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3 004300.jpg

 

 

本章歌曲是謝安琪的囍帖街 ,請讀者自行查詢

 

 

 

chapter30

 

 

 

 

花,有千萬種色彩。

 

孤嶺上的妳,是最美那朵。

 

我知道妳正為我綻放,也知道妳的香氣如何誘人。

 

但給予妳露水的我,卻是唯一不能折起妳的人。

 

因為,愛,也有千萬種姿態。

 

寂靜,就是我愛妳的方式。

 

 

 

 

「還是…妳怕自己會對我做什麼嗎?」

 

 

 

 

乳白色的液體逐漸擴散,模糊了瓷磚的分界,融成一片純白色的水鏡,倒映出沙發上兩人的面孔。

 

鄭秀妍與鄭秀晶對看著彼此,鄭秀妍的目光閃躲,鄭秀晶則是凝視著對方。

 

一人不放過另一個人,寂靜只會沉澱更多壓力。

 

「沒有的事,秀晶…妳想多了…」

 

鄭秀妍艱難的吐出這句,便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鄭秀晶則看出姊姊眼底的慌張,知道鄭秀妍說的都只是謊言。

 

「既然姊姊這麼說,那我們就一起睡吧。」

 

鄭秀妍微微一怔,無可奈何下只能點頭…

 

「好吧。」

 

於是,這天夜晚,床鋪上躺著兩個人。

 

燈火還是明亮的,鄭秀妍坐在床上看書,專注的程度像是要把書本盯穿。

 

鄭秀晶換上了姊姊的睡衣,由於不合尺寸,躺在鄭秀妍身旁還會不停動來動去。

 

「姊,妳在看什麼書?」

 

鄭秀晶往姊姊靠了過去,鄭秀妍的身體瞬間僵硬,但也沒敢挪開。

 

「商業類的書,妳要看嗎?」鄭秀妍把書遞給鄭秀晶。

 

「別了,躺床我可不想管公事。」

 

鄭秀晶又躺回床上,但也沒打算入眠,而是扯著鄭秀妍的手…

 

「姊…不睡嗎?」

 

「妳先睡吧,我想看完這章。」

 

「那我等妳看完吧,妳也知道有燈光我睡不著。」

 

鄭秀妍聽了妹妹的話,自動的闔上書本,將書放到一旁的矮櫃上…

 

「那我們還是睡吧。」

 

燈滅了以後,鄭秀妍往後躺,黑暗中的身影緩緩依附在床鋪上,鄭秀晶聽到細碎的摩擦聲,知道姊姊正在偷偷的往旁邊挪,她看著姊姊側睡的背影,目光越發黯淡。

 

鄭秀妍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她也想跟以前一樣坦然的與鄭秀晶同床而眠,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無法接受以往的親密。

 

是因為向秀智承認自己對秀晶的心意?

 

還是因為過分的忌妒心,才讓心態改變了?

 

鄭秀妍的心裡總有一道聲音告訴她有多麼渴望親近鄭秀晶,但這種渴望越來越過火,聲音也越來越大聲,她知道如果放任這樣的渴望主宰自己,很快的…

 

一切都會脫軌…

 

所以她只能逃避,拼命的逃離對方,鄭秀晶卻一步步逼近,讓她快要退無可退。

 

「姊…妳怕我嗎?」

 

「沒有啊,怎麼這樣問?」

 

「妳離我好遠…」

 

鄭秀晶話剛說完,便貼在鄭秀妍背上,環抱住姊姊的腰。

 

「這樣好多了。」

 

鄭秀妍被這一抱惹得臉紅,她努力告訴自己冷靜下來,但背上的體溫太過溫暖,甚至都能感覺到背後那人的柔軟身體。

 

夠了!鄭秀妍妳不要再想下去了!

 

鄭秀妍心裡陷入天人交戰,鄭秀晶還火上加油地將臉埋在姊姊的頸窩…

 

「姊,換香水了?」

 

「恩…最近有同事送了新香水,所以嘗試了一下。」

 

鄭秀晶聞言抬頭…

 

「誰送的?沈昌珉?」

 

「不是,太基的張副總,他很想拉攏我做靠山。」

 

「張教授啊…他的品味似乎不太好…這味道沒有以前好聞,換回來吧。」

 

「好…秀晶…時間不早了,快睡吧…」

 

「嗯。」

 

鄭秀晶靠在姊姊的身上,很快就睡著了,但鄭秀妍就苦了,被鄭秀晶這麼一貼,完全沒有睡意,只好等到鄭秀晶睡著後,悄悄拿開鄭秀晶的手逃出房間。

 

鄭秀妍來到客廳,先是在沙發呆坐了一會兒,之後到廚房拿了瓶紅酒,連酒杯都沒拿,直接拿起酒瓶往嘴裡灌。

 

鄭秀妍在心裡不斷問自己,都這樣十年了,為什麼現在無法把秀晶當作妹妹?

 

到底為什麼呢?

 

所有的不解與無奈都隨著暗紅色的液體嚥進口中。

 

很快的,一瓶紅酒見底,鄭秀妍靠在沙發上睡著了。

 

然而,床上那人醒來了,鄭秀晶看到身旁沒人,便揉著眼睛走出臥房,她張著迷濛的雙眼看向四周,循著酒味來到客廳,看到靠在沙發上昏睡的鄭秀妍。

 

鄭秀晶看到獨自睡在客廳的鄭秀妍,心裡很不是滋味,她沒想到姊姊寧願睡在客廳,也不肯跟她睡在一起,但看到桌子上的酒瓶又感到心疼。

 

姊…是不敢面對我嗎?

 

鄭秀晶嘆了口氣便坐在鄭秀妍身旁,她看著姊姊熟睡的臉,動了些心思。

 

除了忌妒,我找不到其他喜歡姊姊的跡象…

 

我真的…喜歡姊姊嗎?

 

我真的懂什麼是愛情嗎?

