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c06db59066380dd5813358a73cdec27.jpg

 

 

本章歌曲是SBGB(새벽공방) _ Shall We Dance ,請讀者自行查詢

 

 

chapter38

 

 

 

 

一首圓舞曲,兩人共舞。

 

兩人目光中只有彼此,距離隨著音樂忽近忽遠。

 

一個轉身,一次相擁,曖昧的視線遠比音樂動人。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多了第三個人?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雙人舞成了三人遊?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我都不再是你我?

 

 

 

 

清晨的首爾已是車水馬龍,汽車擁塞在柏油路上,人們的喧鬧與不間斷的喇叭聲為這個城市帶來一絲生氣。

 

在位於首爾市中心的一棟建築物裡,鄭秀妍正在批閱濟州島寄來的文件,想要拿起咖啡來喝,才發現杯子早已見底,似乎是有心電感應,金泫雅猛然推開門走進來。

 

「泫雅,妳來的正好,咖啡…」

 

金泫雅完全忽略鄭秀妍的話,雙手拍在桃木桌上,眼珠子瞪的好大…

 

「代表!大新聞!」

 

「新聞?」鄭秀妍無奈的看了眼手上的空杯。

 

金泫雅看鄭秀妍一臉不知情的樣子,急忙從口袋拿出手機給鄭秀妍看…

 

「您看!裴小姐有新的緋聞了!她被拍到和好萊塢的女導演一起吃飯!」

 

「這樣啊,幫我倒杯咖啡吧。」

 

金泫雅把鄭秀妍遞來的杯子放到一旁,繼續說著…

 

「您的反應怎麼可以那麼平淡呢!那可是裴小姐啊!」

 

「我很替她高興。」鄭秀妍邊說頭還點了一下。

 

「高興?」

 

金泫雅雙手叉著腰望向鄭秀妍,一副鄭秀妍故作堅強的樣子…

 

「代表…哭沒關係的,我不會說出去的。」

 

鄭秀妍看著金泫雅認真的模樣,忍不住苦笑…

 

「我沒有要哭,我跟秀智談過這件事,妳就不用再管。」

 

「那個…代表…雖然現在是上班時間,但我可以問您一件私事嗎?」

 

「不可以。」

 

「唉呦~~讓我問一下啦~~代表~~

 

眼看金泫雅就要撲過來了,鄭秀妍只好答應,但雙手不斷往外推…

 

「妳說話就說話,不要靠過來。」

 

「您的意思是我可以問囉?」

 

「恩。」鄭秀妍無奈的點頭。

 

「您跟裴小姐正式分手了嗎?」

 

「我不知道妳所謂的正式是什麼,但我們在電話裡談過,留給彼此喘息的空間,當然也包括交友。」

 

「所以您現在算是單身?」金泫雅雙眼都放光了。

 

「說好只問一件,還有…請再幫我倒杯咖啡吧。」

 

「是…」

 

沒有得到想要的八卦,金泫雅失落的垂頭走出去,讓走進來的咸恩靜感到好奇…

 

「秀妍,妳跟泫雅說了什麼?她的表情怎麼那麼喪?」

 

「沒什麼。」

 

「對了秀妍,有個大新聞我要告訴妳。」

 

「姊…不用說了,我都知道了。」

 

「既然妳都知道了,那妳妹妹一定也看到了,說不定正在慶祝呢。」

 

「秀晶沒那麼幼稚。」

 

「喔?」咸恩靜挑了下眉。

 

然而,鄭秀妍小看了裴秀智對鄭秀晶的影響力,鄭秀晶一得知裴秀智的緋聞,便忙得不可開交。

 

「孝敏,讓三大報跟TBN大肆報導裴秀智的緋聞,最好報導一個禮拜,我要讓全部人都知道,我姊跟那女人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是。」

 

「今天真是個好日子!一定要大肆慶祝,我來約姊姊吃晚飯!」

 

「董事長…您冷靜一點,搞不好您姊姊現在還在暗自神傷呢。」

 

「我姊早就跟那女人分了,哪裡會難過。」

 

當晚,鄭秀妍因為鄭秀晶的邀約,來到一間餐廳。

 

一推開包廂的門,便看到鄭秀晶對自己揮手…

 

「姊,這裡。」

 

「秀晶,妳看起來很開心,發生什麼好事了?」鄭秀妍邊問邊入座。

 

鄭秀晶一手托著下巴,語帶俏皮的說…

 

「姊姊明知故問。」

 

鄭秀妍愣了一下才會意過來,伸手推了下鄭秀晶的額頭。

 

「幼稚。」

 

「姊姊不瞭解有第三者的那種鬱悶感…」

 

「我懂。」

 

鄭秀妍將視線撇向一旁,近似喃喃自語的說…

 

「我現在不就是這種狀態嗎…」

 

鄭秀晶發覺自己說錯話了,覆上鄭秀妍的手,用指腹仔細摩娑…

 

「姊…我會盡快跟智妍說分手,不會讓妳久等的。」

 

「秀晶…話說出口可是要履行的,辦不到的事情不要許下承諾,否則只會讓人空歡喜。」

 

「難道…姊姊認為我辦不到?」

 

「連我這種不敢說自己善良的人,都覺得提分手很為難,更何況是妳呢。」

 

「姊…經過這些年我也會變…別把我當作小孩子。」

 

 

 

 

因為鄭秀晶晚上有應酬,朴智妍為了打發時間,只好與朋友到酒吧喝酒。

 

三四人圍成一桌,桌上滿是各種酒,朴智妍被簇擁在中心,卻興致缺缺。

 

朴智妍心不在焉的狀態,讓好友們看了直搖頭…

 

「智妍啊,妳今天好不容易有空陪我們,別發呆啊,我們要喝得盡興啊!」

 

「喔…好…」

 

朴智妍跟朋友們酒過三巡,大夥兒的意識都有些飄渺,聊天話題就越來越私人。

 

「智妍,妳從剛才就一直在嘆氣,難道是感情問題?」

 

朴智妍沒有回答,只是繼續喝酒。

 

「我當初就說了,妳那位太過高不可攀,妳遲早會受傷的。」

 

「她只是太忙了…」朴智妍急忙幫鄭秀晶辯解,但眉宇間帶著一股哀怨。

 

「妳看妳,現在活脫脫一個深宮怨婦,像個被包養的小媳婦。」

 

「哪有,我跟秀晶是很認真的交往關係,才不是包養!」

 

