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5 152819.jpg

 

 

本章歌曲是EPIK HIGH - LOVE STORY( 戀愛小說-연애소설) (Feat. IU (李知恩-아이유) ),請讀者自行查詢

 

 

chapter32

 

 

 

 

每個大人的心裡,都住著一個小孩。

 

表面越是裝作道貌岸然,心底的孩子越是幼稚。

 

我口口聲聲說要離開妳,恨不得馬上離妳遠去。

 

但我心底的那個小孩,卻站在原地癡癡的等著妳。

 

她手中什麼玩具也沒有拿,只是不斷抹著眼淚的想著妳。

 

 

 

為什麼…

 

大人學會了口是心非,小孩卻永遠都學不會…

 

 

 

 

「我們…就當陌生人吧。」

 

 

 

 

這句話不斷在鄭秀妍心中迴盪,一次次拍擊即將崩裂的牆。

 

此時的客廳安靜的可怕,微涼的月光透過窗簾的縫隙,滲進一片漆黑,並順著沙發上的皮革紋路爬到鄭秀妍臉上。

 

鄭秀妍閉著雙眼躺在沙發上,但沒有睡著,她在聽時鐘的細微聲響,等待天明。

 

銀色的手鍊則躺在鄭秀妍的手心上,在月光的照映下,發出冷冽的光。

 

 

 

 

滴答…

 

滴答…

 

 

 

 

早上八點半,鄭秀晶刻意提早一個小時來到公司。

 

但還沒走到辦公室就被朴孝敏擋下,總秘面有難色的說…

 

「董事長…您姊姊已經在辦公室等您許久。」

 

「妳是說她現在就在我的辦公室?我什麼時候說過她可以進來的…」

 

「呃…董事長…對不起…我以為您…我馬上請她出來。」

 

鄭秀晶從包包裡掏出一個文件夾,塞到朴孝敏手中…

 

「不用了…跟她說我今天不會來公司,讓她先回去,我去戰略部一趟,妳等下記得發這份公告,還有…」

 

鄭秀晶湊到朴孝敏耳邊說了幾句,朴孝敏聽了瞬間睜大雙眼。

 

過了一陣子,朴孝敏來到辦公室,對坐在沙發區的鄭秀妍鞠躬…

 

「鄭總…抱歉,董事長今天不會過來,您先回去吧。」

 

「這樣啊…我知道了…」

 

鄭秀妍略帶失望的起身,接著看了下手表…

 

「那我去戰略部跟沈部長說些事情好了。」

 

「等等!」朴孝敏馬上阻止鄭秀妍。

 

鄭秀妍查覺到朴孝敏的慌張,很快就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秀晶在戰略部對吧?她在躲我…」

 

「鄭總…我…我什麼不知道…」

 

鄭秀妍瞄了眼朴孝敏手裡的文件夾,嘆了口氣…

 

「我應該很快就不是鄭總了…對吧?」

 

朴孝敏聞言將文件夾藏到身後,才發現這樣反而欲蓋彌彰。

 

「我就先走了…」

 

「鄭總…」

 

「還有什麼事嗎?」

 

「您在公司的個人物品都已經打包好送到您的住所,飛往濟州島的專機會在兩小時後起飛,請您…準時登機。」

 

鄭秀妍眉頭一皺…

 

「沒有處理好龍珠的事,我是不會走的。」

 

「鄭總…董事長的態度非常堅定,恐怕您沒有拒絕的空間。」

 

「秀晶知道她在幹什麼嗎?龍珠的事沒有處理好,是會坐牢的!」

 

這時,大批保全湧進董事長辦公室,朴孝敏對鄭秀妍比出「請」的手勢…

 

「鄭總,就由這些保全護送您離開,請您慢走。」

 

另一頭,在戰略部的會議室裡,沈昌珉聽到鄭秀妍被解職,嚇得從椅子上彈起來。

 

「什麼!鄭總被解職?為什麼!」

 

「看來,沈部長…很關心我姊姊啊。」鄭秀晶沒好氣的說。

 

沈昌珉發現自己的反應太過激動,輕咳幾聲後又坐回位子上…

 

「呃…之前都有跟鄭總共事,當然會驚訝…」

 

「反正,我姊已經徹底脫離龍基了,我來就是要跟你說這件事,我姊姊之前佈署的那些事項,就由你來執行。」

 

沈昌珉像是被抽空靈魂的軀殼,緩緩的點頭…

 

「是。」

 

 

 

 

鄭秀妍回到住所後,儘管不情願還是開始打包行李,接著被司機送往搭機地點。

 

毫無意外地,她遇到了同樣提著行李的咸恩靜。

 

「果然…妳也來了…」

 

「鄭總…不,秀妍,妳的解職令剛才已經發佈,我們該去濟州島了。」

 

「姊,我不想走…」鄭秀妍坦白的回答。

 

「秀妍,這次就讓董事長自己解決吧。」

 

「她解決不了…」

 

「不,所有目擊證人的說詞都幫董事長避開刑責…她不會有事的。」

 

「事情沒有那麼簡單…等金在中跟朴善伶回國,情況會變得更複雜。」

 

「那也跟妳沒有關係啊,那是董事長自己闖的禍,妳得讓董事長學會為自己的過失負責。」

 

