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1 190642.jpg

 

 

 

 

chapter27

 

 

 

 

我往妳走近,妳只是不斷退後。

 

討厭我、恨我、厭倦我?

 

這些疑問都曾繞過我腦海。

 

我也曾想要恨妳,但我做不到,只是懷念妳的好,妄想回到過去。

 

 

 

如此天真的我,妳看不見。

 

那我只能成為最瘋狂的惡魔,把妳鎖在我的眼眸。

 

 

 

 

深夜,一輛轎車開進鄭家大宅。

 

管家與僕人早在門口等候多時,看到轎車趕緊迎了上去。

 

司機與朴孝敏到後方開車門,鄭秀晶攙扶著臉色蒼白的鄭秀妍下車。

 

「姊,慢慢來。」

 

鄭秀妍似乎還在氣頭上,硬是撥開鄭秀晶挽著的手…

 

「我可以自己走。」

 

鄭秀晶深知姊姊的脾氣有多麼倔強,只好乖乖放手。

 

鄭秀妍雙手搭在車門的框上,緩了一陣子才走往門口。

 

管家看到鄭秀妍如此虛弱便直接過去攙扶,而鄭秀妍沒有拒絕。

 

鄭秀晶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但沒有一絲埋怨,只是抿著唇苦笑…

 

「管家,送我姊到她的臥房吧。」

 

「是。」

 

管家攙扶鄭秀妍進臥房的同時,鄭秀晶與朴孝敏則是到隔壁的書房。

 

鄭秀晶一手撫著肚子,表情痛苦的坐在位子上。

 

「董事長,還疼嗎?要不要去醫院做個檢查?」

 

「只是一點瘀傷,不要緊,特助送回去了嗎。」鄭秀晶用手背撥去額頭的冷汗。

 

「特助已經回到家了,不過…裴小姐的車還停在醫院附近。」

 

「妳告訴特助,我放她一個長假,至於裴秀智…就讓那女人繼續等吧,妳今天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最辛苦的是董事長您啊,儘管是場假車禍,但您還是受了傷。」

 

「沒有犧牲是不可能得到想要的東西。」

 

「董事長說的是,那我先離開了。」朴孝敏向鄭秀晶鞠躬後便離去。

 

鄭秀晶摸了下腹部的瘀傷,轉頭看著蒼白的牆面,這面牆對面就是姊姊的房間,她卻沒有過去探望的勇氣。

 

因為她知道,她終究是利用了鄭秀妍對她的關心,以往珍惜的姊妹之情,如今卻成了綑綁對方的枷鎖。

 

然而,鄭秀晶心裡藏著更深層的原因…

 

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跟鄭秀妍相處,在醫院與鄭秀妍見面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以往純粹的姊妹感情已經回不去了。

 

當作一般女人的喜歡,到底是什麼?

 

種種疑問如同漩渦,將鄭秀晶捲至風暴的中心,無法脫身。

 

既然無法面對,那就繼續逃避吧…

 

鄭秀晶收回視線,沉思了許久後,她拿起桌上的文件,選擇用工作來度過今夜。

 

而在隔壁臥房,鄭秀妍坐在床邊歇息,管家送來茶與點心。

 

「大小姐,您吃一點吧,看能不能恢復點元氣。」

 

鄭秀妍撫過潔淨的床單,轉頭對管家道謝…

 

「這裡真的一點都沒有變…還是很乾淨…」

 

「為了迎接大小姐回來,我們可是認真的打掃一遍!而且啊…」

 

管家想說下去,但看到鄭秀妍露出疲態,便趕緊收回嘴。

 

「我還是不多說了,大小姐您慢慢休息吧。」管家退離鄭秀妍的房間。

 

鄭秀妍抬頭環顧自己的房間,接著往後仰躺在柔軟的床鋪上,並伴隨一聲嘆息。

 

她怎麼都沒想到,花盡心思才離開這裡,竟然那麼快就回來了,果然就像裴秀智所說的是個圈套,但自己還是傻傻的跳進去了。

 

鄭秀妍雙手掩著臉,滿腹的懊悔都化成嘆息,她真希望今天這一切只是夢。

 

夢醒了,便不用再面對人生的最大難題。

 

姊妹倆人隔著一道牆各懷心思,一人打算徹夜不眠,另一人則恨不得遁入夢鄉。

 

而在遙遠的朴家仍燈火通明,朴善伶窩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

 

電視機傳來的吵雜聲響,讓半夜爬起來喝水的鄭敏雅,忍不住繞過來看。

 

「善伶,那麼晚在幹嘛呢?」

 

「看新聞啊。」朴善伶輪流看三大台,查看有沒有車禍的新聞,卻什麼都沒看到。

 

「明天還要早起上班呢,快睡吧。」

 

鄭敏雅對女兒喊了一聲,就回到自己房間繼續睡了。

 

 

 

 

鄭秀妍昏睡到隔天中午才起床,洗漱後便來到飯廳。

 

管家似乎等候多時,看到鄭秀妍到來,端上一碗海鮮粥。

 

「二小姐已經出門了,這碗海鮮粥是她吩咐我做的,說是讓您補充營養。」

 

「謝謝…」

 

鄭秀妍用湯勺舀了一口,吹開熱氣緩緩放入口中,隨即揚起笑容。

 

「很好吃。」

 

「您喜歡真的太好了。」

 

管家站在一旁看著鄭秀妍將粥喝完,便很有感觸的說…

 

「大小姐,您終於回來了。」

 

「管家,這陣子辛苦你了。」

 

「不辛苦!完全不辛苦!」

 

鄭秀妍側身看向管家…

 

