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5 130654 (1).jpg

 

 

本章歌曲是張惠妹的身後 ,請讀者自行查詢

 

 

 

文前小語:

 

相信大家都知道,鐘鉉的憾事。

為此作者思考了一段時間,考量這篇文已經走完了四分之三

最終決定還是繼續將鐘鉉作為角色名稱,也不會更改文章的走向與內容。

希望讀者諒解。

 

 

 

==========================================================

 

 

chapter37

 

 

 

 

命運,是一連串錯誤的集合。

 

人在犯錯中遍體麟傷,卻也因犯錯學會更多。

 

有些錯誤無比美麗,卻也有些錯誤不堪回首。

 

即使星斗移轉,人事全非,悔恨的痛還是停留在原地。

 

隨著心跳不斷刺痛,提醒著自己,帶給他人的傷痛,不曾告別。

 

 

 

 

早晨,位於首爾近郊的山區還帶有濃濃的霧氣。

 

靜謐的山林間,一名年邁的婦人牽著小女孩走進鄭龍珠的墓園。

 

今天是鄭龍珠的忌日,鄭敏德如往常帶鄭美雅來掃墓。

 

鄭敏德穿著一襲灰色皮草,但還是遮不住霧氣,鼻尖都凍紅了。

 

年僅五歲的鄭美雅穿著厚重的棉襖,全身鼓的像顆球,小手緊抓著祖母不放。

 

鄭敏德用濕毛巾擦拭墓碑,順便將照片上的污漬抹去,當瞧見墓碑前早已枯萎的花束,忍不住碎念…

 

「也不知道誰留的…送花有什麼用呢…人都走了…」

 

好不容易將墓地整理乾淨後,鄭敏德拉著孫女到墓碑前…

 

「美雅…跟妳媽媽說幾句話吧。」

 

女孩張著水汪汪的雙眼望向冰冷的墓碑,嘴巴不斷張合,卻說不出話來。

 

「美雅…怎麼變啞巴了?快跟媽媽說話啊。」

 

鄭美雅抬頭望向祖母,看到鄭敏德期盼的眼神,卻反而氣得甩開祖母的手…

 

「奶奶,媽媽又聽不到,我為什麼要跟她說話!」

 

鄭敏德明顯被孫女的回答嚇到了,下意識想要訓斥孫女,但看到鄭美雅眼角的水珠,滿腹的氣憤都化為心疼…

 

「美雅…對不起…是奶奶我太笨了…以為妳還小什麼都不知道…」

 

鄭敏德說著說著,滿佈細紋的眼角也變得濕潤。

 

「奶奶…別哭…我討厭妳哭…」

 

鄭美雅伸長胖胖的小手要抹去祖母的眼淚,讓走來的朴智妍看了不禁莞爾一笑…

 

「舅媽…美雅說的對,您忘了龍珠最討厭您哭了嗎?」朴智妍遞紙巾給鄭敏德。

 

「是啊…我都忘了,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朴智妍開車載這兩祖孫下山,來到山腳下的餐廳。

 

鄭敏德因為思念女兒,一時之間沒了胃口,湯匙都沒動過。

 

朴智妍則一邊喂鄭美雅吃飯,邊問起一些事…

 

「舅媽,那個崔珉豪…真的再娶了?」

 

「別跟我提到那個人渣!」

 

鄭敏德氣得拍桌,突然其來的聲響嚇得鄭美雅縮進朴智妍懷裡,朴智妍急忙抱住女孩安撫著…

 

「好…舅媽…我不問了…別那麼生氣…」

 

「反正我會拼我這條老命來照顧美雅的,不需要他!」

 

鄭敏德看向朴智妍,突然話鋒一轉…

 

「倒是妳,還要跟鄭秀晶糾纏多久?」

 

「舅媽…這可是我的私事…」

 

「私事?看妳經常那麼沮喪,肯定沒佔到便宜吧。」

 

「唉呦,談戀愛哪有誰會佔誰便宜的,我會繼續努力的!」

 

鄭敏德搖搖頭,明顯是對朴智妍感到失望…

 

「智妍啊,妳有沒有想過,並不是每個女人需要愛情,尤其是鄭家的女人。」

 

「舅媽,妳自己就是鄭家的人啊,別把鄭家說得那麼可怕,而且我記得秀晶的姊姊還跟個大明星談戀愛呢。」

 

「哼,妳沒見過鄭秀妍可不知道,她比鄭秀晶厲害多了,當初龍基差一點就是她的了,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離開首爾,跑去濟州島開個什麼飯店…」

 

眼看鄭敏德成功被轉移話題,朴智妍趕緊接下去說…

 

「說到鄭秀妍,聽說她要回首爾蓋飯店,應該快回首爾了。」

 

「真的假的?」鄭敏德的神情詫異,像是有些不敢相信。

 

「我也是聽一個建築業的朋友說的,但那個案子被一個無名的小建商標走了。」

 

鄭敏德皺起眉頭,開始語重心長了起來…

 

「既然鄭秀妍要回首爾,那對姊妹遲早會再次聯手…也不知道對我們祖孫來說是福還是禍…」鄭敏德下意識的伸手摸了下孫女的臉蛋。

 

「舅媽,別想太多,多吃點飯吧。」

 

 

 

 

鄭秀妍只在首爾待一晚,隔天一早便回到濟州島。

 

過度匆忙的停留,就像水滴落在水池中,僅是一陣短暫的波瀾,便歸於平靜。

 

鄭秀晶都以為那天在餐廳裡的擁抱,只是自己夢境的投射,並非現實。

 

現實中的她,早就變得平淡又枯燥,甚至有些虛偽。

 

像是此刻,她為了金鐘鉉父親的生日宴,特地打扮了一番。

 

明明發自內心的想拒絕這個生日宴,明明討厭那個渾身煙草味的老人,但為了虛妄的名利,還是得用化妝品來遮掩真實的面貌。

 

