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6 225959.jpg

 

 

 

本章推薦的歌曲是Whee In(휘인) _ EASY,請讀者自行查詢

 

 

 

2018鄭秀妍生日賀文─壞人

 

 

 

春日的首爾是粉色的,櫻花在街道上舖成綿延的地毯,彷彿路的盡頭就是天堂。

 

而在這片土地的一隅,片片粉櫻下有著一戶人家。

 

這家人習慣一起吃早餐,所以不到八點,柚木製的長桌上已經擺滿小菜和碗筷。

 

但,今日卻只坐了三個人。

 

鄭秀晶一身白色襯衫與深藍色百褶裙,邊哼著現在流行的歌曲,邊用黑色的髮圈綁起馬尾,沒有發現坐在對面的父母遞來的視線。

 

這名高中生身旁的座位分明空著,桌上的白飯還飄著蒸氣。

 

很快的,這對父母坐不住了,鄭父對鄭母使了下眼色,鄭母便放下碗筷說…

 

「秀晶啊,妳有看到妳姊姊嗎?」

 

「她?她一大早就出門啦。」鄭秀晶說話時雙眼盯著手機。

 

「出門了?但秀妍一直以來都跟我們吃早餐的…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鄭秀晶看著父母為了姊姊談論不休,冷哼了一聲就丟下顆震撼彈…

 

「應該是因為…姊姊跟交往兩年的男友分手了吧。」

 

「什麼!」鄭父鄭母因為驚嚇過度都倒抽一口氣。

 

「爸、媽,你們幹嘛大驚小怪,你們大女兒都23歲了,沒談過戀愛才奇怪吧。」

 

鄭母沉不住氣了,一把抓過小女兒的手…

 

「秀晶啊,跟媽媽說,對方是什麼樣的人?」

 

「誰知道啊,依姊姊的眼光…肯定是很無趣的人吧。」

 

鄭秀晶抽回手臂,看到自己手上有著紅色掌印,頓時失去了胃口,拎起書包就要出門。

 

「等等!」

 

鄭母叫住鄭秀晶,走過去拉了下鄭秀晶的書包…

 

「鄭秀晶,妳書包那麼輕,真的有放書嗎?」

 

「有啊,漫畫書。」

 

「呀!鄭秀晶!」

 

鄭秀晶對母親吐了個舌頭就跑出家門,騎上腳踏車便揚長而去,女孩太喜歡騎腳踏車,逆風而行的衝撞,隱含著一個叛逆的快感。

 

就如同她這個人,喜歡惹事生非。

 

到了中午時間,鐘聲在校園裡迴響,鄭秀晶不想去人潮多的地方,獨自來到天台,才打開門就有東西往她襲來,暗器竟然是個紅豆麵包。

 

鄭秀晶抬頭就看到金明洙往她走來,手裡也拿著一個紅豆麵包。

 

「金明洙,你很幼稚。」

 

「不然不要吃啊。」

 

金明洙一手抓了下用髮膠做好的髮型,另一手則是對著鄭秀晶手心朝上。

 

鄭秀晶扯了下嘴角,就把麵包的包裝拆開,咬了一大口。

 

金明洙看到鄭秀晶吃了麵包,手就收回來,臉上止不住的笑意。

 

「金明洙。」

 

「幹嘛?」

 

「你每次只會丟麵包給我,當我是豬嗎?」鄭秀晶說話時,嘴角還掛著一粒紅豆。

 

「豬吃的很開心啊。」金明洙還故意用食指戳了下自己鼻頭扮豬。

 

「哼,這種追求方式也太爛了吧,長進點行嗎?」

 

鄭秀晶把最後一口麵包吞下,便起身準備走人。

 

「誰要追妳啊!」

 

鄭秀晶轉身看向滿臉通紅的金明洙,露出了得意笑容,女孩燦爛的笑容讓金明洙有些恍神,當發現自己被鄭秀晶看穿了,金明洙低頭不敢看向鄭秀晶。

 

金明洙覺得今天的鄭秀晶好不一樣,笑容比春日的陽光還要耀眼,接下來鄭秀晶要說的話,更是改變了金明洙的整個春天。

 

「吶,想要跟我交往嗎?」

 

金明洙愣住了,過多的訊息量讓他呈現當機狀態。

 

