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3 222338.jpg

 

 

 

 

 

chapter18

 

 

 

 

初夏,諾大的庭園裡,淡粉色的無窮花吐蕊芬芳。

 

片片樹蔭下,一名老人正跟女孩下圍棋。

 

老人身穿白素的亞麻長衫,儘管眼角佈滿皺摺,執子的手仍剛勁有力。

 

而坐在老人對面的女孩,看起來不過十初歲,面對老人的猛烈進攻,女孩只是抬起纖細的手腕在棋盤上起落,沒有露出一絲慌張。

 

儘管女孩沉著應對,最後還是輸了。

 

「爺爺,我輸了。」女孩對老人鞠躬。

 

「秀妍,再來一盤吧。」

 

鄭泯錫對鄭秀妍露出微笑,鄭秀妍也回以靦腆的笑容。

 

下圍棋,可以說是這對祖孫最多的互動,也是鄭秀妍與爺爺的回憶中,最豐滿的一部分。

 

而在祖孫閒情逸致地下棋時,鄭基耀捧著燙手山芋前來,直接來到老人面前。

 

「父親…您今天下了整天棋,該是時候休息了。」

 

鄭泯錫當然知道兒子有急事,但再急的事,有比下棋急嗎?

 

「等我下完再說,別吵。」

 

父親一句話就讓鄭基耀乖乖閉嘴,跪坐在角落等祖孫下完棋。

 

鄭秀妍不時瞄向蹲坐在不遠處的鄭基耀,努力讓這盤棋盡快結束。

 

當然,這盤也是鄭秀妍落敗。

 

鄭秀妍知道父親有要事前來,就在結束棋局後藉故離開,鄭基耀便上前幫忙鄭泯錫收拾棋子,而棋子一粒粒掉落的聲響,止於鄭泯錫的問句…

 

「基耀啊…你知道我為什麼那麼喜歡跟秀妍下棋嗎?」

 

鄭基耀沒想到父親會這麼問,便停下收拾的動作,正襟危坐地面向父親…

 

「父親…其實我一直都想問您這件事…明明秀妍從沒贏過您…您為何那麼喜歡跟她下棋呢?」

 

「這你就不懂了,下棋考驗的不只是棋藝,更能從中看出一個人的品行…我跟每個孫子都下過棋,也看出了每個孫子的個性…」

 

鄭泯錫拿起棋盤上的一顆黑子…

 

「敘俊下棋總不顧後果,常因衝動壞了棋局,是個單純又愚鈍的孩子…」

 

鄭泯錫將黑子扔入棋盒中,接著,又拿起一顆黑子…

 

「在中儘管棋藝精湛,卻每次都故意輸給我,還刻意輸我一大截…我知道他是出於對長輩的尊敬,但過份的謙卑會讓人看不起…」

 

這顆黑子也逃離不了墜入棋盒的命運,鄭泯錫又拿起一顆黑子…

 

「善伶下棋總有固定的走法,如果這份執著用在對的地方就是優點,但她會不斷重複錯誤的下法…不思改過…那這份固執就成了致命的缺陷…」

 

黑子被放入棋盒中,鄭泯錫又拿起一顆黑子…

 

「龍珠連陪我下棋的意願都沒有,這孩子能出生在我們家,是她最大的福份。」

 

鄭泯錫笑著將黑子丟進棋盒裡,瞄了鄭基耀一眼,才拿起棋盤上最後一顆黑子…

 

「秀晶呢…儘管是姓鄭的孩子,個性卻無比柔弱…遇到困境只會躲…然後眼睜睜看著自己陷入死局…雖然偶爾有一些出彩的下法,但總歸還是個怯戰的孩子。」

 

匡啷一聲,黑子在清脆的響聲中跌入棋盒。

 

而後,鄭泯錫拿起了一顆白子…

 

「秀妍跟那些孩子不同,雖然她也會刻意輸給我,但沒有像在中那樣輸得一敗塗地,而是每次都會展現自己的進步,讓我能夠贏得盡興而不心虛…由此可知,秀妍是個懂得犧牲也善用犧牲的孩子…我從她身上看到了龍基領導人需要的特質。」

 

「父親…」鄭基耀緊握雙手,心中的秘密不斷敲打著他的太陽穴。

 

鄭泯錫抬手拍了拍兒子的肩膀,每一次拍打,都讓鄭基耀喘不過氣…

 

「基耀啊,你有個好女兒,是你的福份,也是龍基的福份。」

 

 

 

 

夜晚的首爾閃爍著霓虹,一道道浮華的光線透過車窗打在宋茜的臉上。

 

宋茜一手拿著望遠鏡,另一手則拿著吃了一半的漢堡,雙眼緊盯著龍基的停車場出口,等待鄭秀晶出現。

 

然而,等待的時間總是漫長的,很快的,漢堡吃完了,人都還沒出來。

 