然而,這樣的裝扮卻讓金鐘鉉為之驚艷…

 

「秀晶,妳今天穿得真美!」

 

金鐘鉉一把摟住鄭秀晶的腰,帶領女友走進家門。

 

「爸知道妳來了一定很高興。」

 

「不知道你爸會不會喜歡我買的禮物…」鄭秀晶略為不安的說。

 

「妳來他就很高興了。」

 

兩人到寬廣的客廳,鄭秀晶便聞到濃重的雪茄味,身子忍不住顫了一下。

 

鄭秀晶咬緊牙關,努力要把噁心感嚥下去,她不想被小時候的噩夢繼續糾纏,何況眼前的老人已經兩鬢斑白,與兒時的那個壞人毫無關聯。

 

原本仍算健壯的金順澤經過五年歲月的磨碾,也已是一頭白髮,老人病陸續纏身,走路都需要以靠拐杖支撐,現在已經減少出入公司,把大部分事務都交給金鐘鉉處理。

 

金順澤一見到鄭秀晶就急忙起身,杵著拐杖來到鄭秀晶面前…

 

「秀晶,妳來啦,快請坐。」

 

「伯父,生日快樂。」鄭秀晶將準備好的禮物奉上。

 

「妳有心了,但我都那麼老了,生日可不是個開心的節日。」金順澤把禮物交給妻子,便領著鄭秀晶與金鐘鉉來到飯廳。

 

眾人來到飯廳一同吃飯,一桌人有說有笑,金順澤總愛說著在日本的打拼史,鄭秀晶聽到耳朵都要長繭了,但還是要努力陪笑,好不容易等到生日蛋糕送上來,鄭秀晶才鬆了一口氣。

 

金順澤看著蛋糕上的蠟燭,先是嘆了口氣,才說出願望…

 

「我啊…想在死之前看到兒子成家,還有,看到孫子出生!」

 

金順澤此話一出,鄭秀晶的臉色便沉了下來,金鐘鉉則是面露尷尬的扯著嘴角。

 

「哈哈!我許這種願望會不會太貪心了?」金順澤笑著問。

 

「當然不會啊,老公。」金順澤的妻子接話。

 

金順澤切完蛋糕便坐下,把目光轉向始終坐在一旁沉默的鄭秀晶…

 

「秀晶啊,我就坦白說了,我再活也沒幾年了,妳能完成我這個老人家的心願吧?」

 

鄭秀晶正要開口時,金鐘鉉在桌面下按住她的手,鄭秀晶轉頭瞄了金鐘鉉一眼,金鐘鉉的神情像是希望她別打碎老人的美夢。

 

但,鄭秀晶推開了金鐘鉉的手。

 

「伯父,您也知道,願望之所以叫做願望,就是因為難以達成。」

 

金順澤的笑容瞬間僵住了,一旁的妻子也皺起了眉,坐在鄭秀晶身旁的金鐘鉉則是低下頭看不出神色。

 

一時之間,氣氛尷尬到連站在一旁的僕人都不知所措。

 

怎知,金順澤突然大笑了起來,突兀且宏亮的笑聲打破原本死寂的氣氛。

 

「哈哈哈!秀晶真是幽默!我喜歡!」

 

金順澤這一笑,身旁的人都跟著笑了,鄭秀晶只好配合的扯了幾下嘴角,但很快就藉故離開,一點面子都不給金家。

 

金鐘鉉一向多話,但送鄭秀晶回家的路途中一句話也沒有說,面對如此反常的寡言,鄭秀晶在倒數這個男人還能夠憋多久。

 

然而,五分鐘後,金鐘鉉將車停在路旁。

 

Oppa,你想跟我說什麼就直說吧?別憋著。」鄭秀晶先發制人。

 

「鄭秀晶,妳難道連敷衍一個過生日的老人都不願意嗎?」

 

「你說的敷衍可是欺騙。」

 

「反正我們都騙了那麼多年,有差嗎!」金鐘鉉的聲音大到車外都聽見。

 

金鐘鉉看著鄭秀晶漠然的表情,越想便越氣,索性把心裡的話都吐出來…

 

「我們還需要裝什麼恩愛?反正所有人都知道我戴綠帽啊!妳跟那個女人的事誰不知道!但我還不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妳呢?哄哄我爸就那麼難嗎?」

 

Oppa,你以為你爸是三歲小孩?他說出那些話可不是要我敷衍他。」

 

「鄭秀晶…我真的受夠了!」金鐘鉉一拳捶在方向盤上,發出刺耳的鳴笛聲。

 

鄭秀晶雙首盤在胸前,瞥了金鐘鉉一眼便說…

 

Oppa,其實你根本就不用忍受我,你可以…」

 

「夠了!」金鐘鉉一聲喝斥,鄭秀晶就不再說話。

 

他們都知道,再激烈的爭吵,最後也只會無疾而終。

 

兩人沉默許久後,金鐘鉉突然笑出聲,燃燒著火焰的雙眼死盯著鄭秀晶…

 

「呵…我想開了,我們這樣互相折磨也挺好的,我是絕對不會放棄妳的…妳就死了這條心吧…」

 

 

 

 

鄭秀妍回到濟州島,很快就開了一個緊急會議,她當眾宣布要在首爾成立辦公室,馬上遭到金泫雅舉雙手反對。

 

「代表怎麼能過去!首爾的飯店都還沒蓋呢!」

 

「就是因為還沒蓋,才需要過去瞭解狀況,首爾的投資金額是濟州島的十倍,不容許有任何差錯。」鄭秀妍解釋的說。

 

「可是…」

 

「我也是想了許久才下這個決定,濟州島的飯店由崔經理全權負責。」

 