「金明洙,我問你話你有聽到嗎?要跟我交往嗎?」

 

「鄭秀晶…妳不是在整我吧…」

 

「剛好最近看的漫畫變得無聊,談個戀愛應該能殺不少時間,怎麼樣,想要跟我試試看嗎?」

 

「想!當然想!」金明洙點頭如搗蒜。

 

「那我們在一起吧…不過…你要先答應我一件事。」

 

 

 

 

相較於校園裡的青春偶像劇,鄭秀妍的世界倒是沉悶許多。

 

鄭秀妍一身深紫色的襯衫以及包臀的黑色窄裙,無框的眼鏡在日光燈下泛著冷光,雙手則在鍵盤上飛快跳動,

 

她沉溺在自己的小天地裡,忘卻時間的流逝,直到有人拍她肩膀才醒來。

 

「秀妍,已經中午了。」

 

鄭秀妍轉頭一看,是同科室的前輩,其他桌的人都跑去吃中飯了。

 

「時間過那麼快啊…」

 

鄭秀妍拿下眼鏡,捏了下鼻樑,徹底卸下疲憊後,便與前輩到公司附近吃飯。

 

女前輩比鄭秀妍大五歲,由於跟鄭秀妍都是同個大學畢業,就對這個小五歲的學妹特別照顧,所以當今天看到鄭秀妍的狀態不佳,忍不住關心的問…

 

「秀妍,妳今天看起來怪怪的,怎麼了嗎?」

 

「前輩,我沒事…」

 

「妳平常做事不是這樣的,秀妍,我們算是朋友吧?有心事可以說出來的。」

 

鄭秀妍藏在桌下的雙手緊握在一起,隨即又分開來…

 

「我昨天跟人分手了。」

 

「什麼?妳什麼時候談戀愛的?」

 

「談一段時間了,但也沒差,反正都結束了。」

 

「是妳說要分手的,還是對方?」

 

「我。」

 

「那妳難過什麼?就帥氣的跟對方分手啊!」前輩說話時都激動得拍桌。

 

鄭秀妍提了下眼鏡,鏡面下的雙眸如起霧般迷茫…

 

「談分手…根本就不可能帥氣。」

 

 

 

 

隔天一早,鄭家終於是四人一起吃早餐。

 

鄭家父母嘴裡吃著飯,心裡卻想著昨天鄭秀晶丟出來的炸彈訊息。

 

夫妻頻頻抬頭望向鄭秀妍,但又不敢直接問這個一向乖巧的大女兒,這讓在一旁看好戲的鄭秀晶忍不住笑了,發現手機遊戲都沒有父母的內心戲好玩。

 

妹妹的笑聲並沒有逃過鄭秀妍的耳朵,但鄭秀妍不動聲色,喝完最後一口湯才拎起包包準備出門。

 

「爸、媽,我吃飽先出門了。」

 

「我也吃飽了,姊,我們一起出門吧。」

 

鄭秀晶看到姊姊要離開,趕緊吃完最後一口飯,拉起書包追了出去。

 

鄭秀晶才走出大門,就看到鄭秀妍站在原地不動,偏了下頭才看到姊姊前方站著一名臉上帶著稚氣的男孩,男孩身後還有一輛摩托車。

 

金明洙還是第一次看到鄭秀晶的姊姊,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應對,只會愣在那兒,直到鄭秀晶過去喚醒他。

 

「金明洙,你過來幹嘛?」

 

「喔!秀晶啊!我…我…」

 

金明洙從書包拿出一封粉紅色的信,雙手拿著信對鄭秀晶大喊…

 

「請妳跟我交往!」

 

「哎呀,你怎麼跑到我家來告白…」

 

鄭秀晶一臉困擾,但還是收下了信,鄭秀妍則是像看了場鬧劇,轉頭直接離開。

 

金明洙騎摩托車載鄭秀晶去學校,過快的速度讓駛過的地方都揚起一陣硝煙。

 

「秀晶,剛剛那位就是妳姊啊,好漂亮喔。」

 

鄭秀晶聽了金明洙的話,直接用拳頭揍金明洙的頭,要不是隔著安全帽,男孩的頭肯定會腫起來。

 

「怎麼,想追她啊,那你剛才應該把情書給她才對。」

 

「才沒有呢!」

 