這讓宋茜有時間想東想西,思緒就飄到前不久跟「龍基那位」見面的事。

 

那天依舊是在黑色的轎車裡見面,鄭秀妍一身淡藍色襯衫,不用細看就知道一定是名牌,潑到水要賠錢到死的那種。

 

「您找我?」宋茜一開口就後悔了,嘴唇怎麼發抖了呢。

 

「這段時間辛苦妳了。」鄭秀妍收起手中的平板,轉頭看向宋茜。

 

「工作嘛…辛苦是應該的。」

 

「我今天找妳來,是想改變妳的工作內容。」

 

鄭秀妍將一份文件遞給宋茜…

 

「我跟你們公司的老董說了,妳以後只是big fact的掛名記者,請把全部的心力放在跟蹤我妹妹身上。」

 

「等等…您…您是說…我不是big fact的記者了?不用上班?」

 

「目前是這樣的狀態,當然,妳的薪水會比原本當記者多上五倍。」

 

「副董…您是因為鄭二小姐昨天失蹤的事…才下這種決定的嗎?」

 

面對宋茜的提問,鄭秀妍僅是輕扯了下嘴角…

 

「我的心思…不屬於妳的職務。」

 

「呃…是…」宋茜邊罵自己蠢,邊低下了頭。

 

「我會安排一個女保鑣協助妳,妳們兩個人輪班,絕對不要讓我妹妹離開你們的視線…懂嗎?」

 

宋茜一想起當時鄭秀妍的銳利目光,就感覺到一股寒氣,沒想到下一秒,鄭秀晶的車子就從眼前駛過,趕緊追了上去。

 

鄭秀晶來到公司附近的一間餐廳,走進包廂就看到朴善伶起身…

 

「秀晶…請坐。」

 

「表姊…沒讓妳等太久吧。」鄭秀晶坐下後,接過朴善伶傳來的菜單。

 

「沒有,妳快點餐吧,應該餓壞了吧。」

 

而在等待餐點的空檔,朴善伶便開門見山地說…

 

「秀晶,妳這次找我,應該是有好消息要跟我說吧?」

 

「我決定跟你們合作。」

 

「妳絕對不會後悔妳的決定的。」

 

朴善伶順手拿起手邊的牛排刀,在白色的瓷盤上劃了幾刀…

 

「妳一定也知道,龍基集團的股份裡面,百分之五由散戶持有,我母親跟兩位阿姨各持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妳父親持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因為妳父親擁有的股份遠大於其他人,所以龍基可以說是完全由妳父親掌握,但是…」

 

鄭秀晶按下朴善伶的手,讓牛排刀躺在瓷盤上,自動接下朴善伶的話…

 

「但是…如果我父親在下個月將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各分給我和我姊,我父親就必須卸下董事長的職位,而我跟我姊的股份無法成為董事會裡的絕對多數,勢必需要爭取表姐的母親跟兩位阿姨的支持,才能穩坐董事長的位子…我說的對吧?」

 

「秀晶,妳說的沒有錯…有句醜話我必須說在前面…表哥還是質疑妳的能力…他認為沒有掌握子公司的人,就像是沒有籌碼的人硬闖賭場,容易輸的傾家蕩產。」

 

「子公司?有我父親的股權和你們的支持還不夠?」

 

朴善伶搖搖頭,像是感嘆鄭秀晶的無知…

 

「秀晶,要影響一個像龍基那麼龐大的集團,不只是靠股權,更包括真正的權力,妳能掌握的資金、權勢、人脈越龐大,妳的力量才會越大。」

 

朴善伶與鄭秀晶談完結盟的事以後,分別開車離開餐廳。

 

宋茜則拿下監聽的耳機,邊跟上鄭秀晶的車,邊拿出手機打給鄭秀妍。

 

 

 

 

自從鄭秀晶主動向鄭秀妍宣戰,鄭秀妍就更加明目張膽地褫奪了鄭秀晶的權力,無所不用其極地架空這位龍基集團總部的「總經理」。

 

像這天,鄭秀晶臨時有事要找協理,對方秘書卻說協理正在開會,晚點才能回撥。

 

「會議?我們公司的嗎?」鄭秀晶看向朴孝敏。

 

「對方秘書沒回答…也不能確定是不是在公司…」

 

鄭秀晶聽了朴孝敏的話,就起身要離開辦公室。

 

「總經理,您要去哪裡?」朴孝敏問。

 

「我要去二樓,他們肯定在某個會議室偷偷開會。」

 

鄭秀晶快步走往會議室,果然聽到其中一間會議室裡面有聲響,她直接推開門,而裡頭正在開會的那些主管都愣住了,急忙收拾手邊的文件,打算逃跑。

 

鄭秀晶抓住溜往門口的協理,奪走他手中的文件…

 

「這是什麼?」

 

