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4 010430.png

 

 

本章推薦歌曲是孫盛希的夢遊 ,請讀者自行查詢

 

 

 

 

 

 

“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泰戈爾 《飛鳥集》

 

 

 

 

三月的首爾市終於出現陽光,漢江的水面波光粼粼,如碎鑽灑落河面。

 

一輛黑色的轎車穿過楊花大橋,車內充斥柔和的音樂,鄭秀妍的目光拋向橋上的風景,當視線掃過後視鏡中的自己,她發現自己咬紅了下唇。

 

那一刻,她有一絲閃神,隨即甩頭拋掉。

 

她想,自己都年過三十了,不該像個思春期的少女,為了個荒唐的吻耿耿於懷。

 

何況…

 

那個笨蛋搞不好都忘了。

 

鄭秀妍來到XBC時,剛好大樓裡的電視牆正撥放著裴秀智的播報畫面,裴秀智親切的笑容與甜美的嗓音,讓人聽了就有種一日之計在於晨的喜悅。

 

相較於鄭秀妍早到公司,鄭秀晶倒是遲到了,因為酒醉而睡過頭的她,還是在睡到一半尿急醒來,才發現已經早上了。

 

鄭秀晶只化了淡妝就趕來公司,僅管遲到了,她還是先跑去給鄭秀妍泡咖啡,當她送咖啡進鄭秀妍的辦公室時,鄭秀妍正在看文件。

 

「前…前輩…早…」

 

「太陽都曬屁股了,不早了。」

 

「是…」

 

鄭秀晶把咖啡放到桌上,對鄭秀妍鞠躬後就想逃離。

 

「秀晶xi。」

 

「是。」

 

「妳…昨天的事…」

 

鄭秀妍好想問,鄭秀晶還記得多少,但是話到嘴邊卻說不出口。

 

「我昨天喝多了,在前輩面前出糗了…我以後會改進的…」鄭秀晶說完就離開辦公室。

 

鄭秀晶的眼神閃躲,讓鄭秀妍以為鄭秀晶還記得那件事,打算要找一天好好跟鄭秀晶談談,讓這個缺心眼的女孩死了這條心,但沒想到接下來這幾天,鄭秀晶就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依然每天嘻皮笑臉,豆腐也沒少吃。

 

這讓鄭秀妍心裡憋屈極了,雖然那不是初吻,但是也是跟女孩子的初吻啊!怎麼可以完全忘記!這根本就是甩流氓!

 

鄭秀妍可能也沒發現到自己生氣了,還把怒氣都撒在鄭秀晶身上,有事沒事就會挑鄭秀晶毛病,一開始鄭秀晶以為是鄭秀妍求好心切,但日子久了還是感覺出不對勁,所以一天下午,鄭秀晶特別在兩人會議時跟鄭秀妍談這件事。

 

「秀晶xi,有什麼事嗎?」鄭秀妍看著播報要用的資料,連看都不看鄭秀晶。

 

「前輩…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跟您談,可以佔用您一點時間嗎?」

 

鄭秀妍放下資料,雙手交握在胸前,抬頭看向站著說話的鄭秀晶。

 

「我現在空下時間了,有什麼事嗎?」

 

「前輩…我…我有惹到您嗎,您最近一直再挑我毛病。」

 

鄭秀妍挑了下眉毛,火氣也跟著升高,站起身來到鄭秀晶面前…

 

「挑妳毛病?也要妳有毛病給我挑啊。」

 

鄭秀晶知道鄭秀妍又要發火了,只好先一步止住衝突…

 

「前輩…我不是要故意說話惹您生氣的,既然您不說,那就當我沒問過吧。」

 

鄭秀晶轉身就要風暴中心,卻被鄭秀妍喚住。

 

「等等…我有話要問妳。」

 

「前輩…有什麼要問的?」

 

「妳…」

 

鄭秀妍望向鄭秀晶的雙眼,鄭秀晶也對看回去,兩人四目相交。

 

鄭秀晶此刻的眼神如清水澄澈,一絲雜質都沒有,在這樣透明的視線映照下,鄭秀妍突然覺得自己醜陋極了,像個無理取鬧的小孩,更像是個無病呻吟的怨婦。

 

「沒事,妳走吧。」

 

「是。」

 