另一名朋友插話…

 

「但是外界不這麼想啊,大家都在傳妳被那位包養,只是我們沒有跟妳說罷了。」

 

朴智妍看朋友們都異口同聲說著這件事,心裡壓抑已久的委屈通通倒出來了…

 

「你們不說我也知道,但外界說的多難聽我都不管,只要她還在我身邊就好。」

 

朴智妍說完話就起身…

 

「不說了,越說越鬱悶,我去一下洗手間。」

 

「智妍,要不要我扶妳?」朋友跟著起身。

 

「不用!才喝那麼一點,我沒有醉!」

 

朴智妍一路搖搖晃晃,上完洗手間剛走出來,就碰上同樣醉醺醺的金鐘鉉。

 

兩人狹路相逢,自然分外眼紅。

 

朴智妍內心大喊不妙,自己是個女孩體力一定不如金鐘鉉,於是決定假裝沒看見金鐘鉉,直接擦身而過,但金鐘鉉可不打算就這樣算了,渾身酒氣的他拉住準備溜走的朴智妍,把對方甩到牆壁上,朴智妍的背紮紮實實地撞在牆上。

 

「金鐘鉉!你瘋了嗎!」朴智妍扶著背說。

 

「就是妳…就是因為妳這個賤人…我在外面被傳的有多難聽妳知道嗎!」

 

金鐘鉉衝過來要揍朴智妍一拳,還好朴智妍及時閃開,但金鐘鉉還不罷休,抓住了朴智妍的長髮,朴智妍也不甘示弱,雙手緊抓金鐘鉉的頭髮,兩人就像潑婦罵街,抓著彼此的頭髮大吼大叫。

 

「金鐘鉉!你發酒瘋也不要拿我出氣啊!」

 

「我不拿你開刀,我要拿誰開刀?今天不打妳,我這口氣吞不下去!」

 

兩人的喧嘩聲引來了許多人的關注,朴智妍與金鐘鉉的朋友看到兩人在打架,急忙衝出來架開兩人。

 

半小時後,鄭秀晶的手機響起,她瞄了眼來電顯示,猶豫一會兒才對鄭秀妍說…

 

「姊,我接一下電話。」

 

「好。」

 

鄭秀晶快步走出包廂接聽電話…

 

「智妍,有什麼事嗎?」

 

「那個…呃…」

 

「妳幹嘛吞吞吐吐的?妳通常不會在我辦公的時後打電話來,是發生什麼事了?」

 

「我…現在人在警察局…還有金鐘鉉…」

 

「什麼!」

 

「我們剛好在酒吧碰到了…然後…就打了起來,秀晶,我只有點皮肉傷,妳千萬不要到警察局來找我,我會自己處理好,只是打來跟妳說一聲…」

 

「怎麼會搞成這樣…」鄭秀晶一手扶額,她一直想避免的場面終於還是來臨。

 

「秀晶…妳不要生氣…我知道我錯了…」

 

鄭秀晶回頭看了眼包廂,語氣無奈的回應…

 

「我讓孝敏過去保妳出來,我到妳家等妳。」

 

「好…」

 

鄭秀晶回到包廂,直接拎起包包打算走人…

 

「姊,突然有件急事,我要先離開了。」

 

「公司的事嗎?」鄭秀妍抬頭問。

 

鄭秀晶對上鄭秀妍的目光,遲疑了一會兒才回答…

 

「對。」

 

 

 

 

警察局裡,金鐘鉉跟朴智妍坐在辦公室的兩端,勢如水火。

 

兩人的頭髮都被抓得亂七八糟,朴智妍拿著冰塊冰敷腫起來的右臉頰,金鐘鉉的嘴角還流著血。

 

警察看著兩人依然劍拔弩張,便又問了一次…

 

「你們,哪位想要先錄口供?」

 

果然,兩人又指著對方,誰都不想先做。

 

「你們這樣我很難辦事。」

 

這時,響起一陣高跟鞋的清脆聲響,兩人同時轉頭,看到一身正裝的朴孝敏走進來,朴孝敏沒有把目光放到任何一個人身上,而是直接找上負責員警。

 

「您好,我是龍基集團的董事長總秘書,方便跟你們局長談談嗎?」

 

「啊…這個…」警察一聽到對方是龍基集團的人,嚇得都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朴孝敏見狀就拿出手機,作勢要打電話…

 

「還是我先打電話給警察署長,聽到署長的命令,你們才願意幫忙?」

 

「不用,請!」

 

警察當然知道不能惹龍基集團,趕緊幫朴智妍帶路。

 

金鐘鉉看著員警這番阿諛,不悅的指著朴孝敏大吼…

 

「是秀晶派妳來保那個賤人的嗎!」

 

「你叫誰賤人!你才是龜孫子!」朴智妍不滿的叫囂。

 

朴孝敏停下腳步,轉頭望向還在對嗆的兩人,冷冷的丟出一句話…

 

「兩位都安靜點吧,這樣才可以早點出去。」

 

朴孝敏的這句話明顯有了作用,兩人都不再說話,朴孝敏則進入局長辦公室。

 

一時之間,警察局內一片靜謐。

 

在兩人敵對的視線下,這股寂靜到了近乎詭譎的程度。

 

金鐘鉉先打破這股令人不安的氣氛,嘲諷的笑了出來…

 

「朴智妍…秀晶還蠻把妳放在心上的啊,讓她的親信來保妳,甚至把外面的記者都打發走了…」

 

「金鐘鉉…你今天無緣無故打我,這筆帳我一定會跟你算的。」

 

「好啊,那妳先跟我算讓我戴綠帽的這筆帳,如何?」

 

朴智妍馬上對金鐘鉉擺出禁聲的手勢…

 

「唉,我們還在外面…嘴巴老實一點。」

 

「哈!妳還怕別人說啊,現在誰不知道妳跟我未婚妻有一腿,我可是忍妳很久了…」

 

過了約莫十分鐘,朴孝敏終於走出來,還與局長有說有笑。

 

警察局長命令員警將兩人放了,便繼續跟朴孝敏說悄悄話…

 

「那就麻煩董事長在署長面前,替我美言幾句。」

 

「這是當然的,您今天可是幫了大忙呢。」朴孝敏態度恭敬的回應。

 

兩人被鬆了手銬,金鐘鉉瞪了朴智妍一眼才離開警察局。

 

朴智妍則是來到朴孝敏身邊,一手搭在朴孝敏的肩上…

 