協理看到鄭秀晶都把文件拿走,藏都藏不住了,就直說…

 

「是買下民信製藥的企劃書…」

 

「這麼大的事情竟然不告訴我?」

 

「副董已經批准了…所以…以為不用…不用…」

 

「你不用解釋,我自己去問事主。」

 

鄭秀晶瞪了在場的主管們一眼後,拿著企劃書跑去副董辦公室,但沒想到自己已經一肚子氣了,還被咸恩靜擋在外頭。

 

「我記得副董這時候沒有會議!別想拿這個理由搪塞我!」

 

「總經理…很抱歉…副董在跟貴賓進行私人會談,不方面接見。」

 

「貴賓?是很重要的人嗎?有比架空我這個總經理還要重要嗎!」

 

鄭秀晶不管咸恩靜的阻撓,直接闖進辦公室,結果就看到鄭秀妍與裴秀智正閒情逸致地在沙發區喝茶

 

還好,兩人的衣衫都還算整齊…

 

鄭秀妍有些意外妹妹的出現,略帶慍怒的看向咸恩靜…

 

「總秘…」

 

鄭秀晶則擋在咸恩靜前面…

 

「不關總秘的事,是我自己硬闖進來的,但不好意思啊,打擾到妳們約會了。」

 

坐在一旁喝茶的裴秀智,聽到鄭秀晶的話,心裡可不樂意了…

 

「鄭總…您別亂說話,這可不是什麼約會…我是來跟鄭副董談正事的。」

 

裴秀智說得好聽,但連鄭秀妍自己都不曉得裴秀智口中的正事是什麼。

 

「喔?什麼正事啊?」鄭秀晶也提出疑惑。

 

鄭秀妍嗅到兩人之間的戰火一觸即發,便使個眼色讓咸恩靜先離開。

 

而咸恩靜一關上門,鄭秀晶就耐不住性子的再次質問裴秀智…

 

「沒有別人了,就請裴大明星說說妳口中的「正事」吧,願聞其詳。」

 

裴秀智撥了下昨天才護理過的一頭秀髮,姿態慵懶的說…

 

「也沒什麼啦…就是夏天到了想玩水,想讓秀妍考慮一下,能不能把鄭家大宅後方的花園改成游泳池。」

 

鄭秀妍差點被剛吞入口的紅茶嗆到,鄭秀晶則徹底炸毛了。

 

「不准!妳憑什麼動我家!那是我家的花園!」

 

鄭秀妍也覺得裴秀智的話說得離譜,急忙安撫陷入暴躁的妹妹…

 

「秀晶…妳別生氣,我沒有答應她。」

 

眼看鄭秀晶的情緒有些緩和,裴秀智又來火上加油地加了句…

 

「奇怪了,鄭總,妳都不回家了,還管什麼花園啊。」

 

「夠了。」鄭秀妍吐出這兩個字,裴秀智就乖乖閉嘴。

 

鄭秀妍知道這兩個人根本不能待在同一個空間,就讓裴秀智先離開了,等到辦公室只剩姊妹兩人後,鄭秀妍放柔語氣的說…

 

「秀晶,妳找我有什麼事?」

 

「龍基要併購民信製藥的事,為什麼沒告知我。」

 

「妳是說這件事啊…因為這是急事,為了爭取時間,所以…」

 

「所以就跳過我這個總經理?」鄭秀晶往姊姊走近一步。

 

鄭秀妍抬頭看向站在面前的鄭秀晶,露出淡然的笑容…

 

「秀晶…這是場激烈的競爭,沒人能保證能爭取到民信製藥…」

 

「妳打算派誰去談?」

 

「在中表哥吧,他上次併購泰瑞的事,表現得不錯。」

 

鄭秀晶坐到鄭秀妍身旁,一手按在胸前…

 

「我去談。」

 

「妳說什麼?」鄭秀妍皺起了眉。

 

「我保證可以用比企劃書裡預計還要低的價格買到民信製藥。」

 

「秀晶,不要做超過自己能力的保證…這個社會遠比妳想得殘酷,不會容忍犯錯的人,即使那個人還是個新手。」

 

「但是新手有好運啊,而且我身為總經理,處理併購的最適合人選應該是我。」

 

鄭秀妍與鄭秀晶用眼神對峙了幾秒後,鄭秀妍撇開視線…

 

「既然要我答應妳的要求,來談條件吧。」

 

「好。」鄭秀晶爽快的答應了。

 

「如果妳沒有買下民信製藥,或是用超過預定的金額買下民信製藥,都算是失敗,一旦失敗妳就必須將父親在下個月贈與妳的25%股份全部給我…敢賭嗎?」

 

「那如果我成功了,民信製藥就由我掌管,敢賭嗎?」

 

「成交。」鄭秀妍欣然點頭。

 