鄭秀晶關上門後,鄭秀妍一手按著額頭,內心充滿懊悔。

 

她沒想到只有自己記得那件事…

 

實在是太過份了…

 

 

 

 

鄭秀晶真的不懂自己哪裡惹到鄭秀妍了,找上好姊妹裴秀智當心靈諮詢的對象,裴秀智則是要求鄭秀妍請她喝咖啡。

 

兩人在下午茶時段,偷偷在公司的陽台聊天。

 

「妳說…秀妍姊找妳麻煩?她不是那樣的人啊。」裴秀智喝著焦糖瑪其朵。

 

「但是…事實就是這樣啊…秀智妳老實說,我是不是很容易得罪人啊?」

 

裴秀智沒有回應,而是伸手捏了下鄭秀晶的臉。

 

「啊!痛!」鄭秀晶痛得摀著臉。

 

「妳這張臉皮人見人愛,誰想找妳麻煩啊。」

 

「妳是在誇我嗎~

 

「恩~免費的咖啡最好喝了~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去趕工了,我可不想加班。」

 

「等等啊…妳還沒回答我,我是不是惹前輩生氣了?」

 

「秀妍姊感覺是個不容易生氣的人,搞不好是別的事讓她煩心,所以遷怒妳了。」

 

「別的事?」

 

「是啊,妳跟秀妍姊只是同事,搞不好秀妍姊生氣的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

 

晚上十點半,XBC依舊燈火通明,播報完晚間新聞的兩位主播相繼下班。

 

鄭秀晶一路跟在鄭秀妍後頭,想要上前攀談,但又沒有勇氣。

 

兩人進電梯時也沒有對話,鄭秀妍甚至連正眼都不看鄭秀晶一眼。

 

當電梯到達一樓,鄭秀晶跨出電梯,想追上鄭秀妍的腳步,沒想到遇到也剛下班的裴秀智,裴秀智便蹦蹦跳跳地來到鄭秀晶身旁,拉著鄭秀晶聊天。

 

「妳怎麼也現在下班?」鄭秀晶問。

 

「為了配合妳偶像的改版企劃,整個新聞部都在加班啊~

 

「這樣啊…」

 

走在前頭的鄭秀妍快步走出公司大門,鄭秀晶只能默默看著她離開。

 

裴秀智與鄭秀晶緩緩走出公司門口,眼尖的裴秀智看到鄭允浩坐上鄭秀妍的車,趕緊拉著鄭秀晶看八卦現場。

 

「唉,那不是允浩oppa嗎!他們已經進展到這個程度了啊…」

 

鄭秀晶只是默默看著,沒有說話。

 

「不過我們都在加班,妳偶像卻在談戀愛,這樣有點不公平唉。」

 

「不要開口閉口就偶像偶像的…很奇怪…」

 

裴秀智看到鄭秀晶臉色凝重,驚覺自己說錯話了。

 

「抱歉…我開玩笑過頭了,妳不要生氣。」

 

「也不是生氣…我只是累了…」

 

 

 

 

由於是三月,正值櫻花季,XBC報導新聞局特別在假日舉辦活動,報導新聞局的工作人員與家屬都能一起參加櫻花祭。

 

公園裡的櫻花盛開,大夥兒坐在野餐布上,邊看著櫻花,邊喝啤酒吃飯。

 

鄭秀晶身為公司萬人迷,身邊聚集了一群工作同仁,眾人一起說笑打鬧。

 

鄭秀妍則是坐在局長身旁,與公司的高層聊著公司的業務。

 

本來鄭允浩也想到鄭秀晶那邊湊湊熱鬧,但鄭秀晶一個凶狠的眼神甩過來,鄭允浩便心領神會的縮了回去。

 

鄭秀晶始終偷瞄著鄭秀妍,她看到鄭秀妍離開座位去看櫻花了,所以也找了個藉口離開位子,起身去找鄭秀妍。

 

鄭秀妍抬頭望著粉色的小花,本來憂鬱的心情有些舒展開來。

 

「前輩,喜歡櫻花嗎?」

 

鄭秀妍聞聲轉身就看到身穿便服的鄭秀晶,此時的鄭秀晶身穿淡藍色的長裙,烏黑的長髮隨風飄逸,就像眼前粉嫩的櫻花,讓人無比嚮往。

 

