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tar-January-2019-jessica-snsd-41818498-1091-1091.jpg

 

 

本張推薦的歌曲是LUNA 루나 Do You Love Me (Feat. 죠지) ,請讀者自行查詢

 

 

 

 

 

 

The day is near when the burden will become thy gift,

 

   and thy sufferings will light up thy path.


  你的負擔將變成禮物,你受的苦將照亮你的路。

                                                                        —— 泰戈爾 《愛者之贈與歧路》

 

 

 

 

下午時分,首爾的餐廳裡只有寥寥幾人。

 

會在這個時間點吃飯的,大概只剩中午無暇吃飯的午間新聞女主播。

 

鄭秀晶拉著裴秀智到XBC附近的義大利麵餐廳吃飯。

 

裴秀智餓到前胸貼後背,除了義大利麵,還點了甜點,鄭秀晶沒什麼胃口,但還是硬生生點了全菜單最貴的品項。

 

裴秀智點餐時,白眼都要翻到天邊了。

 

「我們秀晶果然是狠女人啊,說好這筆我付,妳就給我點龍蝦義大利麵。」

 

鄭秀晶擺出無辜的表情,但微翹的嘴角出賣了自己…

 

「都妳害我在前輩面前抬不起頭來,本來就該妳付,而且…妳偷看我手機嗎?」

 

「我亂猜的,等等…妳真的用秀妍姊的照片當手機桌面啊?」

 

「當我什麼都沒說。」

 

裴秀智被自己的機智嚇了一跳,也被鄭秀晶的狂粉行為嚇得不輕。

 

「鄭秀晶…妳這是病啊,已經脫離正常追星的範圍了。」

 

鄭秀晶沒有搭理裴秀智,因為她瞄到鄭秀妍與鄭允浩一同走進餐廳,看到的那一刻,她差點把嘴裡的檸檬水吐出來。

 

「唉唉,大主播,注意儀態好嗎。」裴秀智沒好氣的說。

 

「後…後面…妳看妳後面…」鄭秀晶像個小偷,默默低下頭躲藏。

 

裴秀智往後一瞄,才知道撞見了大新聞,那兩人還坐在他們斜後方。

 

「天啊!我們竟然在搖滾區!」

 

「搖滾區…」鄭秀晶的嘴角顫抖。

 

去妳的搖滾區!妳全家都搖滾區!

 

由於距離仍有點遠,聽不到鄭秀妍與鄭允浩的交談,所以裴秀智沒打算繼續偷喵兩人,而是八卦起鄭秀晶來…

 

「對了,秀晶啊,那個男的還在追妳嗎?」

 

「妳在說誰?」鄭秀晶死盯著鄭秀妍與鄭允浩那桌。

 

「高麗航空的大少爺啊,他那麼明目張膽的追妳,妳不會沒發現吧?」

 

「他喔…我們是普通朋友…妳想太多了…」

 

「普通朋友?男女之間怎麼會有普通朋友…」

 

而在鄭秀晶視線匯聚的那桌,鄭秀妍與鄭允浩點完餐後,鄭允浩幫忙倒水,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天。

 

「秀妍姊,今晚要做國會議員賄選的專題報導嗎?」

 

鄭秀妍伸出食指來回擺動…

 

「現在吃飯時間,不要談公事。」

 

「好…我乖乖閉嘴。」鄭允浩做了個拉拉鍊的動作。

 

鄭秀妍的手機突然響起,有訊息傳來…

 

「允浩,我媽問你今天晚上要不要到我家吃飯。」

 

「好啊,好久沒吃到嬸嬸煮的菜,不過我們過去都快十點,會不會太晚?」

 

「不會,他們都習慣了,那我就跟我媽說,今天播報完後,我會帶你過去。」

 

OK~」鄭允浩用手勢比了個ok

 

鄭秀妍像是看到什麼,對鄭允浩勾勾手,鄭允浩疑惑的靠往鄭秀妍過去,鄭秀妍伸手幫忙整理鄭允浩翻起來的衣領。

 

鄭秀晶看到鄭秀妍的這個舉動,手裡的刀叉都快把盤子鋸斷。

 

裴秀智看了也是感嘆又羨慕…

 

「看起來好幸福喔…真的郎才女貌啊…」

 

 

 

 

鄭秀晶回到公司,立即被叫到局長辦公室。

 