鄭秀晶和姊姊談條件的模樣自信十足,但才走出辦公室,鄭秀晶就有些腿軟,靠在牆上休息,額頭上也冒出冷汗,剛好被咸恩靜盡收眼底。

 

咸恩靜等鄭秀晶走遠後,才走進辦公室…

 

「副董,已經送裴小姐離開了。」

 

「謝謝。」

 

「剛剛看二小姐的樣子,她似乎答應了呢?」

 

「是啊,剛放下的魚餌那麼快就釣到大魚,我也很意外。」

 

「但…要是二小姐沒有拿下民信製藥…」

 

咸恩靜話剛說完,馬上傳來鄭秀妍的笑聲…

 

「這妳放心,無論談判的人是誰,民信製藥都是我們龍基的。」

 

而鄭秀晶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一屁股坐在位子上,順手將把企劃書扔到桌上。

 

「孝敏…幫我蒐集民信製藥的資料,越快越好。」

 

「是。」朴孝敏拿了企劃書離開辦公室。

 

桌上的手機突然亮起,金鐘鉉傳來簡訊說是飯店剛整理好房間,這讓鄭秀晶想起自己過著逃家的生活,就突然有些想家了,尤其剛才裴秀智說要把花園改建游泳池,更讓鄭秀晶相信要是自己再不回家,裴秀智真的會那麼做。

 

所以在金鐘鉉送鄭秀晶回飯店的路途中,鄭秀晶就說…

 

Oppa…我想明天回家…一直待在外面也不好…」

 

「想家了?」

 

「不是,只是覺得既然要跟姊姊成為敵人…要知己知彼,不是嗎?」

 

「也是,那我明天陪妳一起回妳家。」

 

「為什麼要陪我回去?」鄭秀晶問。

 

「我怕妳看到妳姊會尷尬啊。」

 

「沒什麼好尷尬的,我已經想好明天要跟她說什麼…就讓我單獨跟姊姊說話吧。」

 

而在鄭家大宅,鄭秀妍與裴秀智同桌吃飯。

 

鄭秀妍的表情不甚明朗,因為她還想著下午在辦公室的事…

 

「秀智…今天在公司…妳對秀晶說那些話…」

 

裴秀智貿然打斷鄭秀妍的話…

 

「秀妍,我也是為了讓她趕快回家啊。」

 

「我沒有要她回家。」鄭秀妍斬釘截鐵地說。

 

「妳確定?要不然妳為什麼急著找地方住?不就是不放心她一個人在外面?」

 

鄭秀妍想要反駁裴秀智的話,但舌尖抵在上顎,最後只能心虛的說…

 

「我只是…想要有自己的空間。」

 

「秀妍…我們之間不需要謊言…我並不會因此心裡好過…」

 

「但我會。」

 

裴秀智聽了鄭秀妍的話,心寒的扔下刀叉,雙手盤在胸前直瞪著鄭秀妍。

 

鄭秀妍知道自己的話太過傷人,但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就從口袋掏出一把鑰匙…

 

「我明天就搬出去,這是新家的鑰匙,給妳。」

 

裴秀智接過鑰匙後,心情明顯好了許多,張著明亮的雙眼問鄭秀妍…

 

「妳妹應該很快就會回家,妳確定要搬出去?」

 

「我已經決定了…明天到我的新家吃晚飯吧。」

 

「恩。」裴秀智笑著點頭。

 

 

 

 

隔天一早,朴孝敏為鄭秀晶做了個有關民信製藥的詳細簡報。

 

「民信製藥是本土的百年企業,創始人權民信靠腸胃成藥起家,規模逐漸從一家小工廠變為現在的跨國藥廠,迄今已經傳給第三代的權恩宇,由於投資的項目過多,以及新藥實驗結果接連失敗,加上前陣子最賺錢的藥專利權到期,大量的學名藥流入市場,嚴重衝擊民信製藥的營收,使得民信製藥正面臨破產危機。」

 

接著切換到下一張投影片…

 

「主要有三家公司在競爭民信製藥,分別是美國藥廠AMC跟中國的益新藥廠,以及我們龍基集團…」

 

鄭秀晶聽到這裡不免疑惑的舉手…

 

「等等…我不懂…我們龍基明明沒有藥廠相關的產業,怎麼會想買下民信製藥?」

 

「這個在企劃書裡有寫,說是民信製藥有許多領先全球的藥,而且他們投資的抗癌新藥雖然失敗了,卻有另一個帶有龐大利益的作用。」

 

「作用?」

 

「據說…他們其中一個還在實驗的抗癌新藥,雖然無法治療癌症,但有根治糖尿病的可能。」

 

「什麼!」鄭秀晶瞪大雙眼。

 

「民信製藥本來想繼續研究這個能根治糖尿病的藥,但因為資金不足,計畫就停擺了…可以說所有想買下民信製藥的公司,都是衝著那個新藥。」

 

