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9 113832.jpg

 

 

 

 

 

Chapter 17

 

 

 

 

恨,是從愛的屍骨中盛開的花。

 

她吸取腐爛的愛情和過期的誓言作為養份,不斷地茁壯。

 

就如同被剝奪的信任,占據著失心者的靈魂。

 

 

 

妳問,愛會腐敗,恨是不是也有消失的一天?

 

我說,愛會腐敗,卻不代表會消失。

 

等到愛消失的那天,沒了養分的恨,自然也不存在。

 

 

 

 

今早的首爾難得起了霧,灰濛的飛塵模糊了地平線,更掩去高樓大廈的稜角。

 

一身黑色襯衫的鄭秀晶款款走進龍基的總部大樓,後方跟著朴孝敏。

 

人人都停下腳步看向這位爭奪王位的二世祖,又很快地面帶嘲笑的移開視線。

 

他們的目光彷彿都在說…

 

要跟鄭秀妍鬥?別鬧了吧!

 

鄭秀晶就任總經理一個禮拜了,就任當天就找來朴孝敏做總經理秘書,朴孝敏得知自己調給鄭秀晶做秘書,當下真是又驚又喜。

 

然而,當朴孝敏來到龍基總部,發現事實不如想像中順遂,要不是親眼看到鄭秀妍一次次忽視鄭秀晶,她真沒想到,原本感情融洽的姊妹,現在已成路人。

 

兩人走進辦公室,鄭秀晶就按耐不住的說…

 

「孝敏…妳有看到嗎,那些人的目光…他們打從心底的看輕我。」

 

「總經理…您…您別這樣想…沒那樣的事。」

 

「孝敏,不要說謊,我留妳在身邊就是想聽實話…畢竟我能相信的…只剩下妳了。」

 

「總經理,您太客氣了,您能相信我,已經是對我最大的肯定。」

 

「先不要謝我…打完這場仗之前…沒人知道是福還是禍。」

 

朴孝敏咀嚼了下鄭秀晶所說的話,就對坐在辦公桌前的鄭秀晶說…

 

「總經理,協理應該快過來了。」

 

「唉…還真的每天來啊…」鄭秀晶一手撐著下巴,臉上盡是無奈。

 

鄭基耀為了讓鄭秀晶早點瞭解龍基,特別請公司裡的老臣,也就是在龍基集團待了二十年的協理來介紹龍基的整體組織規劃,簡單來說就是補習。

 

鄭秀晶為此每天都在背誦那張龐大的樹狀圖,而經過幾十年的耕耘,龍基集團儼然成了參天大樹。

 

「龍基集團旗下有三十個子公司,主要的子公司有六個,由於董事長有疾在身,就將大部分的權責給予副董也就是您的姊姊鄭秀妍來行使,而副董除了擁有總公司的最高決策權,也掌管了基耀電子、明基建築和仙榮食品三個子公司,朴善伶則掌管太基保險,金在中掌管韓龍汽車,鄭龍珠負責Houte服飾。」

 

「恩…」鄭秀晶的眼皮都要睜不開了。

 

補習結束之後,協理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鄭秀晶用鋼筆圈起樹狀圖上的基耀電子,沉默了許久。

 

而在副董辦公室,鄭秀妍處理完手頭上的公文後,轉頭問咸恩靜…

 

「週末的生日晚宴…準備得怎麼樣了?」

 

「大致差不多了,您要再看一下邀請名單嗎?」

 

鄭秀妍搖頭,看了眼辦公桌上的年曆,對逝去的年華多了許多感慨…

 

「老實說…要不是因為有商業目的…我還真不想度過我的三十一歲生日…」

 

鄭秀妍將身子往後仰,靠在椅背上…

 

「昨天我去探望爸…他的身體越來越差了…我怕他撐不久…」

 

「是嗎…聽協理說二小姐像是變了個人…每天都很認真的背誦龍基的事務。」

 

「很好啊,這才是鄭家人該有的風範…孤兒院的工程進行得如何?」

 

「已經在打地基,都有跟上進度。」

 

「那就好…」

 

鄭秀妍雖然裝作若無其事,但每當故作冷漠的從鄭秀晶身邊走過時,還是會感到心痛,當聽說鄭秀晶總是加班到很晚,她也是默默陪著燈光明滅,看到鄭秀晶離開後,自己才跟著離開。

 

當溫柔成為習慣,收回時反而變成刺向自己的利刃,鄭秀妍太習慣將心中最柔軟的那一塊呈現給鄭秀晶,以致於刺向鄭秀晶的鋒利,也都會劃傷自己。

 

 

 

 

這晚,金在中與鄭龍珠、朴善伶在萬龍飯店聚會。

 

鄭龍珠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見到兩人急忙宣布好消息…

 

「有個好消息要跟你們說,我跟珉豪oppa要結婚了!」

 

「妳還真的要跟他結婚啊,他現在在做什麼?」朴善伶問。

 