 

鄭秀晶像是把自己當作實驗品,她緊張的抿住雙唇,緩緩往鄭秀妍靠過去,本來想要親鄭秀妍的唇,但在最後關頭膽怯了,側過臉吻在鄭秀妍的嘴角。

 

親上嘴角那一刻,鄭秀晶的心跳得好快,都要聽不到心跳以外的聲音了。

 

她的嘴唇剛碰到對方就馬上退回來,但剛才的親吻太快,根本沒有感覺。

 

鄭秀晶感到有些惋惜,心想要不要再試一次時,熟睡的鄭秀妍緩緩睜開雙眼。

 

「姊…妳醒了?」

 

鄭秀妍沒有回答鄭秀晶的話,迷茫的雙眼直盯著鄭秀晶,正當鄭秀晶想再問一次時,鄭秀妍突然伸手勾住鄭秀晶的脖子,直接吻上鄭秀晶的唇。

 

「唔!」鄭秀晶馬上睜大雙眼。

 

鄭秀妍給予的吻太過強勢,沒有給鄭秀晶拒絕的空間,她跳過靦腆的蜻蜓點水,趁鄭秀晶微張雙唇時,舌尖直接鑽進對方口中,與鄭秀晶的舌糾纏在一起。

 

鄭秀晶當下腦袋一片空白,只能任由鄭秀妍掠奪,等她回過神來,鄭秀妍已經壓在她身上,把她牢牢圈在懷裡。

 

她沒想到姊姊想要的親吻是這種成人式的深吻,因為閉上雙眼,更能感受到姊姊舌尖的挑逗,耳際還縈繞著兩人唇舌交纏的聲音,在雙重刺激之下,鄭秀晶害羞的全身蜷曲。

 

但…討厭嗎?

 

不,一點都不討厭。

 

只要姊姊眼中有我,那就足夠了。

 

果然就跟夢境一樣,姊姊喜歡這樣做…

 

而且,我也喜歡…

 

鄭秀晶瞬間頓悟了,原來自己一直恐懼的事情,竟然會帶來那麼大的喜悅。

 

同時,親吻也結束了。

 

渾身酒氣的鄭秀妍,一手撫著鄭秀晶帶著水澤的雙唇,邊輕聲說…

 

「親吻…是要這樣才對…」

 

鄭秀晶不敢應聲,甚至不敢抬頭看鄭秀妍,直到一股重量壓到她身上,她才發現姊姊趴在她身上睡著了。

 

鄭秀晶笑了,緊抱著熟睡的鄭秀妍,笑得如釋重負。

 

 

 

 

隔天一早,鄭秀妍是被手機設定的鬧鐘吵醒的。

 

醒來時先是頭痛欲裂,接著闖入腦海的記憶,讓鄭秀妍瞬間驚醒。

 

鄭秀妍摸著自己的唇,心裡連冒出好多個「怎麼辦!」,空曠的屋子裡卻沒人能回答她。

 

而提早來到龍基的鄭秀晶明顯心情很好,作為秘書的朴孝敏瞄一眼就感覺到了。

 

趁著送咖啡的時候,朴孝敏八卦的問…

 

「董事長,是發生什麼好事了嗎?」

 

「沒事~

 

笑得那麼開心,最好沒事…

 

朴孝敏心裡毀謗了幾句,就拿出準備好的文件。

 

「董事長,這是宋茜一大早送來的…金泫雅的資料。」

 

鄭秀晶挑了下眉,接過朴孝敏遞來的資料…

 

「好,我看看,妳先出去吧。」

 

鄭秀妍離開住所先到太基辦公,咸恩靜看到鄭秀妍一臉蒼白,便感覺事態不對。

 

「總經理…怎麼了嗎?」

 

「沒事…」

 

鄭秀妍接過咸恩靜遞來的咖啡,喝一口就放在桌上…

 

「今天我還是不去龍基了…」

 

「那我打電話跟沈部長取消會議。」

 

「好…去吧。」

 

咸恩靜出去後,鄭秀妍硬撐的平淡表情終於是垮了,她不知道昨晚為什麼會親鄭秀晶,更可怕的是,她不記得親吻以後的事情了。

 

所以…

 

只是親嗎?

 

等等…只有親吧?

 

鄭秀妍越想越覺得不妙,這下子要怎麼面對鄭秀晶啊!

 

她趕緊雙手合十,祈禱鄭秀晶也喝酒了,這樣鄭秀晶就什麼都記不得了。

 

而打完電話回辦公室的咸恩靜看到自己老闆在求神拜佛,當下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幾秒後才想起來是要進來報告重要的事…

 

「總經理,沈部長說有很重要的事要討論,今天無論如何都要跟您見面,還說如果不方便在龍基談,他可以到太基來。」

 

「不用了,那還是我過去好了…」鄭秀妍心想該來的還是逃不掉。

 

「總經理,您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沒有…我很好…」

 

咸恩靜半信半疑地離開辦公室,找個無人角落打電話給朴孝敏。

 

朴孝敏正在偷懶逛網購,接到咸恩靜的電話便沒好氣的說…

 

「什麼事啊?」

 

「總秘…那個…我老闆又跟妳老闆吵架了嗎?」

 

「沒有啊,董事長今天心情很好呢。」

 

「這樣啊…」

 

「鄭總怎麼了嗎?」

 

「沒事,我只是打來關心一下而已。」咸恩靜怕洩漏太多,馬上掛電話。

 

 

 

 

鄭秀妍處理完太基的事務後,來到龍基戰略部與沈昌珉會談。

 

「鄭總,金在中明天一早就會動身去美國,這是我安插他身邊的工作人員清單,您看一下有沒有問題。」

 

鄭秀妍翻閱清單後滿意的搖頭…

 

「沒有問題,這樣就夠了,剩下的就是要努力扯後腿了。」

 

「這部份我已經先跟美國廠的廠長交代過了,他會乖乖配合的。」

 

「那就好,華城市的土地呢?」鄭秀妍抬頭看向沈昌珉。

 

「董事長說政府已經開始處理變賣的事了,下個月就會開始競標。」

 

