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3 165849.jpg

 

 

本章歌曲是張惠妹的連名帶姓 ,請讀者自行查詢

 

 

chapter36

 

 

 

 

花開一季,花落一瞬。

 

再美艷的花朵,最終都會凋零入土化作春泥,成為供養下一株花朵的養份。

 

 

所以…

 

請在花期時摘下我,不要讓我墮落為泥。

 

 

 

 

二月,聖齡女中校園內的櫻花樹都還含苞,遠看只有稀疏的枯枝。

 

正值花期的少女手裡都拿著花束,臉上滿是迎接畢業的欣喜和興奮。

 

同樣是畢業生的鄭秀晶,手裡滿是學妹送的花束,卻一臉愁容的站在校園一隅,惹來Amber的注意,特別從學妹那兒抽身過來找鄭秀晶…

 

「秀晶,妳還在等妳的家人嗎?」

 

「沒有啊…爸在國外根本不會來…」

 

「秀妍姊呢?」

 

鄭秀晶聽到Amber提起姊姊,原本就有點沉鬱的臉色變得更灰暗了…

 

「姊…好像也有一個會議…不過沒關係,姊姊剛進公司幫忙,本來就需要多點歷練,我的畢業典禮並不重要…」

 

Amber看得出鄭秀晶的失落,一手搭上鄭秀晶的肩…

 

「我爸媽也沒來,我陪妳。」

 

「不用啦,妳去找學妹們吧,我很無趣的。」

 

「哪裡無趣,秀晶妳是我認識最有趣的人了。」

 

「我有趣?」鄭秀晶詫異的指著自己。

 

「是啊,妳是我見過最善良的人。」Amber點著頭說。

 

鄭秀晶白了Amber一眼…

 

「善良是做人的根本,才不能算是有趣呢。」

 

鄭秀晶話剛說完,就發現Amber身上有個地方不對勁…

 

「妳的制服扣子怎麼少一個?」

 

Amber一臉少見多怪…

 

「秀晶啊…妳在學校三年了都沒聽過這個傳統?」

 

「什麼傳統?」

 

「畢業那年如果有人跟妳要第二顆鈕扣,代表她喜歡妳,我的扣子被要走啦。」

 

「可是…我們是女校…都是女生怎麼給?」

 

「女生就不能給嗎?哈!我話剛說完就有學妹來找妳了,快看!」

 

Amber指著站在不遠處的女孩,邊將鄭秀晶往學妹那兒推過去…

 

「那個學妹看妳很久了。」

 

鄭秀晶被硬推到學妹面前,學妹看到鄭秀晶就在面前,立馬紅了臉…

 

「秀晶學…學姊…畢業快樂…」

 

「謝謝。」

 

「那個…鈕扣…鈕扣…可以…」

 

學妹緊張到都快要咬斷舌頭,鄭秀晶卻被不遠處的身影吸去目光…

 

「學妹…抱歉…我有事要先走了。」

 

「學姊?」可憐的學妹一抬頭就發現人不見了。

 

鄭秀晶憑著剛才的印象,一路往那人離開的方向奔去,深藍色的百褶裙隨風起舞,如海上的波浪來回拍打,直到看到那人才逐漸平息。

 

被大批的學生包圍在中心的那人一身駝色的風衣,受歡迎的程度就如同那人過往在校時那般輝煌。

 

「姊…」

 

鄭秀妍聞聲轉過頭來,一眼就認出鄭秀晶,淡漠的目光便增了溫度。

 

人群中的鄭秀妍緩緩彎起嘴角,穿過重重人牆來到妹妹面前…

 

「終於找到妳了,外面冷,我們進大樓吧。」

 

鄭秀妍牽起鄭秀晶的手,帶著鄭秀晶走進教學大樓,沿途許多師生都向鄭秀妍打招呼或是寒喧,鄭秀妍只是點頭致意。

 

最後,兩人來到鄭秀晶的班級,同學們都在外頭與家人朋友合影,教室裡空無一人,剛好給兩姊妹獨處的空間。

 

鄭秀妍脫下厚重的風衣,一身白襯衫與牛仔褲,與身著校服的鄭秀晶截然不同。

 

「這裡安靜多了…」

 

鄭秀妍話說到一半就發現妹妹的探究目光,這才想起今天過來的目的,將準備好的花束送到鄭秀晶面前…

 

「秀晶,畢業快樂。」

 

「謝謝…不過…姊姊不是說要開會所以不能過來?」。

 

「會議我推掉了。」

 

鄭秀妍邊說邊往鄭秀晶走近,一手撫上女孩的長髮…

 

「我妹妹的畢業典禮,怎麼能夠不來。」

 

鄭秀晶喜歡姊姊看向自己的目光,如同廣闊的大海能包容萬物,又像溫熱的泉水流過心頭,只要沐浴在姊姊的眼神下,全身都會暖呼呼的。

 

如果真要說喜歡某個人,鄭秀晶實在想不到有比姊姊更喜歡的人了。

 

於是,鄭秀晶扯下襯衫上的第二顆鈕扣。

 

「秀晶?」

 

「聽說…畢業那年,如果有人跟妳要第二顆鈕釦,就代表她喜歡妳,如果給了對方…就代表妳也喜歡她…」

 

「我知道這個傳統,但我當年沒有給任何人。」鄭秀妍回答。

 

「剛剛有學妹跟我要鈕扣,但我沒有給她,因為我要給一個更重要的人。」

 