咸恩靜看鄭秀妍還是憂心忡忡,便放下行李將雙手搭在鄭秀妍的肩上…

 

「秀妍…就是因為妳一次次幫她善後,她才會有恃無恐地不斷犯錯…好不容易她這次想要自己負責,妳就不要去干擾她。」

 

「可是…」

 

「沒有可是了,我們登機吧。」

 

鄭秀妍被咸恩靜推進專機,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航程,飛機抵達濟州島。

 

咸恩靜一下飛機馬上用手機拍下眼前的風光,大口呼吸新鮮空氣…

 

「這次終於回來了!」

 

「姊,妳好像很高興。」

 

「當然,這可是回家呢!」

 

這時,一輛車駛到兩人面前,車窗緩緩搖下,姜敏京探出頭對兩人揮手…

 

「院長!我來接你們了!快上車吧!」

 

姜敏京開車載兩人回到孤兒院,所有小孩子都出來迎接兩人。

 

「院長!歡迎回來!」

 

姜敏京還特別牽著熙妍來到鄭秀妍面前…

 

「熙妍,妳每天叨叨念念的院長終於回來囉。」

 

鄭秀妍蹲下身摸著熙妍的頭…

 

「好久不見,熙妍。」

 

鄭秀妍像是想到什麼,起身向姜敏京介紹站在身後的咸恩靜…

 

「剛才忘了說,這位是咸恩靜,我的貼身秘書,從今天開始會在我們孤兒院工作。」

 

「喔,咸秘書妳好!一直以來都只有聽過電話裡的聲音,今天終於看到本人了!」姜敏京上前與咸恩靜握手。

 

雖然回到孤兒院與故人重逢,鄭秀妍還是提不起勁來,轉身就對姜敏京說…

 

「那就麻煩姜老師帶咸秘書去認識一下環境,我先回辦公室。」

 

「好的,院長。」

 

姜敏京認真的介紹孤兒院裡的景物,咸恩靜則是一臉若有所思。

 

「咸秘書…院長…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啊?」咸恩靜這才回過神來。

 

姜敏京雙手扭捏的纏在一起,欲言又止的說…

 

「院長看起來悶悶不樂的…應該是遇到不好的事情吧。」

 

「恩。」

 

「那個…院長這次回來…還會突然離開嗎?」

 

咸恩靜笑著搖頭…

 

「應該不會了。」

 

姜敏京像是聽到天大的喜訊,雙眼都瞇成一線…

 

「那真是太好了!」

 

 

 

 

得知鄭龍珠的死訊,金在中馬上搭最快的班機回國,鄭敏淑特地到機場接機,看到兒子出現便上前抱住。

 

「在中…媽媽好想妳…」

 

金在中與母親分開懷抱後就問…

 

「媽…龍珠的事是真的嗎?她真的…」

 

「恩…我們先去妳小阿姨家吧,她現在就跟瘋了一樣。」

 

兩人上車後,金在中便把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問清楚了。

 

「我越聽越糊塗…秀晶怎麼會無緣無故去刺激龍珠?龍珠也沒招惹她啊…」

 

「沒人知道啊,但是龍珠的丈夫偷吃是真的,她的丈夫被趕出家門,現在還跪在門口乞求我妹妹原諒呢。」

 

「那個崔珉豪…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我當初看到她的秘書那麼漂亮,就直覺有鬼!沒想到…這竟然會是龍珠去世的主因…」

 

車子到達鄭敏德的家後,兩人果然在門口看到跪著的崔珉豪。

 

母子兩人連看都沒看崔珉豪一眼,直接在僕人的帶領下走進大宅。

 

此時,朴善伶與她母親已經先一步到達,兩人一同安撫還在哭泣的鄭敏德。

 

「小阿姨…您要振作啊。」朴善伶說。

 

「我要怎麼振作,我唯一的女兒都死了…」

 

「小妹啊,妳還有個孫女啊。」

 

兩個姊姊安撫鄭敏德,金在中則與朴善伶到另一間空房談話。

 

「表哥…你覺得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也搞不太清楚,但我可以確定一點,崔珉豪偷吃固然有錯…但把這件事告知一名即將臨盆的孕婦…是犯更大的錯。」

 

「我也這麼覺得,我早就說了…秀晶比她姊姊更可怕…她才是真正的惡魔。」

 

「但是有一點我不懂,這個手段也太拙劣了…這不是明擺著把罪都推給自己嗎?秀晶應該沒有那麼笨…」金在中說。

 

「反正不管她到底是怎麼想的,這件事都要推到她的身上…」

 

「當然,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可以壓制她,一定要好好利用,不過…秀妍不會那麼輕易讓我們這麼做的。」

 

「呵,看來表哥你還不知道秀妍被解職的事呢。」

 

「秀妍被解職了?」金在中瞪大雙眼看向朴善伶。

 

「是啊,聽說今天一大早,秀妍被一大群保鑣架出公司。」

 

「這兩姊妹到底在幹什麼…怎麼都看不懂…」

 

「反正,秀妍不在了,我們就少了最大的阻礙,這次…一定要讓鄭秀晶吃足苦頭。」

 

而在客廳外頭,兩個姊姊也從安撫妹妹的情緒,變成謀劃計策。

 

一向寡言的二姊鄭敏淑首先發難…

 