「這個標百分之百會是我們的,讓人開始設計廠房吧,否則會來不及。」

 

「是,不過…T12已經設計完成,如果美國廠真的被停止營運,在華城廠建造完成之前,光靠越南廠可能應付不了…您覺得該怎麼辦?」

 

鄭秀妍一手撐在下巴,思考片刻後說…

 

「找外援吧,也只能找其他晶圓廠幫忙了。」

 

「外援啊…我倒沒有想到這個方法…」

 

「我記得金銘集團有晶圓代工廠,就看他們能不能做到我們要的品質。」

 

「金銘集團…那是董事長未婚夫的公司?」

 

「恩,你找機會問問董事長吧,這是最好的安排。」

 

兩人談到將近中午才結束,鄭秀妍離開戰略部,咸恩靜便靠在她耳邊說…

 

「總經理,董事長讓您中午去找她。」

 

鄭秀妍頓了下腳步…

 

「有說是為了什麼事嗎?」

 

「沒有。」

 

「好吧…我們走吧。」

 

鄭秀妍懷著忐忑的心思走進董事長辦公室,抬頭對上鄭秀晶的視線,便心虛的撇開視線。

 

「秀晶,妳找我?」

 

「想說妳也在龍基,一起吃午飯吧。」

 

鄭秀晶套上黑色的風衣外套邊說…

 

「附近好像開了一間泰式餐廳,我們一起去吧。」

 

「好。」

 

兩姊妹一走出辦公室,便感受到兩名秘書的視線。

 

「我跟姊姊要一起去吃午飯,你們就不用跟過來。」

 

「是。」兩位秘書同時應聲。

 

鄭秀晶與鄭秀妍剛離開視線,朴孝敏就對身旁的咸恩靜提出邀約…

 

「咸秘書…既然我們老闆都去吃飯了,那我們也一起吃飯好了。」

 

「我跟妳?」

 

「對啊!走吧!」

 

朴孝敏撈起椅背上的外套,拉著咸恩靜就走,兩人一路上拉拉扯扯。

 

「總秘,妳要帶我去哪裡啊?」

 

「咸秘書,講話別那麼大聲,噓!」

 

朴孝敏轉身就給咸恩靜戴上一頂鴨舌帽,自己則是戴上墨鏡還套上了風衣外套,兩人來到附近的一間泰式餐廳,剛走進去咸恩靜就睜大雙眼指著角落那桌。

 

角落那桌不是我老闆跟朴孝敏的老闆嗎!

 

朴孝敏趕緊按下咸恩靜的手,拉著咸恩靜坐到兩姊妹附近的位子。

 

戴上帽子的咸恩靜還是十分不安,低聲對朴孝敏說…

 

「總秘,妳這樣是在跟蹤!」

 

「哪有,我只是想來新開的餐廳,剛好碰到董事長他們。」

 

咸恩靜的手不停壓低帽子…

 

「總秘…妳根本就是預謀犯案吧,連帽子都準備好了。」

 

「咸秘書,妳明明也很好奇,要不然我一個弱女子怎麼拉得動妳?」

 

「才…才不是呢!」咸恩靜轉頭不去看朴孝敏。

 

而在姊妹那桌,鄭秀晶都在話家常,沒有提起昨晚的事,鄭秀妍還是提心吊膽。

 

「我們姊妹好久沒有一起吃飯了。」鄭秀晶笑著看向鄭秀妍。

 

「是啊。」鄭秀妍低頭鑽研餐桌的桌巾紋路。

 

「姊看起來不太舒服,是生病了嗎?啊,可能是睡在客廳被冷到了吧。」

 

鄭秀妍聽到「客廳」這個關鍵詞,馬上拿起冰水猛灌。

 

鄭秀晶當然知道姊姊意圖掩飾昨晚的荒唐,但也不想在公開場合跟姊姊把話說開,只好轉移話題…

 

「剛剛接到龍珠表姊的電話,說是快要生了,已經到醫院待產。」

 

「那麼快?」

 

「也不快了,都足月了,等龍珠表姊生了孩子,我們去釜山探望她吧。」

 

「好,順便帶點補品過去,對了,崔珉豪身為孩子父親也去釜山了吧?」

 

「他已經請假了…不對啊,妳那小秘書沒有告訴妳他請假的事嗎?」

 

鄭秀妍聽出妹妹話裡的酸氣,無奈的再次解釋…

 

「秀晶…我跟金祕書真的沒有妳想的那種關係,妳別這樣針對她。」

 

「我查過金泫雅了…妳先前認識她嗎?」

 

「怎麼會,她跟妳同年,她讀大學時,我都畢業了。」

 

鄭秀晶雙手按在桌面,往鄭秀妍逼近…

 

「妳確定…妳從來沒有見過她?」

 

「秀晶…我真的沒見過啊…」鄭秀妍無奈的兩手向上攤開。

 

「三年前,在首爾大學的畢業典禮,妳曾經當過嘉賓致詞對吧?」

 

鄭秀妍一手撐在下巴,若有所思的回答…

 

「我畢業後每年都會以榮譽校友的身分回學校致詞啊。」

 

「妳知道金泫雅也在現場嗎?她是那一屆的畢業生,妳還頒獎給她,甚至一起合影!」鄭秀晶將一張合照放到桌上,指著照片上一臉靦腆的金泫雅。

 

鄭秀妍聽到鄭秀晶的話不禁笑了…

 

「秀晶…這只是巧合…妳不能硬找關聯啊。」

 

「我硬找關聯?金泫雅明明專業是服裝設計,但她畢業後就到龍基應徵行政助理,妳不覺得很不合理嗎?」

 

「秀晶…我每一年都會頒獎給無數人,何況她得的是龍基設的獎項,至於符不符合她的專業…現在她在Houte工作不就符合她的專業?」

 

鄭秀晶聽不下姊姊的辯解,不耐煩的甩了甩頭…

 

「姊…我就直說了,這個女人…分明是衝著妳來的。」

 