「我要趕快回家,她還在等我呢。」

 

「朴總…妳的手…」朴孝敏皺著眉看向朴智妍的鹹豬手。

 

「唉呦…我都受傷了,讓我扶一下嘛…」

 

「……」

 

遇到如此厚臉皮的人,朴孝敏徹底無言了,只好攙扶朴智妍走出警察局,但才走沒幾步就突然停下來,還把受了傷的朴智妍一把推開。

 

「總秘!妳要殺我啊!」

 

朴智妍發現朴孝敏的目光看向不遠處,跟著望過去才發現咸恩靜就站在那兒。

 

「喔…原來是怕妳女友看到啊…」

 

然而,事情遠沒有朴智妍所想的簡單,朴孝敏害怕的不是咸恩靜,而是咸恩靜背後的那個人,那個人才是最令人頭痛的。

 

咸恩靜似乎等候多時,看到兩人就快步走來…

 

「代表想跟朴總說些話。」

 

朴孝敏聽見便臉色鐵青,朴智妍卻一臉嘻嘻哈哈的。

 

「天啊,秀晶竟然勞煩她姊姊來接我,太受寵若驚了!」

 

朴孝敏拍了下朴智妍的手,要朴智妍別再說了,但朴智妍非但不聽話,還答應要去見鄭秀妍,獨自走往不遠處的車輛。

 

朴孝敏與咸恩靜一同看著朴智妍的背影,同時發出嘆息。

 

「怎麼辦…我怕妳老闆會殺了她…」朴孝敏說。

 

「我也怕…」咸恩靜抹了下額頭的冷汗。

 

「妳怎麼知道朴智妍跟金鐘鉉打架的事?」朴孝敏問。

 

「妳明知故問。」

 

「對了,妳有跟妳老闆說,我老闆沒跟朴智妍發生關係的事嗎?」

 

「沒有…」咸恩靜搖頭。

 

「為什麼不說?」

 

「任誰聽了都不相信,一個花心大蘿蔔會讓妳老闆在這兩年全身而退…」

 

「但這是事實啊,我老闆那種人妳也知道,那麼死心眼。」

 

朴孝敏看咸恩靜沒回應,就繼續說下去…

 

「其實妳心底還是不喜歡我老闆的吧…」

 

咸恩靜沒有回答。

 

「我知道…妳一直勉強自己接受妳老闆跟我老闆的關係…但心裡還是不樂意的。」

 

咸恩靜笑了,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就當作是我的一點私心吧。」

 

朴智妍來到黑色轎車前,先是敲了下車門才坐進車內。

 

「您好,勞煩您來接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朴智妍急忙裝得客套,鄭秀妍只是望了朴智妍一眼,沒有打任何招呼。

 

「那個…想來…您是因為我惹禍生氣了吧…」

 

「恩。」鄭秀妍倒是回應了。

 

好不容易等到鄭秀妍的回應,朴智妍不顧鄭秀妍的冷漠表情,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我可沒打算招惹他,只是跟朋友在酒吧喝酒,好死不死跟他狹路相逢,他一句話也沒說就突然往我撲過來,還好我反應快,要不然臉不只會腫起來呢!我知道他看我不順眼很久了,但一見面就打人也太過份了吧!」

 

鄭秀妍聽著聽著,淡漠的目光變得更加冷冽,連說話的語氣都如寒風苛薄…

 

「所以…妳跟秀晶的事,很多人都知道了?」

 

「是啊…不過姊姊妳也知道這種事很難瞞的。」

 

「姊姊?」鄭秀妍挑了下眉。

 

「您是秀晶的姊姊,就自然也是我的姊姊啊!」

 

朴智妍原本滿臉笑容,對上鄭秀妍的目光,竟然會有一絲恐懼。

 

 

「我只有秀晶一個妹妹。」

 

「呃…也是!我太自來熟了,抱歉…那您今天為什麼來找我呢?肯定不是秀晶讓您來的。」

 

「我今天來只是想告訴妳幾句話。」

 

「您又想讓我放棄秀晶?」朴智妍問。

 

「不是,我不會重覆說同樣的話。」

 

「那是?」

 

鄭秀妍直視朴智妍的雙瞳,眼神中強大的震懾力讓吐出的每個字都擲地有聲…

 

「妳對龍基董事長這個位子,有多大的認知?」

 

「就…就秀晶現在的位子啊?」

 

「還有呢?」

 

「全國第一富豪。」

 

「還有呢?」鄭秀妍的語調越來越重。

 

「韓國最有權力的人。」

 

「既然妳都知道了,為什麼還要給秀晶添麻煩?」

 

鄭秀妍的訓斥如同一記直擊,直接切進朴智妍的心臟,讓朴智妍傻住了。

 

「龍基董事長這個位子,是踩著多少條人命才能攀附的位子,妳知道嗎?」

 

「我…」

 

「秀晶獨自扛下這個位子,不只代表她得到最大的權力,也代表她背負著異常沉重的責任,金鐘鉉雖然滿是缺點,但他背後的金銘足以彌補所有的不是,而妳…到底能幫她什麼呢?」

 

「您說的這些話還真刺耳啊…」

 

「實話總是刺耳。」

 

「但我也沒有您說得那麼不堪,我雖然沒有很好的家世,但我有一顆對秀晶完全坦承的真心,我當然知道秀晶背負了多少責任,所以我每天都想著要如何讓她開心…好幾個白天,我陪她到世界各地考察,好幾個晚上…我陪她一起熬夜看報告…這些年,我就是用這種方法給她力量的…」

 

朴智妍看鄭秀妍沒有說話,接著說下去…

 

「我相信秀晶不是一個會看家世跟錢財的人,這些東西她都有,又怎麼需要別人給她呢?她需要的是一個真心愛她的人,而我敢保證,在這世界上,沒有人比我更愛她。」

 

「妳…好像自以為很懂她?」鄭秀妍咬著牙問。

 

「是啊,我是這樣覺得。」

 

鄭秀妍將視線移到車窗外,緩緩吐出一口氣,沉默了許久才說話…

 

「妳下車吧。」

 

「好。」

 

朴智妍開門下車,但又回頭補了一句…

 

「今天跟您談話很高興,希望還有機會能再聊。」

 

鄭秀妍沒有理會朴智妍,目光仍鎖在車窗外。

 

朴孝敏一看到朴智妍下車,就急忙跑過去…

 