「誰?」鄭秀妍蹙起了眉。

 

鄭秀晶拉起姊姊的手,把鈕扣塞進鄭秀妍的手裡。

 

「給妳。」

 

「什麼?」鄭秀妍難得慌張了,驚訝的瞳孔不斷縮放。

 

「除了姊姊,我想不到有其他更讓我喜歡的人。」

 

鄭秀妍聽了妹妹的理由,露出了苦笑…

 

「傻瓜…那是因為妳還沒碰到真愛。」

 

「可能吧,那在我找到那個人之前,姊姊能幫我保管嗎?如果哪天我真的碰到了很喜歡的人,我再跟妳要回來。」

 

鄭秀晶還記得,當時她這麼說了以後,鄭秀妍盯著手心上的鈕扣許久才回答。

 

鄭秀妍當時是這麼回答的…

 

「那也要那個人符合我的標準才行,作為妳的姊姊,我不會輕易把妳交給任何人。」

 

當年的話言猶在耳,現在卻像是夢一場。

 

現在的鄭秀晶已經不是高中生,鄭秀妍也已經遠居濟州島多年,兩姊妹不再如當年關係親密,甚至比陌生人還要疏遠。

 

這天,鄭秀晶受邀來參加母校聖齡女中的畢業典禮,順道把Amber也拉來了。

 

鄭秀晶特別來接Amber過去,Amber在車上還是不斷嘮叨…

 

「秀晶…幹嘛還要拉我來啊,周末我想睡好覺的。」

 

「這可不是我一個人的母校。」鄭秀晶瞥了Amber一眼,就繼續看著公司文件。

 

「是~董事長~

 

兩人一到校園,便受到由校長帶領的老師群熱情接待,校長帶著兩人來到校史室休息,等一下再讓兩人到會場進行畢業致詞。

 

鄭秀晶與Amber坐在沙發的兩端,鄭秀晶喝著熱騰騰的茶水,Amber則是不斷打哈欠。

 

「秀晶,等下妳自己上台,我沒稿子沒戲可唱。」

 

鄭秀晶沒有理會Amber的話,因為她正看著對面牆上的照片,牆上掛滿榮譽校友的照片,聖齡女中作為貴族女子學校,自然不乏名人校友。

 

「唉!有我媽唉!」Amber指著牆面其中一張照片。

 

鄭秀晶認出了許多名人,當然,也包含自己。

 

「秀晶,妳看,妳的照片也被掛上去了。」

 

鄭秀晶離開座位來到牆邊,搜索了一陣子就找到了某張照片…

 

「不只我…還有姊姊…」

 

「對啊,秀妍姊很早就是榮譽校友…」Amber站到鄭秀晶身旁。

 

「我高中三年…是因為姊姊的庇蔭,才過得如此順遂。」

 

「是啊,秀妍姊可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多虧她,我們兩個都過得很好。」

 

Amber,妳還記得畢業那年,妳把鈕扣給了誰嗎?」

 

「唉呦,怎麼問這麼以前的事,那麼多年早就忘了,應該是某個學妹吧,那妳呢?最後有給出去嗎?」

 

「有。」

 

「誰啊?」Amber瞬間八卦了起來。

 

鄭秀晶正要開口,工作人員就過來讓兩人前往會場,Amber只能等到晚點再問。

 

聖齡高中的畢業禮堂聚滿師生,鄭秀晶站上講台看著台下穿著制服的青春少女,突然覺得歲月走得好急,把所有美好的跟壞的都扔掉了,連回憶都變得格外費神,心裡不禁一陣唏噓。

 

演講結束後,鄭秀晶與Amber來到校園裡的櫻花林,可惜此時並非花季,櫻花樹只剩樹枝,沒有半點殷紅。

 

鄭秀晶看著穿著校服的女孩從旁奔跑而過,就像當年的自己。

 

恍惚間,她好像看到了鄭秀妍,如同當年一身白襯衫與牛仔褲。

 

鄭秀晶停下了腳步,Amber回頭看了過來。

 

「秀晶?」

 

「沒事…」鄭秀晶低下了頭。

 

「對了,妳還沒跟我說,鈕扣給了誰?」

 

鄭秀晶一手托著下巴思考了許久,才緩緩吐出兩個字…

 

「忘了。」

 

 

 

 

兩人離開聖齡女中後,鄭秀晶先送Amber回家。

 

路程中,Amber闔眼打瞌睡,鄭秀晶則是冷不防的說…

 

「有件事我還沒跟妳說。」

 

「什麼事?」Amber閉著眼問。

 

「我跟朴智妍在一起了。」

 

Amber瞬間張開雙眼,像是見鬼似的,眼珠子都要凸出來了…

 

「妳…妳說什麼?妳再說一次!」

 

「我跟朴智妍在一起了。」

 

「秀晶!不要胡鬧!馬上跟她分手!」

 

鄭秀晶嘆了口氣,一手撐在車窗旁,視線拋向窗外…

 

「妳跟孝敏怎麼都同個反應…她沒有那麼不堪吧。」

 

「秀晶,我不知道妳跟妳的未婚夫發生了什麼事,但朴智妍這個人真的不行。」

 

「我跟oppa只是形式上的情侶,我想跟誰在一起跟他無關。」

 

「朴智妍是怎麼說服妳的?」Amber咬牙切齒的問。

 

Amber,妳不要找她麻煩,我是個大人了,會處理好自己的感情。」

 