「就算是衝著我來又如何?她只是個女孩子,也是我的一顆棋子,如果她對我有什麼特殊想法,我也可以利用那個想法達成我想要的目的。」

 

鄭秀晶的臉色冷了下來…

 

「所以…姊的意思就是不肯丟掉那個棋子了?」

 

「她已經成功取得崔珉豪的信任,木已成舟不能丟。」

 

「好,既然如此,那李洙赫這顆棋子我也不能扔。」

 

鄭秀妍聽到這裡就不樂意了,雙眉都皺了起來…

 

「秀晶,一碼歸一碼,不能這樣。」

 

「在我這裡,這兩件事是綁在一起的。」

 

鄭秀晶發現姊姊的臉色明顯不太對勁,趕緊為自己找了個台階下…

 

「好了,別提那兩個間諜的事,我不想鬧得我們不開心。」

 

鄭秀妍卻沒了胃口,刀叉直接擺在桌上。

 

「姊…別這樣,再吃一點吧。」

 

「李洙赫是個男人,如果妳跟他獨處的時候他意圖不軌,那妳該怎麼辦?」

 

「只要姊姊答應我,以後不會跟金泫雅見面,我會馬上丟掉那顆棋子。」

 

「好,我答應妳。」

 

鄭秀妍答應得太過爽快,鄭秀晶一時之間還來不及反應,鄭秀妍則繼續說下去…

 

「不過…我會先跟她談過,確認妳所說的那件事,之後我不會跟她再見面了。」

 

「嗯,不再見面就好。」鄭秀晶開心的都瞇起雙眼。

 

「既然我答應妳了,那我們來談另一件事吧。」

 

「什麼事?」鄭秀晶疑惑的看向姊姊。

 

「剛才跟沈部長談過晶圓廠的事,按照目前晶圓廠的產能,根本無法應付T12的需求,正好金銘也有晶圓廠,所以想拜託妳跟金鐘鉉xi談談這件事。」

 

「妳是說…讓我們家的手機用別家的產品?」鄭秀晶問。

 

「這也是短暫的支援…不會是長久的合作。」

 

「可是…我跟他都快撕破臉了…還談公事啊…」

 

「撕破臉?」

 

「他上次為了李洙赫的事來煩我,我把他趕走了。」

 

「秀晶…妳跟金鐘鉉在一起的價值,就是為了這一刻,利益交換才是你們在一起的理由。」

 

「妳說的我都知道…我今天晚上會找他談。」

 

兩姊妹聊天聊得若無旁人,朴孝敏與咸恩靜倒是都聽飽了,兩姊妹吃完飯離開後,朴孝敏與咸恩靜僅是對看一眼,沒有再說話。

 

 

 

 

而在Houte的副總辦公室,崔珉豪依依不捨的抱著金泫雅。

 

「寶貝啊,我很快就會回來,要等我喔。」

 

「恩~oppa每天都要想著我喔。」金泫雅特意用甜膩的語氣說話。

 

「一定會!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會瘋狂的想著妳!」

 

崔珉豪捧起金泫雅的臉就想吻上去,金泫雅雙手抵在崔珉豪的胸前…

 

oppa,時間差不多,你該趕飛機了。」

 

「好吧…對了,明天早上妳送在中表哥的時候,記得告訴他,我無論如何都會站在他那邊,讓他放心出國吧。」

 

「是。」

 

好不容易送崔珉豪離開公司後,金泫雅收起職業笑容,坐在沙發上休息。

 

這時,她接到一通陌生的來電。

 

「是我。」

 

金泫雅聽到鄭秀妍的聲音,驚訝的差點握不住手機…

 

「鄭…鄭總?」

 

「現在方便講電話嗎?」

 

「當然,您有什麼吩咐都請說。」

 

「妳今天晚上有空嗎?」

 

「有!」

 

「好,今天晚上八點,老地方見。」

 

金泫雅還沒來得及回答,鄭秀妍便掛了電話。

 

鄭秀妍將手機收進口袋,轉身看向站在身旁咸恩靜…

 

「這次妳一樣在房間門口待命。」

 

「是。」

 

「希望這是最後一次跟她見面。」

 

「您之前不是還說要當演員嗎?」咸恩靜問。

 

鄭秀妍露出苦澀的笑容…

 

「此一時彼一時啊…」

 

鄭秀妍一副力不從心,咸恩靜又何嘗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有個控制慾超強的妹妹,真是可怕!

 

 

 

 

當天晚上,鄭秀晶與金鐘鉉約在金銘總公司附近的一間餐廳吃飯。

 

金鐘鉉明顯還在生氣,直接對鄭秀晶擺著臭臉。

 

「怎麼突然找我?」金鐘鉉一臉不耐煩。

 

oppa,之前的事是我不對。」

 

金鐘鉉聽到鄭秀晶喊oppa,心情就瞬間好了起來,轉頭看到鄭秀晶一臉歉意,怒氣更是煙消雲散。

 

「秀晶啊,我也不是個不明理的人,但也希望妳能遵守遊戲規則。」

 

「我知道我錯了,之後我不會再跟那個男人見面了。」

 

「那就好。」

 

好不容易讓金鐘鉉不再生氣,鄭秀晶便說明來意…

 

「對了,今天來找oppa,主要是有一件事要請你幫忙。」

 

「幫忙?」

 

oppa應該也聽說龍基的美國晶圓廠房出問題了,但新一款手機就要上市,到時候很可能會應付不來,聽說金銘也有晶圓廠…不知道能不能幫忙。」

 

「當然可以,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符合妳要的規格。」

 

「謝謝oppa,細節我們再慢慢商量吧。」

 

「好,那我晚點讓負責人跟妳連絡。」

 

同時,鄭秀妍與咸恩靜來到萬龍酒店。

 

兩人來到房間門口,鄭秀妍看了咸恩靜一眼,就刷卡進門。

 

鄭秀妍走過一段長廊,看到金泫雅坐在床邊等候。

 

「鄭總。」金泫雅起身對鄭秀妍鞠躬。

 

「我們到桌子這裡談吧。」

 