報導局長看到鄭秀晶就起身迎接…

 

「秀晶,有件好消息要跟妳說。」

 

「局長,請說。」

 

「高麗航空說是要資助妳的節目,任何航線任妳選,全免費搭乘。」

 

「那麼好?」鄭秀晶皺起了眉。

 

「是啊,省了機票費,製作經費就會寬裕不少,而且妳就可以做國際間的主題。」

 

「是啊。」

 

「既然有那麼好的資源,妳就趕緊想出節目方向吧。」

 

「好的,我會努力。」

 

鄭秀晶離開局長辦公室後,隨即打給金明洙。

 

「秀晶?這時候怎麼打給我了?」

 

Oppa,高麗航空資助我的新節目…是oppa出的主意嗎?」

 

「這可不干我的事,是秀晶妳的形象好。」

 

Oppa,不能騙我。」

 

「我才不會騙妳呢,今天晚上有空嗎?一起吃飯吧。」

 

鄭秀晶本來想要拒絕金明洙,但下午看到鄭秀妍與鄭允浩的親暱相處,至今還在心塞,讓她急著想要找一個出口宣洩,所以她答應了金明洙的邀約。

 

晚上六點左右,金明洙開著紅色的敞篷跑車,到XBC大樓接鄭秀晶下班。

 

鄭秀晶沒想到金明洙會那麼張揚,戴起口罩才敢走出公司,像賊一樣的鑽進車裡。

 

「我們小公主終於晚上有空啦。」金明洙笑著說。

 

Oppa,快離開這裡吧,好多人在看。」

 

「好的,我們去吃飯~

 

金明洙帶鄭秀晶到一間高級韓式餐廳吃飯,各式小菜像地毯舖滿整張桌子。

 

Oppa,等下能載我兜風嗎?」

 

「當然,妳說了算。」

 

於是,兩人吃完晚飯後,金明洙開車載鄭秀晶上山,將時速飆到一百,還展現甩尾的技巧給鄭秀晶看,但金明洙發現鄭秀晶還是悶悶不樂,開車回到首爾市區後,便將車子停在路邊。

 

「秀晶,妳不是最喜歡兜風的嗎?怎麼看起來還是不開心。」

 

鄭秀晶打開車門下車,她來到一旁的霓虹大牆,趴在欄杆上發呆。

 

金明洙跟著走到大橋,將外套脫下,披在鄭秀晶身上。

 

「風很大…不怕頭痛?」金明洙說。

 

「讓我頭痛的不是風。」鄭秀晶嘆著氣說。

 

「我知道,讓妳頭痛的是鄭秀妍吧,我聽說那個女人打了妳,妳放心,我爸跟你們電視台關係很好,我讓我爸把那個女人換掉。」

 

「不要。」鄭秀晶拉住金明洙的手。

 

「秀晶…妳就是太善良了…」

 

Oppa,我跟前輩的事,你不要插手。」

 

「好吧…不過,既然我答應了妳的要求,那妳要不要答應我的呢?」金明洙問。

 

「什麼要求?」

 

「跟我在一起啊。」

 

鄭秀晶笑了,那神情就像金明洙在說個笑話。

 

「你在胡說什麼…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那是妳一廂情願的想法,我很喜歡妳…」

 

「但是我不喜歡你啊,當朋友不好嗎?」

 

金明洙像是被鄭秀晶的話語刺傷,表情越來越凝重。

 

「不好…當然不好…人生只有一次,我想跟我喜歡的女人在一起。」

 

金明洙不讓鄭秀晶有拒絕的空間,強行抱住鄭秀晶。

 

「秀晶,妳就答應我吧。」

 

鄭秀晶推開金明洙…

 

Oppa,我只把你當朋友,抱歉…我不能答應你。」

 

鄭秀晶轉身就要離開,金明洙追了上去。

 

「秀晶,我載妳啊!」

 

「不用,我想一個人靜一靜…」鄭秀晶甩開金明洙的手。

 

鄭秀晶在橋上漫步,金明洙在後頭跟著,兩人一前一後在橋上走著。

 

 

 

 

隔天一早,鄭秀晶掛著熊貓眼與痠痛的兩條腿來上班。

 

才剛打卡,就接到通知,要到鄭秀妍的辦公室一趟。

 

鄭秀晶整理了下儀容,才推開門走進辦公室…

 