金泫雅偷偷扯了下咸恩靜的衣服,希望咸恩靜也幫忙勸鄭秀妍,但咸恩靜像個雕像站在那兒不為所動,因此,鄭秀妍到首爾成立辦公室的事就定案了。

 

會議一結束,金泫雅就把咸恩靜拉到樓梯間質問…

 

「專務!妳太過份了!不能因為妳想跟孝敏xi在一起,就把代表推入火坑啊!」

 

「火坑?首爾哪裡是火坑了?」咸恩靜聳肩表示無辜。

 

「妳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代表回來那天就變得心神不寧,肯定是在首爾發生了什麼事!」

 

「代表的確有私事要處理…但是…」

 

金泫雅聽到關鍵字便強行搶話…

 

「私事?該不會跟代表的妹妹有關吧?秀智xi可不在首爾!」

 

「泫雅xi,我真的搞不懂妳,妳究竟是怕代表去找鄭董還是秀智xi?」

 

「當然是鄭董啊!我到現在都不能想像,代表跟她妹妹到底能發生什麼事。」

 

咸恩靜僅是挑了下眉,沒有說話。

 

兩人剛走出樓梯間,鄭秀妍便從走廊另一端走來…

 

「泫雅,妳也跟我們一起到首爾吧。」

 

「真的嗎!」金泫雅不敢置信的看向咸恩靜,咸恩靜則疑惑的看向鄭秀妍。

 

鄭秀妍避開咸恩靜的視線,面帶笑意的對金泫雅說…

 

「有很多地方會需要妳的幫忙。」

 

 

 

 

一周後,鄭秀妍在首爾成立辦公室,由於有刻意低調處理,鮮少人知道這個消息,但卻有人送來花籃祝賀。

 

鄭秀妍看到擺在大門口的兩個花籃,默默停下腳步。

 

一個花籃是鄭敏淑送的,另一個則是鄭秀晶送的。

 

金泫雅偷偷看了鄭秀妍一眼,想知道鄭秀妍的反應,沒想到鄭秀妍的表情淡漠,目光波瀾不驚,但她不知道的是,鄭秀妍一走進辦公室,便蹙起了眉。

 

咸恩靜一進辦公室,就看到鄭秀妍站在窗邊沉思…

 

「秀妍,看到花籃了?」

 

「二姑姑為什麼會知道我回來了?」鄭秀妍的聲音細碎,像是喃喃自語。

 

「只要有心去打聽,肯定會知道的。」

 

「也是…我等下打給二姑姑道謝。」

 

咸恩靜站在鄭秀妍身邊,跟著看向鄭秀妍目光的焦點…

 

「秀妍,我問的不是那個花籃,是「另一個」花籃,你看到了嗎?」

 

「看到了…」鄭秀妍的目光變得閃爍。

 

「幹嘛擺出那種表情,我還以為妳會很高興。」

 

「我有點混亂…姊…秀晶送花籃來…是代表原諒我了嗎?」

 

咸恩靜對上鄭秀妍怯懦的目光,哭笑不得的說…

 

「秀妍,我還是要強調,妳根本沒做錯什麼…但董事長應該是釋出善意沒錯。」

 

聽到咸恩靜的回應,鄭秀妍這才放下心中的大石頭,露出了笑容…

 

「我還以為秀晶不願意理我了…幸好不是…」

 

另一頭,鄭秀晶倒是急忙問朴孝敏…

 

「怎麼樣?姊姊看到花籃的反應如何?開心嗎?」

 

「董事長,花籃才剛送過去,還不知道呢。」

 

「那妳趕快打電話問咸恩靜啊!」

 

「董事長…妳這樣太明顯了…」

 

朴孝敏看了下緊閉的門口,才彎下腰在鄭秀晶耳邊說…

 

「您聽過欲擒故縱嗎?」

 

「幹嘛突然講成語?」

 

「唉呦,只是想告訴您,不要表現太過明顯,這樣對方可能就不會珍惜您。」

 

「不會的…姊姊才不會不珍惜我!」

 

「我沒說您姊姊不珍惜您,但…就是…談戀愛需要一點心機的~

 

「妳要我對我姊耍心機?」

 

面對鄭秀晶嚴肅的表情,朴孝敏心中突然湧上滿滿的罪惡感,她覺得自己好像是在教一個純真的小孩學壞。

 

「董事長…我…我…」

 

「算了…我本來也是打算這樣做…」鄭秀晶由怒轉笑的說。

 

「咦?您已經有計策了!」朴孝敏心裡翻了個白眼,剛才的罪惡感白嚐了。

 

「對啊,這是秘密,還不能跟妳說。」

 

突然,鄭秀晶的手機響起,手機螢幕上的稱謂是…

 

「二姑姑?」

 

 

 

 

當晚,鄭秀妍來到首爾市區的一間餐廳,赴鄭敏淑的邀約。

 

鄭秀妍在服務生的帶領下走進包廂,鄭敏淑已經在裡面等候,兩人闊別多年相見,擁抱許久後,才捨得坐下談話…

 

「二姑姑,好久不見,您身體好嗎?」

 

「自然是越來越差,秀妍妳呢?在濟州島過的如何?」

 

「辦了飯店後,每天都很忙,不過…二姑姑,您怎麼知道我回首爾了?」

 

「大家只是裝作不知道這個消息而已,但我們是家人,怎麼能夠裝不認識呢。」

 

這時,包廂門被打開,一人走了進來。

 

鄭秀妍轉頭看到來人是鄭秀晶,表情看似平淡,瞳孔卻不斷縮放。

 

「秀晶,妳來啦,快坐。」

 

鄭秀晶與鄭敏淑寒暄幾句便坐在鄭秀妍身旁,但目光從沒停留在鄭秀妍身上…

 

「二姑姑,您沒告訴我,姊姊也在…」

 

「唉呦,你們姊妹倆那麼多年沒聚了,我也是想幫個忙。」

 