「大人?真的是大人就不會跟一個口碑那麼差的人在一起!妳是不是以為秀妍姊不在,就真的沒有人可以管妳了?」

 

「跟姊姊沒有關係…」

 

「怎麼會沒有關係!秀妍姊如果還在首爾,肯定不會讓妳這樣胡鬧!」

 

鄭秀晶像是被碰到逆鱗,失控的吼了出來…

 

「妳想太多了,她跟裴秀智那個女人過的可好了,她根本不會管我!」

 

鄭秀晶這突如其來的怒吼,讓兩人都安靜了下來,沒有再說一句話。

 

直到,車子停在Amber的住所。

 

「到妳家了,下車吧。」鄭秀晶低聲說。

 

「秀晶,我是真的把妳當朋友…就當我求妳了,離開朴智妍吧。」

 

「再見。」

 

Amber知道鄭秀晶根本不聽勸,也只是嘆口氣就下車走人。

 

Amber回家後,車子開往鄭家,但鄭家大門口停了一輛車,鄭秀晶還沒來得及認出對方是誰,手機就響起,鄭秀晶看著手機螢幕上顯示的名字,目光瞬間染上敵意。

 

「喂?」鄭秀晶先出聲試探。

 

「是我。」

 

「裴秀智,妳在搞什麼鬼,不在濟州島跑來首爾做什麼?」

 

「我有事要跟妳談。」

 

「沒空。」

 

「三個小時後我就要搭機去紐西蘭,現在…妳有空了嗎?」

 

話筒那端沉默了一陣子後,鄭秀晶開口…

 

「我讓管家幫妳開門。」

 

 

 

 

鄭秀晶討厭裴秀智的理由很多,其中最嚴重的理由,就是裴秀智的態度。

 

以往,裴秀智總是會對鄭秀晶語帶輕佻,似乎不惹惱鄭秀晶就不肯罷休。

 

但今天的裴秀智異於往常,非但沒有以往的自信笑容,眼角還染上一抹紅。

 

「妳要喝點什麼嗎?」討厭歸討厭,鄭秀晶還是盡地主之誼的問了一下。

 

裴秀智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坐在角落的個人沙發上。

 

鄭秀晶為自己倒了杯紅酒,便坐到裴秀智的對面…

 

「妳來找我…是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嗎?」

 

「鄭秀晶,妳贏了。」

 

「啊?」鄭秀晶一時搞不清楚頭緒。

 

「我說…妳贏了…我輸的一敗塗地…」

 

「裴秀智…我不懂妳在說什麼…」

 

「妳怎麼會不懂?妳那麼輕易的就把我跟秀妍玩弄在股掌之間,現在我跟她鬧成這樣不就是妳想要的嗎?」

 

「等等…妳說妳跟姊姊怎麼了?」

 

裴秀智起身打掉鄭秀晶手中的酒杯,地毯上散滿了玻璃碎屑跟紅色的液體…

 

「夠了!不要再裝無辜了!我看膩了妳那偽善的嘴臉!妳讓妳的祕書到濟州島,不就是要讓她告訴秀妍,妳跟一個爛人在一起的事!我錯看妳了,我以為妳不是一個不擇手段的人,但妳竟然會用傷害自己的方法破壞我跟秀妍的感情!」

 

「我沒有…」

 

「別騙人了!妳知道秀妍有多自責嗎?為什麼妳總是可以找到她的弱點,放過她不行嗎!」

 

「我要跟誰交往是我自己的事,為什麼妳要把我牽扯到妳們的關係?」

 

「呵…妳心裡比誰都還要清楚,我跟妳還有秀妍…從一開始就牽扯在一起了…」

 

裴秀智這句話讓鄭秀晶沉默了,裴秀智卻笑了。

 

「我累了…在秀妍身邊快六年…我從來沒有那麼累過…」

 

「所以,妳要離開我姊?」

 

「我需要給自己一點空間…而且我也想知道,沒有了我…秀妍會不會回來找妳…」

 

裴秀智看向鄭秀晶一會兒,就拎起包包要走人,鄭秀晶叫住了她…

 

「裴秀智,妳錯了…姊姊根本就不喜歡我…」

 

裴秀智沒有回話,留給鄭秀晶一個苦澀的笑容就離開了,鄭秀晶則是愣在那兒,許久沒有言語。

 

 

 

 

原本鄭秀妍打算直接去首爾找裴秀智,無奈飯店的事務太多,等她忙完手頭的事趕來首爾,已經是兩天後的事了。

 

這次鄭秀妍是帶金泫雅到首爾,金泫雅有些不安的問…

 

「代表,您只帶我來,咸專務應該氣死了吧。」

 

「我是讓她跟孝敏過兩人世界。」

 

「孝敏xi好像對您感到很抱歉,剛剛看她的表情都快哭了。」

 

「沒事的。」

 

兩人來到裴秀智的住所,鄭秀妍按了好多次電鈴都沒人回應,金泫雅只好問…

 

「代表,您有先打電話聯絡秀智xi嗎?」

 

「她不接我電話。」

 

鄭秀妍心想按門鈴不回應,只好先用指紋進屋,但沒想到連指紋都被拒絕。

 

「秀智刪了我的指紋…」

 

「哇…做的真絕…」金泫雅搖著頭驚嘆。

 