「妳沒事吧?」

 

「沒事啊,聊得很愉快,就麻煩總秘送我回家啦~

 

「好,我們走吧。」

 

朴孝敏轉頭看了咸恩靜一眼,才帶朴智妍離開。

 

咸恩靜則是等到朴孝敏的車子離開了才回到轎車上,她甫坐進駕駛座,不用轉頭就能感受到來自鄭秀妍的低氣壓。

 

「秀妍…妳不用過來的,幹嘛給自己找罪受?」

 

「別說了…我現在心情很糟…」

 

「朴智妍跟妳說了什麼?」

 

「說了很多讓我後悔的事…」

 

咸恩靜聽見鄭秀妍的嘆息,內心有些動搖,心想要是鄭秀妍知道朴智妍與鄭秀晶沒有發生關係,會不會心情就好過一點…

 

「秀妍…其實妳不用那麼在意朴智妍…」

 

「秀晶都為了她欺騙我…我怎麼能不在意…」

 

「秀妍…其實我一直有一件事想跟妳說…朴智妍跟妳妹妹的事…」

 

「不用說了…我不想再聽到他們的事…」

 

「可是…」

 

「開車吧。」

 

 

 

 

鄭秀晶在朴智妍家等了好一陣子,才聽到玄關有聲響。

 

她快步走往玄關,看到朴智妍的右臉頰腫了起來,忍不住感到心疼。

 

「天啊…臉都腫起來了…沒想到oppa會這麼粗魯…」

 

「沒事啦,只是皮肉傷,對方更嚴重呢!」

 

「智妍…對不起,妳是因為我才受傷的…」

 

朴智妍捧起鄭秀晶的臉,突擊式的親了一口…

 

「笨蛋,我不要妳說對不起,親我一下我會更開心的。」

 

「妳老是不正經…」鄭秀晶把朴智妍推開。

 

朴智妍把鄭秀晶拉回來,將鄭秀晶抱得緊緊…

 

「我就是這樣的人啊~我現在要好好充電~

 

「智妍,妳明天不要去公司,在家裡休養吧。」

 

「老闆批的假,我當然要休~我會乖乖休養的。」

 

「那就好。」鄭秀晶總算安心了。

 

「對了,我剛才跟妳姊姊見過面了。」

 

「什麼!」鄭秀晶再次推開朴智妍,瞪大雙眼的看向朴智妍。

 

「其實也沒什麼,我們在車上聊了一會兒,我相信我們很快就可以打好關係。」

 

儘管朴智妍說得雲淡風輕,但鄭秀晶知道事態已經演變到不可收拾的局面…

 

「妳跟我姊說了什麼?」

 

「沒什麼,就是說了跟金鐘鉉互毆的事,還有這些年跟妳在一起發生的事。」

 

「我姊是什麼反應?」

 

「妳姊是不是不太有表情的人啊?她每次跟我說話都板著一張臉,話也很少。」

 

「完了…」姊姊一定生氣了…

 

「什麼完了?」

 

「沒事,既然妳沒事就好,我先回家了。」

 

鄭秀晶一離開朴智妍的住所就打給鄭秀妍,但對方沒有接聽,最後甚至顯示關機狀態,鄭秀晶只能安慰自己鄭秀妍已經先睡了。

 

 

 

 

怎知,那天以後,鄭秀晶接連幾天都聯絡不到鄭秀妍,連直接去鄭秀妍的住所找人,對方都避不見面,這讓鄭秀晶心情低落的都食慾不振,身為總秘的朴孝敏看了都不免憂心。

 

「董事長…您有心事?」

 

「姊知道我騙她了…到現在都不肯接我電話…孝敏…妳快告訴我該怎麼辦…」

 

「這個嘛…我是覺得…」

 

朴孝敏正準備說幾句安慰的話,沒想到朴智妍突然來訪,朴孝敏只能先離開辦公室。

 

鄭秀晶離開辦公桌來到朴智妍面前,查看朴智妍的臉頰是否已經消腫…

 

「看來好多了,今天要上工嗎?」

 

「明天再上工,今天只是想來看看妳。」

 

「我們到沙發那裡談吧。」

 

「等等。」

 

朴智妍將藏在身後的玫瑰花束遞到鄭秀晶面前…

 

「路過一間花店,順便買的。」

 

「每次都送玫瑰花,很膩。」鄭秀晶雖然這麼說,臉上卻帶著笑容。

 

兩人來到沙發區,鄭秀晶剛坐下,朴智妍就讓鄭秀晶側著坐。

 

「妳要幹嘛?」

 

「使出我的拿手絕活啊~

 

朴智妍伸展了一下筋骨,就用雙手揉著鄭秀晶的肩膀。

 

「秀晶,我剛剛在走廊上碰到妳表哥了,他整個人換了一個樣,看起來意氣風發的,妳怎麼就把龍基之星交給了妳表哥啊?」

 

「怎麼,不高興?妳好像不怎麼喜歡我表哥。」鄭秀晶閉著眼說。

 

「我幹嘛喜歡他,我只喜歡妳一個人。」

 

「妳明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妳表哥可不是個善類…妳好不容易把所有大權都掌握在手上…不怕…」

 

「以前的我會怕,但是現在所有籌碼都在我手上,我怕什麼?」

 

鄭秀晶拍拍朴智妍放在肩上的手…

 

「別擔心,我會處理好的。」

 

「那妳姊姊呢?她回首爾是要做什麼?」

 

「我姊打算在首爾蓋飯店,這件事妳不是知道嗎?。」

 

「我總覺得她別有目的…妳不怕她是回來奪權的嗎?聽舅媽說,當年妳跟妳姊姊為了爭奪龍基,可是拼得你死我活。」

 

「這個妳就別瞎操心了,我相信我姊姊。」

 

「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妳跟妳姊那麼多年沒見面,妳不怕她變了嗎?」

 

「姊姊沒變…變的人是我…」

 

鄭秀晶想起這些年來與鄭秀妍分隔兩地,現在好不容易在首爾相聚,卻依然無法同心,不免感到諷刺。

 

「秀晶?」

 

「沒事…」鄭秀晶儘管嘴巴說沒事,神情卻無比落寞。

 

「妳跟妳姊姊又吵架了?」

 

「沒有…」

 

「秀晶…妳的表情就明擺著說…妳跟妳姊姊吵架啊…」

 

「我們不要談她了好嗎…」

 

「好吧…」

 