「妹妹…現在應該先拋開失去女兒的痛苦…我們來談點實際的事。」

 

「怎麼拋開?那可是我的寶貝女兒啊!」

 

作為大姊的鄭敏雅則是趁勢幫腔…

 

「小妹!我可以理解妳現在的痛苦,當初敘俊的死,我到現在都無法釋懷…但是,既然死者已逝,我們就該為活著的人做好打算。」

 

「打算?」

 

「是啊,屬於龍珠的東西,我們都要幫她討回來!」

 

鄭敏德越想越覺得兩位姊姊說的有道理…

 

「對!Houte是我們龍珠的!不能便宜了鄭秀晶!」

 

一向溫婉寡言的鄭敏淑,看到小妹有了精神,便在一旁幫腔的說…

 

「小妹,妳能這樣想真是太好了,不只Houte,還有龍基的股份,當初我們給的百分之五,都要討回來!」

 

 

 

 

下午時分,鄭秀晶獨自坐在辦公桌前休息,不一會兒,手機突然響起。

 

鄭秀晶睜開疲憊的雙眼看向螢幕,是李洙赫打來的。

 

「喂?」

 

「秀晶xi,是我,李洙赫!」男孩故作爽朗的語氣從聽筒冒了出來。

 

「我什麼時說你可以直呼我的名字?」

 

「啊…」李洙赫一時之間沒有說話,應該是被嚇到了。

 

「李洙赫,我已經沒有心思陪你玩間諜遊戲,以後不要再找我了,否則後果自負。」

 

鄭秀晶扔下這句話就掛電話,李洙赫也真的沒再打回來。

 

這時,朴孝敏端著茶水進來…

 

「董事長…水果禮盒已經確實送到警察署長的府邸。」

 

「表哥表姊他們也到小姑姑的家了吧?」

 

「是的,兩家人到現在都沒有離開,您要過去嗎?」

 

「當然不要,這時候過去肯定寡不敵眾,我等他們自己來找我。」

 

到了下班時間,在龍基總公司附近的攤販,兩個男人正在喝酒。

 

沈昌珉拿起酒杯要與鄭允浩碰杯,鄭允浩倒是一臉嫌棄。

 

「沈部長…別喝了…你喝太多了。」

 

「讓我喝!我心好苦啊!剛萌芽的幼苗就這樣被撲殺了!!!」

 

「總比長出來後被連根拔起還要好啊。」

 

「允浩xi…你這樣講並沒有安慰到我!」沈昌珉說話還邊搥胸口。

 

「沈部長…我跟你好像沒有熟到可以直接稱呼名字…」

 

沈昌珉根本沒在聽鄭允浩說話,他指著天怒吼…

 

「啊!老天爺啊!我的愛情怎麼可以那麼坎坷!」

 

沈昌珉哭天喊地的同時,鄭秀晶正與金鐘鉉在一間日式料理店吃飯。

 

這個飯局是鄭秀晶主動邀約的,讓金鐘鉉有些受寵若驚。

 

「秀晶…我聽說了妳表姊的事…妳還好吧?」

 

「外面怎麼傳的?」

 

「不就是難產過世嗎?難道有什麼內情?」

 

「沒事。」

 

鄭秀晶拿起酒瓶要將空杯斟滿,金鐘鉉連忙制止…

 

「別喝那麼多,傷身。」

 

oppa,我今天就是找你喝酒的。」

 

「真的啊?那好吧,我陪妳喝。」

 

酒過三巡後,兩人喝到臉都變得通紅,金鐘鉉還哼起歌來了。

 

oppa…你殺過人嗎?」

 

歌聲戛然而止。

 

「秀晶…妳…妳為什麼要問這個?」

 

「所以…有嗎?」

 

「當然沒有啊,我是守法的好公民。」

 

「這樣啊…」鄭秀晶垂下頭。

 

「秀晶…妳這樣問…該不會?」

 

「我殺人了。」

 

金鐘鉉的臉色瞬間僵住。

 

「今天…跟我們龍基旗下咖啡廳競爭的那間連鎖咖啡廳,終於被我逼得倒閉了…我親手扼殺了那家企業的未來…不就等於殺人了嗎?」

 

金鐘鉉聽了鄭秀晶的話,這才鬆了一口氣。

 

「原來是說那件事啊,嚇死我了,照妳這樣說,財閥都是殺人犯了。」

 

「難道oppa以為我真的殺人了?」

 

「沒有!怎麼會!我們秀晶那麼善良,才不會做那種事呢!」

 

結束飯局後,兩人一同走出餐廳,鄭秀晶突然回頭對金鐘鉉笑著說…

 

「今天真的很感謝oppa,你點醒了我。」

 

「我說了什麼嗎?」

 

「你說…財閥都是殺人犯…我竟然到現在才瞭解這個道理…」

 

金鐘鉉以為鄭秀晶喝醉了,說的都只是醉話,敷衍兩句就離開了。

 

在餐廳門口等候多時的朴孝敏,則是攙扶鄭秀晶上車,才到駕駛座開車。

 

「抱歉…孝敏…司機今天臨時有事…才要麻煩妳來接我…」

 

「沒關係…我剛好順路。」

 

鄭秀晶揉著因酒精迷亂的雙眼,嘟囔的說…

 