「我原本以為…我這輩子都不會再回來…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

 

管家不敢直視鄭秀妍,馬上低了下頭…

 

「大小姐,有些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你說吧。」

 

「您不在的這段期間,二小姐的狀態很不好,經常沒胃口,都瘦了一大圈,我真的很希望您能待在二小姐身邊,她很需要您。」

 

管家聽見了女人的輕笑。

 

「秀晶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她不能總是那麼依賴我。」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您疼愛二小姐那麼多年了,突然就讓她失去您的庇護,對二小姐來說未免太過殘忍…」

 

鄭秀妍微微愣住,緩了一會兒才低聲呢喃…

 

「原來…殘忍的人是我…」

 

鄭秀妍一手撐著桌子站起身,額前的髮絲掩蓋住她的表情…

 

「我可以去花園嗎?想去走走。」

 

「二小姐吩咐過了,您能自由出入整棟大宅,當然,後面的花園也可以去,而且二小姐還特別囑咐要將書房還給您。」

 

「恩…」

 

鄭秀妍點了下頭,便邁開步伐走向花園。

 

 

 

 

另一頭,朴善伶拿著文件趕到龍基總公司。

 

她千辛萬苦才找到能來龍基找鄭秀晶的理由,說什麼她都要知道鄭秀晶死了沒。

 

鄭秀晶剛簽完將崔珉豪調到Houte擔任副理的人事命令,就接到秘書室的電話。

 

「董事長,太基保險總經理要求見您,現在人就在門外。」

 

「她啊…讓她進來吧。」

 

「是。」

 

電話剛掛沒幾秒,朴善伶便推開門走進來,她看到鄭秀晶毫無損傷的坐在辦公桌前,心裡不斷咒罵著那些拿錢卻辦不好事的廢物。

 

「表姊,怎麼來了?」鄭秀晶雙手交握在胸前,好整以暇地看著朴善伶。

 

「呃…當然是為了太基的事啊,還記得上次跟妳談過太基改變投資標的事嗎?」

 

「表姊的表情怎麼怪怪的?」

 

「啊?沒…沒有啊。」

 

「表姊是看到我沒死,很失望吧?」

 

鄭秀晶此話一出,朴善伶的瞳孔瞬間收縮,像是被人看穿了手腳。

 

「秀晶啊…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啊…我怎麼會希望妳死呢?」

 

「呵,多虧了表姊,我昨晚到醫院一日遊了呢…」

 

鄭秀晶從一旁抽屜拿出一支錄音筆,當著朴善伶的面撥放…

 

「是我…我要你們殺了龍基集團的鄭秀晶…一百萬美金夠吧…」

 

「妳!」朴善伶不敢置信地指著鄭秀晶。

 

「我隨時可以拿這個錄音筆去報警,殺人未遂…少說也會判個三五年吧。」

 

「鄭秀晶…妳竟然挖坑給我跳?」

 

「如果表姊沒有殺人之心,我挖再大的坑,妳都不會中招的。」

 

「說!妳要什麼!」此時的朴善伶已經沒有剛才的溫婉。

 

「我要太基保險總經理這個位子。」

 

朴善伶笑了,一手拍在額頭上…

 

「哈!我就知道…妳要留給姓張的!」

 

「選擇接班人選是我的事,反正我給妳一個禮拜的時間交接,下禮拜就給我走人。」

 

朴善伶瞪了鄭秀晶一眼就打算走人,但鄭秀晶叫住了她…

 

「不過…我有個好位子留給表姊…」

 

「什麼位子?」朴善伶半信半疑地轉頭看向辦公桌前的女人。

 

「我們要在越南設立韓龍的東南亞地區分部,讓妳當分部的總經理。」

 

「越南?是要把我發配邊疆啊…」

 

「就看表姊妳怎麼解讀了。」

 

「鄭秀晶,我當初錯看妳了,妳比妳姊姊狠毒太多,妳才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

 

面對朴善伶的咒罵,鄭秀晶欣然接受…

 

「謝謝誇獎。」

 

 

 

 

當晚,鄭秀晶下班後直接回家,與鄭秀妍一同吃晚飯。

 

與以往不同,飯桌前兩人只是安靜吃著飯,沒有任何交談聲。

 

飯廳一片寂靜無聲,直到鄭秀晶放下刀叉…

 

「離家出走那麼久了,妳就沒打算跟我說什麼嗎?姊姊。」

 

鄭秀妍也放下刀叉,抬頭看向斜前方的鄭秀晶…

 

「我以為妳不想看到我,畢竟妳贏了。」

 

「如果妳是說龍基,那我才是輸家…」

 

鄭秀晶的目光夾雜著憤怒…

 

「在我每天焦頭爛額地處理龍基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時,妳還能帶著小孩看星星呢…我算什麼贏家…」

 

鄭秀妍挑了下眉,用雲淡風清的態度回應鄭秀晶的抱怨…

 

「這是風水輪流轉,妳只是在受我以前受過的罪。」

 

「夠了!妳不要再試圖激怒我,這次我不會上當的!」

 

兩人之間的氣氛,在鄭秀晶的怒吼下降到冰點,一旁的管家嚇得直冒汗。

 

鄭秀妍拿起膝上的餐巾,起身就要離開…

 

「我吃飽了,先回房。」

 

然而,還沒邁開步伐,鄭秀晶的聲音便傳來…

 

「如果我說…是真的有人要殺我…妳相信嗎?」

 

鄭秀妍的腳步頓了一下。

 

「朴善伶的確有買兇殺我,我只是早她一步收賣了對方,並將計就計地利用這個車禍把妳帶回我身邊。」

 

