出生的時候爸爸卻不在了…那樣的痛…妳能想像嗎?」

 

「我…」鄭秀妍的臉色變得慘白。

 

「那時候,當我知道妳被調到我的部門,就忍不住心中的怒氣,總是想盡辦法想整妳…我那時真的很恨妳,恨妳奪走了我兄弟的命。」

 

「對不起…」鄭秀妍流下了眼淚。

 

「妳不用向我道歉,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也該放下了…」

 

鄭允浩說得坦然,鄭秀妍卻像是活生生被剝下尊嚴,赤裸的可以。

 

「課長…我…我想你應該好的差不多了…我先回警局…」

 

鄭秀妍幾乎是逃跑的衝出病房,一關上門,眼淚就停不下來。

 

「秀妍?」

 

鄭秀妍聞聲抬起頭,看到朴敏英與具荷拉往自己走來。

 

她下意識的逃走了。

 

「荷拉,妳拿著,我過去看看。」

 

朴敏英將花籃拿給具荷拉,就往鄭秀妍離去的方向走去。

 

 

 

 

「秀妍!秀妍!」

 

朴敏英跟著鄭秀妍走進一條無人的長廊,一把拉住了鄭秀妍的手。

 

「放開我…」

 

「秀妍…發生什麼事了?」

 

鄭秀妍始終背對著朴敏英,但從鄭秀妍顫抖的背影,可以看出鄭秀妍在哭泣。

 

「秀妍…怎麼哭了?」朴敏英從後搭上鄭秀妍的肩。

 

「是我…都是我…好多人因為我死了…」

 

「鄭課長跟妳說了什麼?」

 

「不干他的事…是我…都是我…」

 

朴敏英實在不忍看到鄭秀妍哭得如此狼狽,她將鄭秀妍扳向自己,這才看到鄭秀妍哭花的臉。

 

「怎麼哭那麼慘…妝都花了…」

 

「妳不要管我…」

 

鄭秀妍還在掙扎,讓朴敏英心裡也冒出一股氣,一氣之下就將鄭秀妍抱住。

 

「別哭了。」朴敏英這命令般的口氣,意外地讓鄭秀妍冷靜下來。

 

朴敏英輕拍鄭秀妍的背,像是安撫嬰兒般輕柔,鄭秀妍似乎被這個溫暖的擁抱軟化,漸漸收起尖銳的防備。

 

 

 

 

下午兩點,鄭秀妍回到了警局。

 

沈昌珉早已回來上工,一看到鄭秀妍就走過來。

 

「秀妍,課長情況怎麼樣?好多了嗎?」

 

「嗯…」鄭秀妍只是應了一聲。

 

沈昌珉以為鄭秀妍又跟鄭允浩吵架,就沒有在這話題多停留,轉而說…

 

「秀妍,剛剛鑑識科送來報告,說雖然手術刀、玻璃罐上都有指紋,但是比對不出來,犯人過去應該沒有案底。」

 

「所以有指紋也沒用?」

 

「是啊,對了,妳要看我畫的犯人描繪嗎?」

 

「拿來吧。」

 

沈昌珉將畫了一上午的畫像拿到鄭秀妍面前。

 

「怎麼樣?畫得傳神吧?」

 

「昌珉…我說實話…一點都不像…」

 

「什麼!我畫了很久唉!是哪裡需要修改?我馬上改!」

 

「我看我們還是另外想辦法吧…」

 

鄭秀妍將畫像放到一旁,拿起筆記本開始寫…

 

「犯人是個男性,身型矮小,目測不會超過160公分,聲音異常粗且低沉,應該是剛過變聲期沒多久,大概是青春期的少年,能在那麼小的年紀就可以嫻熟的使用手術刀,應該是出生在醫學背景的家庭,不然…就是跳級就讀醫科。」

 

「哇…秀妍…妳這是在心理描繪?」

 

「不太算,不過這應該算是合理的推斷,對了,手術刀跟玻璃罐呢?我想再看看。」

 

「還在鑑識科那裡,我去拿回來。」

 