兩人坐在圓桌的兩端,鄭秀妍翹著二郎腿,再次用審視的眼光看向金泫雅…

 

「有件事,我必須問妳。」

 

「鄭總請說。」金泫雅雙手放在膝蓋上,像是個乖巧的學生。

 

「我跟妳以前見過面嗎?」

 

「鄭總為什麼這麼問?」

 

「上次見面時,妳對我過份熱絡,我當然得問問。」

 

「見過喔,很久以前。」

 

鄭秀妍可沒預料到金泫雅會那麼快就坦誠。

 

「果然,是在妳的大學畢業典禮吧?」

 

「鄭總您記起來了嗎?」金泫雅睜大雙眼望著鄭秀妍。

 

「我只是猜的,畢竟我跟妳唯一的關聯就只有首爾大學。」

 

金泫雅看到鄭秀妍一臉茫然,心裡冒出一股失望,但想到鄭秀妍如此位高權重,又怎麼可能會記得自己這樣一個小人物,心裡便寬慰許多。

 

「的確,第一次見到您是在畢業典禮上,您擔任嘉賓對畢業生致詞,還親自頒獎給我…」

 

作為韓國第一學府,每年首爾大學的畢業典禮都舉辦得十分盛大,學校也會在這個時候邀請各領域的佼佼者來為畢業生致詞,那時的鄭秀妍身為首爾大學的畢業校友,更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龍基集團副董,每年都會代替父親到首爾大學致詞,頒發龍基集團設立的獎項。

 

而那時的金泫雅身穿厚重的學士服,坐在台下聽著鄭秀妍的演講。

 

在親眼見到真人以前,金泫雅從沒想過經常出現在雜誌與新聞中的女強人會如此纖瘦嬌小,她看著一身純白色西裝的鄭秀妍走上台,雙眼便離不開了。

 

校長與眾多師長看到鄭秀妍都起身寒喧,鄭秀妍在鼓掌聲的簇擁中踏上講台。

 

鄭秀妍的聲線溫柔,卻每一個頓點都擲地有聲,金泫雅本以為鄭秀妍會說著老掉牙的大道理,鄭秀妍卻是用平淡的語氣,一次次潑應屆畢業生冷水。

 

「在這瞬息萬變的時代,求一份安穩的工作過一輩子是不可能的事,我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不斷前進,讓自己不被淘汰…」

 

「或許有人會認為我的出身導致我有如今的成就,試問…你們每天工作十二個小時嗎?我曾經一個月中有半個月都在飛機上度過,我說這些是不是為了攀比,更不是要訴說自己多麼辛苦,我只是要告訴你們一個事實…」

 

鄭秀妍環顧台下一圈,嘴角微微揚起…

 

「連我這樣出身的人都如此拼搏…你們不就應該比我拼命嗎?」

 

鄭秀妍舉起手指著天空…

 

「台下諸位即將成為社會最底層的新鮮人,你們會遭遇很多挫折,所以也會對這個社會充滿不滿,奉勸各位把對這個社會的憤恨當作動力,一步步往上爬,因為只有當你站在頂端,才能改變這個世界。」

 

鄭秀妍的演說結束後,現場響起如雷掌聲,金泫雅也是其中一個鼓掌的人。

 

金泫雅還以為這會是唯一與鄭秀妍有交集的機會,但想到鄭秀妍之後會頒發龍基卓越獎,金泫雅身為得獎者,自然又多了一次接觸的機會。

 

為了讓自己以最好的姿態上台,金泫雅特別到洗手間整理儀容,但花費的時間太久,為了趕上頒獎時刻,加快腳步趕回會場,卻踩到過長的學士袍,灰白色的地面就這麼往自己臉頰逼近!

 

金泫雅下意識的閉起雙眼,心想自己應該會撞個鼻青臉腫,但一股力道將她拉起,撲鼻的玫瑰花香在她的鼻尖化開,金泫雅睜開眼便看到鄭秀妍摟著她的腰。

 

「妳沒事吧?」鄭秀妍問話時,手也收了回去。

 

「沒…沒事…」金泫雅不敢看向鄭秀妍,只能低頭緊抿雙唇。

 

「那就好。」

 

身旁的保鑣提醒鄭秀妍頒獎時間快到了,鄭秀妍便轉身走入會場。

 

之後,鄭秀妍作為頒獎人上台,身為受獎者的金泫雅也再次與鄭秀妍相遇。

 

鄭秀妍將金光閃閃的獎牌遞給金泫雅,記性不錯的她,很快就想起眼前的女大學生就是剛才在洗手間外面碰到那位。

 

「是妳。」

 

「是的…鄭副董…以後…我也想成為像您一樣優秀的人…」金泫雅怯生生的說。

 

「那就來龍基吧。」

 

金泫雅猛然抬頭看著鄭秀妍,就像看著生命最明亮的光火。

 

「好…」

 

金泫雅把鄭秀妍所說的話當作人生最重要的目標,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專業,剛出社會便來龍基總公司面試,彷彿把自己的人生都賭在鄭秀妍的一句話上,但說過這句話的鄭秀妍,倒是一臉茫然的看向金泫雅。

 

「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但是太久以前的事,所以忘了…」

 

「沒關係,我記得就好。」

 

金泫雅不知何時已經蹲在鄭秀妍身前,鄭秀妍低頭看向金泫雅…

 

「那妳是存心接近我的?」

 

「是的…我來到Houte也是為了您…我想成為您的臂膀,為您掃去所有的阻礙…幫您奪回屬於您的王國。」

 

「妳是說龍基?」

 

「是啊,龍基本來就該是您的,您只差一步就能得到龍基,無論如何我都會幫您奪回龍基。」

 

「可是…」

 

金泫雅將鄭秀妍的手拿到臉頰摩娑…

 

「我會幫您站在最高位,所以您儘管利用我吧…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鄭秀妍看著金泫雅眼中對自己的癡迷,她知道這樣的人會是最好的棋子,只要施予小惠就能替她賣命,但還是得放掉這個棋子。

 

「妳話說的很好聽,但妳這樣盡心盡力的幫我,就沒有私心嗎?」

 

「當然有…我想要您的目光…還有…」

 

金泫雅低頭親吻鄭秀妍的手背…

 

「我想成為…您的人…」

 

我的人?