既然無法找到裴秀智,兩人只好回到車上,鄭秀妍打給裴秀智的經紀人,這一問才知道裴秀智兩天前就去紐西蘭了。

 

「裴小姐去紐西蘭了,那我們該怎麼辦?回濟州島嗎?」金泫雅著急的問。

 

「不,我還有別的事情要辦。」

 

「什麼事?」

 

「私事,我先送妳回飯店。」

 

在往飯店的路程中,金泫雅的目光始終閃爍,像是有心事縈繞在心頭。

 

眼看快要到飯店了,金泫雅只好把心底壓的那些話都吐出來…

 

「代表…您是要去見您妹妹嗎?」

 

「不是。」

 

「那天…孝敏xi說的話都是真的嗎?您跟董事長…」

 

「那是我的私事,我不打算回應。」

 

「好…」金泫雅乖乖閉上嘴巴。

 

鄭秀妍送金泫雅到飯店後,開車來到龍基集團附近,先是打了通電話,沒過多久,就有一人打開車門坐進副駕駛座。

 

宋茜遞了杯咖啡給鄭秀妍…

 

「喝點咖啡吧,剛買的,還熱騰騰的。」

 

「看來…妳已經猜到我會來找妳。」鄭秀妍說。

 

「鄭總…不對,該稱鄭代表了,您會怪我隱瞞朴智妍的事嗎?」

 

「不會…那不是妳的錯。」

 

「那就好,對了,恭喜您跟裴小姐可以名正言順的在一起了。」

 

「謝謝…」鄭秀妍臉上冒出苦澀的笑容。

 

「您的表情不太對勁,跟裴小姐吵架了嗎?」

 

「宋茜xi…我來找妳是要跟妳拿一件東西。」鄭秀妍馬上轉移話題。

 

「我早就準備好等您來拿。」

 

宋茜把手中的資料遞給鄭秀妍…

 

「這裡面是朴智妍的所有資料。」

 

「唉…被人猜透的感覺真不好受…」鄭秀妍笑著說。

 

「說到這個,您妹妹明知道我跟蹤她,還故意讓我知道她在跟朴智妍約會,讓我總有被當槍使的錯覺…」

 

「不是錯覺,秀晶是故意要讓我知道的。」

 

「果然是這樣…代表…您跟您妹妹一直玩貓捉老鼠的遊戲,不累嗎?」

 

「我也不想玩…」

 

「哪有…您明明樂此不疲。」

 

宋茜的話太過直接,讓鄭秀妍無法招架,只好想個理由打發宋茜離開。

 

但鄭秀妍很清楚,宋茜說的是真的,也因為是真話,所以無法承受。

 

 

 

 

朴智妍總覺得最近的鄭秀晶怪怪的,常常變得沉默,但追問又不回答。

 

像這天晚上,鄭秀晶寧願跟沈昌珉開會都不願意跟她約會,孤獨一人的朴智妍只好自己到酒吧買醉。

 

她坐在角落的位子,握著酒杯發呆,不時有女人過來跟她搭訕,但朴智妍都當作空氣,直到金泫雅來到她的桌前。

 

金泫雅一襲貼身黑裙,胸前的溝壑讓人移不開眼,朴智妍也不例外。

 

朴智妍被金泫雅迷了魂,對方只是勾勾手指就跟了過去,兩人在酒吧的長廊裡穿梭,也不管路的盡頭是天堂還是地獄。

 

終於,迷人的妖精停下腳步,轉身望向朴智妍,那勾人的視線,惹得朴智妍往金泫雅撲過去,卻沒有意想中的軟香在懷,而是衝進一間包廂,沒來得及轉身就聽到鎖門的聲音。

 

「朴智妍xi。」

 

一道清冷的女聲傳來,朴智妍抬頭望過去,看到了一個女人坐在桌前。

 

「我是,請問您是?等等…我看過您的照片,您是秀晶的姊姊?」

 

鄭秀妍從朴智妍口中聽到如此親暱的稱呼,眉頭瞬間皺起…

 

「沒錯,我是鄭秀妍。」

 

朴智妍快步來到桌前,雙手托著下巴,盯著鄭秀妍看…

 

「哇…您本人比照片好看太多了…不當明星太可惜了…」

 

「妳一向那麼輕浮嗎?」鄭秀妍皺著眉問。

 

「不是啊,女孩子都喜歡被人稱讚吧?」

 

「喔?」

 

朴智妍對上鄭秀妍的凌厲視線,才發覺自己說錯話了,恨不得掌自己的嘴,但也在同時感受到鄭秀妍的氣勢,果然如傳聞所說,比鄭秀晶強了不只十倍。

 

「朴智妍xi,妳是受我小姑姑的囑託,才跟秀晶在一起的吧?」

 

「不是的。」

 

鄭秀妍沒打算讓朴智妍說下去,直接打斷對方的話…

 

「妳那麼花心的人,竟然為了秀晶整整三年都沒有對象,報酬肯定很豐厚吧?」

 

「我不是為了錢,我是真的喜歡秀晶!」

 

鄭秀妍笑了,笑容裡滿是對眼前這人的嘲諷…

 

「如果妳真心喜歡秀晶,妳現在根本就不會出現在我面前,隨便一個人就能勾引妳,妳還好意思說喜歡秀晶?」

 

「鄭秀妍xi,我想您對我有很深的誤解,我之所以會跟著那個女生進包廂,是因為我認得她,我看過她的資料,她是金泫雅,Houte前任副總的貼身秘書。」

 