鄭敏淑看出姊妹倆似乎有些隔閡,只好主動帶起話題,聊著這些年的趣事,鄭秀妍不時會附和幾句,鄭秀晶則是始終只與鄭敏淑說話,把一旁的鄭秀妍當空氣。

 

一場飯局結束後,兩姊妹先送鄭敏淑搭車離開,再回到自己的車上。

 

鄭秀晶坐進車內,便揉了下過度緊繃的臉,但想起吃飯過程中,鄭秀妍不時投遞過來的眼神,心情也跟著鬱悶起來。

 

剛才似乎裝得太認真了…

 

姊姊會不會被氣得以後不見我了…

 

鄭秀晶難過到都想捶胸了,但沒想到抬頭便看到鄭秀妍走來,還敲了車窗。

 

扣扣兩聲,鄭秀晶的心都被敲得快跳出來了。

 

鄭秀晶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才緩緩搖下車窗…

 

「姊,什麼事?」

 

鄭秀妍的雙手插在風衣的口袋裡,望向鄭秀晶的視線透露出一絲緊張…

 

「我是來…謝謝妳送的花籃。」

 

鄭秀晶的嘴角偷偷勾起,但還是回答…

 

「外面風大,我聽不太到妳說話,進車裡吧。」

 

鄭秀妍的目光瞬間亮了起來,繞到另一側打開車門坐進副駕駛座。

 

「妳搬回來後,住在哪裡?」鄭秀晶問。

 

「原本的地方,我沒賣掉。」

 

「那以前的人呢?還在嗎?」

 

「妳是說…」鄭秀妍的雙唇抿成一線。

 

「裴秀智,妳跟她還在一起嗎?」

 

「分開了,她說跟我在一起很累,想要喘口氣。」

 

「那金泫雅呢?她也跟著妳來到首爾了吧。」

 

「她是我的秘書。」鄭秀妍無奈的回答。

 

「但她也曾經是崔珉豪的秘書。」

 

面對鄭秀晶的咄咄逼人,鄭秀妍選擇沉默。

 

鄭秀晶也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如此善妒,但她無法收手,內心滿溢出來的嫉妒,驅使她趕走阻擋在她與鄭秀妍之間的所有人。

 

「秀晶…」

 

鄭秀妍只是喚了鄭秀晶的名字,鄭秀晶的眼眶便紅了…

 

「我知道現在的我很討人厭,但我沒有辦法,只要碰到妳的事,我就會變成這樣…」

 

鄭秀妍覆上鄭秀晶緊握的拳頭,攤開繃緊的手指,用柔軟的手心仔細包覆住…

 

「秀晶…我只想要妳,沒有別人。」

 

鄭秀妍抹去鄭秀晶眼角的淚,傾身親吻仍在錯愕中的鄭秀晶。

 

唇上的柔軟觸感如此真實,鄭秀晶的意識逐漸被拉回,卻又在下一秒陷入親吻的溫存中,不可自拔。

 

狹小空間裡,充斥著唇舌交纏的聲響,不時有喘氣聲交雜。

 

鄭秀妍一手按住鄭秀晶的後腦,按照心底的渴求,不斷向懷裡的女孩索取。

 

一下輕啄,一下深吻,更多時候舌尖纏繞。

 

鄭秀晶緊拽著鄭秀妍的衣服,狂亂的心跳聲讓她都聽不到外界的所有聲音。

 

兩人吻了許久,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鄭秀晶害羞的不敢轉頭看向鄭秀妍,偷偷摸了下濕潤的嘴唇,想要拿鏡子出來補妝,卻像是想到什麼,猛然抬起頭來。

 

「不好了。」

 

「什麼不好了?」鄭秀妍問。

 

鄭秀晶指向不遠處的那輛車…

 

「我這輛車沒有貼隔熱紙,宋茜應該都拍到了,現在一定在看著照片賊笑。」

 

「別擔心…我去處理。」

 

鄭秀妍打開車門就要下車,鄭秀晶拉住了她的另一隻手…

 

「怎麼了嗎?」

 

「下次…什麼時候見面?」鄭秀晶的語氣有些小心翼翼。

 

「我再打給妳。」鄭秀妍回頭抱了下鄭秀晶才下車。

 

 

 

 

「唉呦!閃瞎眼!」

 

宋茜看著相機裡的戰利品,不斷的碎念…

 

「嘖嘖…真是小別勝新婚啊,親成那樣…」

 

怎知,她的車門突然被打開,事主就這麼坐進副駕駛座。

 

鄭秀妍雙手盤在胸前,皮笑肉不笑的問…

 

「宋小姐,看得開心嗎?」

 

「呃…您怎麼跑來了,我打算做成美美的相簿送給您當紀念,不額外收費喔!」

 

「這倒不用了,照片直接銷毀吧,我相信…妳也知道我是來跟妳說什麼的。」

 

「我是要失業了嗎?」宋茜自嘲的笑了。

 

「不算,只是換人跟蹤。」

 

「等等,讓我猜猜,朴智妍對吧?」

 

「宋小姐果然聰明。」

 

「這是當然的啊,我做這行也很久了,不過…說到朴智妍…代表,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跟您說…」

 

「什麼事?」鄭秀妍的目光隨著鄭秀晶的車輛離開,逐漸拋向遠方。

 

「前陣子我跟蹤鄭董,看到朴智妍載著鄭董要去一間診所…我打聽過了…那個診所好像專門治療跟性功能有關的疾病…代表,您要不要問問您妹妹有沒有那方面的隱疾?我可是為了您的未來幸福著想啊!」

 

「妳說什麼?性功能?朴智妍帶秀晶去那種地方?」鄭秀妍不敢置信地看向宋茜。

 

「您放心,鄭董沒進去,跟朴智妍大吵一架就走了。」

 

宋茜看到鄭秀妍的臉色越發嚴肅,便覺得自己似乎做錯了…

 