卻也讓人…心煩不已…

 

「相較於櫻花,我更喜歡玫瑰。」

 

鄭秀晶笑了,往鄭秀妍走近一步…

 

「玫瑰啊…很襯前輩的氣質。」

 

「妳來找我有什麼事嗎?」鄭秀妍往後退了一步。

 

「沒事…就不能找前輩嗎?」

 

這次,鄭秀晶來到鄭秀妍面前不到五公分的距離,一手搭在鄭秀妍的肩上,另一手則帶到鄭秀妍的耳後,兩人目光交錯的瞬間,鄭秀妍忘了呼吸。

 

「前輩…這個…」鄭秀晶輕柔地取下掉落在鄭秀妍頭髮上的櫻花花瓣

 

鄭秀妍接過花瓣,柔軟的花瓣碾在手心上,竟有一股溫熱。

 

是來自女孩的手心?還是…

 

鄭秀妍討厭此刻的自己,就跟個懷春少女一樣胡思亂想,眼前的女孩子太過狡詐,說什麼都不能被輕易擺佈。

 

「秀晶xi…有些事我還是要跟妳說清楚…我跟妳…」

 

我跟妳是不可能的…

 

這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道稚嫩的女聲打斷。

 

「秀晶姊姊!」

 

一名身穿花裙的小女孩抱住了鄭秀晶,直嚷嚷是鄭秀晶的超級粉絲,小女孩還將一束玫瑰花遞給鄭秀晶,鄭秀晶本來不打算收下,但小女孩的父母也來了,笑著讓鄭秀晶收下花束。

 

於是,鄭秀晶手上多了束玫瑰花,她拿著花回到鄭秀妍面前。

 

「看不出來,妳在孩子界那麼有人氣。」鄭秀妍說。

 

「當然,我可是國民理想型,所有年齡層的人都逃不過~

 

「喔?妳確定?」鄭秀妍笑著問。

 

「前輩不一樣,您是國民理想型的理想型。」

 

鄭秀晶舉起手中的花束,像是獻寶一樣的對鄭秀妍說…

 

「前輩,送您。」

 

「秀晶xi…那可是別人送妳的,轉送不好吧?」

 

「既然送我了,那就是我的東西,而我…就想送給前輩。」

 

鄭秀妍鬆動了,她承認在那一刻心動了,眼前燦爛微笑的女孩竟如花朵美好。

 

而她想伸手的那剎那,花束被人提早一步拿走。

 

「既然秀妍姊不要~那就給我吧~

 

裴秀智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出現,先一步拿走花束,她邊把玩著手裡的花,邊瞪向手足無措的鄭秀晶…

 

「鄭秀晶妳好樣的,明明知道我最喜歡花了,還不第一個拿給我。」

 

「現在妳不是拿到手了嗎…」鄭秀晶也拿裴秀智沒轍。

 

「唉,跟我回去吧,局長在找妳。」

 

裴秀智與鄭秀晶勾肩搭背回到人群,鄭允浩則來到鄭秀妍身邊。

 

「秀妍xi,我覺得…我們應該要公開我們的關係…」

 

「為什麼?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

 

「可是…整個公司都在傳我們是男女朋友啊…」

 

「允浩…要是公開我們的關係,對你只有壞處。」

 

「可是…」

 

「允浩…要是公司知道我們是近親,肯定會說成我們之間有裙帶關係,你在這間公司做的一切努力都會變成泡影,你懂嗎?」

 

「知道了…堂姊。」

 

 

 

 

或許是櫻花祭那天風大,也可能是因為睡眠不足,鄭秀妍患了重感冒,說話帶有嚴重鼻音,人也變得憔悴。

 

這天早上,鄭秀晶送咖啡來就發現鄭秀妍的病情,著急的上前關心。

 

「前輩,您感冒了?」

 

鄭秀妍戴上口罩,轉身不看鄭秀晶…

 

「恩,妳離我遠一點,別被我傳染。」

 

「我是健康寶寶,沒事的。」

 

鄭秀晶繞過辦公桌,蹲在地上望著鄭秀妍,接著將手心貼在鄭秀妍的額頭上。

 

「還好,沒有發燒。」

 

鄭秀妍將鄭秀晶的手拿開,皺著眉問…

 

「妳的手是體溫計?」

 