朴智妍走出董事長辦公室,腦海還充滿鄭秀晶的愁容,只好來跟朴孝敏打聽兩姊妹的狀況…

 

「總秘,秀晶是不是跟她姊吵架啦?」

 

「妳怎麼這樣問?」

 

「秀晶很久沒有臉色那麼陰森了,上次看到是兩年前。」

 

「這件事妳就別管。」

 

「我怎麼能夠不管,我想幫他們和好,妳幫我想想法子吧。」

 

朴孝敏不敢置信地看向朴智妍…

 

「妳想幫他們和好?朴總,我很認真的告訴您,不要去管他們姊妹的事。」

 

「總秘,妳太無情了,秀晶好歹是妳的上司,妳也關心一下她的私生活啊。」

 

朴孝敏的嘴唇不斷抽搐,她沒想到朴智妍竟然如此愚蠢,想要幫兩姊妹和好。

 

「反正,這件事我不想管,朴總妳也不應該管。」

 

朴孝敏拿起桌上的文件,起身就要走往辦公室。

 

「唉唉!總秘!別跑那麼快啊!」

 

朴孝敏走進辦公室,原本以為會看到失魂落魄得鄭秀晶,沒想到卻是看到鄭秀晶捧著手機傻笑。

 

「董事長?」這變化也太快了吧!

 

「姊姊剛剛打給我,約我周末一起去美術館!」

 

「喔。」朴孝敏著實為朴智妍感到可憐。

 

 

 

 

周末的氣候一片晴朗,鄭秀妍開車來到首爾郊區的一間美術館,但停好車後,沒有直接下車,而是在車上猶豫許久,才下定決心與鄭秀晶見面。

 

但沒想到美術館裡一個人都沒有,空空如也。

 

正當鄭秀妍覺得奇怪時,鄭秀晶走到她的身旁,一把挽住她的手…

 

「姊…我已經包場了,所以不會有外人。」

 

「包場?」

 

「對啊,其實也只是一通電話的事,我跟文化部長有點交情。」

 

鄭秀晶把導覽手冊遞給鄭秀妍…

 

「姊,我們進去吧。」

 

偌大的場館裡,只有兩人的腳步聲,不時伴隨低聲的細語。

 

鄭秀妍偶爾會停下來仔細看畫,鄭秀晶則在一旁偷偷觀察鄭秀妍的神色。

 

今天的美術館之約,與其說是約會,倒不如說是看誰先早一步坦白。

 

兩人之間一旦有了謊言,再多的溫存都顯得不真實。

 

「姊…我突然想到,我們好像從來沒有一起來過這種地方。」

 

「是啊,這也是我約妳來這裡的原因,我想讓妳看看我喜歡的地方。」

 

鄭秀晶的手穿過鄭秀妍的指縫,兩人十指交扣…

 

「姊,妳好像特別喜歡安靜的地方。」

 

「但妳偏偏喜歡熱鬧…」

 

語畢,鄭秀妍抽開了手。

 

鄭秀晶知道鄭秀妍還在氣頭上,多說無益,只能用行動來證明。

 

她走到鄭秀妍身旁,再次牽起對方的手,而鄭秀妍的目光定格在一幅畫上,入神的彷彿被吸進畫裡頭。

 

那是一幅破碎的沙漏,鄭秀妍的視線隨著沙漏的裂痕逐漸哀戚。

 

「秀晶…妳一生中最後悔的事是什麼?」

 

「很多很多,與姊姊的每次錯過…都讓我很後悔…姊姊呢?」

 

鄭秀妍將視線轉移到鄭秀晶身上…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妳…妳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

 

「妳第一次喊我姊姊…是在冬季的下午…我幫妳披上毛毯時,妳的夢話…」

 

「妳送我的第一份禮物,是朵紫色的小花…」

 

「我記得所有與妳有關的回憶,我以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我更懂妳、更珍惜妳…所以我就這麼放手了…」

 

鄭秀妍將兩人相握的手舉起,在彼此視線中鬆開,牽住的手就這麼分開、墜落。

 

「我現在才知道…沒有什麼事是永遠的,這個世界不會因為我停止轉動,妳也不會永遠只屬於我一個人。」

 

「姊…對不起…我不該對你說謊的…妳不要這樣…」

 

「我不懂妳在說什麼…我只是感嘆時光罷了…」

 

「姊,我知道妳氣我騙妳…但我也是怕妳胡思亂想,我一定會跟智妍分手的…妳要給我一點時間…」

 

「一點時間?是什麼時候?」

 

「先過一陣子吧,她最近因為我受傷,我不想在這時候傷害她…」

 

鄭秀妍伸手摸了下鄭秀晶的頭,苦笑的說…

 

「我說過,沒有把握就不要許下誓言…」

 

「姊…妳要相信我…」

 

「秀晶…我相信妳…所以才知道妳做不到…妳太善良了…」

 

 

 

 

晚上,在萬龍飯店,鄭氏三姊妹齊聚一堂,朴善伶也帶了一對兒女前來,金在中則把鄭美雅抱在腿上逗弄。

 

乍看彷彿家庭聚會,一派和樂融融。

 

大夥兒吃完飯後,原本還在含飴弄孫的鄭敏雅,將兩個寶貝孫子交給朴善伶,讓朴善伶跟金在中帶著小孩到隔壁包廂去。

 

朴善伶跟金在中儘管覺得奇怪,也是乖乖到隔壁包廂。

 

最後,包廂內只剩鄭家姊妹三人。

 

鄭敏雅身為長姊,自然第一個說話…

 

「所以…秀妍還是回來了?」

 

「是啊,上禮拜就回來了,還在首爾開了辦公室,估計會久待…」

 

鄭敏德說到一半就瞄了眼鄭敏淑,笑裡藏刀的說…

 

「二姊不是跟那兩姊妹吃過飯了嗎?都把秀晶樂得都給在中升官了呢。」

 

鄭敏淑聽了趕緊回應…

 

「我只是想跟晚輩敘舊…沒往那方面想,我也很訝異在中怎麼會突然升官…」

 

鄭敏雅深知二妹的個性,不等鄭敏淑說完就打岔…

 

「二妹,姊妹間就不用裝了,為了子女花這點心思,我們都能諒解。」

 

「大姊…我…」鄭敏淑羞愧的說不下去。

 

鄭敏德見二姊不敢說下去,這才說出心裡話…

 