「所以呢?」

 

「姑姑一直沒有告訴我,當年龍珠死亡的原因,我想金泫雅應該會知道。」

 

「沒想到妳的記憶力那麼好…」

 

「我一向很會認漂亮的女孩子,啊!當我沒說過這句話…」朴智妍摀住嘴巴。

 

「朴智妍xi,妳應該知道秀晶跟妳是不同世界的人,她應該擁有最美好的婚姻,以及最美好的家庭。」

 

「如果您說的是她跟那個沒有感情的未婚夫,那還是算了吧。」

 

「秀晶跟金銘那位的婚約,是我父親生前就安排好的。」

 

「所以妳把妳妹妹當作政治聯姻的工具?」

 

「不是。」

 

「那妳為什麼要強迫妳妹妹跟一個不愛的人在一起?」

 

「我沒有,何況就算秀晶要找一個喜歡的人在一起,也不該是妳。」

 

「為什麼?」朴智妍追問。

 

「妳還問為什麼?秀晶應當得到最好的,她該有…」

 

朴智妍自動幫她接話…

 

「該有美好的婚姻跟家庭是吧~我都會背了!鄭秀妍xi,我沒想到您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古板,您不是自己也有女友嗎?為什麼要強迫秀晶組織家庭?您只是秀晶的姊姊,沒有權力干涉秀晶該怎麼過生活。」

 

鄭秀妍像是被刺到要害,起身攫住朴智妍的衣領…

 

「妳懂什麼?」

 

「我不懂您,我只要懂秀晶就好,我只知道現在的秀晶很孤單,我會用我的一切來溫暖她,就那麼簡單。」

 

朴智妍撥開鄭秀妍的手,起身撫平衣服上的皺折…

 

「我不會告訴秀晶,我們今天有見過面…秀晶很敬愛您,我不想讓她難過。」

 

 

 

 

隔天一早,鄭秀妍與金泫雅回到濟州島。

 

咸恩靜明顯看出來鄭秀妍有些不對勁,所以當天晚上特別來到鄭秀妍的住處。

 

「孝敏回去了?」鄭秀妍問。

 

「恩,昨天就回去了。」

 

咸恩靜坐到鄭秀妍身旁…

 

「妳找到裴小姐了嗎?」

 

「沒有…」

 

「那妳打算怎麼辦?」

 

「我想…我跟秀智都需要給彼此一點空間…」

 

「那妳去找董事長了嗎?」咸恩靜又問。

 

「沒有…」

 

「那妳的臉色怎麼那麼難看?」

 

鄭秀妍摸了下自己的臉,才吞吞吐吐的說…

 

「我去找朴智妍了。」

 

「妳把她臭罵一頓了?」

 

「剛好相反…是她罵了我一頓…」

 

「什麼?這傢伙膽子真大啊!」

 

「她說得沒錯…我沒有權力干預秀晶的人生…何況我根本就不是秀晶的姊姊…我一直把我的觀念強壓在她身上…想想還真可笑,竟然要讓一個陌生人來教我…」

 

「那個朴智妍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說的話倒是對的,秀妍…妳給自己太多壓力了,讓妳跟裴小姐、董事長都受了很多苦…妳要試著放開心中的執拗,這樣大家都會好過一點。」

 

「恩…」

 

「妳要跟董事長見一面嗎?都那麼多年沒見了…」

 

鄭秀妍搖頭…

 

「現在的我沒臉見她…而且我還沒站穩根基…等一切都穩定了再回去吧。」

 

「秀妍…妳不怕時間不等人的嗎?」

 

「我怕,但我更怕我讓秀晶失望…現在的我還沒準備好。」

 

「那妳什麼時候會準備好?妳總得給自己一個期限。」

 

「回首爾那天。」

 

 

 

 

回首爾,只有三個字,鄭秀妍卻用兩年的時間來實現。

 

濟州島的SY飯店過了兩年開始獲利,鄭秀妍才開始規劃首爾的飯店。

 

咸恩靜因此身帶公務來到首爾,剛好找個空檔與朴孝敏約會。

 

朴孝敏特別請了特休來與咸恩靜約會,但兩人聊天範圍還是不脫離兩人的老闆,像現在朴孝敏就在偷說朴智妍跟鄭秀晶的八卦…

 

「妳知道朴智妍上次問我什麼嗎?」

 

「什麼?」

 

「她竟然問我…我老闆是不是性冷感,這傢伙八成瘋了!」

 

「她怎麼會這樣問?」

 

「她說…我老闆每次都會在最後關頭擋住她,她快瘋了。」

 

朴孝敏說話時還搭配手勢,一隻手抓住另一隻手,連咸恩靜看了都覺得殘忍…

 

「都在一起兩年多了,還沒進一步發展,的確很慘…」

 

「我也覺得我老闆很厲害,跟那個傢伙在一起那麼久了還能全身而退。」

 

「該不會她真的性冷感吧?」

 

「才不是呢!我懂我老闆的心態,朴智妍這種女人,肯定得手了就不會珍惜。」

 

「看妳虧朴智妍虧的兇,妳跟朴智妍變得挺熟的?當初不是討厭死對方了?」

 

「其實她這個人挺不錯的,就是說話油腔滑調了點。」

 

兩人吃完飯後在街上逛街,不約而同地被路邊的珠寶廣告看板吸引過去。

 

裴秀智作為代言人,佔了大大的版面,手上的鑽戒更是貴氣逼人。

 