金明洙騎車剛好經過一棟高聳的建築…

 

「妳姊就是進這家公司吧,真的好厲害喔…聽說能進去的人都是百裡挑一…」

 

「金明洙,你想死嗎?」

 

「沒有!秀晶大人請放過我!」

 

金明洙騎車載鄭秀晶到學校的路上,很多上學的同學都看到了,所以才一個上午全校都知道金明洙跟鄭秀晶交往的事。

 

因為這個傳聞,鄭秀晶的朋友,也就是坐在鄭秀晶後座的女生踢了下她的椅子。

 

「幹嘛?」

 

「聽說妳跟隔壁班的金明洙在一起了,高三談戀愛,妳還真敢啊。」

 

「反正我又不讀書,有差嗎?」鄭秀晶反問。

 

「鄭秀晶,妳是抱錯的吧,跟妳姊根本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誰知道抱錯的是我,還是我姊呢?」

 

鄭秀晶趁下課時間傳簡訊給金明洙,約金明洙今晚一起看電影,讓金明洙開心的下午的課都無法專心,滿心期待著晚上的約會。

 

時間終於到了晚上,金明洙騎車載鄭秀晶到鬧區,鄭秀晶選了一部愛情片,於是身穿高中制服的兩人一同走進電影院。

 

黑暗中,大屏幕上男女主角愛得纏綿,台下的金明洙與鄭秀晶卻離得好遠,金明洙緊抱著爆米花,絲毫不敢靠近鄭秀晶,讓鄭秀晶有些哭笑不得。

 

鄭秀晶不斷在等男孩主動牽住自己的手,但到電影結束了,金明洙還是只顧著手中的爆米花,讓鄭秀晶氣得把金明洙扯回座位。

 

「秀晶,妳幹嘛?」

 

鄭秀晶拿開金明洙懷中礙眼的爆米花筒,直接牽住金明洙的手。

 

「你也太孬了吧,連手都不敢牽。」

 

「我…妳…秀晶…妳怎麼我想牽妳的手…」金明洙羞紅了臉。

 

「我當然知道電影院裡可以做什麼,但沒想到你那麼沒膽。」

 

鄭秀晶像是想到什麼,接著問…

 

「該不會…我是你的初戀吧?」

 

金明洙不說話,但表情已經出賣了他。

 

「天啊!沒想到我碰到了個純情男孩呢,真有趣!」

 

兩人看完電影後,在外面又閒晃了一會兒,金明洙才載鄭秀晶回家,沒想到好巧不巧,剛好碰到正要回家的鄭秀妍。

 

工作一整天的鄭秀妍滿臉疲態,連看都沒看兩人就進屋了。

 

鄭秀晶的視線始終投向鄭秀妍,直到對方關上門才轉頭把安全帽還給金明洙…

 

「明洙oppa,明天見。」

 

「嗯,我明天一早來接妳。」

 

鄭秀晶回到家時,發現父母已經睡了,她沒有回到自己的房間,而是來到浴室。

 

女孩從書包裡拿出一合染髮劑,邊看著鏡子邊將頭髮抹上染劑,刺鼻的味道充斥在狹小的空間裡。

 

「妳已經高三了。」

 

鄭秀晶從鏡子看到了鄭秀妍,鄭秀妍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她的身後。

 

「所以呢?」鄭秀晶對鏡子裡的鄭秀妍笑了。

 

鄭秀妍捏著鼻子,想要躲過刺鼻味道…

 

「秀晶,我勸妳不要再玩幼稚的把戲,妳會後悔的。」

 

鄭秀妍說完這句就想走人,但鄭秀晶對著姊姊的背影說…

 

「那個男生叫做金明洙,我是他的初戀,很酷吧,今天我跟他去電影院,他竟然連我的手都不敢牽,他啊…」

 

鄭秀晶不再說話,因為那人已經離開了。

 

 

 

 

隔天一早,鄭家父母看到鄭秀晶一頭金髮,氣得都快中風了,連飯都吃不下去。

 

「秀妍!管管妳妹妹!都成什麼樣子了!」

 

被鄭秀妍卻把身旁的鄭秀晶當作空氣,連正眼都不瞧就直接出門上班。

 

唯一喜歡鄭秀晶金髮的只有金明洙,金明洙望著鄭秀晶的金髮不斷傻笑…

 