「其實…我額頭更準~

 

鄭秀妍想罵鄭秀晶,結果喉嚨癢的不斷咳嗽,鄭秀晶趕緊倒了杯溫開水,扯開那煩人的口罩,喂鄭秀妍喝水,鄭秀妍才漸漸不咳了。

 

「前輩…好一點了嗎?」

 

「就說了不要靠近我…萬一我們兩個都感冒了怎麼辦。」

 

「聽說…感冒只要傳染給別人,很快就會好了。」

 

鄭秀晶將辦公椅拉向自己,將鄭秀妍鎖在兩臂之間…

 

「前輩…您可以傳染給我啊…」

 

鄭秀妍恨透了鄭秀晶此刻認真的表情,一度理智蒸發想立馬就給鄭秀晶一個濕吻,把這該死的感冒都傳染給眼前這個小屁孩,但想到晚間新聞不能兩個主播都淪陷,只好硬生生地忍了下來。

 

「秀晶xi…妳小時候沒那麼油嘴滑舌…」

 

「以前的前輩也沒那麼容易生氣,不過現在的前輩小小一只的,更可愛了。」

 

小小一只?

 

小小?

 

一只?

 

鄭秀晶的話戳到了鄭秀妍的雷點,鄭秀妍氣得用高跟鞋大力踩了鄭秀晶的腳。

 

「妳說誰小小一只!」

 

「痛…」

 

鄭秀晶痛得眼淚都飆出來了,連站都站不起來,只好跌坐在地上,連口袋裡的手機掉了出來,鄭秀妍看到亮起的手機桌面是自己的照片,也默默不語。

 

「妳現在滾出我的辦公室。」

 

「前輩…我以後不敢了…」

 

「妳是想兩隻腳都變殘廢吧?」

 

「我馬上出去。」

 

 

 

 

到了晚上,鄭秀晶主動要求要增加自己的段落,分擔鄭秀妍的部分,但鄭秀妍說什麼都不願意調整比重,仍維持原本的腳本播報。

 

晚上九點整,XBC的晚間新聞如期撥報,螢光幕前的兩位主播笑容可掬,但沒人知道其中一位主播冒著冷汗,精神也逐漸渙散。

 

鄭秀晶身為工作夥伴,好幾次都感覺到鄭秀妍的狀態不對,但也不能表現出來,只能等待時間趕快過去。

 

好不容易撐到十點播報結束,鄭秀妍便虛脫的趴在桌上休息。

 

「前輩?您沒事吧。」

 

「不要靠我那麼近…」到了這個時候,鄭秀妍還在擔心會傳染給鄭秀晶。

 

「前輩…您都這個樣子了…還管什麼距離…我帶您回化妝間…」

 

鄭秀晶攙扶鄭秀妍到化妝間,看到鄭秀妍依舊臉色蒼白,打算送鄭秀妍去醫院。

 

「秀晶xi…允浩會過來接我,妳不用擔心…」

 

「允浩oppa?」

 

「嗯…他會照顧我…妳先回去吧。」

 

鄭秀妍話剛說完,鄭允浩就走進來,一把摻扶起鄭秀妍。

 

「秀妍姊,您還好嗎?」

 

「我…很好…」

 

鄭秀妍想自己站起身,但下一刻就失去意識暈倒了,鄭允浩只好將鄭秀妍抱起。

 

「秀晶,幫我開路。」

 

「好…」鄭秀晶焦急的看著昏倒的鄭秀妍。

 

鄭秀晶幫鄭允浩打開門,按下樓的電梯,送鄭允浩與鄭秀妍下樓。

 

在電梯裡,鄭秀晶的心思都掛在鄭秀妍身上。

 

Oppa,你會送前輩去醫院嗎?」

 

「我送她回家。」

 

oppa知道前輩的家在哪裡?」

 

「恩,我常去。」

 

電梯門一打開,鄭允浩就抱著鄭秀妍離開公司,鄭秀晶只是站在大門口,拳頭握得好緊好緊。

 

這一夜,鄭秀晶想了很多。

 

她終於接受了鄭允浩與鄭秀妍是情侶的事實,那股鬱悶感又襲來。

 

她還記得當年知道鄭秀妍結婚的消息,可是哭了整整三天三夜。

 