「前輩,您找我?」

 

「幫我把門鎖上。」鄭秀妍闔上手中的文件。

 

「是。」

 

鄭秀妍從抽屜裡拿出一只牛皮紙袋,交給鄭秀晶。

 

「妳打開來看。」

 

「是。」鄭秀晶打開牛皮紙袋,發現裡面是昨晚跟金明洙在一起的照片。

 

「還好這間報社的老闆跟我是舊識,不然妳就會是今天的頭條新聞。」

 

「謝謝前輩…」鄭秀晶尷尬的都不敢看鄭秀妍。

 

「妳不用感到虧欠我,就當妳之前幫我的回禮。」

 

鄭秀晶看著鄭秀妍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冒出一股無名火。

 

「既然前輩知道了我的事,那我有一件事也想問前輩。」

 

「什麼事?」

 

「您跟允浩oppa,是真的嗎?」

 

鄭秀妍笑了,像是鄭秀晶說了荒謬的話…

 

「我跟他沒別的關係。」

 

「那是什麼關係,可以讓前輩幫對方整理衣領呢?」

 

鄭秀晶說的氣憤,鄭秀妍的眼神則變得銳利…

 

「秀晶xi…妳跟蹤我?」

 

「前輩…您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跟妳無關,妳可以出去了。」

 

鄭秀晶在鄭秀妍那裡碰了一鼻子灰,怎知離開辦公室就碰到鄭允浩,鄭允浩像是他鄉遇故知,只差沒抱住鄭秀晶。

 

「秀晶,好久不見啊~

 

鄭秀晶沒有回應,而是瞪了鄭允浩一眼。

 

鄭允浩還是第一次看到鄭秀晶那麼兇狠的眼神,進辦公室忍不住對鄭秀妍叨念…

 

「秀妍姊,秀晶是怎麼了?眼神可兇的。」

 

「不知道,我也是今天頭一次見識到鄭秀晶的脾氣。」

 

鄭秀妍以為鄭秀晶的生氣只是一時的,但沒想到晚上播報新聞時,鄭秀晶站在攝影機後頭,眼神死盯著鄭秀妍,說是要來觀摩學習,但那眼神更像是監視,讓鄭秀妍整場播報都感覺渾身不對勁。

 

好不容易等到播報結束後,鄭秀妍想找鄭秀晶談談,鄭秀晶卻轉身就走。

 

鄭秀妍繞了一大圈,才終於在天台找到鄭秀晶。

 

「秀晶xi,那麼晚了,來電視台做什麼?」鄭秀妍先講一個開場白。

 

「我來向前輩學習。」

 

「妳自己就足夠優秀了…」

 

鄭秀晶打斷鄭秀妍的客套話,拋出了重磅消息…

 

「我明天中午會播報樂養的新聞,先跟您說一聲。」

 

「有做好充足的準備嗎?這是場硬仗。」

 

「當然有。」

 

鄭秀妍對鄭秀晶伸出手…

 

「那我就祝妳一切順利。」

 

「謝謝前輩。」

 

鄭秀晶握住鄭秀妍的手,此刻她臉上的笑容如同宣戰。

 

 

 

 

隔天一早,鄭秀妍不到八點就進公司,辦公桌上的咖啡杯揚起如棉絮的輕煙。

 

鄭秀妍信手拿起咖啡來喝,怎知喝了一口就馬上吐出來。

 

她叫來助理,劈頭就問…

 

「今天的咖啡是怎麼一回事?太苦了…」

 

「我…我也不知道…」助理的頭低到不能再低。

 

「妳不知道?咖啡不是妳泡的嗎?」

 

「是…是秀晶xi泡的…我也不知道她今天怎麼會搞砸…」

 

「秀晶xi?怎麼會是她泡咖啡?」

 

「秀晶xi說想慰勞前輩,所以就每天都早到來泡咖啡給您喝,也不許我告訴您,您之前都很稱讚秀晶xi泡的咖啡…我也不知道今天怎麼會變成這樣…」

 

「妳讓秀晶xi過來我辦公室,我親自問她。」

 

於是,五分鐘後,鄭秀晶來到鄭秀妍的辦公室。

 

「前輩,您找我?」

 

鄭秀妍指著桌上只喝了一口的咖啡…

 

「聽說,一直以來都是妳泡的咖啡?」

 