「但妳還是騙了我。」鄭秀妍冷冷的丟出這句。

 

「姊姊不也是騙了我嗎!」

 

鄭秀晶起身盯著鄭秀妍的背影,雙手握成拳頭…

 

「爸都跟我說了,你們為了要讓我接手龍基,妳才會刻意跟我對立!」

 

「不是的…」

 

鄭秀晶還在氣頭上,直接打斷鄭秀妍的話…

 

「姊姊對我說了那麼多謊,我只騙了姊姊這麼一次,這樣還要責備我嗎!我到底做錯了什麼,妳要這樣對我!」

 

鄭秀妍看著鄭秀晶眼眶裡的亮光,心裡又多了許多愧疚。

 

她知道錯的人從來都不是鄭秀晶,卻還是一次次的讓鄭秀晶受了傷。

 

「對不起…秀晶…對不起…」

 

鄭秀晶聽了姊姊的道歉,滿溢出來的怒氣便消退了,但看到姊姊泛紅的眼眶,不禁懊悔自己的口氣太過嚴厲。

 

「姊…妳今晚好好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們一起去墓園看爸爸。」

 

「嗯…」

 

同時,朴善伶坐了趟飛機來到釜山,與鄭龍珠一同吃晚飯。

 

鄭龍珠看著千里迢迢跑來跟自己吃飯的朴善伶,心裡總有些不安…

 

「表姊,妳怎麼來找我了?我老公過兩天就要去首爾,我們可以在首爾見面啊。」

 

「我要離開太基了。」

 

「什麼!」鄭龍珠嚇得不輕,下意識摸了下鼓成籃球肚子。

 

「秀晶要把我丟到越南,當韓龍東南亞地區分部的負責人。」

 

「越南?真是瘋了!妳該不會真的買兇殺她吧!」

 

「是啊,而且還失敗了,被秀晶抓到了把柄。」

 

「唉呦!就說不要那麼衝動啊!不過秀晶那丫頭真是越來越精了,等等…不對啊,表哥怎麼沒跟妳一起來?」

 

「我沒找表哥,我來找妳只是想找個同樣是女生的朋友說話,表哥不適合。」

 

「也是,女生間比較容易談心。」

 

「但…不只是性別上的問題…我覺得…表哥似乎一直對我懷有戒心。」

 

「表哥這個人心思比較細膩,妳別想太多。」

 

「龍珠,我來找妳一方面是為了要提醒妳提防秀晶,另一方面…也是要告訴妳,表哥不是省油的燈。」

 

「我會好好注意的,不過表姊妳真的太可惜了,因為一個老頭子就失去公司,太不值得了!」

 

「哪裡是因為那個傢伙…是為了…」

 

朴善伶看著鄭龍珠鼓起的肚子,便不再說話,只是淡然一笑。

 

 

 

 

隔天一早,鄭秀晶與鄭秀妍一同來到鄭氏墓園。

 

兩姊妹站在鄭基耀的墓碑前,向父親深深一鞠躬。

 

「爸…我帶姊來看你了,你一定很高興吧。」

 

鄭秀妍看著墓碑上父親的遺像,眼眶瞬間紅了…

 

「秀晶…可以讓我跟爸單獨說話嗎?」

 

「好。」

 

鄭秀晶轉身走沒幾步,就回頭補充一句…

 

「姊,我提醒妳一下,墓園外面全部都是保鑣,別想試著逃走。」

 

「嗯。」

 

等到只剩自己一人,鄭秀妍跪下對墓碑行大禮。

 

「女兒不孝…沒有遵守諾言,沒來得及見您最後一面…」

 

過了半小時,鄭秀妍才回到車上,鄭秀晶看到姊姊的眼眶有些紅腫便遞上紙巾。

 

「謝謝。」

 

車裡一片寧靜,鄭秀妍低頭擦拭著眼淚,鄭秀晶則在一旁默默看著。

 

然而,寂靜止於一句話。

 

「姊,回龍基吧。」

 

鄭秀妍的動作頓了一下,然後笑著對妹妹說…

 

「秀晶…龍基並不需要我,妳不是將龍基管理的很好嗎?」

 

「不是龍基需要妳,是我需要妳。」

 

鄭秀晶的坦誠換來鄭秀妍更堅定的倔決…

 

「秀晶…當我決定要離開龍基後,就沒打算要回去了。」

 

「難道…妳捨得辛苦建立起來的孤兒院嗎?」

 

鄭秀妍瞬間皺起了眉,鄭秀晶這話已經是赤裸裸的脅迫。

 

「秀晶…不要這樣…」

 

「不然…裴秀智呢?妳知道裴秀智被我冷凍了嗎?我的一句話就可以讓她一輩子無法演戲…」

 

「秀晶…我知道妳不會那麼狠心的,妳比我善良太多了…」

 

「呵,善良?從妳拋下我那一刻起,我就知道善良根本沒有用…」

 

鄭秀晶望向鄭秀妍的眼眸,她要鄭秀妍親眼見證蛻變後的自己…

 

「妳看!善良喚不回妳,但我佈下的騙局卻找回妳了!是我用自己的性命當作賭注,才把妳帶回我身邊!妳還跟我說善良?我…我…」

 

鄭秀晶說到後面突然抱住肚子,往鄭秀妍的方向倒去。

 

「秀晶!」鄭秀妍趕緊接住鄭秀晶。

 

「痛…痛…好痛…」鄭秀晶抱著肚子直喊痛。

 

鄭秀妍趕緊打開車窗,喊著在不遠處等待的司機…

 

「司機!出事了!快送我們到醫院!」

 

 

 

 