「秀晶,妳這樣真好看。」

 

「我也覺得~

 

鄭秀晶坐上金明洙的機車,金色的長髮如同波浪在風中拍打,宣告青春的狂妄。

 

青春溜走一半的鄭秀妍則是看著電腦螢幕上的廣告,看到模特兒那頭金髮,就煩躁的關上螢幕,她來到茶水間想喘口氣,剛好碰到了前輩,前輩像是在等待鄭秀妍,主動走過來說…

 

「秀妍,今天晚上我幫妳安排了聯誼,要不要過來?」

 

「聯誼?」

 

「對啊,跟隔壁部門的,忘記分手的痛苦就是要談一段新的感情啊。」

 

鄭秀妍凹不過前輩的邀請,當晚就跟著前輩來到餐廳,兩名男同事早就在餐廳裡等待,較年長的男前輩明顯是來給年輕的後輩助威,不斷製造話題讓同事與鄭秀妍聊天,但鄭秀妍明顯不在狀態中,只是坐在角落的位子發呆,沒想到飯局結束後,男同事自告奮勇說要開車送鄭秀妍回家。

 

鄭秀妍雖然想要拒絕,但在兩個前輩的慫恿下,鄭秀妍還是坐上男同事的車。

 

還好,男同事的個性寡言,鄭秀妍不用硬想話題跟對方聊天,一路靜謐的回到鄭秀妍的家門口。

 

「今天謝謝你。」鄭秀妍下車前禮貌性的道謝。

 

「等等…」

 

「還有什麼事嗎?」

 

「以後…我們還能夠見面嗎?」

 

「應該可以吧。」

 

鄭秀妍跟男人談了一會兒才回到家,家裡只有客廳開著燈,看來父母已經睡了。

 

她打開房間的門,眼前一片狼藉,就像是被搶劫過,所有的衣服都被剪碎成破布。

 

鄭秀妍面對如此的慘況,只是嘆了口氣就蹲下身收拾,她眼角瞥見金黃色的殘影,但選擇無視,就像什麼都沒看到。

 

 

 

 

自那天起,鄭秀妍與鄭秀晶就像兩條平行線,不再有交集。

 

鄭秀晶每日頂著一頭金髮在學校裡跟老師玩貓抓老鼠,而在成人的世界中,鄭秀妍好不容易爭取到新專案,也就代表著每天都必須在公司加班。

 

鄭家兩老看著兩個女兒走上完全不同的路,都以為日子會這樣過下去。

 

直到這天,鄭秀妍在吃早飯時突然宣布…

 

「爸、媽,我想搬到離公司近的地方住。」

 

鄭父鄭母互看著彼此,不知道該如何反應,鄭秀晶卻在這時候開口…

 

「我也希望姊姊趕快搬出去,這樣就沒人會管我了,也沒有門禁!」

 

鄭母起身伸手拍了下鄭秀晶的頭…

 

「笨丫頭,就算妳姊搬出去了,妳還是有門禁。」

 

「為什麼!」鄭秀晶氣餒的趴在桌上。

 

「我現在會開始找房子,盡量在一個禮拜內搬走。」

 

「為什麼要那麼趕?」鄭父問。

 

鄭秀妍終於將視線放到鄭秀晶身上,她望了鄭秀晶一眼就說…

 

「秀晶不是很希望我搬出去嗎?那我就聽她的。」

 

 

 

 

鄭秀妍為了盡早搬出去住,每天都會額外花時間找房子,但因為下班的時間已經很晚了,所以只能趁凌晨的時間上網搜尋。

 

好幾個夜裡,鄭秀妍都會聽到腳步聲,她聽著腳步聲來到自己的房門口,短暫的停留後,腳步聲就緩緩離去,她並不感到可惜,因為她知道兩條平行線不該有交集,任何的稜角都只會帶來傷害。

 

而在一天早晨,鄭家的餐桌前多了個陌生人。

 

鄭秀妍來到飯廳就看到金明洙坐在鄭秀晶身旁,還佔了她的位子。

 

鄭母看到大女兒起床了,就過來拉著鄭秀妍的手…

 

「秀妍啊,今天家裡來了客人,那孩子每天接送秀晶怪辛苦的,我就讓他進來吃早飯了,我讓他坐妳的位子不介意吧?」

 