「孝敏…」

 

「嗯?」

 

「妳是不是…也覺得我是個壞人?」

 

朴孝敏才要出口駁斥,鄭秀晶就先出聲打斷。

 

「不要否認…」

 

「董事長…」

 

鄭秀晶看著車窗外的霓虹,眼神逐漸變得黯淡…

 

「姊姊…曾經問過我好幾次…是不是討厭她了…」

 

「我以前不懂她為什麼總要這麼問…現在懂了…」

 

鄭秀晶眨了下眼,眼淚便在臉頰上劃下一道道傷痕。

 

「站在權力最高處的代價…就是要挖去良心…」

 

「姊姊說得對…天真就是罪啊…」

 

「既然人都死了,事情已經發生了,我也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走…孝敏…」

 

「董事長…」

 

「以後我可能會做很多過份的事…妳不要背棄我…」

 

「董事長…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背棄您。」

 

「孝敏,謝謝…」

 

「不,該是我感謝您…」

 

 

 

 

隔天一早,金在中與朴善伶一同來到龍基總公司。

 

他們兩家人昨天在鄭敏德家等了一整天,鄭秀晶都沒來,只好他們自己過來了。

 

但沒想到第一關就被秘書擋在門外…

 

「抱歉,董事長正在開會,今天一整天行程都很滿,兩位改天先預約再來吧。」

 

「我們要談很重要的事,連個十分鐘都抽不出來?」金在中問。

 

「回答副董…的確沒辦法。」朴孝敏回答。

 

兩人吃了閉門羹時,都沒想到鄭秀晶會直搗黃龍,直接來到鄭敏德的住處。

 

鄭秀晶看到跪在地上顯然已經睡著的崔珉豪,僅是扯了下嘴角就按下電鈴。

 

過了一陣子,才有僕人來開門。

 

鄭秀晶與隨行律師通過一段長廊,來到客廳就看到滿臉怒氣的鄭敏德。

 

「妳還有臉來見我!」

 

鄭秀晶沒有理會鄭敏德的語氣,直接坐到沙發上,律師則坐在她身旁的座位,鄭敏德見鄭秀晶已經入坐,只好也跟著坐在沙發,兩人面對面看著彼此。

 

「小姑姑。」

 

「不要這樣叫我!妳不配!」

 

「那好…鄭敏德女士。」

 

「妳!妳有沒有禮貌啊!」

 

「鄭敏德女士,妳似乎搞錯了整件事…」

 

「我搞錯?是妳自己說妳害死了龍珠!」

 

「那是因為我陷入了失去表姊的悲痛中,情緒失控下說的話,當然不能當真。」

 

「妳說什麼!」

 

「小姑姑,我們都放下各自的情緒,來談實際的事,我今天是帶著誠意要來跟小姑姑談事情的。」

 

「好啊,那妳說,妳要補償我什麼?」

 

「補償?我沒有要補償什麼啊?我又沒犯錯…犯錯的是在外面跪著的人吧?」

 

鄭敏德見眼前的女ㄖㄣ不講理,起身就要下逐客令…

 

「既然妳不承認犯罪,那還是離開吧!我已經找好律師了,到時候法庭見!」

 

「小姑姑…妳就那麼有自信,打得贏官司?」

 

「妳這話什麼意思?」

 

「醫院是我的,警察、檢察官裡有我的人,甚至連目擊證人都是我的人…妳真的有把握能打贏官司?」

 

「鄭秀晶…妳這個惡魔!」

 

「小姑姑,表姊已經離開人世了,我們該為活著的人做打算,例如妳…還有妳那剛出生的孫女。」

 

「妳能為我們祖孫倆做什麼?」

 

「在妳孫女成年那一刻,會獲得龍基百分之十的股份,如何?」

 

「妳…真的會給?」

 

「就當作給我表外甥女的成年禮,對了,表外甥女的名字是?」

 

「從母姓,美字輩,鄭美雅。」

 

鄭秀晶馬上對身旁的律師交待…

 

「律師,等下合約會寫上美雅的姓名。」

 

接著,鄭秀晶轉頭對鄭敏德說…

 

「小姑姑,Houte的負責人由妳決定。」

 

「真的?」

 

「是啊,Houte是妳創立的,自然由妳決定負責人。」

 

鄭秀晶拿出一張契約書,與身旁的律師對了下眼…

 

「律師會在一旁見證,如果小姑姑同意,就簽字吧。」

 

鄭敏德拿起鋼筆,正要簽字時,像是想到什麼又抽回了手…

 

「等等,妳會突然變那麼好,該不會有陰謀吧?」

 

「小姑姑,我只是體恤您失去女兒的痛苦,誰都不想發生那樣的憾事,我也會加強公司內部的管理,以後公司不會再有辦公室戀情。」

 

「好吧…我姑且相信妳!」

 

鄭敏德簽字的同時,鄭秀晶又說了幾句…

 

「對了,關於表外甥女的成年禮…您可不要告訴另外兩個姑姑…」

 

「我當然不會說。」

 

鄭秀晶拿到簽完字的契約後,滿意的點點頭…

 

「那我就等您給我人選了,根據小姑姑的才智,應該知道給在中表哥或是善伶表姊…都不是件好事對吧。」

 