「裴小姐真的都沒有跟妳老闆連絡了嗎?」朴孝敏問一旁也望著看板的咸恩靜。

 

「秀妍說好像有講過幾次電話,但裴小姐經常不在國內,也很難聯絡。」

 

「妳覺得他們會復合嗎?」朴孝敏問。

 

咸恩靜搔了下頭後說…

 

「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們現在這樣算不算分手。」

 

 

 

 

同時,鄭秀晶與沈昌珉在某間餐廳裡開會。

 

「報告董事長,匯德建設已經參與SY首爾飯店的招標,估計可以拿下。」

 

「很好,不過…沈副董…你也太興奮了吧?」鄭秀晶瞪著沈昌珉。

 

「有嗎?」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嗎?」

 

沈昌珉心虛的低下頭…

 

「咳咳…董事長自己也不誠實啊,現在我才知道您是要幫您姊姊。」

 

「我沒有要幫她。」鄭秀晶馬上反駁。

 

「那您大費周章建立這個公司是為了什麼?」

 

「我自有我的想法。」

 

鄭秀晶結束與沈昌珉的會議後,便趕去與朴智妍約會。

 

鄭秀晶發現朴智妍有點安靜,忍不住問…

 

「小姑姑找妳聊什麼?」

 

「她還能幹嘛,就是念我啊,她還是不希望我們走太近。」朴智妍回答。

 

最後,車子停在一間診所前,鄭秀晶好奇的問…

 

「不是要去吃飯嗎?妳帶我去哪裡啊?」

 

「我聽說這家診所很有名…」朴智妍說話時不斷吞口水。

 

「什麼很有名?」

 

「秀晶…如果妳有困難就說出來,我們可以一起解決。」

 

「我有什麼困難?」鄭秀晶問。

 

「身體上的困難…」

 

「哪有,我健康的很。」

 

「哪有!」朴智妍反駁的說。

 

「智妍,妳反應也太大了吧…我是哪裡有問題妳直說啊!」

 

「妳…」

 

朴智妍猶豫很久,話都頂在舌尖,但還是抵不住壓力說了…

 

「妳不是性冷感嗎?」

 

「啊?」鄭秀晶傻住了。

 

「秀晶…性冷感真的不是什麼大問題,現在科學很進步的,一定可以解決,我是為我們的幸福著想!」

 

「我沒有這方面的需求,只有妳有。」鄭秀晶氣得直接下車走人,朴智妍追都追不回來。

 

鄭秀晶丟下朴智妍後,跟Amber約在酒吧見面。

 

Amber像是習慣鄭秀晶突然的約酒,開門見山地問…

 

「怎麼,又不開心了?這次朴智妍又怎麼惹妳了?」

 

Amber…我問妳,「性」有那麼重要嗎?」

 

「不是吧,我一來就講那麼辛辣的話題…但性的確對情侶來說很重要,怎麼…朴智妍會強迫妳?」

 

「不,是我強迫她停下來…其實認真想想,她真的忍了很久…也算是辛苦她了…」

 

「等等,妳是說妳沒有跟朴智妍…呃…我想個說法…啪啪啪?」

 

「沒有過。」

 

Amber瞬間一陣爆笑…

 

「天啊,秀晶妳這是在報復她過去的花心嗎?太狠了!」

 

「我沒有報復,就是真的不想做,沒有那個念頭。」

 

「那妳根本不夠愛她。」Amber說。

 

鄭秀晶聽到Amber說到「愛」這個字,臉上冒出嫌惡的表情…

 

「愛這種東西太沉重了,我不想要。」

 

Amber攬住鄭秀晶的肩膀,試圖要教導這個無欲無求的女人…

 

「秀晶…其實…妳可以適時的放鬆自己,我知道妳一個人扛起龍基很辛苦,但妳也要給自己一點犒賞啊,性不是個壞東西。」

 

Amber看著鄭秀晶的敷衍反應,大概知道這個女人聽不進去。

 

 

 

 

咸恩靜處理完招標後,回到濟州島稟報給鄭秀妍。

 

「這次得標的是匯德建設,我調查過了,雖然是一間新興的建設公司,但是資本雄厚,而且也經手過不少飯店建案,是個信譽不錯的建設公司。」

 

「那就好,約個時間在首爾簽約吧。」

 

「是。」

 

鄭秀妍闔上資料,笑著看向咸恩靜…

 

「在首爾的這幾天,妳有跟孝敏好好相處吧?」

 

「當然有,我還聽到了一些有關妳妹妹跟朴智妍的事情。」

 

鄭秀妍馬上搖頭…

 

「我沒興趣知道,不用告訴我…」

 

「秀妍,不要再逃避了,妳說過回首爾就會見妳妹妹,現在時機已經到了。」

 

「我沒有逃避,我已經打算在簽約那天去找秀晶。」

 

「妳想跟她說什麼?」

 

「我想跟她重新開始,沒有姊妹身分,沒有龍基,我們兩個陌生人重新認識彼此。」

 

 

 

 

鄭秀妍想要重新開始,鄭秀晶卻不這麼想。

 

鄭秀晶好不容易等到兩人重逢這天,她的願望只剩下了結這一切。

 

這晚,由朴孝敏開車載鄭秀晶到餐廳,朴孝敏有預感今晚的飯局不簡單,因為她發現今天的鄭秀晶神色慌張,而且她身為秘書竟然不知道這場飯局的對方是誰。

 