「那大姊,我們該怎麼辦?這兩姊妹萬一聯手,龍基還有我們容身之處嗎?」

 

鄭敏雅看到小妹憂心忡忡的模樣,反而笑了出來…

 

「小妹,現在要煩惱容身之處的,只剩我跟二妹了,畢竟善伶跟在中都還在公司…但小妹,妳有什麼好煩惱的?」

 

「呃…我…我是替兩位姊姊擔心啊!」鄭敏德喝水掩去眼底的慌張。

 

鄭敏淑雖覺得小妹的神色有異,但還是逕自說下去…

 

「小妹也是有心了,但我覺得秀妍是不會回龍基的。」

 

「喔?二姊知道什麼秘密了嗎?」

 

「我那天跟他們姊妹吃飯,有感覺到兩人之間還存在一些尷尬,短期之內應該是不會和好如初。」

 

「但如果兩人真的和好了呢?」鄭敏德著急的問。

 

「不會有那個時候的,當初我們可以讓他們姊妹鬩牆,現在又未嘗不可?」

 

大姊此話一出,兩個妹妹都聽明白了。

 

「一切都聽大姊吩咐。」鄭敏淑對大姊鞠躬。

 

「我也是,我們絕對不能讓鄭秀妍回龍基。」鄭敏德連連點頭。

 

而在隔壁包廂,金在中抱著朴善伶的女兒,哄得十分順手,讓朴善伶看了嘖嘖稱奇。

 

「表哥,看不出來你挺會逗小孩的。」

 

金在中愣了一下才說話…

 

「妳啊,沒事生個雙胞胎累死自己幹嘛,照妳這樣,別想回總公司了。」

 

「能回韓國就好,啊,還沒恭喜你呢,表哥,恭喜你成為龍基之星的負責人。」

 

「別說恭喜了,這可是個苦差事。」

 

金在中瞄了下牆壁,嘀咕的說…

 

「也不知道我媽跟那些阿姨們在談什麼,我們都聽不得。」

 

「唉呦,不就是姊妹之間的話家常嗎?」

 

金在中笑了,把懷中的孩子還給朴善伶…

 

「鄭家人哪有家常可言,善伶妳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

 

朴善伶抱著孩子,若有所思的說…

 

「表哥…我有些話想跟你說…是真心把你當家人,才想對你說的話。」

 

「好啊,妳說吧,我聽著。」

 

「我知道表哥對當年晶圓廠的事耿耿於懷,但我勸你放下,你是扳不倒秀晶的。」

 

「善伶,妳當媽了,膽子也變小了呢。」

 

「是啊,當了兩個孩子的媽,我現在比誰都怕死,我死了誰照顧這兩個孩子…」

 

朴善伶看著懷中女孩的睡容,臉上浮現母愛的光輝…

 

「表哥,我現在只想安心的活著,最近我常常作惡夢,夢到了我哥…還有龍珠…當年要不是為了跟他們兩姊妹爭權,他們都不會死…我不希望你步他們後塵…」

 

「善伶,我跟他們兩人不同,我不會自曝其短,而且鄭秀妍回首爾了,我要在她們兩姊妹聯手之前,一舉擊敗鄭秀晶。」

 

「秀妍回來了?是什麼時候的事?」

 

「善伶,大阿姨沒跟妳說?隔壁包廂肯定就是在談這件事。」

 

「我不知道…」

 

「那我現在告訴妳了,妳總算知道有多急迫了吧,只要鄭秀妍回到龍基,你我在龍基都岌岌可危,當年我們設局讓這對姊妹反目,他們可都記得牢牢的。」

 

 

 

 

結束美術館的約會後,鄭秀妍開車載鄭秀晶到自己的住所。

 

鄭秀晶讓鄭秀妍把車停在門口,然後拉著鄭秀妍下車。

 

「秀晶,妳要幹嘛?」

 

「姊,妳能把我的指紋,納入你的門鎖嗎?」

 

「當然可以。」

 

鄭秀妍先用自己的權限開鎖,接著就讓鄭秀晶壓指紋,把指紋存進資料庫裡。

 

「這樣就好了,以後妳隨時都可以過來。」鄭秀妍笑著說。

 

兩人進屋後,鄭秀妍便讓鄭秀晶到沙發休息。

 

「我去煮飯。」

 

「我來幫妳。」鄭秀晶起身要來幫忙。

 

鄭秀妍則將鄭秀晶按回沙發上…

 

「妳是客人,我來就好。」

 

鄭秀妍來到廚房,套上圍裙就要開始煮飯,鄭秀晶偷偷來到廚房門口,看著姊姊煮飯的背影,不一會兒,鄭秀晶就走進廚房,拿起一旁的食材準備清洗。

 

「秀晶,我說了妳不用來幫忙。」

 

「我不是客人。」

 

鄭秀晶扔下這句話就低頭默默洗菜,鄭秀妍也只好由她去。

 

最後兩人煮出一桌子菜,鄭秀晶儘管只有洗菜,還是覺得這飯吃起來特別香。

 

「姊…妳的廚藝進步好多,跟家裡的大廚有得拼呢!」

 

「妳誇得太過火了。」

 

「哪有~

 

鄭秀晶看鄭秀妍臉上的表情逐漸明朗,於是提起在美術館的話題…

 

「姊…妳剛剛在美術館說的話…我不太認同…」

 

鄭秀晶放下筷子…

 

「我不是因為善良才不敢跟智妍說分手…我也知道拖延時間也不會讓智妍好過一點…最根本的原因…是我想要讓自己心安…」

 

「秀晶,妳不用再說了,我知道妳的苦處,畢竟是我破壞了妳們…」

 

「姊…不是這樣的…」

 

鄭秀妍跟著放下筷子…

 

「妳不用解釋…我都明白,既然妳打算晚一點再跟朴智妍說分手,那我們也不適合太過親近,現在時間不早了,我送妳回去。」

 

鄭秀妍不容鄭秀晶拒絕,直接開車送鄭秀晶回家。

 

車程中,鄭秀妍始終沉默,鄭秀晶也被這低氣壓感染,神色都變得抑鬱。

 

當車子抵達鄭家,鄭秀晶下車前想親一下鄭秀妍,鄭秀妍卻轉頭避開。

 

 

 

 

隔天一早,首爾市已是車水馬龍。

 

某間私立幼稚園外,許多父母送孩子來上學。

 

而在電線桿後躲著一個身影,金泫雅偷偷看著保母牽著鄭美雅進幼稚園。

 