「代表…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妳明天開始跟著朴智妍,其他的事我來解決。」

 

 

 

 

 

自從那天跟鄭秀妍有進一步的接觸後,鄭秀晶像是中了樂透,心情好的不像話。

 

連一向遲鈍的沈昌珉都覺得鄭秀晶變得不一樣了,忍不住八卦一番…

 

「董事長,是發生了什麼好事嗎?您最近好像很開心。」

 

「有嗎?」鄭秀晶睜眼說瞎話。

 

「有啊,很明顯,不信您等下問總秘,她一定更清楚。」

 

鄭秀晶當然知道自己的好心情是來自於什麼,只要憶起那天的親吻,臉頰還會微微一熱,想到這裡,鄭秀晶不免感激製造兩人見面機會的鄭敏淑,二姑姑都立了那麼大的功勞,連帶也覺得金在中不討厭了。

 

「對了,表哥好像擔任協理兩年了,讓他升遷吧。」

 

「您想給他什麼職位?」沈昌珉問。

 

「一個很忙、稱號好聽,但是沒有什麼實權的位子。」

 

沈昌珉思考了一陣子,才如頓悟般豁然開朗…

 

「那就讓他去負責龍基之星吧!目前建到一半,招商也要開始了。」

 

「好啊,龍基之星可是個大工程,就給他一個專案經理做吧。」

 

鄭秀晶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朴孝敏便過來遞茶…

 

「董事長,您今天的心情很好呢。」

 

「孝敏啊…」

 

鄭秀晶對朴孝敏勾勾手指,朴孝敏便彎下身聽悄悄話,聽了幾句就驚呼出聲。

 

「喔!進度那麼快!」

 

「噓!不要那麼大聲!」

 

「您姊姊…真是雷厲風行啊…」朴孝敏都伸出大拇指。

 

「孝敏,那我下一步該怎麼做啊?」

 

「這個嘛…這可是關鍵時機…太被動不好…但是太主動也不好…」

 

這時,鄭秀晶的手機響了,一看到是鄭秀妍的號碼,便慌張起來。

 

「姊姊打來了!我…我該怎麼辦!」

 

「董事長,您快接呀!」

 

鄭秀晶急忙接起電話…

 

「喂?」

 

「秀晶,是我。」

 

「我知道…妳打來有什麼事嗎?」

 

話筒那端一陣寂靜,鄭秀晶擔心對方會就這樣掛電話,還好鄭秀妍又開口…

 

「妳…今天晚上有空嗎?」

 

「啊?」

 

「我知道有一間不錯的餐廳…想找妳一起試試…」

 

「我有空!」

 

鄭秀晶發現自己太激動了,壓低音量再說一次…

 

「我的意思是…今天晚上我沒別的安排…」

 

「好,那時間地點我再告訴你,晚上見。」

 

「晚上見。」

 

鄭秀晶掛電話後,笑容都快堆滿臉頰…

 

「天啊…姊約我晚上一起吃飯!」

 

「恭喜董事長!賀喜董事長!」

 

另一頭,咸恩靜也在做一樣的事。

 

「秀妍,我就說吧!她會答應的!」

 

「還好答應了,我還以為上次嚇到秀晶了…」鄭秀妍緊張的耳根子都紅了。

 

「唉呦,接吻沒什麼的,反正都認識那麼久了,一次跑完全程也是ok的啊。」

 

咸恩靜說到一半,發現鄭秀妍對自己翻白眼,忍不住問…

 

「幹嘛這樣看我?」

 

「姊…我沒想到妳是這樣的人…」

 

「拜託!妳妹恨不得直接跑回本壘好嗎?」

 

「秀晶才不是那樣的女孩。」

 

「哈!她跟朴智妍在一起那麼久,早就…」

 

咸恩靜話說到一半就感受到一道冰冷的視線,恨不得咬斷舌頭…

 

「秀妍…我口不擇言…妳不要放在心上…」

 

「恩…不怪妳…」

 

鄭秀妍點頭答應,整個人卻變成消了氣的皮球,眼神透露出疲憊與難受。

 

 

 

 

到了晚上,姊妹倆依約來到一間韓食料理餐廳。

 

鄭秀妍知道鄭秀晶喜歡吃韓食,所以特地找了一間韓食餐廳,而鄭秀晶的反應也如鄭秀妍所料,吃的嘴角沾上醬汁都不知道,鄭秀妍連忙拿紙巾幫忙擦拭。

 

兩姊妹難得可以一起吃飯,鄭秀晶便問鄭秀妍這幾年在濟州島過的如何。

 

一來一往,鄭秀晶也大致瞭解了鄭秀妍這幾年在濟州島的一切。

 

這時,鄭秀晶的手機響起,卻僅是看了下螢幕顯示就直接切斷。

 

「不接嗎?」鄭秀妍問。

 

「只是通不重要的電話…」

 

鄭秀晶話剛說完,手機再度響起,鄭秀晶只好拿手機到外面接聽。

 

「秀晶,怎麼不接我電話?」朴智妍的聲音透過話筒傳來。

 

「抱歉,我在跟客戶吃飯。」

 

「跟客戶吃飯啊?妳忘了今天要陪我看演唱會?我好不容易買好的票…」

 

「啊…我忘了…對不起…」

 

「沒事,公事重要,妳結束後打給我,我去找妳。」

 

「好…」

 

鄭秀晶講完電話回到包廂,對上鄭秀妍探究的視線便心虛的躲開了。

 

「是朴智妍嗎?」鄭秀妍問。

 

「恩…」

 

鄭秀妍沒再問下去,而是拿起水杯喝了口水。

 

「姊都不好奇嗎?」

 

「好奇什麼?」

 

「好奇…我為什麼會跟她在一起?說來也巧,那時候遇見她…」

 

「秀晶,我們是時候該走了吧?」

 