朴孝敏接到電話已經是一個小時後的事了。

 

她趕到泯錫醫院的VIP樓層,便看到鄭秀妍站在走廊盡頭的窗前。

 

「前副董,董事長發生什麼事了嗎?」

 

「醫生說是肝臟受損,幸好沒有很嚴重不需要開刀,已經送到普通病房。」

 

「那就好…」朴孝敏拍了拍小心臟。

 

「秀晶…是真的出了車禍?」

 

「那時候董事長為了讓車禍更逼真,就真的被車撞了…」

 

「真是胡來!妳這個秘書怎麼做的,都沒有試圖阻止她嗎?」

 

「我有,但是董事長的命令我無法…」

 

朴孝敏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她被鄭秀妍凌厲的眼神嚇壞了。

 

「前副董…都是我的錯!請您處罰!」

 

鄭秀妍看著在自己面前九十度鞠躬的朴孝敏,只是說了句…

 

「下不為例。」

 

「是!」

 

鄭秀妍領著朴孝敏到鄭秀晶的病房,此時的鄭秀晶已經醒了,靠著枕頭玩手機。

 

「我帶她過來了,妳們慢聊。」

 

鄭秀妍拋下這句話就要離開,鄭秀晶拉住了她的衣角…

 

「姊…留下來。」

 

鄭秀妍看了眼鄭秀晶,嘆了口氣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鄭秀晶儘管掩不住欣喜,但仍板著臉對朴孝敏交待公事,其實鄭秀晶讓鄭秀妍留下來是有目的的,她當著鄭秀妍的面對朴孝敏下指令,一方面是要凸顯讓鄭秀妍回到龍基的決心,另一方面則是要讓鄭秀妍在最短時間內瞭解龍基的現況。

 

鄭秀妍當然知道鄭秀晶的小心思,但看在鄭秀晶受傷的份上,也只是悶不作聲。

 

「我最少要休養一個禮拜,妳讓沈部長暫代我的職務,有重要的事就來問我。」

 

「是,那我先回龍基了。」朴孝敏對鄭家兩姊妹先後點頭致意後,便先行離開。

 

等到只剩姊妹倆人,鄭秀晶拿起了墊高的枕頭,轉身對鄭秀妍說…

 

「姊,我要休息了,我這不是什麼大事,妳也回家休息吧,。」

 

鄭秀妍接過鄭秀晶拿起的枕頭,放到一旁的矮櫃後,才轉身回應…

 

「這不是大事,那什麼是大事?妳到底知不知道妳在做什麼!」

 

鄭秀妍慍怒的瞪向鄭秀晶,鄭秀晶卻在看到姊姊生氣後笑了。

 

「秀晶…我是認真的,妳笑什麼?」

 

「姊,再多罵我兩句吧,我想聽。」

 

「鄭秀晶…我沒跟妳開玩笑。」

 

鄭秀晶無視於鄭秀妍的憤怒,伸手牽起姊姊的手…

 

「我還以為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人會在乎我是死是活…但還有妳,真好。」

 

鄭秀妍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撇過頭去,硬是將目光轉向虛無的角落。

 

鄭秀晶知道鄭秀妍心疼了,她看到鄭秀妍似乎咬緊了牙根。

 

「姊,回家休息吧,我們家不能兩個人都病倒…」

 

「好…」

 

鄭秀妍扭開門把離開了鄭秀晶的病房,門一關上,她便用雙手摀住了臉。

 

她靠著牆啜泣,不斷有晶瑩的液體從指縫流洩,梗在心頭的眼淚已經撐不住了。

 

她的心無比難受,除了氣自己的無能為力,更多的是對鄭秀晶的心疼。

 

然而,這些疼痛,不都是來自埋藏在心底的情愫。

 

愛,不只能讓人喜悅,更能讓人痛苦。

 

鄭秀妍回到家後,便捲起袖子到廚房煮飯。

 

她將一道道菜餚裝在保鮮盒裡,打算晚上拿到醫院。

 

「唉呀!大小姐會煮飯啊!」管家聞到了飯菜的香味,也來到了廚房。

 

「是啊,最近這陣子學的,管家,你手上拿的是?」

 

管家攤開掌心,裡面是枯黃的松針。

 

「我剛剛到花園,剛好看到有些松針掉落,就順便撿起來。」

 

「花園?我昨天沒有看到松樹啊?」

 

「昨天晚上移過去的,二小姐從公司帶回來的盆栽。」

 

「公司?」

 

鄭秀妍跟著管家來到花園,看到了原先自己擺放在公司的盆栽。

 

「秀晶…把這個盆栽帶回來了?」鄭秀妍不敢置信地看向管家。

 

「是啊,二小姐很喜歡這盆栽,天天修剪呢。」

 

「難怪…幾乎沒變。」

 

 

 

 

自從鄭秀晶住院後,鄭秀妍每天都來醫院探望。

 

鄭秀妍每次到醫院都會遇到沈昌珉來訪,這讓鄭秀妍不免擔憂,心想照這樣下去,鄭秀晶根本沒辦法好好休息,於是在某天沈昌珉離開後,忍不住對鄭秀晶說…

 

「妳該讓沈部長學著自己做決定。」

 

「姊,這可是擴增廠房,是大事。」鄭秀晶說話時,雙眼還盯著計畫書。

 

鄭秀妍沒想到妹妹把自己的話當耳邊風,氣得直接拿走鄭秀晶手上的計畫書。

 

「身體才是大事,沒有健康作為基礎,什麼成就都是空談。」

 

鄭秀晶看著表情嚴肅的鄭秀妍,噗滋一聲笑了出來…

 