「是。」

 

「妳以後不要這樣做了。」

 

「前輩,我只是想幫您泡一杯咖啡…我應該是早上忘記放糖,下次我會注意的。」

 

「怎麼能讓妳一個主播幫我泡咖啡呢,妳的好意我心領了。」

 

鄭秀妍一連串的拒絕,就像一支又一支的利箭刺進鄭秀晶的心臟。

 

「為什麼連咖啡都不讓我幫妳泡?連這點小事都不讓我做?」

 

「秀晶xi…我知道妳把我當偶像,我也覺得很光榮,但是,妳不用為我付出那麼多…」

 

鄭秀晶終於被逼到了絕境,她只能奮力一搏…

 

「我不是把妳當偶像,從一開始就不是。」

 

「什麼?」

 

鄭秀晶像是被逼到角落的幼犬,用最後的一絲力氣發出悲鳴…

 

「記者姊姊,妳說過不會忘記我的…」

 

鄭秀晶的這一句聲量不大,但就像巨鑼砸在鄭秀妍耳邊,轟然巨響。

 

那聲記者姊姊,讓鄭秀妍想起來了…

 

十年前的夏天,她成為實習記者,追的第一個新聞…

 

那時的鄭秀妍還只是KTC的實習記者,只能跟在前輩後面跑新聞,一次的機會下,她遇到了一件富二代酒駕肇事逃逸的事件,警察還幫忙吃案。

 

死者的妻子早亡,只剩下一個孤女,那個女孩叫做鄭秀晶,當年還只是個國中生。

 

當年的鄭秀妍剛出社會,對世間的險惡一無所知,只知道用滿腔熱血跑新聞,她不顧電視台高層與前輩的阻止,說什麼都要報導這件新聞。

 

鄭秀妍鍥而不捨的調查,引來富二代的報復,富二代找來黑道,一把火燒掉了鄭秀晶的家,在火光的吞噬下,鄭秀妍硬是衝進火場把鄭秀晶救出來。

 

鄭秀晶眼睜睜看著家被燒得精光,和著絕望的淚水,沾滿了她滿是汙漬的臉。

 

鄭秀妍將鄭秀晶抱在懷裡,一遍又一遍地說著…

 

「秀晶…別怕…我在這裡…」

 

「記者姊姊…我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連家都沒有了…」

 

「妳什麼都沒有做錯…」

 

最終,鄭秀妍將這個新聞賣給小報,連警察吃案的事情也曝光,這個新聞造成社會的劇烈迴響,警察所長甚至因此下台。

 

鄭秀晶因為沒有父母,被送給姑姑扶養,搬家那天,鄭秀妍過來送她。

 

鄭秀晶看到鄭秀妍終於出現,欣喜的衝過去抱住鄭秀妍。

 

「記者姊姊…我就知道妳會來。」

 

「傻瓜,我當然會來啊。」鄭秀妍寵溺地摸了摸鄭秀晶的頭。

 

「記者姊姊…妳要記得我喔,我一定會去找妳的。」

 

「我會記得妳的。」

 

姑姑和姑丈的車已經要發動,姑姑喚著鄭秀晶上車。

 

「記者姊姊,妳一定要記得我,絕對不能忘記我。」

 

「秀晶…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妳。」

 

婦人過來牽住鄭秀晶的手,要帶滿臉淚水的女孩上車,女孩仍依依不捨的看向鄭秀妍。

 

鄭秀妍只是站在原地,對載著鄭秀晶的車子揮手,直到看不見車子。

 

 

 

 

突然一通電話,將鄭秀妍拉回現實。

 

這通電話是報導局長打來的,讓鄭秀妍過去辦公室一趟。

 

鄭秀妍到達局長辦公室時,鄭秀晶也在場。

 

「秀妍啊,我剛剛跟秀晶談過了,今天中午秀晶報導樂養的事,引發社會極大的關注,我們要趁勝追擊,所以我想讓妳跟秀晶在今天晚上一起做個特別報導,專門報導樂養的事,你們覺得怎麼樣?」

 

「我馬上就同意了。」鄭秀晶馬上表態贊成。

 

鄭秀妍看向鄭秀晶,神色有些猶豫。

 

「前輩,不想跟我合作嗎?」

 

「沒有,樂意之至。」

 

「既然你們都同意,那就去準備吧。」

 