「不介意。」

 

鄭秀妍沒有坐下一同吃飯的打算,拎起包包就打算走人。

 

「我今天不餓,你們吃吧。」

 

「等等…秀妍啊,今天記得早點回家,我們幫妳準備了生日宴。」

 

「嗯。」

 

 

 

 

當晚,鄭母準備了一桌子菜,打算一家人一起幫鄭秀妍慶生,但聯絡不上鄭秀晶。

 

「那笨丫頭怎麼就是找不到人…」鄭母拿著電話乾著急。

 

作為壽星的鄭秀妍坐在主位上,盯著飯菜說…

 

「媽,沒關係,我們自己吃吧。」

 

「好吧…等秀晶回來我一定要罵罵她。」

 

於是,這場生日宴只有三人一起吃飯,少了熱愛喧鬧的鄭秀晶,氣氛顯得安靜許多,鄭秀妍在父母準備的蛋糕前許願,吹熄蠟燭,一切都如此順利,也如此無趣。

 

吃完晚飯後,鄭秀妍並沒有回到房間,而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不時抬頭看著牆上的時鐘,等到時針滑過12,便起身回房睡覺。

 

朦朧間,她聽見機車行駛的聲音逐漸逼近,她知道鄭秀晶回到家了。

 

突然,眼前閃進一道光,正當她以為自己有錯覺時,左手手背傳來劇烈的疼痛。

 

她猛然睜開雙眼,看到鄭秀晶坐在她的腰上,嘴角還滲著鮮血。

 

「妳在做什麼?」

 

鄭秀晶一手緊握鄭秀妍的左手,空著的手則抹去嘴角的血…

 

「姊姊,生日快樂。」

 

「以後別做這種事了。」

 

鄭秀妍將鄭秀晶從身上推開,看著手背上滲著血的牙印。

 

「吶,姊,我剛才去超商買了保險套,你覺得那個傻子…會知道該怎麼用嗎?」

 

鄭秀晶看到鄭秀妍的表情僵住了,滿意的又補了一句…

 

「沒關係,反正明天就知道了。」

 

鄭秀妍收起受傷的左手,抬起右手打了鄭秀晶一巴掌。

 

啪一聲!

 

鄭秀妍失控的喊…

 

「鄭秀晶,妳鬧夠了沒有!」

 

鄭秀晶覺得自己病了,看到那個人失控竟然會感到如此滿足…

 

「我說過,我要折磨妳,妳忘了嗎?」

 

「妳以為妳這樣做我就會痛苦嗎?妳太天真了。」

 

「妳可以繼續嘴硬,我也可以繼續我想要做的事。」

 

鄭秀妍抓住鄭秀晶的手,不讓鄭秀晶下床…

 

「鄭秀晶!妳不要做將來會後悔的事!」

 

鄭秀晶笑了,她扳開鄭秀妍的手…

 

「能夠讓妳後悔的事…我絕對不會後悔。」

 

 

 

 

整晚,鄭秀晶的腦海裡都是鄭秀妍說的那些話,她知道自己搭上脫軌的列車,卻找不到停下來的理由,所以還是把小方盒放進書包裡。

 

鄭秀晶按掉鬧鐘,起床洗漱後來到飯廳,便看著鄭秀妍的左手綁著紗布。

 

「秀晶啊,妳姊姊的手昨天被玻璃割到了,妳幫她倒茶吧。」

 

「媽,我自己來就好。」

 

鄭秀妍起身拿起茶壺,鄭秀晶一把奪走…

 

「還是我來吧,妳這樣跟殘廢沒有兩樣。」

 

鄭秀妍收回手,沒有回話,鄭秀晶則是幫姊姊倒完茶就對母親說…

 

「媽,我晚上要跟朋友去速食店看書,會晚點回來。」

 

「這樣啊,願意讀書就好。」鄭父笑著點頭。

 

鄭家父母都因為小女兒願意讀書開心不已,唯獨鄭秀妍皺起眉心。

 

鄭秀晶早上說的那些話,讓鄭秀妍整天心神不寧,連去倒杯水都會滿出來,於是這天她請假提早離開,開車來到鄭秀晶就讀的高中校門口,不一會兒就看到鄭秀晶跟金明洙一同離開,趕緊追了上去。