「呃…他在別家唱片公司工作。」

 

「妳不怕跟著他吃苦?」

 

「才不會呢!我可以讓他進Houte啊,我都已經想好職位了。」

 

本來默不吭聲的金在中,聽了鄭龍珠的話忍不住插嘴…

 

「原來是要「嫁」過來吃軟飯啊。」

 

「才不是呢!oppa很有才能的!要不是因為秀晶,oppa早就當上TBN的總經理了!」

 

金在中翻了個白眼,趕緊將話題拉回正題…

 

「好了…別扯開話題,我們今天討論的不是龍珠的婚禮…是要談兩子奪嫡的事。」

 

「呵…表哥…你看起來似乎很興奮。」鄭龍珠說。

 

金在中不否認鄭龍珠的話,目光中的火炬灼燒得更旺…

 

「當然,戰爭開始了呢…而且沒發現,秀晶那丫頭不傻嗎?她一挑就挑龍基裡僅次於副董的職位。」

 

「鄭家的孩子…怎麼會傻…」朴善伶附和。

 

「但她的動作太明顯了…根本敵不過秀妍的城府。」金在中說。

 

朴善伶馬上駁斥…

 

「不,我反而很看好秀晶…她沒有你們所認為的柔弱,她是擇善固執的人…我認為我們可以跟她合作。」

 

鄭龍珠聞言搖頭…

 

「前提是秀晶要能倖存下來,我怕她很快就被鄭秀妍吃的屍骨無存!」

 

 

 

 

很快就來到一月一度的總會,所有子公司負責人都來到龍基總部。

 

這是鄭秀晶第一次以龍基總經理的身分參加總會,自然格外重視這次會議,儘管不用發言,鄭秀晶還是比預定的時間早到。

 

鄭秀晶到會議室第一個遇到的是朴善伶,朴善伶看到鄭秀晶就放下手中的報告,起身與鄭秀晶寒喧,過沒多久金在中也來了,加入兩人的談話。

 

等到幾乎所有子企業負責人都到場後,鄭秀妍才走進會議室。

 

所有人看到鄭秀妍入場,紛紛起身向鄭秀妍鞠躬,鄭秀晶自然也不例外。

 

鄭秀妍走到專屬於她的位子,看了眼本該屬於鄭龍珠的空位才坐下。

 

這場會議跟鄭秀晶想像的一樣無聊,每個人輪流報告,並在鄭秀妍的指導下修正錯誤,身為總經理的她,就像個木偶,只是個擺設。

 

而會議結束後,朴善伶找上鄭秀晶,想約一起吃頓晚飯,鄭秀晶欣然接受。

 

下班後,鄭秀晶依約來到一間餐廳,剛坐下沒多久,朴善伶就趕來了。

 

「等很久了嗎?」朴善伶笑著問。

 

「沒有…表姊請坐。」

 

等待餐點的空檔,兩人開始聊起八卦,尤其是關於鄭秀晶未婚夫的八卦…

 

「秀晶,鐘鉉xi對妳好嗎?」

 

「很好。」鄭秀晶不習慣在他人面前談起私事,臉上不自覺地冒起紅暈。

 

「他跟那個女明星真的斷了嗎?可不要最後發現腳踏兩條船。」

 

「不會的,我相信他。」

 

「妳對他放心就好,對了,妳還記得崔珉豪吧,被你辭退的那個人,他跟妳龍珠表姊要結婚了。」

 

「什麼!」鄭秀晶沒想到那個討厭的男人會成為親戚。

 

「妳果然很討厭他…但為了妳表姊的幸福,到時在婚禮上別擺個臭臉。」

 

「我知道…但那個人…」鄭秀晶一副欲言又止。

 

「唉呦,我們都很清楚那個男的有很多缺點,但妳龍珠表姊就是個不見黃河心不死的人…不讓她自己碰壁,她是不會清醒的。」

 

鄭秀晶像是聽懂朴善伶的話,了然的點點頭。

 

朴善伶感覺談話的氣氛漸入佳境,就說出真正的用意…

 

「秀晶…妳應該知道我今天約妳見面…不只是一般的寒喧吧。」

 

「恩。」鄭秀晶遲疑了一下才點頭。

 

朴善伶覆上鄭秀晶的手,想用手心的溫暖熨平鄭秀晶的疑心…

 

「秀晶…我是站在妳這邊的,我希望妳能知道這一點。」

 

「謝謝。」

 

「秀晶…如果你能提出一個好的計畫…我相信所有人都會站在妳這邊。」

 

「是表哥讓妳來當說客的嗎?」鄭秀晶抽回手。

 

「坦白說,表哥不相信妳能打敗妳姊,但我信妳。」

 

「為什麼會信我?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我沒有我姊來得優秀…」

 

「因為妳不是壞人,我相信龍基該由善良的人來掌管。」

 

「你們有條件吧?」

 

「條件?我只是討厭妳姊而已,沒有別的野心。」

 