「但我們也沒必要為了糖尿病的藥…買一個根本不符我們企業規劃的公司…」

 

「總經理,企劃書裡也提到,不只是為了糖尿病的新藥,公司似乎打算將龍基旗下的醫院、大學、太基保險和民信製藥串成一個終生醫療的產業鏈。」

 

「原來是這樣…那企劃書裡面有沒有寫,我們的勝算有多少?」

 

「有,百分之十。」

 

鄭秀晶愣了幾秒,就嘆了口氣…

 

「好…很好…」

 

 

 

 

到了晚上,鄭秀晶收拾完留在飯店的私人物品就開車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她不斷做著心理建設,祈禱面對姊姊時,不會被對方的氣勢壓倒。

 

然而,回到家後的一切,都出乎她的意料。

 

家裡安靜的出奇,只有管家跟僕人的身影,正當她要詢問管家鄭秀妍在哪裡時,管家主動過來說明。

 

「二小姐,大小姐已經搬出去住了。」

 

「搬出去了?」行李袋從鄭秀晶的手中掉落,砸在大理石的地板上。

 

「是的,她的行李已經讓人搬走了。」

 

「有說搬到哪裡嗎?」

 

「沒有…」

 

「我知道了。」

 

鄭秀晶像是毫不在乎鄭秀妍的離去,一臉平靜的走進臥房,但當門一關上,她的表情就撐不住了,眼淚不聽使喚地滾滾流下。

 

此刻的她滿腦子只剩姊姊的遺棄,而在氣憤的侵蝕下,鄭秀晶闖進專屬於鄭秀妍的書房,她看著姊姊留下的物品,突然覺得自己跟那些物品一樣可悲,都是被丟棄的物品,於是,冷笑一番後,便將桌上的東西通通掃落在地,書架上的珍貴書籍也被推落到地面。

 

吵雜聲伴隨著鄭秀晶的哭聲跟嘶吼爆發,那扇門後儼然成了地獄,讓管家與僕人即使在門外聽到聲響,也不敢過去探問。

 

而此時的鄭秀妍正在新家的書房裡批改文件,裴秀智端了杯熱茶走進來。

 

裴秀智沒想到會看著鄭秀妍氣定神閒的模樣,便帶著戲謔口吻的說…

 

「秀妍…妳這樣做,妳妹會氣死的。」

 

「我知道。」鄭秀妍拿下掛在鼻梁上的眼鏡,接住裴秀智遞來的茶。

 

「那妳幹嘛這樣,妳真的要讓她恨死妳啊,她好歹是妳親妹妹啊。」

 

裴秀智沒有注意到,當她說那些話時,鄭秀妍的目光閃過一道陰影…

 

「搬出來對我跟她都好,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她應該也不想看到我。」

 

 

 

 

經過一夜的歇斯底里,鄭秀晶沒有變得頹唐,相反地,變得比以往更加專注,像有滿滿的精力,她每天惡補民信製藥的資料,等待到時候的會議。。

 

然而,她怎麼樣也沒想到,努力想要接洽的民信製藥總裁,卻跟自己姊姊見面,兩人還來個親密的擁抱。

 

這天晚上,兩人約在龍基附近的餐廳見面,氣氛融洽的不像談公事,反而像老朋友間的敘舊。

 

「恩宇,謝謝你特別到韓國來。」鄭秀妍抱了下高自己一顆頭的權恩宇。

 

「秀妍,都多少年的朋友了,別說感謝。」權恩宇的雙眼緊盯著鄭秀妍,仔細一看,還可以發現他的耳根子也紅了。

 

權恩宇跟鄭秀妍作為大學同學,學生時期的感情就很不錯,權恩宇甚至追求過鄭秀妍,但被鄭秀妍用委婉的藉口拒絕了,。

 

「恩宇,那兩家公司還在煩你嗎?」鄭秀妍問。

 

「是啊,我都表態不想賣給他們了,還是追上來。」

 

「那是一定的,大家都對你公司的藥很感興趣。」

 

「說到這個…大家都在搶糖尿病的藥,妳卻堅持要繼續人造血漿的研究,是有個人的需求嗎?」

 

「恩宇,這個我無可奉告。」

 

「好吧…是我多問了,對了,你們公司打算派誰來談判?下個禮拜就要開第一次會議了,讓我先跟他打個照面吧。」

 

「是我妹妹,她第一次接觸企業併購,請你多多包涵。」

 

「妳放心,我一定當作自己妹妹來照顧!」

 

「恩宇…我倒希望你別對她太親切,她太年輕,需要點歷練…你懂我的意思吧?」

 

「瞭解,那我就以不嚇哭她為原則囉?」權恩宇笑著反問。

 

「倒也不用那麼誇張。」

 

突然,權恩宇收起了搞笑的臉孔,換上嚴肅的表情…

 