「哈!以前都是我這樣告誡姊姊呢,果然是風水輪流轉。」

 

「我不是在開玩笑,答應我,這陣子不要太操勞。」

 

眼看鄭秀妍快要發怒了,鄭秀晶馬上收起笑容…

 

「那姊姊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怎麼有人會拿自己的身體當賭注?」鄭秀妍冷哼一聲。

 

「我啊,我還賭贏一次了呢。」

 

鄭秀妍先是一愣,很快就會意過來,沒好氣的瞪了鄭秀晶一眼。

 

「說吧,妳想要什麼條件?」

 

鄭秀晶等到鄭秀妍點頭後,思考了一會兒,便害羞的低下了頭…

 

「可以…抱抱我嗎?從妳回來到現在,妳都沒有主動抱過我…」

 

「什麼…」

 

「我…我才不是撒嬌…只是…我生病了…妳以前都會抱我的…」

 

鄭秀妍心底何嘗不想擁抱,但是理智告訴她,不可以。

 

於是,鄭秀妍伸出手,摸了下鄭秀晶的頭。

 

「傻瓜,我們都不是孩子了。」

 

鄭秀晶抬頭看向鄭秀妍,目光中盡是詫異。

 

像是不相信鄭秀妍會這麼冷漠,也像是不相信自己會如此可悲。

 

「妳好好休息吧,我該走了。」

 

鄭秀妍拎起包包,連看都不敢看鄭秀晶就離開了。

 

 

 

 

兩天後,鄭秀晶因為復原良好,提早出院回到了鄭家。

 

鄭秀妍掌廚煮晚飯,鄭秀晶看著滿桌的菜餚盡出姊姊之手,止不住的讚嘆。

 

「姊姊真的會好多東西…」

 

「只要學就會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那姊教我吧。」

 

「妳要管龍基的事,哪有時間。」

 

鄭秀晶聽到鄭秀妍又在推拖便失了胃口,隨即放下刀叉…

 

「姊,明天一早我就會恢復工作,我會下兩道關於太基的人事命令,第一道是將善伶表姊調到韓龍的東南亞分部,第二道命令…」

 

「妳要我去太基?」鄭秀妍先一步問。

 

「沒錯,我希望妳去太基接任總經理,我會將特助轉為妳的祕書。」

 

「秀晶…我說過我並不想接觸龍基的事務。」

 

「是太基不是龍基啊。」

 

「不要打擦邊球。」

 

「不然這樣吧,只要姊姊答應接任太基總經理,我馬上打電話解除對裴秀智的封殺令,如何?」

 

鄭秀晶拿出手機,臉上那自信的笑容像是掐住了鄭秀妍的弱點。

 

鄭秀妍也沒有掙扎太久,很快就敗下陣來…

 

「我答應妳。」

 

「好,我馬上打電話。」

 

鄭秀晶當著鄭秀妍的面打給金鐘鉉,讓金鐘鉉告訴其他影視公司,解除對裴秀智的禁令。

 

「好了,我已經履行約定了。」

 

「秀晶…妳跟金鐘鉉怎麼了嗎?妳打給他的口氣不太對勁,而且妳住院這幾天,我沒看到他來探訪。」

 

「沒怎樣,就跟妳跟崔振赫一樣。」

 

「什麼意思?」

 

「他在外面有別的女人,但我不打算干涉,反正我跟他簽好合約,萬一他跟外面女人結婚或是生了小孩,都必須給我金銘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這樣啊…」

 

「妳看起來一點都不意外,果然妳早就知道了,也是,這消息是特助告訴我的,妳沒理由不知道。」

 

鄭秀妍看著鄭秀晶用嘲諷的語氣談論金鐘鉉,就好像看到以前的自己。

 

那個為了龍基可以犧牲一切的自己…

 

就現實面來說,鄭秀晶選擇這樣處理是對龍基最好的決策,但在鄭秀妍的心裡,還是抵觸鄭秀晶這樣的改變,她希望鄭秀晶可以保持純真善良,永遠是她呵護在手心裡的花,但如今,這朵花已經變了樣,成了朵帶刺的玫瑰。

 

身為始作俑者的自己,究竟應該逃避,還是去擁抱這些刺?

 

鄭秀妍不敢多想。

 

 

 

 

由於待在孤兒院那段期間養成了早睡早起的作息,鄭秀妍很早就睡了

 

朦朧間,她看到一道光亮,接著一股熱氣鑽進了她的被窩。

 

「姊,睡了嗎?」

 

鄭秀妍聽到鄭秀晶的聲音,瞬間清醒了過來。

 

「秀晶?」

 

「我本來是要來找妳聊天的,沒想到妳已經睡了。」

 

「秀晶…我要睡了,妳回妳房間吧。」

 

「我都進來了,就一起睡吧。」

 

鄭秀妍點亮矮桌的小燈,看著躺在一旁的鄭秀晶,一字一字的說…

 

「妳不該跟我一起睡。」

 

「我們是姊妹,為什麼不能一起睡?」

 

「秀晶…妳長大了…不該依賴我…」

 

「夠了!妳不要用長大這個理由來唬我!我聽膩了!」

 

「秀晶…」

 

「妳知道嗎…當我知道妳拋下我跑到濟州島建孤兒院,我有多氣嗎?我沒想到妳寧願跟那群陌生的孩子待在一起,也不願意待在這個家…難道只有我想要回到過去,只有我在珍惜我們姊妹多年的感情嗎!」

 

鄭秀妍伸手撫上鄭秀晶的臉,溫柔的來回摩娑…

 

「秀晶…過去對我來說是痛苦的…我不想要回去…」

 