 

一路上,鄭秀妍透過車窗看著這兩個人約會,兩人在速食店吃了漢堡、去了網咖,就像一對正常不過的高中生情侶,但最後,兩人來到了汽車旅館,金明洙紅了臉在大門外徘徊,還是被鄭秀晶硬拉進去,旅館老闆雖然看到兩個人只是高中生,還是給了房卡。

 

金明洙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看著房間裡一片紅色的霓虹燈光,過度鮮豔的色彩就像在暗示待會兒會發生什麼事,不禁紅了臉,鄭秀晶則是一進房間就跳上床蹦蹦跳跳,把床鋪當作跳床來玩,沒有一絲尷尬。

 

為了避免尷尬的氣氛,金明洙選擇先去洗澡,鄭秀晶則是坐在床邊玩手機遊戲,女孩看著手機螢幕上不斷冒出熟悉的電話號碼,她笑了,如陽光般燦爛。

 

不知道對方打了幾十通,最後手機不再振動,電鈴聲卻響起。

 

鄭秀晶好整以暇地來到門前,打開門就看到鄭秀妍冷著一張臉站在自己面前。

 

「妳怎麼過來了?」鄭秀晶明知故問。

 

「跟我走。」

 

鄭秀妍拉著鄭秀晶往外走,鄭秀晶怎麼推拉都沒有用,兩人離開旅館後,鄭秀妍把鄭秀晶塞進車子的副駕駛座。

 

「明洙oppa還在裡面等我!」鄭秀晶想要扯開安全帶,卻被鄭秀妍抓住雙手。

 

「如果妳這麼做是為了折磨我,那恭喜妳,妳成功了!」

 

鄭秀晶聽到鄭秀妍這句話,才鬆開雙手。

 

「既然都成功了,妳可以放過自己了嗎?我帶妳回家。」

 

「哼,回家又有什麼用,我遲早會做第二次。」

 

「妳就這麼喜歡作賤自己嗎?」鄭秀妍氣到紅了眼眶。

 

「金明洙…是個好人…」

 

「我對他的事毫無關心。」鄭秀妍斬釘截鐵的說。

 

「他就像個情竇初開的男孩,每次跟我在一起都很緊張,他牽我的手的時候…手心都是汗…連剛才去旅館,他拿著房卡的手都在顫抖…他是個很好的男孩…但是…」

 

鄭秀晶頓了一下,望了鄭秀妍一眼才繼續說…

 

「但是…他雖然是個好人…但他不像妳…他沒有妳溫柔…沒有妳懂我…他看電影的時候不會主動牽我的手,也不懂得在我難過的時候抱抱我…」

 

鄭秀晶抬頭看向鄭秀妍包紮的左手…

 

「我應該咬妳右手的,咬斷妳每根手指,這樣妳以後就不會跟別人上床了。」

 

鄭秀妍聞言將右手伸到鄭秀晶嘴邊…

 

「咬吧。」

 

鄭秀晶握住鄭秀妍的手臂,明明手指就在嘴邊,遲遲咬不下去。

 

最後,點點細雨落在鄭秀妍的手背上,隨著雨水漸豐,溢出的雨水從手背滑向四周,一部分順著指尖滴落,打在鄭秀妍的襯衫上。

 

濕的卻是鄭秀妍的臉龐。

 

從車窗外看進去,女孩跟女人都淚流滿面。

 

女人抽回原本擺在女孩嘴邊的手,呢喃似的說了一句話。

 

女孩的眼淚停住了,不敢置信地望了女人許久,接著哭的更凶了。

 

 

 

 

一個禮拜後,鄭秀妍從鄭家搬到公司附近的公寓,鄭家只剩三個人同桌吃早飯。

 

而在鄭秀妍搬家隔天,鄭秀晶毫無預兆地染回了黑髮,還跟金明洙分手了。

 

鄭家父母聽到小女兒的戀愛如此短暫,也只是感嘆年輕人的速食戀愛。

 

鄭秀晶似乎感受到了高三的壓力,書包裡終於有課本了,每晚都會留在學校的圖書館晚自習,看完書會在手機裡紀錄讀書進度,然後傳送給那個人。

 

經過一學期的努力,鄭秀晶雖然沒有考上名校,但還是如願考上想要的科系。

 