鄭秀妍與鄭秀晶來到會議室,或許是當年的記憶回流,鄭秀妍對鄭秀晶有股愧疚感,所以感到有些尷尬。

 

相較於鄭秀妍的彆扭,鄭秀晶倒是完全不受影響…

 

「前輩,妳看這樣的流程可以嗎?」

 

「喔…我看看…」

 

鄭秀妍看到鄭秀晶如此專業,頓時引發許多感觸…

 

「我沒想到妳就是那個孩子,看到妳過得很好,我很欣慰…想當初妳才到我的肩膀,現在就那麼高了,歲月真的不饒人…」

 

鄭秀晶打斷鄭秀妍的話,笑著問…

 

「我都二十五歲了…您還要把我當孩子嗎?」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

 

鄭秀妍意外的變得笨拙,她感覺自己回到了十年前,變回仍是懵懂的少女。

 

「前輩…請您看著…已經長大的我…」

 

鄭秀晶緩緩往鄭秀妍靠近,一手搭在鄭秀妍的手背上…

 

「現在的我…終於跟前輩都是大人了…終於可以追求前輩了。」

 

鄭秀妍聽到鄭秀晶的話,驚愕的從椅子上跳起來…

 

「等等…秀晶xi…我不知道妳誤解了什麼,但是我那時候只把妳當小孩,而且我們都是女生,妳怎麼可以說這種話呢?」

 

瘋了…這個女孩子瘋了…

 

「前輩先不要急著拒絕我,起碼讓我有嘗試的機會。」

 

「不可能,我跟妳絕對不可能。」

 

鄭秀妍說完這句便轉身開門離開,鄭秀晶則是做了個鬼臉,就繼續工作。

 

 

 

 

當天晚上,兩位女主播一起聯播,可以說是韓國新聞界的創舉。

 

鄭秀妍與鄭秀晶坐在同一張桌子前,兩人都穿白色的襯衫。

 

攝影棚裡的工作人員與電視機前的觀眾,所有人都在等待九點那一刻。

 

「開始倒數…321…」

 

兩人都揚起職業笑容,鄭秀妍率先開頭…

 

「歡迎各位收看XBC晚間特別報導…今晚要跟大眾揭露財閥的貪婪與醜陋,樂養集團…」

 

鄭秀妍表現出專業的一面,與鄭秀晶一來一往地揭露樂養集團的醜聞。

 

播報結束後,兩人都鬆了口氣,鄭秀晶主動邀約鄭秀妍去吃消夜。

 

鄭秀妍看到鄭秀晶似乎恢復乖巧便點頭答應,兩人一起去吃牛骨湯,之後鄭秀妍開車送鄭秀晶回家。

 

開車的途中,鄭秀妍心裡有很多疑問,但都積在心裡不敢問,等到車子終於到達鄭秀晶的住處,鄭秀妍才忍不住問…

 

「妳現在…是自己住?」

 

「嗯,很早就沒跟姑姑住了。」

 

「妳姑姑…對妳好嗎?」

 

「我寫了好幾封信給您,您明明知道我姑姑家的住址,為什麼從來不回信?」

 

「秀晶啊…有件事我沒有告訴妳…報導完那件事後…我被全國的電視台封殺…當時是我的前夫幫忙,不然我根本無法繼續當記者,我也想聯繫妳,但那時的我根本自顧不暇…」

 

「我對前輩來說…是想要抹滅的黑歷史吧?」

 

「不是的,絕對不是。」

 

鄭秀妍握住鄭秀晶的手…

 

「妳是我作為記者的初心。」

 

「前輩…換了香水呢。」

 

「秀晶…」鄭秀晶的回答讓鄭秀妍啼笑皆非。

 

「我對前輩來說,跟香水一樣,隨時都可以換掉,所以您才會輕易的忘了我…對吧?」

 

鄭秀晶不給鄭秀妍時間回答,對鄭秀妍淺淺一笑,隨即下車走人。

 

鄭秀妍回到家後,從櫃子裡拿出積灰的紙盒,裡面滿滿都是鄭秀晶寄的信,但她沒有拆開任何一封。

 

直到現在她才有勇氣打開,看到鄭秀晶當年幼稚的字體,她發覺自己錯過了許多事,包含鄭秀晶的成長,也包括自己的青春年華。

 

 