 

鄭秀妍正疑惑金泫雅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突然感到指尖一陣溫熱,定睛便看見金泫雅含住了她的中指。

 

「金小姐,妳是不是搞錯什麼了?」

 

鄭秀妍的目光沒有一絲波瀾,只是緩緩從金泫雅口中抽出手指,接著拿起桌上的紙巾將手擦拭乾淨。

 

「您從來不擦指甲油,中指跟食指永遠都沒有留指甲…這代表什麼?」

 

「我有過未婚夫。」

 

「您都說是「有過」了…」

 

鄭秀妍將紙巾放回桌上,起身就要離開…

 

「以後跟我的秘書連絡,不要私底下聯繫我。」

 

鄭秀妍才要轉身,就聽到金泫雅的聲音…

 

「您不也喜歡我嗎?為什麼要拒絕呢?」

 

鄭秀妍轉身看向金泫雅,細長的雙眉疊起小山…

 

「我喜歡妳?」

 

「不然您怎麼會在這裡,而不是讓秘書來問我話呢?」

 

金泫雅往鄭秀妍走近一步…

 

「以您的身分,您第一次就不應該答應見我,不是嗎?」

 

鄭秀妍沒有打算回應金泫雅的質問,直接轉身離開。

 

門一關上,金泫雅便懊悔的用雙手遮住紅潤的臉頰…

 

「我真的太急了…嚇跑總經理怎麼辦!」

 

然而,鄭秀妍離開房間後,頭也不回的走進洗手間,在洗手台洗了好幾次手。

 

咸恩靜站在一旁看著鄭秀妍反覆洗手,也不敢多問什麼,只是拿著毛巾等著鄭秀妍洗好。

 

送鄭秀妍回家的路上,咸恩靜開車途中不斷瞄向前視鏡裡的鄭秀妍,因為鄭秀妍在車上還是不斷用乾洗手液搓洗雙手,眼看都快把手磨破了,咸恩靜終於開口…

 

「您跟金泫雅到底談了什麼?」

 

「沒事…」

 

「您洗手將近要一百次了…」

 

「妳還特地數了?」鄭秀妍皺著眉問。

 

「如果金泫雅冒犯您了,您跟我說一聲,我馬上開除她。」

 

「沒事…都在我的掌控內,別擔心。」

 

「好吧…」

 

咸恩靜碰到了軟釘子,自然也不打算再問下去,隨即被前方的車吸去注意力…

 

「等等…前面那輛車…不是董事長的車嗎?」

 

「秀晶的車?」鄭秀妍透過車窗看過去,果然看到鄭秀晶的車停在她家門口。

 

咸恩靜將車子停在鄭秀妍家門口,鄭秀妍與咸恩靜先後下車,原本在車裡的鄭秀晶等到姊姊出現便下車走來。

 

「秀晶,妳怎麼來了?」鄭秀妍問。

 

鄭秀晶臉上沒有半點笑意,看到鄭秀妍身後的咸恩靜,猶豫了一下才說…

 

「我好像有東西落在妳家了。」

 

「這樣啊…」

 

鄭秀妍轉身對咸恩靜說…

 

「那妳先回去吧。」

 

「是。」咸恩靜偷瞄了兩姊妹一眼後,開車離開鄭秀妍的住所。

 

鄭秀妍領著鄭秀晶進屋,鄭秀晶儼然成了這裡的常客,自動走到廚房倒杯水喝,解除了口渴就說…

 

「我跟金鐘鉉談好了,他答應幫忙。」

 

「那真是太好了。」

 

鄭秀妍正在鬆開襯衫衣袖上的鈕扣,鄭秀晶看了便拉過姊姊的手幫忙解扣子。

 

「那妳呢?跟金秘書談得如何?」

 

鄭秀妍當然知道鄭秀晶有派人跟蹤自己,也就坦然的說…

 

「妳說的對,她曾經見過我,也對我有其他企圖,以後我不會再跟她聯絡了。」

 

「她對妳有什麼企圖?」

 

鄭秀晶湊上去聞姊姊身上的味道,很快就發現不對勁…

 

「妳身上有她的味道…」

 

「沒有啊…」

 

鄭秀妍下意識把手收到背後,鄭秀晶查覺到便一把拉出姊姊的手,拿到鼻尖一聞,臉色變得更加凝重…

 

「有很重的洗手液味道…妳跟她做了什麼事?」

 

「沒有!」

 

「妳昨天才親過我,今天就跟別的女人鬼混?」

 

鄭秀晶這句話就像一顆炸彈,轟一聲,炸得鄭秀妍措手不及。

 

「我…我那時候喝醉了…」

 

「所以妳想耍賴?」

 

「秀晶…妳不是有東西忘了拿嗎?快去拿吧。」

 

「不要轉移話題,妳明明知道我說有東西落在這裡只是進來的藉口,剛才咸秘書也在,我總不能說我是來跟妳要昨天吻我的答案吧!」

 

「妳要什麼答案?」

 

「妳喜歡我嗎?不然為什麼吻我?」

 

鄭秀妍倒抽一口氣,滿腦子只想逃離這裡,但她知道逃走無法解決問題,只能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

 

「秀晶,我們是姊妹…我當然喜歡妳,但只是親人的那種喜歡。」

 

「妳說謊!妳明明知道我們不是親姊妹!」

 

「但是…我們作為姊妹那麼多年了,妳對我應該是親情啊。」

 

「那妳對我呢?」

 

鄭秀晶這句反問噎得鄭秀妍一時說不出話來,鄭秀妍感到無地自容,除了逃離想不到更好的辦法,但鄭秀晶死抓著她的手不放。

 

於是,鄭秀妍做了一個深呼吸後,吐出一句話…

 

「我當然把妳當妹妹看待。」

 

「妳說謊!」

 