這次她卻哭不出來了,因為她知道這次是自己的錯,是自己沒有把握機會。

 

鄭秀晶笑了,表情卻比哭還要難看。

 

 

 

 

隔天一早,鄭秀晶端著還在冒煙的咖啡來到鄭秀妍的辦公室,才聽助理說今天鄭秀妍請了病假,鄭秀晶沒有離開,而是站在辦公室的門外發呆,直到咖啡涼掉。

 

裴秀智難得在茶水間看到鄭秀晶,還看到鄭秀晶正在倒一杯涼了的咖啡。

 

「唉唉,聽說昨天允浩oppa超帥氣的,公主抱秀妍姊離開公司。」

 

鄭秀晶的動作頓了一下。

 

「我知道,我人就在現場。」

 

「真的啊!看來他們兩個人好日子不遠了…看到偶像有好的歸宿,妳應該也很開心吧?」

 

「對啊…」鄭秀晶勉強的撐起笑容。

 

「對了,妳不是有一檔節目由高麗航空贊助嗎?要不要找我搭擋~我也想出國玩~

 

「別了吧,妳走了誰來播報晨間新聞。」

 

「唉呦,妳不也是晚間新聞的主播,這都可以找代打的啊。」

 

「我只是兩個女主播的其中一個,我離開了…還有男主播可以遞補…」

 

裴秀智的話讓鄭秀晶想起了擱置很久的節目,現在的她的確需要出國走走,當作散散心也好,所以她趁中午的空檔找來金明洙。

 

金明洙還是第一次踏進XBC,與鄭秀晶約在一樓的咖啡廳見面。

 

鄭秀晶早就在裡面等候,金明洙看到鄭秀晶便小跑過去。

 

「秀晶,我還以為妳願意不見我了呢。」

 

「我們要談的是公事,何況…你又沒有錯啊…」

 

 

金明洙坐在鄭秀晶對面,興奮的說…

 

「我就知道我們秀晶最明理了,妳想好採訪主題了嗎?要不要去歐洲?巴黎、倫敦都很適合。」

 

「都去吧。」

 

「啊?」金明洙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鄭秀晶那麼捧場。

 

「我說…這些國家都去,剛好我想做個歐洲觀光行銷的主題。」

 

「好啊,太好了,妳去哪裡我都陪妳。」

 

「陪我?你不用工作?」

 

「這就是我的工作啊,我也要監督貴公司有沒有善盡宣傳我們高麗航空的職責。」

 

「也是。」

 

鄭秀晶與金明洙達成協議的同時,鄭秀妍在家昏睡了一整天。

 

等到夜幕低垂,鄭秀妍才睜開雙眼,她拖著痠痛的身體來到客廳,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電視上是鄭秀晶與鄭允浩一同播報新聞。

 

鄭秀妍的視線始終停留在鄭秀晶身上。

 

不得不承認,鄭秀晶是顆耀眼的寶石,就算放在茫茫人海中也會發光。

 

這樣優秀的女孩,為什麼會喜歡我呢?

 

還…對我做了那樣的事…

 

 

 

 

隔天一早,鄭秀妍來到公司,辦公桌上空空如也,沒有想像中會有的那杯咖啡。

 

鄭秀妍叫來助理,問鄭秀晶是不是請假了,但助理的回覆讓她糊塗了。

 

「沒有啊,秀晶xi很早就到了。」

 

兩人開會的時候,鄭秀晶的表現也很正常。

 

但…正常才是不正常…

 

平時鄭秀晶總會偷吃豆腐,現在全都沒了…

 

真是太不正常了!

 

「秀晶xi…我的感冒已經好了,妳不用像躲瘟神一樣的躲我。」

 

「前輩不是討厭我太靠近您嗎?」

 

「也不是…」

 

「前輩,我要跟您請一個月的長假。」

 

「什麼?一個月?妳身體不舒服?被我傳染了嗎?」鄭秀妍一連拋了好幾個問題,沒發現自己莫名的著急。

 

「不是的…我策畫了一個歐洲觀光的專題報導,目前還在擬企畫書,做這個專題需要一個月的時間都在歐洲,我已經跟允浩oppa講好,他會接替我跟您一起播報晚間新聞。」

 

「一個月…那麼久啊,不過這也是為了節目,我祝妳一切順利。」

 