「秀妍…妳之前答應過我,兩年內不會遣散員工,這個約定妳會做到的,對吧?」

 

「當然…我答應過你的,就一定會做到…需要書面契約嗎?」

 

「不用,我信妳,那麼多年的老同學了,我信得過妳。」

 

得到鄭秀妍的承諾後,權恩宇便將話題轉到另一個感興趣的方向…

 

「那個…秀妍…我之前看報紙…妳跟崔振赫解除婚約了?所以現在…單身嗎?」

 

「是啊。」

 

聽到鄭秀妍的回答,權恩宇的眼睛馬上亮了起來…

 

「真的啊!」

 

鄭秀妍倒把心思放在手上的酒單中…

 

「我們來點酒喝吧,好久沒一起喝酒了。」

 

 

 

 

在鄭秀妍陷入酒精的懷抱時,鄭秀晶剛讀完與龍基競爭民信製藥的公司資料,看下手表才發現已經超過下班時間。

 

然而,她並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偷偷拿著從TBN總經理那裡討來的裴秀智行程表,準備跟蹤裴秀智。

 

因為對她來說,與其跟蹤姊姊,倒不如跟蹤那個女人。

 

說實話,鄭秀晶也很嫌棄這樣的自己,但如果不跟著裴秀智,就不知道姊姊住在哪裡,一切都情非得已。

 

很快地,她找到了裴秀智的車子,跟著裴秀智開進小巷,不斷往裡頭鑽,卻在一個轉角看到裴秀智下車,還直接站在車尾瞪著鄭秀晶。

 

這下子,再笨的人都知道自己被發現了。

 

裴秀智拎起包包往鄭秀晶的車走來,直接打開車門坐在副駕駛座…

 

「鄭二小姐,您還真有空啊,跟蹤我?」

 

車裡瞬間湧進裴秀智的香水味,鄭秀晶只好趕緊捏住鼻子…

 

「別自作多情,只是剛好順路。」

 

「我都拐了那麼多圈,妳都還可以「順路」,看來妳的開車技術很差勁啊。」

 

「不要說話帶那麼多刺,妳有話就直說。」

 

「我?我才想知道妳想做什麼吧?可是妳在跟蹤我唉。」

 

「妳明知故問。」

 

「喔?既然妳都那麼說了,那我來說說我心裡是怎麼想的…」

 

裴秀智轉頭看向鄭秀晶…

 

「我想…應該是因為秀妍搬離家讓妳受不了,所以才跟蹤我想找到秀妍的新家,我說的對吧?不過很可惜,我現在並沒有要去她那裡,我是也有工作的。」

 

「我姊到底住哪裡?」

 

「妳直接問她啊,你們不是每天在同間公司上班嗎?」

 

鄭秀晶被裴秀智懟得,真想打開車門把裴秀智踹下車,裴秀智卻說話了…

 

「我知道我們看彼此不順眼,但妳有沒有想過原因?」

 

「還需要原因?妳根本配不上我姊姊。」

 

「那泰瑞集團的崔振赫呢?破產前的泰瑞集團也是權傾一世,崔振赫總配得上妳姊吧?為什麼妳也討厭他呢?」

 

「我沒有討厭他!」

 

「妳確定?妳從來都沒有稱呼崔振赫的名字,都叫他姓崔的…甚至秀妍還是用她跟崔振赫的婚約逼妳回國,妳說,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讓妳那麼討厭他?」

 

「我…我沒有討厭他…只是姊不喜歡他!姊不喜歡的人,我當然也不喜歡!」

 

「鄭二小姐,妳心虛對吧?妳在想要用什麼藉口來合理化對妳姊姊的佔有慾…」

 

裴秀智抓起鄭秀晶的手腕,逼迫鄭秀晶看向她…

 

「鄭二小姐…妳知道秀妍跟妳是不同圈子的人…妳對秀妍的佔有慾一旦超過了姊妹的界線…會有多危險…妳也應該很清楚…」

 

裴秀智手腕的力道持續加重…

 

「所以…麻煩妳退回去妳該站的位子…不要給我們造成困擾…」

 

「裴秀智…妳瘋了嗎?我是姊姊的親妹妹,別把姊妹這種血濃於水的關係,拿來跟其他感情混為一談…我真沒想到,妳會講出這種荒謬的話…」

 

裴秀智明顯很滿意鄭秀晶的回應,放開鄭秀晶的手…

 

「鄭二小姐的回答真是爽快呢,既然妳都說得那麼好聽,我就相信妳。」

 

裴秀智從包包裡拿出便條紙,寫下一連串的字…

 

「這是新家地址。」

 

鄭秀晶拿了紙條就叫裴秀智下車,沒有半分感謝。

 

而裴秀智回到自己的車上,原本帶著笑意的臉,染上些許憂鬱色彩…

 

「鄭秀晶…妳可別忘了今天所說的話…」

 