 

 

這天,鄭秀妍一早進公司,就被請到報導局長辦公室。

 

局長拿著收視率的報表,臉上的笑容都快裂開了。

 

「昨天晚上的收視率是近五年的最高紀錄!」

 

「真的嗎?」鄭秀妍沒想到會有那麼好的成績。

 

「以後晚間新聞就做雙女主播!妳跟秀晶聯手出擊!」

 

鄭秀妍傻住了,她沒想到在這個節骨眼,還要跟鄭秀晶合作。

 

「局長…國內沒有媒體採用雙女主播…這樣會不會不合規矩…」

 

「所以我們才要打破規則,要創新啊!」

 

局長話鋒一轉…

 

「秀妍啊,妳不是想要局長這個位子嗎?雙女主播就是妳的踏腳石…」

 

局長的這句話說動了鄭秀妍,鄭秀妍沒有再拒絕。

 

「秀妍,妳去通知秀晶吧,要說服她答應,懂嗎?」

 

「是。」

 

鄭秀妍去找鄭秀晶,說了雙女主播的事,鄭秀晶聽了當然想要答應,這樣既可以跟鄭秀妍親近,又可以讓鄭允浩死遠一點,根本一箭雙鵰。

 

但是…這麼簡單就答應,好像有點太便宜鄭秀妍了…

 

「前輩,要我答應可以,但我有個條件。」

 

「妳說吧,我能做到的,一定會滿足妳。」

 

「真的會滿足我?」

 

鄭秀晶往鄭秀妍靠近,鄭秀妍不斷往後退,背都抵在牆壁上了。

 

鄭秀晶雙手撐在鄭秀妍的兩側,把鄭秀妍鎖在自己的雙臂之間。

 

「前輩…不能食言喔…」

 

「秀晶xi…妳離我太近了。」

 

「昨天不是叫我秀晶嗎?現在就變得那麼生疏?」

 

「我們現在是在公司…」

 

「那如果不在公司,前輩就能叫我秀晶嗎?」

 

「這就是妳的條件?」

 

「其中一個。」

 

「秀晶xi,雙女主播對妳我都有好處,不是我一個人受益…」

 

「所以呢?」

 

鄭秀妍沒想到鄭秀晶可以那麼流氓,她可是大前輩,怎麼能讓這個後輩拿翹。

 

何況…我是這個人的偶像呢!

 

鄭秀妍不甘示弱地將雙手搭在鄭秀晶的肩上。

 

要比流氓?誰怕誰!

 

「秀晶xi…我們應該好好合作。」

 

鄭秀晶被鄭秀妍的舉動嚇了一跳,但硬壓下心裡的緊張。

 

「前輩是在色誘我嗎?」

 

「秀晶xi的心跳很快呢…是在緊張嗎?」鄭秀妍邊說話邊往鄭秀晶靠近。

 

「明明是前輩的心跳聲。」

 

「喔?」

 

鄭秀妍繼續往鄭秀晶靠過去,兩人的身體貼在一起,很快的,連嘴唇都要…

 

突然,鄭允浩打開門,兩人機警地馬上彈開。

 

「等等!我是最後一個知道,晚間新聞變雙女主播的人嗎!」鄭允浩哭喪著臉。

 

「允浩,你先出去,我等下再單獨跟你談。」

 

鄭允浩關門後,鄭秀妍才鬆了口氣,沒想到鄭秀晶突然丟了句…

 

「前輩是個騙子。」

 

「我哪有。」

 

「前輩叫他允浩,叫我秀晶xi…」

 

鄭秀晶的眼神認真極了,鄭秀妍甚至不敢直視,心虛導致說話音量也變弱。

 

「那是妳聽錯了。」鄭秀妍的音量如螞蟻,都快聽不見。

 

 

 

 

雙女主播時代開始的那天,鄭秀妍的手機每天都會收到鄭秀晶的簡訊,有些是問候,有些則是閒話家常,鄭秀妍偶爾會回一兩句,但絕對不會主動開啟話題。

 

每天早上,鄭秀晶都會親自送咖啡到鄭秀妍的辦公室,親眼看到鄭秀妍喝下第一口才願意離開。

 

兩人開會時,鄭秀晶也會有一些親暱的肢體動作。

 

「鄭秀晶xi…妳再靠過來,我就告妳職場性騷擾。」

 