「謝謝前輩,我也祝前輩跟允浩oppa…一切安好。」

 

鄭秀晶說完這句就逃走了,天知道她花了多大的力氣說出剛才那些祝福的話。

 

鄭秀妍發現鄭秀晶手機沒有拿,她本來想趕快拿給鄭秀晶,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她點開手機螢幕,手機桌面卻是一片黑。

 

 

 

 

鄭秀妍覺得最近的鄭秀晶怪怪的,行為舉止都變得規矩,也不會突然表白。

 

但這樣的鄭秀晶,讓鄭秀妍感到無比陌生,就像戴著面具的人,連笑容都不知道是真是假,但鄭秀妍不敢問發生了什麼事,只能維持表面的和平。

 

然而,虛假的和平太過脆弱,只要一個消息就能完全摧毀。

 

一天,鄭秀妍從同業的口中,聽說了鄭秀晶想要跳槽的消息。

 

當下鄭秀妍還替鄭秀晶反駁,說是假消息,但心裡其實慌張到不行。

 

這天播報完晚間新聞後,她邀請鄭秀晶一起吃消夜,鄭秀晶拒絕了。

 

「前輩,我還有事,下次吧。」

 

「秀晶xi…是很重要的事。」

 

「好吧,那就聽前輩的。」

 

鄭秀妍帶鄭秀晶來到上次去過的酒吧,兩人坐在相同的位子,差別只在於,這次鄭秀晶也點酒了。

 

「紅酒,謝謝。」鄭秀晶對酒保說。

 

「我還以為妳會點可樂。」鄭秀妍說。

 

「我也有想要喝酒的時候。」

 

鄭秀晶拿到紅酒便輕啜了一口,鄭秀妍則是握著冰涼的酒杯,遲遲不喝下。

 

「前輩…您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問我?」鄭秀晶開門見山地問。

 

「聽說…KTC要挖角妳?」

 

「前輩的消息真靈通。」

 

XBC不好嗎?」鄭秀妍握酒杯的手緩緩收緊。

 

鄭秀晶沒有回答,而是把杯中的酒一口飲盡。

 

「難道…妳之前說要追求我的話,都只是說著玩的?」

 

「我對前輩說的每句話,都是認真的。」

 

「那妳現在又要離開XBC?」

 

鄭秀晶轉頭看向鄭秀妍,斟酌了許久,才吐出心裡的話…

 

「我的存在讓前輩很困擾吧?如果我離開XBC…您跟允浩oppa就可以一起播報新聞,就沒有外人打擾了…」

 

「妳在說什麼,我完全聽不懂。」

 

「前輩不用聽懂我說的話…反正我在您心中,永遠只是個長不大的小孩…您不喜歡我…也是正常的…從一開始我就不應該抱著幻想…還對您告白…現在這樣也好,讓我那愚蠢的夢早點清醒…」

 

「我沒有那樣想妳…秀晶xi…」

 

「妳看,我們已經不在公司了,妳還是叫我秀晶xi,我對您來說只是個外人,不像允浩oppa那樣親近…」

 

「秀晶,我跟允浩不是妳想的那樣…」

 

鄭秀晶從皮夾拿出紙鈔壓在桌上,就快步離開酒吧。

 

 

 

 

鄭秀妍沒想到刻意隱瞞與鄭允浩的親戚關係,會引發那麼嚴重的事故,這讓她整晚睡不著,躺在床上翻來覆去。

 

但躺在床上更加睡不著,腦袋瓜會把事情越想越嚴重。

 

最後,她棄械投降,拿起手機打電話給鄭秀晶,她不知道現在已經是凌晨時分,瘋狂打給可能在睡夢中的鄭秀晶,打了好幾次鄭秀晶終於接起。

 

「前輩,很晚了,有什麼事嗎?」鄭秀晶的聲音清晰,不像在睡覺。

 

「我…有件事情一定要跟妳說…」

 

「明天再說好嗎?我累了…」

 

鄭秀晶想要掛掉電話,怎知話筒那端冒出一句…

 

「我跟允浩是親戚!」

 

「什麼?」鄭秀晶接回電話。

 

「你沒發現我們同姓嗎?我跟他是堂姊弟的關係啊。」

 

「我跟您也同姓啊…等等,您跟允浩oppa是堂姊弟這件事,為什麼不早說?」

 