「董事長…您等下是要跟誰見面?」朴孝敏不死心的又問了一次。

 

「以前認識的人。」

 

又來了…

 

如此含糊的描述…

 

朴孝敏徹底死心了,不打算再追問,反正之後都會看到的。

 

「孝敏,這場飯局有點特殊,妳就在車上等吧,不用跟我上去。」

 

「好…」朴孝敏儘管心裡滿是好奇,但也只能目送鄭秀晶下車。

 

鄭秀晶走進餐廳,在服務生的帶領走進包廂,獨自坐在位子上等候對方到來。

 

她雖然表面冷靜,但緊張到出現咬指甲這樣的壞習慣,她不斷催眠自己,今天是來跟鄭秀妍做個了斷,所以不准哭,也不能出現讓鄭秀妍覺得自己很脆弱的行為,她要讓鄭秀妍知道,沒有鄭秀妍自己也能過得很好。

 

另一頭,一無所知的鄭秀妍依約來到餐廳,隨行的咸恩靜原本想跟著進去包廂,卻被服務生擋在外頭。

 

「抱歉,裡面的客人說,只希望鄭代表一個人進去。」

 

「這樣啊…好吧,姊,妳在下面等我。」鄭秀妍轉身對咸恩靜說。

 

咸恩靜莫名被趕下樓,正在想哪裡不對勁時,聽到了急促高跟鞋的聲響,抬頭看到對方就愣住了。

 

「孝敏?妳在這裡做什麼?」

 

朴孝敏也以為自己看錯人了,奔到咸恩靜面前才確認一切都是事實。

 

一切…

 

都是那個人佈下的局。

 

「我老闆也來了。」

 

朴孝敏說話的同時抬眼看向二樓,咸恩靜瞬間會意過來。

 

「天啊…竟然是這樣子的會面…」

 

鄭秀妍推開門走進包廂,桌前那人馬上起身迎接鄭秀妍。

 

兩人四目相交時,誰也沒有移開視線,但鄭秀妍的眼眸多了層疑惑。

 

鄭秀晶對鄭秀妍伸出手…

 

「鄭秀妍xi,妳好。」

 

「妳好。」

 

兩人握了下手便坐下,鄭秀妍看著坐在對面的鄭秀晶,逐漸瞭解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妳就是匯德的幕後老闆…」

 

「意外嗎?」鄭秀晶問。

 

「有點。」

 

鄭秀晶看著坐在對面的鄭秀妍,明明那麼近,卻又覺得如此疏遠。

 

心裡…多了份不甘…

 

「妳都不好奇…我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見妳嗎?」

 

「我更好奇妳這幾年過得好不好。」鄭秀妍回應。

 

「妳會在乎嗎?」

 

鄭秀晶不等鄭秀妍回答,便起身來到落地窗前…

 

「我找妳來是想要告訴妳,我這些年做了些什麼…」

 

鄭秀晶指著不遠處的工地…

 

「那是龍基之星,預計七年後完工,到時後會成為全韓國最高的大樓…」

 

鄭秀晶接著又指向另一棟大樓…

 

Houte的新大樓也落成兩年了,還有華城市的晶圓廠,現在已經可以供給基耀電子的所有訂單,還能包下其他公司的訂單。」

 

「還有…民信製藥成功量產根治糖尿病的藥,人造血漿也已經研發成功…」

 

鄭秀妍也來到落地窗前,她望著介紹這幾年豐功偉業的鄭秀晶,只有滿滿的心疼。

 

明明鄭秀晶成為了父親想要的模樣,但鄭秀妍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她腦海中永遠笑得開朗的女孩,眼神澄澈透亮的女孩,曾說要去壯遊,要環遊世界的女孩,現在成了追名逐利的商人。

 

她開始自責這些年讓鄭秀晶獨自承擔了太多東西,讓這個女孩脫去稚氣,卻也拋去了最美好的特質。

 

她沒想到愛上的那個女孩,已經被自己殺死了。

 

說得起勁的鄭秀晶並沒有注意到背後的目光,直到發現鄭秀妍沒有回應才停頓了下來,轉身看向鄭秀妍,卻看到意料以外的神情。

 

鄭秀妍眼眶裡的晶亮,是那麼的刺眼。

 

「為什麼要這樣看我?妳在可憐我嗎?」鄭秀晶咬著牙問。

 

「不是…」

 

「鄭秀妍,我今天找妳來,就是要告訴妳,沒有妳我也可以過得很好,我一點都不需要妳,妳懂嗎?」鄭秀晶努力要忍著眼淚,但開口的瞬間臉頰就濕了。

 

鄭秀妍看到鄭秀晶的眼淚,原本鎖在眼眶的液體也逃了出來。

 

鄭秀妍撫上鄭秀晶的臉,指尖沾滿對方的眼淚,心頭湧上一陣酸楚,鄭秀妍將鄭秀晶擁入懷中。

 

「妳恨我吧?」鄭秀妍問。

 

「我不恨妳…我根本不在乎妳…我幹嘛恨一個那麼多年對我不聞不問的人…」

 

鄭秀晶嘴巴雖然這麼說,但將鄭秀妍緊緊抱住,兩人之間沒有一絲空隙。

 

「是妳趕我走的…我以為妳不想見我…」鄭秀妍說。

 