「這點盤算我還是知道的,妳就不用操心,我也希望妳守口如瓶,我孫女的未來可就靠那張契約呢。」

 

「您就放心吧。」

 

而在南方的濟州島,儘管天氣晴朗,鄭秀妍還是整日鬱鬱寡歡,咸恩靜便找了個理由,硬是帶鄭秀妍出外走走。

 

「秀妍,這裡的天氣真的很舒適呢,妳選對地方了。」

 

「恩…」鄭秀妍低頭看著草皮。

 

「妳還在擔心董事長嗎?」

 

「恩…」

 

「總秘說…董事長已經把這件事擺平了,讓您別擔心。」

 

鄭秀妍抬頭看向咸恩靜…

 

「要擺平一條人命…是需要付出很多代價的…」

 

「是啊,但這件事總算落幕了,也是一件好事。」

 

這時,咸恩靜突然接到一通電話,掛電話後眉宇盡是無奈…

 

「我們孤兒院剛剛來了位貴客,妳要去見她一面嗎?」

 

「誰?」

 

「我啊!好久不見,鄭總,啊,應該改稱呼妳院長。」

 

鄭秀妍才踏進辦公室,一身水藍色襯衫的宋茜就走了過來。

 

「宋茜?妳怎麼會過來?」

 

「院長…您記性變不好了,上次偷偷放您去美國找裴小姐,可是讓我惹怒了鄭董事長,害得我被全國的徵信業封殺…現在沒了工作只能來濟州島散散心了。」

 

「抱歉…那時候對妳做了那麼無理的要求…」

 

「沒事,我也不想跟蹤您了。」

 

「既然我害妳失去了生意…那我現在介紹妳一筆新的生意如何?」

 

「等等…讓我猜,妳是要我去跟蹤鄭董事長對吧?」

 

鄭秀妍此時的沉默即等於默認。宋茜轉身問咸恩靜…

 

「那個…我有點事要跟院長說…咸秘書可以先出去嗎?」

 

咸恩靜不敢置信的看向宋茜…

 

「我?妳要我出去?」

 

「對。」

 

「姊,妳先出去吧。」鄭秀妍說。

 

「好吧…」

 

咸恩靜離開後,鄭秀妍轉身面向宋茜,直視眼前女人的雙眸…

 

「宋小姐,我想…我大概知道妳想問什麼。」

 

「哈,您那麼聰明,理當知道的,我不是個愛八卦的人…但是…我實在看不懂…您跟您妹妹的關係…」

 

宋茜雙手擺到背後…

 

「那天晚上…鄭董事長跑到您的住所,碰到剛好回家的您與咸秘書,咸秘書只知道鄭董事長來找您…但不知道…鄭董事長可是在您家待到隔天早上才離開的。」

 

「宋小姐,我只想告訴妳,妳心裡的揣測都是假的。」

 

「您都這麼說,那就姑且當作是假的吧,不過,我都跑來了,讓我借宿幾天吧。」

 

「當然可以。」

 

「院長真是乾脆,那您提的工作,我休完假就會履行。」

 

 

 

 

任誰都沒有想到,年紀輕輕的鄭龍珠會早逝。

 

更讓人唏噓的是,鄭龍珠的死非但沒有喚醒親情,反而引發親人間的勾心鬥角。

 

三個歲數半百的女人,嘴巴上都說姊妹情誼,但都為了子女各懷鬼胎。

 

鄭敏雅跟鄭敏淑接到妹妹的電話後,都趕來鄭敏德的住所。

 

「妹妹啊…妳就這樣原諒秀晶了?一個Houte的職位就可以了?」

 

鄭敏雅的心可痛的,她沒想到妹妹那麼傻,那麼好的籌碼就被這樣玩壞了。

 

但鄭敏德可不傻,而是裝傻…

 

「可是…她都誠心誠意來道歉了,還哭到腿軟了,我當然會心軟啊…」

 

「那Houte的負責人妳打算找誰?妳也知道我家善伶被丟到越南…留我一個老人在家…我真的悶得慌…」

 

鄭敏雅話說到一半,便被一旁的二妹搶話…

 

「不,我家在中到現在都沒有實權,還是個被架空的副董,有個Houte負責人的頭銜對他太重要了!」

 

鄭敏德看著兩個姊姊為了自己的子女操碎了心,心裡莫名感到悲哀。

 

什麼姊妹…

 

當成了母親,想到的永遠都是自己的子女。

 

「兩位姊姊…抱歉…我已經有人選了。」

 

「誰?」

 

「是我小姑的女兒,剛好是相關科系畢業的,就想讓她來試試。」

 

「怎麼可以找一個外人呢?」鄭敏雅不滿的說。

 

鄭敏德心裡馬上翻了個白眼。

 

外人?

 

對你們是外人,對我可不是啊!