「我一旦說出來,大家就會覺得我跟允浩有裙帶關係…這樣允浩會遭受異樣的眼光…」

 

「也是…,等等…前輩特別半夜打來告訴我這件事,是捨不得我離開嗎?」

 

「我…我是怕妳跳槽!讓XBC多了個競爭對手!」

 

「那我換另一個問題,既然前輩現在單身,我還是可以追求您囉?」

 

鄭秀妍沒有回話,應該說不知道怎麼回應。

 

「前輩不說話,我就當作前輩同意了。」

 

「妳怎麼那麼無賴…」鄭秀妍的語氣反而像是撒嬌。

 

「前輩…像我長得那麼好看的無賴追求您…您都沒有一絲心動嗎?」

 

「很晚了,妳該睡了。」

 

鄭秀妍要掛電話時,聽到鄭秀晶的笑聲,忍不住問…

 

「妳笑什麼?」

 

「我開心啊,前輩,這次…我可不會退縮…您也不准逃…」

 

「哪有人用威脅的口氣告白的。」

 

「我愛妳…」

 

鄭秀晶突然的告白,讓鄭秀妍的心跳漏了一拍。

 

「這句可以嗎?」

 

「在…在電話裡告白太…太輕率了…我掛了!」

 

鄭秀妍掛電話後,雙手捧著通紅的臉,在床上滾來滾去。

 

鄭秀晶則是躺回柔軟的床上,臉上滿是笑容。

 

 

 

 

隔天一早,鄭秀晶端咖啡進辦公室,鄭秀妍瞄了鄭秀晶一眼就低頭裝忙。

 

「妳的歐洲行,籌畫好了嗎?」

 

「前幾天就把企畫書給局長了,只等局長批准。」鄭秀晶把咖啡送到鄭秀妍手邊。

 

「歐洲局勢蠻混亂的…妳要小心…」

 

「前輩是在擔心我嗎?」

 

「有點…」鄭秀妍看向鄭秀晶的眼神有些游移。

 

「前輩不用擔心,高麗航空的總經理會陪同我過去,安全少沒有疑慮。」

 

鄭秀妍聽到這裡分神了,不小心被嘴邊的咖啡燙到,她起身走到鄭秀晶身旁…

 

「妳說的是那個追求妳的人嗎?」

 

「前輩的記性真好。」

 

「妳跟他一起去歐洲?」鄭秀妍沒發現自己的聲音越來越大。

 

「他說要監督我們啊,我也不能拒絕…難不成…前輩在擔心我?」

 

「沒…沒有…」

 

鄭秀妍想要退後,鄭秀晶先一步伸手撫上鄭秀妍的臉,讓鄭秀妍看向自己。

 

「前輩…真的,很不會說謊…」

 

「我們在公司,妳不要這樣…」鄭秀妍的語氣弱了許多。

 

「偏偏…我覺得這樣的前輩更可愛了…」

 

鄭秀晶另一隻手也貼上鄭秀妍的臉頰,低頭親吻鄭秀妍柔軟的雙唇。

 

鄭秀妍瞪大雙眼,她沒想到鄭秀晶那麼大膽,對上鄭秀晶得意的笑眼,更是害羞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鄭秀妍啊鄭秀妍…妳活了那麼多年…竟然被一個小女孩輕易操縱了心…

 

鄭秀晶主動停下親吻,她的臉頰摩娑著鄭秀妍的側臉,像隻討摸的小貓…

 

「我說了…我這次會全力衝刺…所以…前輩不准躲…」

 

鄭秀晶再次往鄭秀妍靠近,兩人的鼻尖相觸,呼吸也交纏在一起。

 

「前輩…我喜歡妳…跟我在一起吧…」

 

女孩給予的吻如同棉花糖,輕易的化在口中,甜在心底。

 

鄭秀妍的背貼著冰冷的牆,身體卻如火滾燙,此刻的鄭秀妍就像盛開的花,任由鄭秀晶採擷,鄭秀晶像是要把心中所有的綺夢一次實現,又親又啄鄭秀妍的唇。

 

而辦公室外的人們,對辦公室裡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

 

毛玻璃上的朦朧人影,是一人還是成雙,也沒人看出。

 

 

=====================================================

下章開始~知道的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radise 的頭像
paradise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