鄭秀妍突然其來的打斷話題,讓鄭秀晶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但既然鄭秀妍不想談這個話題,也只能順水推舟的接下去…

 

「好啊,但時間還很早,不如,去別的地方逛逛?」

 

「去哪裡?」

 

「回家啊,你好久沒回去了。」

 

「好,我們回去一趟。」

 

 

 

 

鄭家的管家一聽說鄭秀妍要回來,連忙叫出僕人把家裡再打掃一番。

 

鄭秀妍回到鄭家大宅,便發覺乾淨的出奇…

 

「管家,你辛苦了。」

 

「不會!不辛苦!您回來真是太好了!」

 

鄭秀妍拍拍管家的肩膀,就牽著鄭秀晶往花園走去,管家看到兩姊妹手牽著手,感動的都快要掉下淚了。

 

兩姊妹走進花園,一股寒冷的濕氣瀰漫在兩人之間,鄭秀妍不由得將鄭秀晶摟得更緊,鄭秀晶趁勢也摟住鄭秀妍。

 

「怎麼久久回來一次,花園變了這麼多…」

 

鄭秀妍看著叢生的小草把蹊徑都隱沒了,不禁感到疑惑…

 

「小路都荒蕪了…妳不常來?」

 

「我很久沒來了,而且…我還能跟誰來?」

 

鄭秀妍停下腳步,轉頭看向鄭秀晶,鄭秀晶只是淡然一笑,訴說這些年的孤單…

 

「不只花園…好多地方我都不再去了…妳不在,我哪裡都不想去…」

 

鄭秀妍伸手撫上鄭秀晶的頭,手指順著髮絲往下爬梳…

 

「這幾年妳辛苦了…以後不會再讓妳孤單了…」

 

「妳說的喔,不能反悔。」

 

「不反悔。」

 

鄭秀晶開心的一把抱住鄭秀妍,將對方抱得好緊。

 

「姊姊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會說話?我是做了什麼好事嗎,最近幸福的不像話了。」

 

「我只是把我心裡一直想說的話說出來,原來是這麼輕鬆的感覺…」

 

鄭秀晶望向鄭秀妍的側臉,被鄭秀妍的薄唇吸引,偷偷舔了下嘴唇,便鼓起勇氣往鄭秀妍靠近,想要主動親吻鄭秀妍,鄭秀妍也配合的閉上眼等待鄭秀晶靠近。

 

兩人的距離漸漸縮短,短到都能感覺到對方的鼻息,卻在最後一公分的時候,聽到有腳步聲往這裡逼近,兩人只好分開。

 

「大小姐、二小姐,有人在門外等候。」管家氣喘吁吁的說。

 

「誰啊?」鄭秀晶沒好氣的問。

 

管家的表情有些尷尬的回答…

 

「那個…朴小姐…」

 

「她啊…就說我睡了吧,讓她回去。」

 

「是,我這就去轉告朴小姐。」

 

管家轉身就要回屋內,鄭秀妍卻打斷兩人的話題…

 

「管家,讓她進來吧。」

 

「姊…」鄭秀晶不解的看向鄭秀妍。

 

「有客人來,怎麼能夠不招待?讓她進來。」

 

「呃…是…」

 

因為鄭秀妍的要求,朴智妍順利進入鄭家大宅,朴智妍熟門熟路的從玄關走進客廳,看到鄭秀晶迎面走來,想過去抱一下卻撲空,因為鄭秀晶像躲瘟疫一樣離她好遠。

 

「幹嘛?躲什麼?看到我不開心?」

 

朴智妍順著鄭秀晶的視線看過去,發現了坐在沙發上的鄭秀妍。

 

「啊!這不是妳姊嗎?」

 

「妳見過我姊?」鄭秀晶問。

 

朴智妍拉著鄭秀晶到一旁講悄悄話…

 

「妳姊那麼有名誰不認得啊,不過…妳姊姊怎麼過來了?」

 

鄭秀妍不想看到兩人親暱的畫面,轉頭移開視線。

 

「我姊回家哪裡不對,倒是妳怎麼會那麼晚過來?」鄭秀晶問朴智妍。

 

「我剛才打給妳,妳沒接啊,有點擔心就過來看看,妳沒事就好。」

 

鄭秀妍的忍耐很快就到底線,忍不住開口…

 

「朴智妍xi,既然妳都看到人了,那就趕快回去吧。」

 

「呃…我還是可以喝杯茶的…」

 

朴智妍此話一出,鄭秀妍的額頭都要冒出青筋了,鄭秀晶見情勢不對,便坐到鄭秀妍身旁低聲的問…

 

「就留她喝一杯茶,喝完就走。」

 

「都來了怎麼能夠只喝茶…管家,拿瓶紅酒來。」

 

「是。」管家聽命到酒櫃拿酒。

 

「姊…妳在幹嘛?」鄭秀晶擔心的拉住鄭秀妍的手。

 

「來者是客,我會好好招待她的。」

 

鄭秀妍拿開鄭秀晶的手,來到朴智妍面前…

 

「朴智妍xi,我還沒有跟妳好好喝過酒,今天就讓我看看妳的酒量吧。」

 

「好啊,我的酒量可不差,您可不要先醉倒了。」朴智妍邊說邊捲起袖子。

 

朴智妍說得沒錯,她的酒量算是數一數二,但鄭秀妍也不是好惹的,兩人喝了五瓶紅酒都還不肯收手,在一旁看著的鄭秀晶都著急了。

 

「您…真是…嗝…好酒量…」朴智妍說話都不斷打酒嗝。

 

「妳也不差…」鄭秀妍的臉蛋都紅透了。

 

鄭秀晶湊到鄭秀妍耳邊說…

 

「姊…別喝那麼多…」

 

「在自己家沒關係的。」

 

最後,兩個人都喝掛了,各倒在沙發的一角休息。

 