「那我們的感情呢?」鄭秀晶的眼眶已經蓄滿淚水。

 

「秀晶…妳下定決心把我趕出龍基那一刻,就已經拋棄姊妹間的感情…不是嗎?」

 

斗大的眼淚順著鄭秀晶的臉龐滑落。

 

「不是的…」

 

「妳只是害怕孤單…害怕一個人罷了…」

 

「不是的…」

 

「秀晶,妳並沒有虧欠我什麼,相反的,是我欠妳很多…是我把龍基丟給了妳…像我這麼惡劣的姊姊…妳應該要討厭我的…」

 

鄭秀妍抹去妹妹臉上的淚水…

 

「妳在這裡睡吧,我去睡客房。」

 

鄭秀妍離開了,留下鄭秀晶獨自一人。

 

鄭秀晶躺在鄭秀妍的床上,眼淚還是不停的流,她沒想到鄭秀妍會那麼疏離,連姊妹感情都不要了。

 

既然如此,那我堅守的回憶,到底算是什麼?

 

 

 

 

隔天一早,龍基總部頒布新的人事命令,引發了極大的震撼。

 

所有員工對鄭秀妍回到龍基感到不可置信,沒想到被鬥垮的人竟然還有臉回來。

 

當天鄭秀妍就走馬上任,咸恩靜跟著鄭秀妍一同走進太基保險。

 

鄭秀妍看著專屬於自己辦公室,轉身對咸恩靜說…

 

「我們就在這裡重新開始吧。」

 

「您…不打算走了?」咸恩靜說。

 

鄭秀妍坐在辦公桌前,雙手撫著桌緣…

 

「未來的事誰知道,就先這樣吧。」

 

當晚,金在中跟朴善伶、鄭龍珠聚集在萬龍飯店,討論這個驚天動地的人事案。

 

「天啊…我有看錯嗎?鄭秀妍竟然回來了!」金在中第一個驚呼出聲。

 

「原來…秀晶早就藏好這張牌了。」朴善伶懊悔自己錯估情勢。

 

鄭龍珠倒是托著下巴,猜測鄭秀晶的心思…

 

「你們說…他們兩姊妹是不是設局害我們啊?」

 

「什麼意思?」金在中問。

 

「你們看,現在秀晶掌握了絕大部分的股份,秀妍也掌握了太基,而我們三個不是被架空就是被發配邊疆…到頭來…龍基還是鄭家人的…我們被陰了!」

 

金在中聽了就惡狠狠的說…

 

「我就知道!他們演了那麼久,就是為了把我們這些外戚趕出去!」

 

另一頭,在悠揚的音樂中,裴秀智坐在瑜珈毯上做瑜珈。

 

突然門鈴作響,裴秀智剛打開門,經紀人就闖了進來。

 

「秀智!好消息!」

 

裴秀智關掉音樂,邊喝著水邊疑惑的看著經紀人…

 

「什麼好消息?」

 

「秀智,妳的封殺令解除了!」

 

「真的!我不是做夢吧!」裴秀智開心的尖叫了起來。

 

「對啊!而且還因禍得福,還接到了好萊塢的劇本呢!」

 

「好萊塢!我沒聽錯吧!」

 

「當然沒有,劇本我就放這裡了,妳好好收拾行李,要待紐約待足足三個月!」

 

「三個月…」

 

「對啊!後天的飛機,我先回公司,這個好消息可是要跟媒體說一聲呢!」

 

送走恩惠姊後,裴秀智隨即開了瓶紅酒慶祝封殺令解除,但興奮退去後,就開始覺得不對勁了。

 

奇怪…封殺令怎麼突然解除,還有一個必須出遠門的工作…

 

「啊!一定是鄭秀晶!」

 

裴秀智二話不說馬上拿起手機打給咸恩靜。

 

 

 

 

隔天,於太基保險。

 

鄭秀妍總覺得今天的咸恩靜有點不對勁,讓咸恩靜去印個資料也印錯了,倒咖啡也放錯比例的糖,一個早上下來,似乎都心不在焉的。

 

於是,趁中午時間,鄭秀妍打內線讓咸恩靜進辦公室…

 

「姊,妳坦白說,妳最近在煩惱什麼事嗎?」

 

「沒事啊。」咸恩靜不時盯著手表。

 

「那昨天下午的會議紀錄給我一份。」

 

「是,我馬上去印。」

 

咸恩靜走出辦公室,鄭秀妍低頭繼續批改文件,聽到了開門聲便說…

 

「東西放在桌上就好。」

 

「總經理,請喝茶~

 

鄭秀妍聽到熟悉的聲音馬上抬起頭來,沒想到會看到秘書裝扮的裴秀智。

 

「秀智,怎麼是妳?」

 

「我扮秘書好看嗎?」裴秀智對自己的裝扮很自豪,在鄭秀妍面前繞了一圈。

 

鄭秀妍起身拉住轉個不停的裴秀智…

 

「妳怎麼進得來這裡?」

 

「我拜託總秘的啊,她人真好!」

 

「妳不該跑來的…而且妳應該恢復工作了,不是嗎?」

 

「我就知道!妳妹是不是把我當籌碼逼妳回龍基?」

 

「這只是一部分的原因…」

 

「那就是有啦!妳妹真的很過份!」

 

「不是她的錯,是我沒有思想周全。」

 

「別說她了,抱一個吧,我要去紐約三個月,很久不會見面的。」

 

鄭秀妍聽話的上前抱住裴秀智…

 

「三個月啊,我會好好等妳的作品。」

 

「鄭秀妍,妳會不會說話啊,說等我就好了…」

 