「我以為妳趕不走…但我錯了…妳是真的會不要我…既然妳都不要我…那我也不要妳了…」鄭秀晶越說越委屈,就將臉埋在鄭秀妍的頸窩。

 

「我沒有不要妳,我這次回首爾,本來就想找妳。」

 

「找我做什麼?」

 

「我想要拋開過去的姊妹身分、回憶,跟妳重新開始。」

 

鄭秀晶聽到「重新開始」四個字,就馬上推開鄭秀妍…

 

「有妳那麼過份的人嗎?對我不聞不問那麼多年,現在一來就說要重新開始,妳以為我一直在等妳嗎?我也是有戀人的,而且我過得很幸福!」

 

「妳是說朴智妍嗎?」

 

「對,我跟她在一起兩年了,一直都很幸福。」

 

「那個人不行,我不會把妳交給她。」

 

「鄭秀妍,妳以為妳是誰…那為什麼一開始妳不阻止我跟她交往,妳早就知道我跟她的事了。」

 

「因為那時候的我…連朴智妍都不如…」

 

「那現在呢?妳就比得上她了?」

 

鄭秀晶的咄咄逼人,讓鄭秀妍的信心一點一點的減弱…

 

「現在…我不想管別人了…我只想要妳開心…」

 

鄭秀晶抹去臉上的淚水…

 

「那我告訴妳,現在的我很開心,之後會再派人去濟州島跟妳簽約…我先走了。」

 

鄭秀晶剛下樓,朴孝敏就跑了過來…

 

「董事長…您…」朴孝敏看到鄭秀晶鼻頭都紅了,話就卡在喉頭沒敢說出來。

 

「送我回家吧。」

 

「是…」

 

鄭秀晶的車離開一陣子後,鄭秀妍才下樓。

 

咸恩靜看到鄭秀妍紅腫的眼眶,只是嘆了口氣…

 

「妳跟董事長見面了吧。」

 

「恩…」

 

「董事長好像也哭了…妳們談了什麼?」

 

鄭秀妍不太自然的撥開額前的頭髮…

 

「秀晶說的對…我傷害了她那麼多次…好像沒有開口重新開始的資格…」

 

「妳說了要跟她重新開始?」

 

「朴智妍沒有照顧好她,秀晶那樣子根本就不幸福…」

 

「既然要重新開始,那妳回首爾定居吧,這樣才能解決問題。」

 

「那飯店呢?」鄭秀妍問。

 

「就交給崔經理吧,她很有一套的,妳只要記得簽公文就行。」

 

「姊…我以為妳不會支持我…妳不是對秀晶一直有意見嗎?」

 

「我的意見有什麼用,是妳談感情不是我,我只是看戲看久了想要看結局,妳跟董事長、裴小姐之間,真的糾纏太久了。」

 

 

 

另一頭,鄭秀晶一坐上車就開始哭,駕駛座的朴孝敏聽著鄭秀晶的啜泣聲,心裡也不好受,她已經好久沒看到鄭秀晶哭了。

 

「董事長…不要難過了…」

 

「怎麼辦…我本來已經下定決心要斷了聯絡…但是…」

 

「董事長…您只要照著您的心意走就好…」

 

「我的心意?我的心意就是該死的想跟姊姊重新開始,我一看到她就心軟了…」鄭秀晶說完就哭得更兇了。

 

「那您就跟她重新開始吧。」

 

「但是…我剛才說了氣話…姊姊會不會真的以為我不理她了…我該怎麼辦?」

 

「董事長,您跟朴智妍談了幾年戀愛,總有經驗可以參考吧。」

 

「參考?我想想喔…」

 

鄭秀晶動腦搜索跟朴智妍的相處內容,漸漸有了頭緒,眼淚也收了起來。

 

「孝敏…妳果然是我的好幫手,我的確想到了好方法。」

 

「我就說董事長很聰明的!一定辦得到!Fighting!」朴孝敏舉起手鼓舞士氣。

 

Fighting…」鄭秀晶跟著舉手吶喊,但音量較小。

 

然而,主僕二人口號喊得開心,宅在家吃泡麵的朴智妍倒是打了個大噴嚏,還歸咎於胡椒粉灑太多。

 

 

 

=======================================

本章情節大躍進

大亂鬥要開始了,讀者們要有心理準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radise 的頭像
paradise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澪
  • 啊 這章真是一整個亂啊
    看到我都眼花了
    不過秀妍回了首爾的話
    一切都好辦了
    鄭氏的關係一定有很大的影響
  • Chu
  • 感情線都要開始出現大亂鬥嗎,
    這下真的很期待所有的人會不會有不同的發展,
    兩人也趕快在一起吧
    事業上也還是暗流一堆,希望都能度過

    目前最期待的是跨年夜,看到舞台上的秀妍
  • 訪客
  • 好刺激喔!希望下一章不要等太久ㅋㅋ
    Fighting
  • 訪客
  • 好刺激喔!希望下一章不要等太久ㅋㅋ
    Fighting
  • P大小粉絲
  • 劇情的節奏真的快好多
    兩個章節就過了五年
    然而五年過了 秘書CP一樣給力
    姐妹的未來就靠你們助攻了😂
    期待秀晶出招 把姐姐拐回家

    跪求大大給沒感情的未婚夫一個好的結局😭
    想到現實世界的祂就心疼😭
    希望姐姐的心理永遠都不要出現黑狗
    一直快快樂樂的生活 環遊世界見金星
    跨年衝一波桃園看西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