 

 

 

鄭秀晶拿了鄭秀妍新家的地址後,儘管在心裡不斷告訴自己不能貿然過去,但是當回過神來,車子已經停在便條紙所寫的地址。

 

她透過車窗探看眼前的獨棟建築,覺得跟鄭家有幾分相似,正想要離開時,就剛好看到熟悉的黑頭轎車停在門口,司機攙扶醉醺醺的鄭秀妍下車。

 

鄭秀晶見狀急忙下車攔住司機…

 

「我扶她進去,你先走吧。」

 

「是二小姐啊,那我就將副董交給您了。」

 

鄭秀妍明顯喝醉了,完全不認得鄭秀晶,走路搖搖晃晃的,找鑰匙也找個半天,走進屋內還差點貼著牆睡著,鄭秀晶只好攙扶她到沙發休息。

 

鄭秀晶到廚房弄了碗蜂蜜水,順便偷看新家的裝潢,發現果然是姊姊的品味,新家的擺設十分簡潔,一塵不染。

 

「姊,喝點水吧。」鄭秀晶捧著蜂蜜水來到鄭秀妍身邊。

 

「恩…」鄭秀妍像個嬰兒,任由鄭秀晶餵蜂蜜水。

 

鄭秀妍喝完就躺回沙發上,呼吸著新沙發帶來的新鮮皮革味,時不時傻笑。

 

「妳在笑什麼?」鄭秀晶忍不住問。

 

鄭秀妍沒有回答,只是盯著鄭秀晶的臉孔,瞳孔在某一刻突然縮放…

 

「秀晶?」

 

「妳終於認得我啦…」鄭秀晶的語氣充滿無奈。

 

「我怎麼會認不得妳?妳是我的秀晶啊…」

 

鄭秀妍伸手要摸鄭秀晶的臉,鄭秀晶彆扭的躲開了…

 

「妳明明討厭我…」

 

「討厭妳?怎麼可能…就算會討厭全世界的人,我都絕對不會討厭妳。」

 

鄭秀晶聽到姊姊的話,就像鼓脹的氣球被針戳破,失控的對鄭秀妍大吼…

 

「妳這個騙子!」

 

吼聲之大,就像是把鄭秀晶滿腹委屈都掏空了。

 

然而,憤怒的情緒過去後,湧上的是強烈的悲傷跟失落感…

 

「妳明明就不要我了…妳這個騙子…大騙子…」

 

意識朦朧的鄭秀妍,看到妹妹的眼淚,就心疼的抱入懷中…

 

「對不起…秀晶…對不起。」

 

但鄭秀妍的道歉,反而讓鄭秀晶哭得更兇。

 

「不要哭…秀晶…不要哭…」

 

鄭秀晶本想控訴姊姊的殘忍與折磨,但姊姊的聲音太過柔軟,懷抱也太過溫暖,讓她忍不住鑽進姊姊的懷裡,努力汲取這陣子失去的關愛。

 

此時,她的內心佈滿的不是憤怒,而是害怕被丟棄的恐懼…

 

「姊…不要討厭我…更不能拋棄我…」

 

鄭秀妍捧起鄭秀晶的臉,用拇指抹去妹妹臉上的淚水,卻發現眼淚抹不乾淨。

 

於是,鄭秀妍傾身靠往鄭秀晶,用柔軟的唇瓣,一一吻去妹妹臉上的淚珠

 

鄭秀晶被姊姊的舉動嚇著了,張著汪汪大眼看向鄭秀妍,而鄭秀妍發現妹妹的注視,便停下了親吻,在妹妹的耳邊,呢喃出最輕柔卻也最沉重的三個字。

 

 

 

 

「姊…妳說什麼?」

 

 

 

 

凌晨時分,裴秀智過來鄭秀妍的新家一趟,她看到鄭秀妍一身酒氣的躺在沙發上,連衣服都沒換,就搖了搖鄭秀妍的肩膀…

 

「秀妍,起床了。」

 

「秀智…妳來了…」

 

裴秀智扶鄭秀妍坐起身,鄭秀妍甩了甩頭,想讓自己清醒一點。

 

「妳怎麼喝那麼多?」

 

「見到老同學,太開心了…」鄭秀妍皺起雙眉,因為太陽穴傳來陣陣頓痛。

 

「妳妹有來找妳嗎?」

 

「秀晶?沒有啊,怎麼這麼問?」

 

「她今天跟蹤我,我想她遲早會知道,就直接給她地址了。」

 

「這樣啊…」

 

「我去幫妳準備解酒的吧。」

 

裴秀智起身要去準備蜂蜜水,鄭秀妍卻在看著桌上的空碗後,拉住了裴秀智…

 

「我…好像喝過了…」

 

鄭秀妍拿起桌上空碗,憂慮的線漸漸明朗…

 