「呵呵…我好像說錯話了…」

 

咸恩靜在辦公室外閒晃兼把風,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答應裴秀智的要求,但想到裴秀智為了鄭秀妍犧牲那麼多,不幫又好像說不過去。

 

可惜天不從人願,鄭秀晶突然跑來太基,還與在門口把風的咸恩靜對上了視線。

 

「特助,不對,應該要叫咸秘書。」

 

「董…董事長!您怎麼來了?」咸恩靜下意識的擋在門前。

 

「我來看姊姊有沒有熟悉太基的業務。」

 

「那等我通報一聲。」

 

「裡面有其他客人?」鄭秀晶看了眼被百葉窗遮著的大片玻璃。

 

「也不是。」咸恩靜不斷撥去額前的汗。

 

鄭秀晶還是第一次看到咸恩靜盜汗,女人的直覺告訴她一定有鬼,與朴孝敏交換了下視線,朴孝敏便一把抓住咸恩靜,鄭秀晶則直接闖進辦公室。

 

鄭秀晶一進門就看到鄭秀妍與裴秀智摟在一起,儘管只看到裴秀智的背影,鄭秀晶卻好像能看到那女人的幸福笑容。

 

鄭秀妍看到鄭秀晶突然出現,瞬間皺起了眉,馬上鬆開懷抱。

 

裴秀智聽到了後方傳來聲響,轉身發現是鄭秀晶,便笑著說…

 

「董事長,我是來跟鄭總經理道別的。」

 

鄭秀晶看到裴秀智這身秘書套裝,臉色變得更加鐵青…

 

「穿的像個秘書來道別?果然是演員…」

 

「唉呦,這也是情趣啊~

 

鄭秀妍知道鄭秀晶快要發怒了,讓裴秀智趕快走…

 

「秀智,妳該離開了。」

 

裴秀智知道鄭秀妍擔心自己被波及只好乖乖走人,鄭秀妍上前將辦公室的門關上,還上了道鎖,讓守在外面的兩個秘書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辦。

 

等到只剩姊妹兩人獨處,鄭秀妍便放軟姿態的哀求…

 

「秀晶…秀智只是來跟我道別,妳答應我的事,妳不能反悔。」

 

「裴秀智…裴秀智…裴秀智!妳心裡只有裴秀智那個女人是不是!」

 

「秀晶…老實說…我真的不明白妳為什麼老是要針對秀智,她是我的…戀人,而妳是我妹妹,妳不該跟她吃醋的。」

 

「什麼…戀人?」

 

「秀晶,我們是姊妹,我只是妳的姊姊,不可能完全屬於妳,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我也需要一個伴,妳就不能跟秀智好好相處嗎?」

 

「伴?妳把那女人當作伴侶?」

 

「是,我也希望妳能尊重我的決定。」

 

「對不起…我做不到。」

 

鄭秀晶扔下這句話就奪門而出,朴孝敏趕緊跟了上去。

 

咸恩靜走進辦公室便看到鄭秀妍坐在辦公桌前,雙手掩著臉不知道是不是在哭泣。

 

「秀妍…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姊…我當初就不該到鄭家…不該去的…」

 

 

 

 

當晚,鄭秀妍做了一桌子菜,打算在晚飯時跟鄭秀晶好好談談。

 

但鄭秀晶沒有回家,熱騰騰的飯菜也隨著時間變涼。

 

「大小姐,您先吃吧,不然菜都涼了。」管家說。

 

「等秀晶回來吧,秀晶…有說她去哪裡了嗎?」

 

「沒有…」

 

鄭秀妍拿出手機,卻不敢打給鄭秀晶,而是打給朴孝敏。

 

「妳不知道她去哪裡了?」鄭秀妍質問。

 

「是,董事長下班後就獨自離開了…我以為董事長回家了…」

 

掛電話後,鄭秀妍更沒有胃口了,只是抬頭不時盯著時鐘。

 

而讓鄭秀妍心心念念的人,正在酒吧裡與好友喝酒。

 

「大忙人,怎麼有空約我了?」Amber問。

 

「大情聖,我有好多事要請教妳呢。」

 

Amber一把攬住鄭秀晶的肩膀…

 

「說吧,有什麼感情困擾,我來解答。」

 

「我現在腦子很亂…不知道該怎麼跟那個人相處…」鄭秀晶揉了下發紅的眼眶。

 

「妳先說吧,發生什麼事了?」

 

「我好討厭她…每次跟她說話我都好生氣…為什麼她要跟那個女人糾纏不清…為什麼她不能只看著我…為什麼她寧願抱那個女人就是不肯抱我…她真的好過份…」鄭秀晶說到後面就哭了。

 

「哇…妳男友真的好過份…竟然還有第三者啊。」

 

「我不是說金鐘鉉…」鄭秀晶說話還帶著鼻音。

 

「啊?所以妳有別的喜歡的人了?」

 

「喜歡?我又沒有說我喜歡她…」

 

「秀晶,妳在說笑嗎?妳剛剛說的每一句,都說著妳喜歡那個人啊。」

 

「怎麼可能…妳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別瞎說…」

 

Amber拿走鄭秀晶的酒杯,便開始演起剛才鄭秀晶所說的話…

 

「嗚嗚嗚…為什麼她要跟那個女人糾纏不清…為什麼她不能只看著我…為什麼她寧願抱那個女人就是不肯抱我…」

 

Amber的表演生動,鄭秀晶看得一愣一愣的。

 

「秀晶啊,妳剛剛就是這樣跟我說話的,妳自己聽聽,這不就是對喜歡的人的抱怨嗎?」

 

「我…我該走了,我一定是醉了。」

 

鄭秀晶拎起包包就要離開,Amber趕緊拉住鄭秀晶…

 

「唉!秀晶!妳喝酒不能開車啊!」

 

鄭秀晶被Amber一拽,便趴在一旁的沙發上。

 

「秀晶啊,妳家裡有人嗎?我叫妳家司機來接妳。」

 

Amber拍了拍鄭秀晶,發現對方已經醉倒了,只好打回鄭家求救。

 

十分鐘後,終於救星來了,但沒想到來接人的是鄭秀妍!