沈昌珉跑到鑑識科拿回兩樣證物,鄭秀妍拿起夾鏈袋,仔細瞧著裡頭的手術刀。

 

「秀妍…這就只是一般的手術刀…有什麼好看的?」

 

「就只是再看看嘛…」

 

鄭秀妍從夾鏈袋裡拿出手術刀,將刀片從刀柄抽出。

 

「這刀片…好特別…」

 

「哪裡特別?」沈昌珉也湊過來瞧瞧。

 

「你看,這刀片跟一般手術刀不一樣…下方是凹進去的,你去查一下製造廠商。」

 

OK。」

 

半個小時後,沈昌珉就跑來匯報…

 

「秀妍,妳說對了,這個手術刀的刀片是藍寶石刀,不是一般手術刀,而且這品牌是德國品牌,因為價錢比較高昂,只有少數醫院有採買。」

 

「哪些醫院?」

 

「共三家,三耀醫院、首爾大學附屬醫院跟全宗私立醫院。」

 

鄭秀妍一聽到首爾大學也在行列中,頓時點了點頭…

 

「那我們就得去首爾大學一趟了。」

 

沒有一絲停頓,鄭秀妍與沈昌珉到首爾大學拜會醫學系的系主任,三人在辦公室裡談話。

 

「請問貴系有沒有收跳級生?」鄭秀妍問。

 

「跳級生?我們目前的在學生中,並沒有跳級生。」系主任搖頭。

 

系主任的回答讓鄭秀妍有些失望,但鄭秀妍沒有完全灰心,將手術刀拿出。

 

「主任,請問這款手術刀,貴系有在使用嗎?」

 

系主任拿起手術刀仔細端看,看完後搖搖頭…

 

「沒有,這個品牌的藍寶石手術刀那麼昂貴,不可能讓學生使用。」

 

「所以…只可能是正式的醫生使用?」

 

「是啊,這款手術刀有許多權威醫師愛用,像是…」

 

突然,系主任像是看到了大人物,連忙站起身…

 

「校長,您怎麼來了?」

 

鄭秀妍與沈昌珉轉頭看向門口,就看到奇沅賢走進來。

 

「我是聽說有警方的人過來,特別過來看一下。」

 

奇沅賢上前與鄭秀妍和沈昌珉握手,之後就坐在系主任旁邊位子…

 

「請問,兩位警官有什麼事嗎?」

 

鄭秀妍將手術刀移到奇沅賢面前…

 

「校長,這款手術刀跟我們目前追緝的案件有關,我們查到國內只有三家醫院採買這款手術刀,其中一家就是首爾大學附屬醫院,所以想過來看看。」

 

「警官,妳說的可是首爾「醫院」,不是「大學」,雖然兩者都是在首爾大學的體制下,但醫院跟學校之間是不會有器材流通的情況發生。」

 

「校長您所說的我知道,不過因為嫌犯的年紀大約在十七八歲,所以才想來大學看看。」

 

聽到鄭秀妍這麼一說,奇沅賢的嘴角僵住了…

 

「警官…妳確定嫌犯那麼年輕?」

 

「我們從嫌犯的聲音與身高判斷出年齡了。」

 

「喔…這樣啊…那警官可以在校園裡到處看看,需要什麼資料本校也一定會提供,希望這能幫助二位偵破案件。」

 

「能得到校長您的允許,真是太感謝了。」

 

鄭秀妍向奇沅賢道謝,卻不知道奇沅賢根本笑不出來。

 

 

 

 

晚上六點,首爾近郊的奇家大宅也迎來晚餐時光。

 

滿桌的精緻菜餚,讓人目不暇起,卻只有奇家夫人一人坐著。

 

「成煥還不出來?」奇家夫人轉頭問幫傭。

 

「少爺一整天都窩在房間不出來,連門都鎖住了。」

 

「那把菜都另外準備一份,等一下我送進去給他。」

 

「是。」

 

幫傭正要去拿碗盤,奇沅賢在這時回來了。

 

「老公,你回來啦,快去勸成煥,他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整天都沒吃東西。」

 