「還記得…秀晶從小就怕吃藥…所以每次吃藥前我都會準備一碗蜂蜜水…就可以去除口裡的藥味…不過這樣反而害秀晶蛀牙了…」

 

鄭秀妍說著說著就跟著記憶微笑了起來…

 

「我還記得管家要帶秀晶去拔牙的時候,秀晶一直哭鬧,緊抓著我的手不放…後來我只好陪她去看牙醫,妳知道嗎…她看牙的時候,真是死命抓住我的手…所以她牙痛我手痛…我們兩個都哭了…都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那時候的我們…真的…年紀都還好小…」

 

裴秀智看著鄭秀妍緬懷過去的樣子也跟著笑了,但她的笑沒有一絲欣喜,反而像是哀悼,哀悼自己的戀人手中依然握著那朵花,無法放手。

 

 

 

 

而鄭秀晶離開姊姊的住所後,不想回家便去泯錫醫院探望父親。

 

鄭基耀看到女兒出現,欣喜的都忘了身上的病痛,而鄭秀晶看著父親蠟黃的皮膚以及憔悴的面孔,心裡則變得難受。

 

「秀晶?妳怎麼過來了?」鄭基耀問。

 

「不歡迎嗎?」

 

「當然歡迎,來我這裡坐。」

 

父女倆聊著雞毛蒜皮的小事,但當話題沒了,還是免不了說些正事…

 

「秀晶啊,聽說妳要代表龍基搶民信製藥?」

 

「是啊,雙手空空怎麼跟人搏鬥。」

 

鄭基耀當然聽懂女兒的話,看到女兒的進步固然高興,但想到未來兩姊妹的廝殺,同時也感到悲哀…

 

「妳真的把妳姊姊當做敵人了?」

 

「姊姊變了。」鄭秀晶只回答這四個字。

 

鄭基耀握住鄭秀晶的手…

 

「秀晶…不要怪妳姊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衷…但求問心無愧…」

 

但鄭基耀剛說完這句話,突然哀嚎了一聲,差點跌落病床,鄭秀晶趕快按下急救鈴,護理師過來打止痛針,父親的痛楚才得以消緩。

 

「爸…你這樣多久了?」鄭秀晶問父親。

 

「很久了,只是妳來的次數少,沒看到。」鄭基耀的臉上毫無血色。

 

「姊姊知道嗎?」

 

「知道…」

 

鄭秀晶蹲在病床旁,緊握父親的雙手…

 

「爸…你快點好起來…就當我求你了…」

 

鄭基耀看著女兒的眼眶閃爍著淚光,只是拍拍女兒的頭…

 

「秀晶…想玩圍棋嗎?」

 

「圍棋?」

 

「是啊,我昨晚夢到妳爺爺在下圍棋呢…突然就懷念了起來,陪我下棋吧?」

 

保鑣將棋盤跟棋盒放到一旁的桌子上,鄭秀晶便攙扶鄭基耀到棋盤前,自己坐在父親對面。

 

看著陌生的棋具,鄭秀晶一臉難色。

 

「可是…爸…我棋藝很差,沒有姊姊好,以前爺爺不都找姊姊下棋…」

 

鄭基耀看著鄭秀晶怯懦的樣子,便用全部力氣握住女兒的手,將手搭在棋盒上…

 

 

 

 

「孩子…當棋盤擺在妳面前,只能執子,沒有退路。」

 

 

 

============================================

我也不知道怎麼會打那麼多...

可能是太期待729 科科

創作者介紹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访客
  • P大,有错字
    郑秀妍本想控诉姐姐的残忍。。
  • Chu
  • 鄭老爺爺從下棋看出孫子們的性格,果然拋開血緣來說,秀妍的確是最適合的繼承人,
    其實金在中應該也不差,以後說不定會在集團戰裡面做出一些事,
    鄭基耀想藉由這次下棋讓秀晶明白些道理,秀晶如果能明白更能面對其他敵人

    秀晶逃出秀妍的新住處,秀妍所說的字,
    是讓秀晶發現感情的三個字吧,不過秀晶還是逃走了,
    兩個人看來還要在相殺一陣子

    跟P大一樣超期待7/29演唱會,有順利搶到票的我希望快點見到秀妍,
    也期待6/24的公演可以再次看到機場照與演出照

    ps.秀妍知道這兩個人能不能待在同一空件,就讓秀智先離開了:應該是空間
  • P大小粉絲
  • 希望大大能一直興奮到7/29
    這樣有看不完的文了😂😂
  • 訪客
  • 人造血浆是为了秀晶吗?
  • 訪客
  • 人造血浆是为了秀晶吗?
  • 訪客
  • 秀晶應該不知秀妍不是她的親姊姊吧
  • Carol
  • 果然喝醉的時候才能顯露出真正的自己
    感情終於有點進展了
    但秀晶心裡的不諒解卻越來越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