好幾個早晨,她都會這樣偷偷摸摸地看著鄭美雅,與其說是愧疚,更多的是為了讓自己心安,當年鄭龍珠的死亡,金泫雅仍歷歷在目。

 

這時,有人拍了下她的肩膀,轉頭一看,竟然是朴智妍。

 

「哈囉,好久不見。」朴智妍對金泫雅寒喧。

 

「抱歉,妳認錯人了。」

 

金泫雅拿開朴智妍的手就要逃離,卻被朴智妍叫住。

 

「金泫雅!別走!我是不會忘記害死龍珠的兇手的!」

 

「我不是兇手!」金泫雅轉頭對朴智妍辯解。

 

「呵,每個兇手都這麼說,要不是因為愧疚,妳來找美雅做什麼?可憐她嗎?」

 

「我…我只是…想看看鄭小姐的女兒過得好不好。」

 

「不用妳看,她過得很好,倒是妳,聽說跑去做鄭秀妍xi的秘書?」

 

「妳知道的可真多啊。」金泫雅瞇著眼看向朴智妍。

 

「沒辦法,秀晶身邊的人我都要多注意,以免有人對她不利。」

 

「秀晶…叫的可真親密…妳跟她果然是那種關係嗎?」

 

「無可奉告,倒是妳笑什麼?」朴智妍十分不喜歡金泫雅臉上帶著嘲諷的笑容。

 

「我笑妳這個人,太蠢。」

 

「蠢?妳有資格說我蠢?跑去已經失勢的人那兒當秘書,這才叫蠢。」

 

「失勢?妳可真敢說,當年要不是我們代表不想跟鄭秀晶爭權,鄭秀晶根本攀不上這個位子,我們代表論才幹、資歷、心計,鄭秀晶沒有一個比得上!」

 

「講那麼多不還是輸給秀晶了?能讓敵人退出戰場,也是種才能呢。」

 

朴智妍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拿出名片遞給金泫雅…

 

「妳幫我問問妳老闆,有沒有時間跟我吃頓飯,我有重要的事要跟她談,如果她願意談,就打這個電話給我。」

 

「妳怎麼知道我願意幫妳轉達?」

 

「妳不是秘書嗎?這是妳的工作吧?」

 

金泫雅悻悻然的收下…

 

「我可不保證代表會打給妳。」

 

「知道了。」

 

 

 

 

金泫雅來到辦公室,便看到鄭秀妍握著咖啡杯發呆。

 

咖啡杯沒有一絲熱氣,看來已經涼了。

 

「代表,您的氣色很差,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事…幫我再泡杯咖啡吧。」

 

「對了,代表,這是Houte的朴總的名片,她說有事要跟您商量,如果您願意就打名片上的電話號碼找她。」

 

「我知道了…」

 

金泫雅拿著空杯走出辦公室,馬上就找咸恩靜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代表到底怎麼了?魂不守舍的…」

 

「當然是為了私事。」咸恩靜無奈的回答。

 

「怎麼自從代表來到首爾後,心情就變得陰晴不定…」

 

咸恩靜呵呵兩聲,一副老生常談的說…

 

「習慣就好,以前就是這樣的,只是妳不知道而已。」

 

另一頭,鄭秀晶則是把朴孝敏當情緒垃圾桶…

 

「我到底哪裡有錯?我跟智妍在一起好幾年了,要我突然跟她分開,對她真的太殘忍了…我就想用逐漸疏遠的方式跟她分手…但是姊根本不聽我解釋…」

 

「董事長…您別再哭了…」朴孝敏手裡的那包衛生紙都快要沒了。

 

「姊會不會就回濟州島了?」

 

「不會的…您不要那麼緊張。」

 

鄭秀晶整天就知道抱著朴孝敏哭,所以到了下班時間,雙眼還是腫的,讓來接鄭秀晶下班的朴智妍嚇了一跳。

 

「秀晶…發生什麼事了?誰欺負妳了?」

 

「沒有…」

 

「我帶妳去個好地方…別哭了。」

 

朴智妍載鄭秀晶到漢江公園,停車的空地剛好可以看到不遠處的霓虹吊橋。

 

「這裡是最近的約會聖地,景觀果然很好。」朴智妍讚嘆的說。

 

「恩…」雖然眼前盡是美景,鄭秀晶還是心不在焉。

 

「還在跟妳姊姊鬧不愉快?」

 

「有那麼明顯嗎?」鄭秀晶反問。

 

朴智妍轉身握住鄭秀晶的手…

 

「放心,一家人嘛,只要打開心結,總是會和好的。」

 

鄭秀晶看著朴智妍,心裡感慨萬千。

 

智妍啊…

 

妳可知道,妳就是我跟姊姊之間的心結嗎?

 

「智妍…我…」

 

恩?」

 

鄭秀晶在心裡不斷催眠自己,此刻是最好的分手時機。

 

要分手就趁現在!

 

「我…我們…」

 

鄭秀晶望進朴智妍的眼眸,那人的眼眸如此真摯…純粹…

 

一想起這幾年朴智妍對她的好,鄭秀晶就說不下去了,滿腹愧疚都湧上來,化成淚水淹沒了她的視線。

 

「智妍…對不起…」

 

朴智妍抱住鄭秀晶,像是哄孩子那般又拍又晃的。

 

「乖…別哭…妳又沒有對不起我什麼…」

 

車子隨著朴智妍的搖晃不斷晃動,讓在不遠處監視的宋茜冒了虛汗,宋茜以為自己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不知道該怎麼跟話筒那頭的鄭秀妍匯報。

 

「宋小姐,妳還沒回答我,秀晶到底人在哪裡,她一直都沒有接我電話,是不是跟朴智妍在一起?」

 

宋茜看著不遠處時不時晃動的車輛,又吞了口水…

 

「那個…您確定要知道嗎?」

 

「什麼意思?」

 

「您妹妹的確跟朴智妍在一起,車子就停在漢江公園的河濱空地上…」

 

話筒那頭瞬間沉默了,宋茜知道剛才匯報的話肯定讓鄭秀妍不高興了。

 

「代表…我其實是不想說的…」

 

「不怪妳,該怪的是我自己…」

 

「代表…不是這樣的…您…」

 

宋茜還來不及說話,鄭秀妍就掛了電話。

 

 

 

 

朴智妍開車送鄭秀晶回家後,鄭秀晶並沒有直接休息,而是開車去找鄭秀妍。

 