「整天沒吃?」

 

「是啊,你快去勸他。」

 

奇家夫人將房間鑰匙塞給奇沅賢,奇沅賢在妻子的壓力下,連晚飯都沒吃,就去關心兒子。

 

他一進門就看到奇成煥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便坐在床邊,拍拍兒子的肩…

 

「成煥…起床了…」

 

「媽…不要煩我…」奇成煥將父親的手拍開。

 

「是我,你爸。」

 

一聽到是父親,奇成煥就睜開雙眼。

 

「爸…你怎麼來了…」

 

「還不是擔心你,你好歹也吃點飯啊…免得讓你媽擔心…」

 

奇成煥的視線轉移到包紮的右手,神色變得黯然…

 

「爸…我的手廢了…拿不動筷子了…」

 

「成煥,你的手沒有廢,你還年輕,神經恢復很快的。」

 

「不…我知道…我的手拿不了手術刀了…」

 

奇沅賢抿了下唇,他知道兒子不會輕易被自己騙過…

 

「沒關係,成煥,當不了外科醫生,可以當內科醫生啊,不然…可以當個學者啊,你不是很喜歡基因學?」

 

「嗯…」

 

「成煥,我跟你母親商量好了…決定提前送你出國。」

 

「提前?」

 

「對,我在美國大使館那裡有認識的人,他說差不多一個禮拜就能辦完簽證,簽證一下來,我們一家人就一起過去美國。」

 

「可是爸…我不想那麼早走…」

 

「成煥…警察已經找上首爾大學了,很快就會找上門,我們要先一步離開。」

 

「他們…到首爾大學了?那麼快?」奇成煥驚慌的說。

 

「是啊,他們早晚會查到我們這裡來,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

 

「爸…對不起…都是因為我…」

 

「好了,別說了…我們是一家人,不需要說什麼對不起。」

 

奇沅賢拍拍兒子的頭,若有所思的看向一旁。

 

 

 

 

儘管在沈昌珉面前,鄭秀妍表現得如同往常。

 

但鄭秀妍很清楚,白天時鄭允浩所說的一切,都勾起了她內心深處的回憶。

 

然而,這些回憶並沒有因為入睡而消逝,反而更加肆虐。

 

「快!拿槍!幹掉這些警察!」

 

青雲幫的人紛紛拿起槍與警方火拼,雙方的火力對決,讓子彈聲不絕於耳。

 

鄭秀妍抱著鄭秀晶躲在廢棄的木箱後頭,子彈的衝擊讓木箱不斷振動。

 

「秀晶…妳撐住…」

 

鄭秀妍的手緊壓著鄭秀晶的腹部,但還是不斷有血從指縫冒出。

 

打進鄭秀晶腹部的流彈,就像倒放沙漏的那隻手,開始倒數鄭秀晶的生命。

 

眼看血根本止不住,鄭秀妍的眼淚也停不下來。

 

她從沒想過,會有一天要親眼看著妹妹死去。

 

而鄭秀晶自己也知道生命似乎只剩一瞬,她抬起蒼白的面孔,凝視著鄭秀妍。

 

鄭秀晶心裡有千言萬語,但一句都不能說,只能伸手抹去鄭秀妍的眼淚…

 

「姊…別哭…」

 

「秀晶…別說話…」

 

「我會死吧…」

 

「不!妳絕對不會死!不會…」

 

鄭秀晶笑了,但眼眶流出了淚水…

 

「姊…別哭…這樣的我…不值得妳哭…」

 

「妳在說什麼傻話…」

 

「姊…我…」

 

鄭秀晶將鄭秀妍拉向自己,兩人的距離不斷縮短…

 

「但是…我…」

 

鄭秀晶緊抓著鄭秀妍的衣服,用最後一絲意志力在鄭秀妍耳邊說…

 

 

 

 

「…我愛妳…」

 

 

 

 

 

 

==============================

這章真的很長~

本來想分成兩章,但想到時間軸的連貫性,就還是並在一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radise 的頭像
paradise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