鄭秀晶讓管家送朴智妍到客房,自己則攙扶鄭秀妍回房間。

 

鄭秀妍躺在床上,看著自己住了二十幾年的房間,熟悉的景物讓她笑了…

 

「我的房間好乾淨啊…就像我從沒離開過…」

 

鄭秀晶拿濕毛巾擦拭著鄭秀妍的臉,邊笑著說…

 

「是啊…每天都讓人整理…就是為了讓妳回家就可以直接休息。」

 

「朴智妍被送回家了?」鄭秀妍問。

 

「沒有,她在客房…她好像也醉得不清…我去看看她…」

 

「不要去。」鄭秀妍抓住鄭秀晶的手。

 

「好,我不去。」

 

鄭秀晶也跟著躺下來,側著身靠在鄭秀妍懷裡…

 

「姊…妳還記得嗎?好一陣子,妳連跟我睡同一張床都不敢…」

 

「是啊…」

 

「妳那時到底在怕什麼?」

 

「我怕我自己…太喜歡妳…」

 

鄭秀晶伸手撫上鄭秀妍帶著紅暈的臉,來回摩娑…

 

「那現在呢?還怕嗎?」

 

「不怕了…」

 

「為什麼不怕了?」

 

「因為我想讓妳知道…我喜歡妳…」

 

鄭秀晶的指尖在鄭秀妍的臉上流連,先是眉眼,接著是鼻尖,最後順著下顎的線條來到小巧的唇瓣。

 

「姊姊…我也喜歡妳…只喜歡妳…」

 

鄭秀晶俯下身覆上鄭秀妍的唇,兩人的唇瓣緩緩貼合,紅酒的醉意也順著舌尖竄進鄭秀晶的腦中,讓鄭秀晶的意識也變得恍惚。

 

等鄭秀晶回過神來,兩人已經糾纏在一起,不知何時鄭秀妍便壓在鄭秀晶身上,捧著鄭秀晶的臉親吻。

 

每次跟鄭秀妍接吻,鄭秀晶都會體會到一股渴望,一種想要跟鄭秀妍融在一起的念頭,於是想到了朴智妍總是趁著意亂情迷的時候毛手毛腳,原來是這種原故。

 

鄭秀妍儘管趁著酒意親吻鄭秀晶,但舉止還是很有規矩,雙手只是撫著鄭秀晶的臉頰,沒敢再碰別的地方,但這樣的拘謹反而讓鄭秀晶感到失望,為了進一步的貼近對方,鄭秀晶只好鼓起勇氣,把鄭秀妍的手放到自己胸上。

 

鄭秀妍抓到一團柔軟,動作便停了下來,低下頭看到自己手裡抓的是鄭秀晶的胸部,臉變得更紅了,想把手拿開,鄭秀晶卻又按回去。

 

「我又沒說不准碰…」鄭秀晶說。

 

「秀晶…這樣不好…」

 

「哪裡不好?妳不喜歡嗎?」

 

鄭秀晶說話的同時,另一手解著自己的衣服,鄭秀妍害羞的不敢看,連忙撇開頭。

 

很快的,鄭秀晶脫下襯衫,上身只剩一件內衣。

 

鄭秀晶想要解開內衣的扣子,鄭秀妍急忙阻止,

 

「秀晶,不行,現在不行。」

 

「為什麼不行?妳不想跟我做?」

 

「不是的…我…」

 

突然,碰一聲!

 

外頭傳來巨大聲響,像是有人直接撞在門上。

 

「秀晶!秀晶!妳在哪裡!我頭好痛喔!」

 

朴智妍的哀嚎從門外傳來,鄭秀晶只好穿回衣服出門查看,鄭秀妍則是慢慢清醒過來。

 

鄭秀晶走出來就看到朴智妍坐在客廳的地板上,額頭還有一個紅印,大概是剛才撞門留下的印子。

 

「智妍,妳在幹嘛?」

 

朴智妍看到鄭秀晶便委屈的嘟起嘴,抓住鄭秀晶的手不斷抱怨…

 

「秀晶…我找不到妳…剛剛我被關在一個地方…好可怕…」

 

「妳沒有被關,我讓管家送妳到客房休息,我剛剛在照顧我姊,她也喝醉了。」

 

「我也喝醉了,我也需要妳照顧啊…」

 

鄭秀妍看到朴智妍拉著鄭秀晶的手哭訴,原本就不甚愉快的表情變得更陰沉了…

 

「秀晶,派人送她回家吧,別讓她在這裡發酒瘋。」

 

「但是她這個樣子…」

 

「我也回去好了,派個司機載我們離開吧,我順便把那個女人帶走,妳知道她家住址吧?」

 

「恩,我把地址給司機。」

 

十分鐘後,鄭家找來司機開車載著鄭秀妍跟朴智妍離開鄭家。

 

鄭秀妍和朴智妍一同坐在後座,鄭秀妍的酒早就醒了,打開車窗吹風想散酒氣,朴智妍卻又睡過去了,頭靠著鄭秀妍的肩膀酣睡。

 

鄭秀妍先是瞪了朴智妍一眼,接著伸出一根指頭把朴智妍推到另一邊,如果可以,她真想現在就把她掐死。

 

鄭秀妍一想起剛才與鄭秀晶的擦槍走火,心裡就冒出一團火。

 

她沒想到鄭秀晶會在性事上如此主動、熟稔。

 

讓鄭秀晶變成這樣的罪魁禍首,就是這個睡著的女人!

 

都是妳…都是妳這個女人害的!