 

然而,不僅老母親著急,子女也很著急。

 

朴善伶等到母親回家,便急忙上前問…

 

「媽,我可以回國了嗎?」

 

鄭敏雅無奈的擺擺手…

 

「唉…別想了…我那個笨妹妹…找了個不知道哪裡來的親戚…」

 

金在中等到母親回家,也掩不住興奮的問…

 

「媽,Houte妳拿到手了嗎?」

 

「沒有…別再問了。」

 

 

 

 

幾天後,在萬龍飯店舉辦鄭龍珠的喪禮。

 

儘管鄭龍珠英年早逝,但因為屬於鄭家的分家,許多政商大老都來現場致意。

 

被掃地出門的崔珉豪並沒有出席,連職位都已被鄭秀晶直接拔除。

 

鄭敏德作為鄭龍珠的唯一代表家屬,擦著眼淚對每個賓客敬禮,咸恩靜則代表鄭秀妍前來弔唁。

 

「鄭董事,請節哀。」

 

「謝謝,請替我跟秀妍問好。」

 

「我會的。」

 

咸恩靜轉身便看到鄭秀晶與朴孝敏一前一後走來。

 

「董事長。」

 

咸恩靜對鄭秀晶鞠躬,鄭秀晶則是對咸恩靜點一下頭就走向鄭敏德,站在鄭秀晶身後的朴孝敏對咸恩靜使了下眼色,兩人便偷偷來到場館外面說話。

 

「妳老闆沒有來?」朴孝敏低聲的問。

 

「她知道妳老闆不會見她的…所以就沒來。」

 

「到底…我老闆跟妳老闆說了什麼?妳老闆怎麼會突然被趕出龍基。」

 

「這就要問妳老闆啊…」咸恩靜看向朴孝敏的眼神有些哀怨。

 

「搞不好是妳老闆想走啊!妳老闆不是一天到晚想逃嗎?」

 

「但是,明眼人都知道我老闆現在並不想走,是妳老闆趕人。」

 

「等等,我老闆不會無緣無故趕人好嗎,一定是妳老闆又惹怒她了。」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把滿腹的怨氣都發洩完後,陷入一陣詭異的沉默。

 

先打破沉默的,是朴孝敏…

 

「我們都知道…他們姊妹之間,有遠比姊妹關係更複雜的問題。」

 

「嗯…」

 

「那妳要待在濟州島多久啊?」

 

「看我老闆要待多久。」

 

朴孝敏聽到這裡就不樂意了…

 

「那妳老闆要在那裡待一輩子怎麼辦?」

 

「那就跟著待一輩子啊。」

 

朴孝敏先是眉心一皺,後來倒是噘起了嘴…

 

「好…好啊!聽說濟州島的橘子很有名,妳就在那裡種橘子一輩子好了!」

 

朴孝敏「哼!」一聲後,就甩頭走人,留下咸恩靜一臉茫然。

 

 

 

 

相較於首爾的陰鬱,濟州島的陽光格外燦爛。

 

鄭秀妍刻意賴床,到了中午才醒來,她走出孤兒院,就看到滿身濕透的宋茜牽著兩個小孩跑來。

 

「鄭總!啊不,院長!這裡的海水好藍啊!」

 

姜敏京與後面跟上的孩子衣服也全濕透了,似乎剛才都玩得很起勁。

 

「院長,剛剛我們帶孩子去海邊玩,孩子們玩的很開心呢。」

 

「那很好,趕快進屋吧,記得提醒孩子們把身體擦乾淨,否則會感冒的。」

 

「是。」

 

姜敏京轉身呼喊小孩進屋後,便來到鄭秀妍面前…

 

「院長,妳今天睡到很晚,是身體不舒服嗎?」

 

「沒事…只是做了惡夢。」

 

宋茜聞言就刻意從旁走過,默默留下一句話…

 

「看來…濟州島的陽光…也帶不來您的笑容啊。」

 

鄭秀晶離開喪禮會場後,便回到公司。

 

她回到辦公室便拆開剛才鄭敏德給她的資料,看到裡面的內容,默默挑了下眉。

 

「朴智妍?果然找了個只跟小姑姑有親戚關係的人…」

 

「董事長,我馬上調查這個人。」

 

朴孝敏拿了資料就要離開,鄭秀晶突然叫住她。

 

「孝敏…」

 

「董事長,還有什麼事嗎?」

 

鄭秀晶遲疑了一會兒才開口…

 

「我姊姊…現在過得還好吧?」

 

「咸秘書說您姊姊過得很好,我也讓咸秘書轉告您姊姊,告訴她事情已經落幕。」

 

「那就好…」

 

「董事長,您真的…不打算讓您姊姊回龍基嗎?」

 

鄭秀晶搖搖頭,眼神中透露出無奈與悲哀…

 

「地獄裡…只需要一個人受苦就夠了…」

 

 

 

 

在濟州島待的這幾天,宋茜幾乎把能玩的都玩遍了,終於還是來到離別這一天。

 

這天清晨,一輛轎車停在孤兒院門口。

 

宋茜收拾好行囊,走出房間便看著穿著米色長裙的鄭秀妍。

 

兩人一同往門口走去,宋茜看了眼一身樸素的鄭秀妍,搖了搖頭。

 

「妳搖什麼頭?」鄭秀妍問。

 

「那麼小的鳥巢,供不起鳳凰的。」

 

「但是…首爾的巢也不是我的了。」

 

「以您的本領,再築個巢不就好了。」

 

「說的也是。」鄭秀妍的嘴角上揚了許多。

 

宋茜看著聚在門口的那些孩子,轉頭對鄭秀妍說…

 

「感謝您這陣子的款待,那些孩子都是天使呢。」

 