鄭秀晶從外頭看到裡面有燈火,便用自己的指紋進屋。

 

沒想到在客廳看到桌上許多酒瓶,鄭秀妍則躺在沙發上昏睡。

 

「姊…妳怎麼喝那麼多?」

 

鄭秀晶到廚房準備解酒湯,將蜂蜜倒入水中,還沒來得及攪拌,就被人從後抱住。

 

「姊?」

 

「不要去找她…」鄭秀妍的酒氣透過兩人緊貼的肌膚,蔓延到鄭秀晶的鼻尖。

 

「我不會找她的。」

 

鄭秀妍笑了,伸手摸了摸鄭秀晶的頭…

 

「我們秀晶長大了…也學會騙人了…」

 

「姊…妳不要這樣…」

 

「我也不想變成這樣…被嫉妒逼瘋的人…看起來一定很狼狽吧…」

 

「不是這樣的…」

 

「我根本就不該回首爾…妳根本不需要我…」

 

鄭秀晶聽到這句,馬上轉身看向鄭秀妍…

 

「妳不能走!我不准妳離開我!」

 

鄭秀妍沒有理會鄭秀晶的話,轉身往臥房走去…

 

「妳回去吧,我累了。」

 

「姊…妳不能走!」

 

鄭秀妍停下腳步,回頭望向鄭秀晶,這一眼包含了許多情緒。

 

有眷戀;有哀怨;有疲憊。

 

「同樣的話我不想再說第二次。」

 

鄭秀晶知道姊姊徹底發怒了,只好選擇離開。

 

 

 

 

鄭秀妍隔天醒來,昨晚的記憶隨著頭痛逐漸回流。

 

她想起昨晚對鄭秀晶說的那些話,滿是後悔。

 

「我怎麼會對秀晶說那種話…」

 

相較於鄭秀妍因宿醉而頭痛,鄭秀晶則是整夜沒睡,一大早到龍基就讓朴孝敏向咸恩靜打聽鄭秀妍的動向。

 

「姊姊還在首爾嗎?」鄭秀晶不安的看向朴孝敏。

 

「剛才跟恩靜說好了,一旦您姊姊到公司上班,她就會通知我。」

 

「那就好…」

 

「董事長,我幫您再泡杯茶吧。」

 

「等等…」鄭秀晶拉住朴孝敏。

 

「董事長還有事要吩咐嗎?」

 

「今天晚上,我跟智妍有約,我想在今晚跟她提分手,妳覺得我會成功嗎?」

 

「董事長下定決心了嗎?」

 

「恩,這次我說什麼都要把過去的關係切得一乾二淨。」

 

「既然董事長有這樣的決心,我相信您會成功的。」

 

於是,到了晚上,鄭秀晶提前到達餐廳,她在座位上不斷搓著手心,心裡則在演練等一下的分手台詞。

 

畢竟…分手也是需要練習的。

 

過沒幾分鐘,包廂的門打開了,鄭秀晶先是緊張得全身一顫,才敢轉頭望過去,沒想到沒看到朴智妍,反而遇到了鄭秀妍。

 

「姊?」鄭秀晶驚愕的站了起來。

 

「秀晶…怎麼是妳…朴智妍呢?」鄭秀妍也被這情勢弄傻了。

 

「姊…是智妍約妳的嗎?」鄭秀晶問鄭秀妍。

 

「是,難道妳也是她約來的?」

 

「對…」

 

兩人這樣一來一往,很快就知道此刻是什麼狀況。

 

既然這是朴智妍佈的局,兩人也只好乖乖入座。

 

「那個傢伙…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鄭秀晶的心情有些複雜。

 

「沒想到…她竟然製造機會讓我們見面…」鄭秀妍也不由得感慨。

 

鄭秀晶拿起菜單便開始看了起來…

 

「既然都來了,就吃頓飯吧。」

 

「恩。」

 

兩人吃飯時沒有交談,等到桌面的餐點都收乾淨後,鄭秀妍才開口…

 

「昨天我的態度太差了…對不起…」

 

「不,都是我的錯,姊…妳沒有錯…」

 

鄭秀晶握住鄭秀妍的手,信誓旦旦的說…

 

「我本來今天打算跟智妍談分手的…但沒想到她竟然是想讓我們姊妹和好…」

 

「她真的很愛妳…」鄭秀妍硬撐著笑容說。

 

「但我只愛妳。」

 

鄭秀晶不等鄭秀妍回應,就接著說…

 

「雖然這麼說很殘忍,但我並不愛她,從頭到尾只是想利用她來激怒妳,讓妳願意回到首爾來找我…但沒想到,在一起時間久了,感情也有了…但不是戀人的那種感情,而是像朋友或是閨密那樣,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成為我生活中依賴的對象…」

 

「姊…妳也覺得我是很惡劣的人吧?為了自己的私慾,玩弄別人的感情…但我那時候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如果當時沒有智妍在身邊…我早就崩潰了…」

 

鄭秀晶說到後面已經泣不成聲,長久累積的愧疚與悔恨是洶湧的海水,浪潮一來,鄭秀晶隨即滅頂。

 

鄭秀妍看到鄭秀晶哭得妝都花了,便拿了紙巾來到鄭秀晶面前,彎下身幫鄭秀晶擦去臉上的眼淚。

 

「恩靜跟我說…我跟妳在感情上都格外幼稚,我原本不信,現在我信了。」

 

鄭秀妍將仍在哽咽的鄭秀晶抱入懷裡…

 

「我們不要再分開了…與其禍害別人…還不如禍害我們自己…」

 

 

 

=================================================

作者公告一下

根據慣例,本章會是二月唯一的一章

之後會更新新春小劇場,直到小劇場結束才會回頭更silenc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radise 的頭像
paradise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my52418
  • 覺得智妍某種程度上蠻可憐的
    真心愛著的人不愛自己
    但還是支持鄭氏啦
  • P大小粉絲
  • 智妍步入秀智後塵
    成為下一個炮灰😅
    但逐漸看到鄭氏的曙光了😍
    真的等了好久才和好😭
  • Chu
  • 感覺秀晶跟智妍沒辦法輕易分手,甚至分手後可能會有許多事,
    看到兩人有進展蠻開心的,感情上的幼稚真的是一樣,秀晶可能更幼稚,
    可是那些非善類的親戚又聚集了,希望這次能狠狠將親戚的問題一口氣斬草除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