 

 

 

 

鄭秀晶心裡十分不好受,那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想更進一步卻被拒絕了,有種被遺棄的感覺,她也感覺到鄭秀妍有些不對勁,自從那天之後,已經好幾天沒有聯絡她了。

 

然而,唯一能夠分享這個秘密的,只有朴孝敏了。

 

鄭秀晶跟朴孝敏說了那天的事,朴孝敏紅了臉聽完。

 

「董事長…其實…不用說得那麼詳細…真的不用…」

 

「我姊姊到底怎麼了?她為什麼不要我?」

 

「這個嘛…搞不好您姊姊覺得進度太快!」

 

「我們都錯過彼此五年了,進度還要多慢!」

 

「呃…也是…您說的對…」

 

一場擦槍走火,讓鄭秀晶覺得自尊受挫,鄭秀妍則是陷入自責迴圈。

 

鄭秀妍也累積了滿腹鬱悶,於是找咸恩靜一起到酒吧喝酒。

 

酒才喝兩口,鄭秀妍就脫口而出…

 

「秀晶…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變哪樣?」咸恩靜隨口問。

 

「就妳上次說的那樣…秀晶所追求的進度,跟我不同…一定是朴智妍教壞她的…」鄭秀妍一想起那天鄭秀晶的過於主動,氣得嘴唇都要咬破了。

 

「秀妍…都過了那麼多年,董事長當然會長大啊,沒有人可以拒絕成長,妳不能要求董事長單身一輩子,何況妳自己就沒有做到。」

 

「我沒有要求秀晶單身!但秀晶…那樣…我不能接受…」

 

「妳是不能接受董事長對性事的態度,還是不能接受她可能跟朴智妍做那種事?」

 

「姊…別說了…當我求妳了…」

 

「妳心裡彆扭也沒有用,事實就是事實,我倒是沒想到妳會為了這種事受到打擊。」

 

「為什麼不會?」鄭秀妍問。

 

「是妳硬要拖那麼久才去找董事長,現在怪對方變成熟了?這樣不對吧。」

 

「我沒有怪秀晶的意思…或許…」

 

鄭秀妍自己不想承認,但還是咬著牙說出口…

 

「或許…我只是嫉妒朴智妍…嫉妒她是秀晶第一個真正談戀愛的對象…忌妒她可以看到我從沒有看過的…秀晶的面貌…」

 

「唉…」咸恩靜聽到這裡都要翻白眼了。

 

「姊,妳嘆什麼氣?」

 

「秀妍,妳們姊妹真的一個樣,妳妹妹之所以那麼恨裴小姐,不就是因為同個原因嗎?沒想到妳們在感情都是那麼的…幼稚…」

 

 

 

 

同時,金在中結束應酬,一身酒氣的回到家,鄭敏淑趕緊為兒子準備醒酒湯。

 

「來,趕快喝下。」

 

金在中一手端著醒酒湯,嘴巴還在滔滔不絕…

 

「媽!我今天跟好多大官喝酒!」

 

「真的啊,看妳那麼開心,媽也開心。」

 

金在中咕嚕咕嚕的喝下醒酒湯,滿足的靠著沙發休息…

 

「升職了當然開心啊!也不知道鄭秀晶那根筋不對,竟然升我的官,讓我負責龍基之星,這可是個大差事啊!」

 

鄭敏淑只是笑笑不說話,用濕毛巾擦著金在中紅通通的臉。

 

「媽,妳等著,我總有一天會找到能夠打敗鄭秀晶的證據!」

 

「在中…別想那些了…秀妍已經回來了,一切都會回復原貌。」

 

「秀妍?她回來了?」金在中一臉疑惑的看向母親。

 

「是啊,我前陣子才跟他們姊妹吃了頓飯。」

 

「幹嘛跟他們吃飯!」

 

「還不是想讓秀晶開心一點,看能不能幫你一把,你看,這不是有效嗎。」

 

「才不用妳幫!」

 

金在中說完話才發覺自己的態度不對,連忙向母親道歉…

 

「媽…我沒有惡意…就是捨不得讓妳去討好那對姊妹…」

 

「在中啊…只要是為你好,媽做什麼都願意,我啊其實最希望看到你結婚生子,沒有一定要你功成名就,你看善伶現在過得多幸福,有一雙兒女在身邊多好啊。」

 

「哼!我跟那個家庭主婦可不一樣,我沒她那麼沒志氣。」

 

「成家也是人生的一個選項啊,你看,善伶都有一雙兒女,龍珠的女兒也那麼大了,但作為二哥的你呢?」

 

金在中摀起耳朵,不聽母親說話…

 

「媽…別再念了…耳朵疼…」

 

鄭敏淑看著兒子耍任性,也只能任由他去,對她來說,這世上所有的事都不如她兒子重要,所以何止討好,就算是要她的命,她都願意。

 

然而,沒有底線的母愛,可以包容所有不完美。

 

也可以扼殺所有善良。

 

 

 

 

====================================

最近因為工作的事太過忙錄

估計要到二月才能有多空閒時間寫文

在那之前更文頻率都不會很高,先對讀者說聲抱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radise 的頭像
paradise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大小粉絲
  • 阿阿阿 終於發糖了
    大大為何踩剎車!!!
    還好妹妹的性功能無礙🤣🤣
    期待下次開車成功😂😂
    感覺鄭敏淑未來是個一大阻礙🤔️

    鐘鉉跟這首歌好催淚😭😭
    感謝大大如此為讀者著想
    還思考了是否為此修改文章
    雖然看前半段時 一直想起祂的模樣
    邊看邊出戲 有點心痛
    但後半段的鄭氏+ins story
    真是甜的不要不要的😍😍

    P大辛苦了💕💕💕
    百忙之中還是抽空更文了
    永遠都是品質保證的內容👍🏻👍🏻
  • Chu
  • 感覺上二姑姑才是最麻煩的未來的問題,
    會為了兒子做出恐怖的事,
    不過兩姊妹終於有進展了,兩人要開始發糖了,
    秀晶真的很急切,反而嚇到秀妍
  • amy52418
  • 哎呀 終於甜了💕
    在期末的荼毒中看到文
    簡直像是救世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