現在的她已經不用在穿上統一的制服,而是一個大學生。

 

鄭秀晶拿著放榜的成績單來到鄭秀妍的公寓,鄭秀妍看著氣喘吁吁的鄭秀晶,伸手摸了下女孩的頭…

 

「進來吧。」

 

鄭秀妍剛轉身就被扳回身子,鄭秀晶的臉在眼前突然放大,鄭秀晶捧起鄭秀妍的臉,直接親了上去。

 

「笨丫頭,門還沒關啊。」

 

鄭秀妍伸手想要關門,鄭秀晶卻是簡單俐落地一腳把門踹上,摟著鄭秀妍的脖子繼續親,絲毫沒有要放過鄭秀妍的意思。

 

俗話說小別勝新婚,何況是相隔半年的重逢。

 

鄭秀妍看著鏡子裡被親腫的嘴唇,怨念的瞪向鄭秀晶,鄭秀晶顧左右而言他…

 

「我什麼時候可以搬進來?」

 

「我已經整理好房間,妳隨時可以住進來。」

 

這句話十分平淡,鄭秀晶卻感動的不知所措。

 

「我等妳,半年後見。」

 

鄭秀妍當時在車上說的這句話,是鄭秀晶拼命讀書的動力。

 

這句話,是鄭秀晶的所有希望。

 

誰說愛情只會讓人墮落,它也能讓人瘋狂的往一個目標前進。

 

或許是鄭秀妍平常的形象太過良好,鄭秀妍不用任何理由就讓父母同意鄭秀晶搬進她的公寓,臨行前鄭家父母還不斷叮囑鄭秀妍要好好教導妹妹。

 

鄭秀妍那副乖巧的面孔可說是無往不利,但鄭秀晶知道這個人壞透了,外表人模人樣,但比誰都還懂得操縱人心,說什麼擔心影響課業所以分手,現在回頭看根本都是陰謀!

 

這天,兩姊妹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劇時,鄭秀晶忍不住問…

 

「姊…妳當初說分手…是為了要逼我讀書吧?」

 

「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鄭秀妍一臉天真無辜的吃著薯片。

 

鄭秀晶氣得踹了下鄭秀妍的屁股,鄭秀妍冷著臉把她的腳移開。

 

「可惡…爸媽他們都不知道妳是個壞人!」

 

「我哪裡是壞人了?」這下子換鄭秀妍不服氣了。

 

「妳不是嗎?爸媽要是知道是妳教壞我,妳就死定了。」

 

鄭秀晶故意將雙腳壓在鄭秀妍的腿上,但這似乎對鄭秀妍來說不是懲罰,鄭秀晶穿著牛仔短褲,光滑的雙腿就這麼壓在鄭秀妍身上,鄭秀妍也就光明正大地摸了起來。

 

「呀!不要吃我豆腐!」

 

「我沒有吃豆腐,是想吃妳。」

 

鄭秀妍抓住鄭秀晶雙腿,把身子擠在女孩雙腿間,兩人之間毫無縫隙…

 

「秀晶…當時那樣跟妳分手…妳會恨我嗎?」

 

「呀!現在這種姿勢,妳要我怎麼回答問題。」鄭秀晶紅著臉要推開鄭秀妍。

 

「妳不是很喜歡這個姿勢嗎?一點問題也沒有。」

 

「妳不要因為我現在是大學生了,說話就口無遮攔好不好!」

 

「我只是禮尚往來,畢竟某人說,我溫柔,有耐心,不會流手汗,還懂得安慰人…」

 

「妳記性不要那麼好可以嗎…」鄭秀晶想摀住鄭秀妍的嘴,無奈鄭秀妍避開了。

 

「偏偏我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記性好,而且…我還記得某人喜歡我的右手…」

 

鄭秀妍將手心貼在鄭秀晶的臉頰上,大拇指在女孩的唇瓣摩娑,接著將食指推進鄭秀晶的口中,撥弄著女孩粉嫩的舌頭,女孩的眼神逐漸迷濛,配合著吸吮鄭秀妍的手指,最後鄭秀妍抽出手指,送上自己的唇。

 

兩人在沙發上熱吻,鄭秀妍的手順著女孩小腿的肌理滑到大腿內側,鄭秀晶查覺不妙,馬上夾緊雙腿…

 