「只不過坐近了點…前輩好小氣…」鄭秀晶不情願的把屁股往外挪。

 

「大韓民國男人的理想型,原來是個無賴啊。」

 

「都說人帥真好,人醜性騷擾…我是國民理想型,怎麼樣都不算騷擾吧~

 

「少臭美。」鄭秀妍推了下鄭秀晶的頭。

 

鄭秀晶沒理會鄭秀妍的舉動,而是默默伸手撫平鄭秀妍襯衫上的皺褶…

 

「這樣好看多了。」

 

鄭秀妍沒有說謝謝,只是撇過頭去裝忙。

 

 

 

 

不到幾天的時間,晚間新聞的收視率又創下新高,報導局長便宣布要請晚間新聞的工作人員吃飯。

 

於是,晚上十點,XBC附近的烤肉店舉辦了慶功宴。

 

慶功宴才開始沒多久,報導局長就喝多了,舉著酒杯大喊…

 

「大家來敬我們的最大功臣,兩位美麗的女主播!」

 

鄭秀妍與鄭秀晶起身,接受眾人的掌聲。

 

許多長官都到場,鄭秀妍自然要一一敬酒,但鄭秀晶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主動幫鄭秀妍擋了許多酒,酒過三巡後,自己反而醉了。

 

鄭秀晶趴在桌上昏睡,爛醉的程度像是隨時都能被壞人撿走,鄭秀妍為了鄭秀晶的安全,只好親自護送鄭秀晶回家,攔了台計程車與鄭秀晶一同到鄭秀晶的住處。

 

鄭秀妍攙扶連站都站不穩的鄭秀晶上樓,好不容易找到大門的鑰匙後,還把鄭秀晶搬到床上,鄭秀晶一碰到床就呼呼大睡。

 

好久沒做體力活,鄭秀妍伸展了下筋骨,她聽著鄭秀晶的打呼聲,忍不住抱怨…

 

「笨蛋,我酒量比妳好太多了,幹嘛幫我擋酒。」

 

鄭秀妍瞄到床頭的相框,於是坐在床邊拿起了相框,竟然是當年他們的合照。

 

突然,感覺到手被人拉著,轉頭就看到鄭秀晶一手拉著鄭秀妍的手。

 

「醒了?」

 

「頭好痛…」鄭秀晶像個嬰兒,五官都皺起來了。

 

鄭秀妍扶鄭秀晶坐起身,雙手按著鄭秀晶兩側的太陽穴。

 

「這樣呢?有舒服一點嗎?」

 

兩人面對面的看著彼此,鄭秀晶半瞇著眼望著眼前的鄭秀妍,因為被鄭秀妍按著頭,所以身體會前後搖晃,鄭秀晶晃阿晃著,逐漸往鄭秀妍靠近,鄭秀妍聞到鄭秀晶身上的酒氣,正打算說幾句嫌棄的話,鄭秀晶突然捧起鄭秀妍的臉,直接吻了上去。

 

「唔…」

 

鄭秀妍想要推開鄭秀晶,但鄭秀晶抓住鄭秀妍抵抗的手,一手扶著鄭秀妍的後頸,吻得更加深入,甚至舌頭都伸了進來。

 

靜謐的臥室裡,在昏黃的燈光下,只有兩人唇舌交纏的聲響,鄭秀妍羞得都紅了臉,最後真的要喘不過氣了,才用盡全身力氣將鄭秀晶推開。

 

鄭秀晶摔回床上,嘴邊掛著不知道是誰的口水,還笑得沒心沒肺…

 

「呵呵…這次春夢…好真實…真是賺到了…」

 

「這次?敢情妳這丫頭意淫我多少次了…妳給我起來!」

 

鄭秀妍想叫醒鄭秀晶,但鄭秀晶睡得跟死豬一樣,叫也叫不醒。

 

「算了,明天我再跟妳算帳。」鄭秀妍拎起包包走人。

 

在坐車回家的路上,鄭秀妍不斷抹著自己的嘴巴,卻都抹不掉舌尖的酒味。

 

但更抹不掉的,是那道聲響。

 

撲通…撲通…

 

這次,鄭秀妍知道,如此急促的,是自己的心跳聲。

 

 

 

===========================

偷偷說,這是一篇假裝是浪漫偶像劇的成人劇場

請繫好安全帶~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