「以後歡迎常來。」

 

「您都這樣說了,我一定會再來的。」

 

宋茜往孩子們走去,孩子們便依依不捨地將宋茜抱住。

 

「不要走!宋姊姊!」

 

「孩子們,我會再來的。」

 

咸恩靜開車送宋茜到機場,在路途中,兩人聊了幾句。

 

 

「妳跟院長說了什麼?」咸恩靜問。

 

「沒什麼,只是覺得可惜,她不該只是個孤兒院院長,妳也不該只是個孤兒院的院長秘書。」

 

「謝謝妳,說了我不敢說的話。」

 

「呵,別謝了,趕快回首爾才是重點,我在首爾等你們,別讓我等太久。」

 

面對宋茜的催促,咸恩靜只是笑而不語。

 

車子停在機場門口,宋茜下車要關門前,突然探頭回車內補了一句…

 

「還有,別讓總秘等太久~」宋茜說完這句便關上車門逃跑了。

 

咸恩靜先是雙頰一紅,接著就下車對著走遠的宋茜大吼…

 

「我跟她可沒有什麼特殊關係!不要亂說!」

 

宋茜轉頭對咸恩靜擺了個鬼臉…

 

「咸秘書,不要最後淪落成單身橘子農啊~

 

「妳…妳偷聽我們說話!」

 

「廢話!鄭董事長可是花了很多銀子讓我派人跟蹤妳們~兩個笨蛋~

 

咸恩靜回到車上,沒有直接開走,而是趴在方向盤上…

 

「我只是為了公務啊…公務…」

 

被提起的朴孝敏本人,倒是拿了個牛皮紙袋,十萬火急地奔到董事長辦公室。

 

「董事長!不好了!」

 

鄭秀晶闔上文件,抬頭看向氣喘吁吁的朴孝敏…

 

「發生什麼事了?看妳都跑成這樣了。」

 

「不好了!我查了那個朴智妍…她…她…」

 

朴孝敏將牛皮紙袋裡面的資料遞給鄭秀晶。

 

「董事長,這個女的用不得啊!妳看看,私生活太不檢點了!」

 

鄭秀晶看著資料上朴智妍輝煌的戀愛史,都不免嘖嘖稱奇…

 

「哇…真是個「人才」啊,不過工作能力也強,是個不錯的人選。」

 

「不是啊!董事長!這個女的…她根本花蝴蝶,在上個公司就是跟廠商的女業務有不正當關係才被開除的…這樣的人怎麼可以來龍基呢!」

 

「雖然這個人私生活有瑕疵,但是小姑姑推薦的,我也只能接受,不過我會特別留意她的交往狀況,對了,金泫雅現在還在Houte嗎?」

 

「說到金祕書…前兩天她跟代理總經理遞辭呈,已經批准了。」

 

「這樣啊…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安排一下飯局,明晚跟那位戀愛高手吃個飯。」

 

鄭秀晶話剛說完,遠在濟州島的孤兒院又迎來了一位貴客。

 

金泫雅提著行李箱走過一片農田,終於來到孤兒院門口。

 

一路上她都還以為來錯地方了,直到看到了朝思暮想的那個人。

 

「鄭總!」

 

鄭秀妍還以為自己看錯了,眼前身穿大學T-shirt的女孩,不是金泫雅嗎!

 

怎麼走了一個竟然又來一個了!

 

「金祕書?妳…妳怎麼來了?」

 

「報告鄭總,我已經向Houte辭職,咸秘書說您在這裡,我就過來了。」

 

鄭秀妍立馬轉頭瞪了咸恩靜一眼,咸恩靜心虛的低下頭。

 

「金祕書,如果妳是來度假,我們一定會好好招待妳。」

 

「我不是來度假的!我是來追隨您的!」

 

「跟隨我?就像妳現在看到的,我只是個孤兒院院長,妳留在這裡太大才小用。」

 

「不會的!您在哪裡我就在哪裡!孤兒院也無妨!」

 

鄭秀妍看金泫雅趕也趕不走,只好先收留下來,隨便將金泫雅安排到一個房間後,就問咸恩靜該如何處理。

 

「姊…妳說該怎麼辦?」

 

「妳說金泫雅嗎?」咸恩靜故意反問。

 

「當然。」

 

「雖然那個女孩個性怪怪的,但她是個善良的人。」

 

「奇怪了,我記得姊以前不喜歡她,怎麼現在反而是妳想留她?」

 

「秀妍,妳說過她是個人才,妳不是想幹一番事業嗎?她會是很好的助手。」

 

「但…我一時之間也想不到該做什麼…」

 

「怎麼會想不到呢?這裡可是濟州島,一個全新的開始!」

 

「既然妳都這麼說了,那就先跨出一小步好了…」

 

鄭秀妍打開窗戶,眺望外頭那片湛藍的海…

 

「既然大家那麼喜歡來這裡度假,就蓋個飯店吧。」

 

 

 

 

濟州島的海波閃爍著金光,首爾卻陰雨綿綿。

 

龍基總公司附近的高級西餐廳裡,鄭秀晶獨自坐在包廂裡枯等。

 

這還是她頭一次等人,等了足足半個小時,朴智妍才姍姍來遲。

 

「不好意思,董事長,路上塞車。」

 