「不對啊,妳都沒說過喜歡我哪裡。」

 

「那麼想知道?」鄭秀妍問。

 

「當然想。」

 

鄭秀妍低頭咬住鄭秀晶的耳垂,邊呼著熱氣邊在女孩耳邊說…

 

「到床上我再告訴妳。」

 

「呀!妳是流氓吧。」

 

鄭秀妍搖搖頭,食指戳著鄭秀晶光亮的腦門…

 

「我不是流氓,我是妳姊。」

 

 

 

 

鄭秀晶以為,所有的痛苦都是自己一個人承受,這段感情是靠自己贏回來的。

 

但她不知道的是,在這半年裡,痛苦的回憶曾在鄭秀妍的夢裡不斷反芻,折磨著女人的靈魂,每次的夢境都會來到相同的起點…

 

那天,紅色的燈光下,鄭秀妍看著躺在身旁昏昏欲睡的鄭秀晶,她作出了決定。

 

鄭秀妍撿起被拋落在地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去,然後坐在床邊對鄭秀晶說…

 

「秀晶,我們分手吧。」

 

「姊…妳說什麼?」鄭秀晶說話時還帶著鼻音。

 

「我說…我們分手吧。」

 

鄭秀晶迅速坐起身,不顧自己赤裸著,一把抓住鄭秀妍的手。

 

「妳說什麼?」

 

「妳已經高三了,我也剛進入社會,我們都很忙,所以…」

 

「所以妳是說…我們剛剛才上床…現在妳就說要分手?」

 

「是。」

 

「妳是不是氣我每天都不讀書,拜託,我根本不是讀書的料!妳不要拿分手這件事來壓我!」鄭秀晶說到激動處,眼淚都被逼出來。

 

「我不是為了妳才想分手,我是為了我自己,我不希望每天所剩無幾的休息時間,都拿來應付妳這個任性的丫頭。」

 

「鄭秀妍,妳信不信我現在馬上打給爸媽!」鄭秀晶拿出手機想要逼迫鄭秀妍。

 

「這樣也不能改變我要分手的決心。」

 

鄭秀晶感覺到鄭秀妍口氣中的堅決,終究還是放低姿態…

 

「姊…不要這樣…我以後不會再要妳翹班陪我了…也不會要妳帶我去吃大餐…」

 

鄭秀晶抱住鄭秀妍,哽咽著說…

 

「我會乖乖的…不要這樣對我…」

 

「秀晶,太遲了。」

 

鄭秀妍還記得當時鄭秀晶哭得幾乎窒息,還在失去理智的情況下說出「我要折磨妳」這種話,當時鄭秀妍聽到這句話,比起恐懼,更多的是心疼。

 

但她知道唯有這樣做,鄭秀晶才會願意面對自己的人生。

 

所以再多的痛苦,都只是過客,最終一定能到達想去的地方。

 

現在的她抱著已經入睡的鄭秀晶,壓抑已久的眼淚偷偷逃了出來。

 

像是欠了多年的債終於償還。

 

 

 

 

秀晶…

 

我喜歡妳…

 

最喜歡妳…

 

喜歡所有的妳…

 

這樣的答案,妳滿意嗎?

 

 

=============================

2018年,請善待鄭秀妍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radise 的頭像
paradise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大小粉絲
  • 阿阿阿 果然有生賀文😍😍
    就算明天要五點起床
    還是硬要等到12點😂😂
  • P大小粉絲
  • 原來我們西西始終如一都是秀晶啊😂
    看到中間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想說兩人之間到底再鬧什麼😅
    秀妍一開始就把人家吃乾抹淨
    結束後又跟人家分手 真的太壞了!!!
    壞得讓人好喜歡😍😍

    祝我們三歲的西西永遠都走花路🌼🎂🎉
  • JESSIFAN
  • 先祝姐姐生日快樂! 希望一直開心幸福活得快樂。

    這篇的姐姐真讓人心疼.. 明明深愛著但知道要令對方成長只能這樣的方法。
    是一個好的姐姐好的戀人呢。

    P 大一如既往推薦的歌曲都很好呢,我也很喜歡這類型的R&B 曲,編曲很精緻。
  • 訪客
  • 秀晶和金明洙,讓人想到Toxic裡的互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