 

「秀妍姊!您回來啦!」Amber嚇得站起身。

 

鄭秀妍看著躺在沙發上的鄭秀晶,忍不住嘆氣…

 

「秀晶怎麼喝得那麼醉…」

 

「抱…抱歉!我沒攔住她。」

 

「不怪妳,我先帶她離開了。」

 

「請慢走!」

 

鄭秀妍攙扶鄭秀晶到後座,兩人一同回到鄭家。

 

「唉呀,二小姐喝得那麼醉啊!」管家看到醉得如同死屍的鄭秀晶,趕緊過來幫忙攙扶進房間。

 

滿身酒氣的鄭秀晶躺在床上,鄭秀妍拿濕毛巾擦拭她通紅的臉頰。

 

鄭秀妍要去換洗毛巾時,鄭秀晶拉住她的手…

 

「妳要去哪裡?」

 

「醒了?」

 

「妳還沒回答我,妳要去哪裡?」

 

「我去洗毛巾,等我一下。」

 

鄭秀晶坐起身來,把鄭秀妍的手臂都抓紅了。

 

「秀晶…妳還在為了白天的事生氣嗎?要怪我可以,但妳不要對自己的身體出氣,妳才剛出院不該喝酒的…」

 

「我討厭妳…我最討厭妳了…」

 

鄭秀晶流下了眼淚,鄭秀妍聽著鄭秀晶的啜泣聲,心也沉了下來。

 

「妳好好休息吧,我在這裡只會讓妳不開心。」

 

鄭秀晶還是死抓著鄭秀妍的手不放…

 

「我真的好氣…我都受傷躺在病床上,妳都不肯抱我,她只是要出國一段時間妳就抱她…妳為什麼可以那麼偏心…」

 

「秀晶…我永遠都會是妳的姊姊,但家人跟戀人是不一樣的…妳懂嗎?」

 

「我懂。」

 

語畢,鄭秀晶捧起鄭秀妍的臉直接吻了上去。

 

「唔!」

 

鄭秀妍被嚇了一跳,下意識要推開鄭秀晶,鄭秀晶感覺到鄭秀妍的抵抗,氣得咬破鄭秀妍的唇,頓時血紅色的藤蔓纏繞在兩人唇上。

 

鄭秀妍雖然想將鄭秀晶推開,但要是推開的力道太大,很可能會傷到大病初癒的鄭秀晶,只好選擇放棄抵抗。

 

鄭秀晶在親吻中嘗到血腥味,便將鄭秀妍唇瓣滲出的血珠含進嘴裡,舌尖則輕輕的舔拭傷口,這種笨拙的親吻,卻讓鄭秀妍的臉頰紅雲朵朵,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鄭秀妍始終緊閉雙眼,不敢睜開眼睛看向鄭秀晶,耳際卻傳來親吻的吸吮聲,讓鄭秀妍害羞的臉都快要燒起來了。

 

好不容易,鄭秀晶終於停下親吻,兩人都在喘著氣。

 

鄭秀妍抬頭對上鄭秀晶的目光,馬上就害羞的低下頭…

 

「秀晶…妳喝醉了…剛剛我就當作是開玩笑…不會當真的…」

 

「我是認真的。」

 

「嗯?」

 

鄭秀晶往鄭秀妍靠過去,伸手環住鄭秀妍的脖子,拉近兩人間的距離。

 

「姊…我好像喜歡上妳了…」

 

鄭秀晶此刻的告白,讓鄭秀妍猝不及防,鄭秀妍努力說服自己,鄭秀晶只是喝醉酒才口不擇言,但心臟還是跳得好快,都快要跳出來了。

 

 

 

 

原來…

 

這就是喜歡一個人的感覺…

 

如此強烈,卻又無法抗拒…

 

 

 

 

================================

最近因為開學比較忙
延後了蠻久才更
真的非常抱歉
不過這章有福利的~

 

 

創作者介紹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P大小粉絲
  • 啊啊啊啊 好刺激
    鄭秀晶最好記得喝醉說的話啊
    雖然覺得這迂迴的感情
    不可能就這麼簡單的在一起
    但還是邁進了一步
    秀妍到底會安然接受 還是越逃越遠
    真是好奇下一章的發展

    近期雖然都隔比較才更
    但每章內容都很長 而且章章都有爆點
    看得好滿足😍😍
    話說大大還是學生啊!!!
    以為已經是社會人士了🤔️
    所以文筆才那麼好😂
  • Z
  • 秀晶真是秀妍最致命的軟肋
    只是其他人看不出來
    不然早就可以拿下龍基了

    親下去之後可得負責啊~秀晶
    別再讓秀妍流淚了
  • amy52418
  • 天啊 終於
    看得我也好緊張
    Amber完全就是神助攻啊
    這章福利真的棒
    會繼續期待下一章了
  • 悄悄話
  • Chu
  • 秀晶是真的明白對秀妍的感情了嗎,
    要是真的,那秀智去美國的這三個月,
    恐怕會變成助攻兩姊妹感情的更進一步關係的三個月,
    期待兩人能趕快有進展,不過那之前親戚要先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