「秀晶,妳該走了。」

 

鄭秀妍轉身背對鄭秀晶,這動作就代表逐客令,鄭秀晶儘管想跟姊姊說清楚,但她知道把姊姊逼得太緊只會讓事態變得更糟,只好忍下滿腹的怒火離開現場。

 

然而,門關上那一刻,鄭秀妍的手機剛好響起。

 

 

 

 

隔天一早,人來人往的仁川機場中,金在中與隨行的屬下正準備出境。

 

金泫雅作為崔珉豪的貼身秘書,代表崔珉豪來替金在中送行。

 

「副董,非常抱歉,副總因為要陪夫人待產,無法親自來替您送行,就由我代替副總祝副董一切順心。」

 

「沒事的,我能諒解,到時候龍珠生了孩子,讓他給我傳一些孩子的照片。」

 

「好的,副總也說了,他會一直站在您這邊,請您放心。」

 

「我知道。」

 

金在中說話時雙眼緊盯金泫雅,盯得金泫雅毛骨悚然…

 

「妳是什麼時候擔任崔副總的秘書?以前沒看過妳。」

 

「這個月才上任,因為前任秘書請產假,就由我遞補上。」

 

「這樣啊…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登機了。」

 

金在中與屬下走進出關口,金泫雅揮手向眾人道別,眼看那群人消失在視線盡頭,金泫雅的笑容也越發冷淡。

 

同時,鄭秀晶來到戰略部門口,她想假裝與鄭秀妍不期而遇,找機會消弭昨晚與鄭秀妍的齟齬,結果碰上的卻是獨身一人的沈昌珉。

 

「董事長,您怎麼來了?」

 

「怎麼只有你,我姊姊呢?」

 

「鄭總請了一個禮拜的長假,您不知道嗎?」

 

「什麼?一個禮拜?病假嗎?」

 

「我不清楚…咸秘書也沒說明原因。」

 

鄭秀晶沒有理會還在思考的沈昌珉,轉身走往自己的辦公室,沿路她打給鄭秀妍好幾次,但是鄭秀妍的手機都處於關機狀態。

 

朴孝敏接到鄭秀晶的電話,匆匆忙忙來到董事長辦公室,當看到眼神充滿殺氣的鄭秀晶,默默吞了下口水。

 

「董事長,您找我?」

 

鄭秀晶一手握著手機,咬牙切齒地說…

 

「剛才…咸秘書說…我姊姊因為身體不適,要請一個禮拜的病假…」

 

「鄭總生病了?」

 

「我才不相信她生病了!」

 

鄭秀晶將一份報紙扔在桌上,版頭寫著「裴秀智拍打戲受傷,送到醫院救治中!」

 

「剛才跟管家確認過了,姊姊昨晚到機棚搭專機去紐約了,宋茜沒有通知妳嗎?」

 

「沒有…我馬上打電話問她…」

 

「不用問了!他們一定是一夥兒的!」

 

鄭秀晶越說越氣,額頭都要冒青筋了…

 

「姊姊…竟然去美國陪裴秀智那個女人!」

 

鄭秀晶說的沒錯,此時的鄭秀妍已經踏上紐約的土地,她一下飛機就直奔裴秀智所在的飯店,在助理的協助下進入裴秀智的房間。

 

「我口渴,幫我倒一杯水!」

 

鄭秀妍進門就聽到裴秀智的喊聲,穿過長廊便看到裴秀智坐在床上滑手機,

裹著紗布的腳則擱在枕頭上。

 

裴秀智並沒有發現來人是鄭秀妍,抬起手就要拿水杯,鄭秀妍聽話的倒了杯水遞到裴秀智手邊,裴秀智連看都沒看就接過去喝。

 

「我千里迢迢飛來,就是為了倒杯水給妳喝啊。」

 

噗!

 

裴秀智嘴裡的水差點噴出來,抬頭看到鄭秀妍就驚呼出聲。

 

「秀妍!妳來了!」

 

裴秀智張開雙手要抱鄭秀妍,鄭秀妍彎下身以方便裴秀智抱住。

 

「秀妍…我叫妳不要來的…妳幹嘛來…要是耽誤工作怎麼辦…」裴秀智明明開心的眼淚都快流下來了,還口是心非地抱怨鄭秀妍不該過來。

 

「妳都受傷了,我怎麼能不來?」

 

鄭秀妍抹去裴秀智的眼淚後,坐在床邊輕撫裴秀智受傷的腳…

 

「怎麼受傷的?」

 

「就…沒有套好招,被鐵棍敲到腳踝…但我沒有骨折喔!只是瘀血而已!報紙寫得太誇張了!」

 

「如果咸秘書沒告訴我,妳是不是就不打算跟我說?」

 

「唉呦…這只是小傷…妳不用特地跑來…」

 

「大概多久會康復?」

 

「醫生說一周就會好,別太擔心。」

 

「一周啊…那剛好…我在這裡陪妳一周吧。」

 

裴秀智說不感動是假的,但她總覺得眼前的鄭秀妍太過虛幻,像是夢中虛構出來的完美情人,虛假的讓人感到害怕,所以她想用最直接的方式確認眼前的鄭秀妍是真的。

 

性是人類無法拔除的原始慾望,同時也是帶來短暫歡愉的麻醉劑。

 

沒有什麼比性愛更加適合填補裴秀智此刻心中的不安。

 

裴秀智雙手勾住鄭秀妍的脖子,用自己鼻尖磨蹭對方的鼻尖…

 

「妳能來我真的很感動,要我怎麼報答妳呢?以身相許行不行?」

 

「別了吧,妳還是個傷患。」

 

「不要小看我啊…我只是傷了腳,還是能做很多事的~

 

「要是傷勢惡化了怎麼辦?」

 

「才不會呢,不是說病患最大嗎,我這個傷患現在想要做點有益身心健康的運動,妳到底要不要幫忙?」

 

「有益身心健康?」

 

「嗯哼~

 