朴智妍不斷鞠躬道歉,鄭秀晶的視線卻被那抹掉一半口紅的唇瓣吸引。

 

「妳的口紅…」

 

「我的口紅?」

 

朴智妍拿出小鏡子一照,嘴巴馬上呈現O字型。

 

「啊…抱歉…我去洗手間補個妝…」

 

朴智妍走出去時,還不斷喃喃自語…

 

「唉…剛剛不該答應送她回家的…」

 

那些話一字不漏的落進鄭秀晶的耳裡,鄭秀晶也在剛才聞到朴智妍身上混雜了起碼三種香水的味道。

 

總而言之,人如其名,跟調查資料幾乎完全吻合。

 

過了半個小時,朴智妍才回到包廂,臉上也有了正常的妝容。

 

精緻的菜餚一道道上桌,在美食與美酒的醞釀下,終於開啟正題。

 

「朴小姐,我醜話先說在前面,就算妳是我小姑姑推薦的人,我還是會要求妳的能力足以匹配Houte,先說看看,妳對Houte瞭解多少?」

 

朴智妍聽了鄭秀晶的話,很快的收去笑容裡的輕浮,輕咳幾聲後就開口…

 

Houte是龍基創辦人鄭泯錫的么女鄭敏德創立的時尚品牌,以簡約素雅的大眾時尚為目標,每季都會推出至少五十款服飾…」

 

朴智妍滔滔不絕地說著,像是對這個品牌瞭若指掌,講了將近二十分鐘才結束。

 

「很好。」鄭秀晶捧場的拍手。

 

「您太誇獎了。」朴智妍灌了一大口水。

 

「朴小姐對Houte的瞭解的確夠深,不過我很好奇,妳怎麼會那麼清楚Houte呢?」

 

朴智妍結束演講便鬆懈下來,聽到鄭秀晶的提問就不疑有他的回答…

 

「我前前前前一個女友剛好是Houte的設計師,所以有聽她說過那些,不過她已經離開了,董事長別擔心。」

 

鄭秀晶默默扯了下嘴角。

 

「那妳成為Houte的負責人後,打算做些什麼改變?」

 

「當然是改掉Houte的爛設計啊。」

 

「爛?」鄭秀晶的眉心皺起了座山。

 

朴智妍雙手靠在桌上,托著下巴望著對面的鄭秀晶…

 

「鄭董事長,妳自己有在穿Houte的衣服嗎?」

 

「沒有。」

 

「老闆都不穿自家的衣服,可見有多醜。」

 

鄭秀晶情不自禁地噗滋一笑,發現失態後趕緊恢復嚴肅面孔。

 

「朴小姐說的是,那我拭目以待。」

 

鄭秀晶起身對朴智妍伸出手…

 

「合作愉快。」

 

朴智妍馬上起身握住鄭秀晶的手,回答的話卻是…

 

「董事長,您用什麼香水,怎麼那麼好聞。」

 

「我沒有用香水。」

 

「那就是體香了,您的體香真好聞。」

 

鄭秀晶猛然抽回自己的手,不斷將自己的手放到背後的衣服上擦拭,像是要洗去髒汙。

 

「朴小姐,我希望以後妳在公司裡,可以謹言慎行,這年頭要告人性騷擾是件很容易的事。」

 

「哈,董事長真幽默。」朴智妍笑的臼齒都快看的見。

 

「我不是在開玩笑。」

 

對上鄭秀晶的死魚眼,朴智妍馬上收起笑容當乖寶寶。

 

「是,我會多注意的。」

 

鄭秀晶走出餐廳,朴孝敏馬上跟上來,先送鄭秀晶到後座,自己則坐在副駕駛座。

 

「董事長,那位朴小姐如何?」

 

「跟資料上面寫的一樣輕浮,但是…」

 

「但是?」朴孝敏轉頭看向後座的鄭秀晶。

 

鄭秀晶翹起二郎腿,唇邊則銜著一絲笑意…

 

「我有預感…她會是讓Houte改頭換面的關鍵人物。」

 

 

 

==========================================

又來了新人物~

代表新的篇章要開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radise 的頭像
paradise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追了這麼久劇情越來越不單純
    不過這也是我喜歡追的原因
    希望可以趕快有一點點的粉紅泡泡 …
    不要在是分離了~
  • P大小粉絲
  • 感覺秀妍會用新的身分回歸首爾
    以別的名義與秀晶見面🤔️
    還有秘書CP鬥嘴好甜啊啊啊😍
    沒想到還有新人物出現
    故事似乎還很長
    綁匪的疑點都還沒看出個所以然啊~~~
  • Chu
  • 新的篇章要開始,兩姊妹真的要好幾年不會見面了,
    不曉得是秀妍會先有勇氣跟秀晶說明感情,還是秀晶自己發覺而出擊,
    感覺濟州島會越來越熱鬧,到時秀智回國應該也直奔濟州島,
    這下秀妍身邊真的會很熱鬧,期待秀妍重新從濟州島出發,
    風光的踏回首爾
  • 喵呜
  • 秀晶成长的真快啊
    智妍感觉是个很有趣的人物呢
    秀妍要盖饭店的话这个时间线又拉长了呢,难道会是之后秀晶的宾馆行业和秀妍冲撞了才能再续前缘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