裴秀智躺在床上對鄭秀妍勾勾手指,鄭秀妍儘管遲疑了一下,還是乖順的壓在裴秀智身上,裴秀智俐落的解著鄭秀妍襯衫上的鈕扣,裴秀智身上的T-shirt則被鄭秀妍剝了下來,下身的短褲也被鄭秀妍小心翼翼地脫下。

 

衣物一件件被扔到床下,隆起的棉被不斷起伏,裴秀智緊摟著鄭秀妍,感受著鄭秀妍一次次的深入,肉體引發快感太過猛烈,讓裴秀智把握不了力道,稍長的指甲在鄭秀妍的背上刮出一道道痕跡,。

 

一陣激情後,裴秀智儘管累壞了,看向鄭秀妍的眼神卻更加清明…

 

「秀妍…妳好像變了。」

 

「哪裡變了?」鄭秀妍的聲音也變得懶洋洋的。

 

「整個人都變了…變得比以前還要溫柔…但我不知道妳的變化是不是因為我。」

 

鄭秀妍翻身看向裴秀智…

 

「妳不喜歡我的變化嗎?」

 

「秀妍,首爾…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鄭秀妍感覺到裴秀智語氣中的不信任,溫存的餘韻瞬間冷卻…

 

「妳究竟想問什麼,就直說吧。」

 

裴秀智坐起身,將棉被拉到胸前遮掩…

 

「妳跟妳妹妹…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鄭秀妍也跟著坐起身…

 

「妳怎麼會這麼問?」

 

「秀妍…我太瞭解妳了,妳不會平白無故地說想我…除非那時候妳心裡非常混亂,每當那種時候,妳都特別需要我…」

 

裴秀智伸手撫上鄭秀妍的長髮,神情嚴肅的問…

 

「妳有沒有做對不起我的事?」

 

「我去洗澡。」

 

鄭秀妍沒有給任何答覆,拿了條浴巾就走進浴室。

 

坐在床上的裴秀智,獨自思考了許久,理智逐漸回流,這才發現自己似乎多疑了。

 

我怎麼可以因為秀妍太過溫柔,就懷疑她呢?

 

明明…

 

只要秀妍在身邊就很滿足的…

 

裴秀智,妳什麼時候變得那麼不知足?

 

鄭秀妍洗完澡剛走出浴室,裴秀智就跑過來抱住鄭秀妍,不斷說道歉…

 

「對不起…秀妍…我一個人待在美國…妳又不在身邊…我才會胡思亂想…」

 

鄭秀妍摸了摸裴秀智的頭…

 

「沒事,我也有事瞞妳。」

 

「什麼?」裴秀智馬上放開懷抱,瞪著一臉平靜的鄭秀妍。

 

鄭秀妍聳聳肩,略帶歉意的說…

 

「我忘了告訴妳,最近有一個女人在追求我…」

 

裴秀智聽到「追求」兩個字,眉毛都擠成了八字眉,鄭秀妍趕緊補充說明…

 

「不過妳放心,我已經拒絕她了。」

 

「誰!哪個不要臉的女人!我要馬上回韓國!我要抓著那女人的頭髮!讓她知道不要亂碰別人的女友!太不像話了!」

 

鄭秀妍抱住裴秀智,像安撫嬰兒拍著裴秀智的背,心裡則對金泫雅有些虧欠。

 

但想到金泫雅對自己做的事,似乎這樣利用她也無可厚非~

 

 

 

 

=============================================

香港場取消了...

雖然我沒有到現場,但還是替姊姊跟金星們感到可惜

姊姊後來出現了,我看了也很感動...

希望以後不會有颱風來攪局!颱風退散退散!

因為本來很期待姊姊在香港場唱粵語歌,所以本章採用我最希望姊姊唱的粵語歌,希望大家會喜歡~

最後,本章之所以會在10/17號整點更文,是為了慶祝某位既是讀者也是朋友的生日,祝她生日快樂,事事順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radise 的頭像
paradise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amy52418
  • 哎呀 秀妍總是不敢說出真正的心意
    看得好心急
  • P大小粉絲
  • 還以為喝醉後會發生點什麼呢😳
    最瞭解秀妍的人莫過於秀智了
    覺得秀智在姐姐背上留下的傷痕
    又會引發秀晶的嫉妒

    香港場真的好可惜
    我們西西是名副其實的summer storm
  • HOU
  • 看到抬頭圖總算換秀智登場了😭😭😭
    這篇的鄭氏真的處於很曖昧曖昧的狀態
    兩個人都需要釐清、文中三不五時的妹控鄭秀晶讓我發笑哈哈。秀晶極力想剷除姊姊身旁的愛慕者這樣變相的感情我是怕會不會再度逼走秀妍。跑去紐約找秀智的秀妍的心態其實很能理解雖然她對秀智是有感情但替代作用的心態還是很強大、至少秀智能在她混亂的時後讓她有鎮定紓解的(當妳在賣藥啊##) 功能。好吧秀智無法當最愛沒關係但能安撫女王焦躁的情緒就好了😭😭然後泫雅充滿性暗示的動作那邊描述很衝擊我、因為P大的寫法不會太露骨但很能挑起令人血脈噴張哈哈、希望下一篇還能看到秀智❤️
  • P 大小粉絲
  • 好可惜好可惜最後我也去了,但還是搞不成啊 :-(
    除了秀妍外,這次最討喜的角色是秀智啊!
  • Chu
  • 秀晶還是不太懂自己對秀妍的感情,
    只是不斷的加壓力跟探試秀妍,果然讓秀妍逃去美國,
    而秀妍雖然對秀智坦白有人在追她,但是感覺上這將是讓秀智看破這段感情的原因,
    畢竟秀妍想利用泫雅

    這次香港演唱會因颱風取消,真的很可惜,
    想今年台灣場時,也很怕颱風取消,完全能體會當天的金星們,
    希望之後演唱會不會在遇到颱風跟大雨來攪局
  • Capital_Y
  • 終於和秀智在一起了😭😭😭
    推薦我最喜歡的廣東歌 葡萄成熟時 ea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