「但表哥呢?」

 

「秀晶,不要想得那麼遠,我們先把眼前的敵人解決再說吧。」

 

鄭秀晶聽到「敵人」二字,心中冒出了牴觸…

 

「表姊…我姊不是敵人,我沒有想要擊垮我姊的意思,龍基的龐大利益,讓她失去了心智,我只是想讓她清醒過來,」

 

「妳怎麼能夠確定現在的她不是真實的她?」朴善伶一臉恨鐵不成鋼。

 

「也許我姊對你們真的很無情…但她對我是真的很好…」

 

朴善伶聽了只好雙手一攤…

 

「好吧,既然妳都那麼說了,那我們就等著看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表姊…妳生氣了嗎?」

 

「沒有…我能理解妳,我自己就有個不長進的哥哥,平常總是抱怨他,但等他去世後,我卻每天都很想念他…所以我瞭解,親人的感情不是說斷就能斷的。」

 

同時,一輛黑頭轎車剛駛離龍基總部,後座的鄭秀妍正在閉目養神。

 

突然來了通電話,鄭秀妍略顯煩躁的睜開雙眼,從襯衫口袋拿出手機接聽。

 

鄭秀妍應了幾聲就掛電話,咸恩靜出聲關切…

 

「是有關二小姐的事嗎?」

 

「宋茜說秀晶跟善伶聯繫了,他們的動作比我想像的還要快…」

 

「該來的還是會來。」

 

「生日宴的邀請卡發了嗎?」鄭秀妍看向前座的咸恩靜。

 

「明天就會發出去。」

 

「把秀晶從晚宴名單中剔除。」

 

咸恩靜略帶詫異的轉頭看向鄭秀妍,她沒想到鄭秀妍要做到那麼絕…

 

「您確定要這麼做?」

 

「都看見狼煙升起,怎麼能坐以待斃。」

 

 

 

 

鄭秀晶與朴善伶吃完飯後,並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去找還在公司加班的金鐘鉉,兩人到百貨公司的西裝櫃位挑選衣服。

 

鄭秀晶不斷拿起西裝在金鐘鉉身上比對,金鐘鉉則無聊地與鄭秀晶聊天…

 

「我還以為妳是來陪我加班的…害我開心了一下…」

 

「是啊。」

 

「妳明明就是為了帶我買,參加妳姊姊生日宴的西裝…」

 

「我姊的生日宴都辦得很盛大,不能給她丟臉。」

 

「所以…妳跟妳姊和好了?」

 

鄭秀晶沒有回應,而是拿起一件深藍色的西裝…

 

Oppa,試試看這件吧。」

 

金鐘鉉癟了下嘴,還是乖乖的拿西裝去試穿。

 

買完西裝後,金鐘鉉載鄭秀晶去餐廳的路上,冷不防的問…

 

「秀晶…那些證據都還放在後車廂,妳不想看嗎?」

 

鄭秀晶明顯地眉頭一皺,轉頭反問金鐘鉉…

 

「看了…會有什麼改變嗎?」

 

「是不會改變什麼啦…但還是看一下吧。」

 

金鐘鉉見鄭秀晶沒有反對,就將車子停在馬路旁,下車打開後車廂,將紙箱搬進車內。

 

「就這些,妳看看吧。」金鐘鉉雙手抱著紙箱,將上面的蓋子翻開。

 

鄭秀晶從紙箱拿出一張張的照片,越看心情越發沉重。

 

每張照片都格外清晰,清楚的就像特意拍給別人看的,根本無法狡辯。

 

Oppa…你公司有碎紙機吧?」

 

「有,妳要幹嘛?」

 

鄭秀晶將照片塞回紙箱,低聲的對金鐘鉉說…

 

「把這些東西都碎掉吧…我不想看到它們…」

 

「可是,這些都是證據,妳既然決定要跟妳姊對抗…就不要再想姊妹情了…」

 

Oppa…你沒有手足…不會知道我們的感情…」

 

金鐘鉉顯然不滿意鄭秀晶的說法,將紙箱扔到後座後說…

 

「秀晶…我很多朋友也有手足…他們都沒像妳跟妳姊姊那樣親近…」

 

金鐘鉉像是顧慮到什麼,遲疑了一下才說…

 

「妳有沒有想過…妳姊對妳的好…可能都是刻意讓妳失去對龍基興趣的手段。」

 

鄭秀晶笑了,嘴角的上揚弧度像是在宣告金鐘鉉話語的荒唐…

 

「你是說我姊演了整整十八年?那演技也太精湛了。」

 

「秀晶…為了得到龍基…很多人都願意演十八年…甚至一輩子都願意。」

 

「那oppa你呢?你跟我在一起也只是為了得到龍基嗎?」

 

「是,這點我不否認…但跟妳認識久了…我就喜歡上妳了…」

 

「你怎麼會喜歡我呢?我哪裡好?我哪裡都比不上我姊姊…」

 

金鐘鉉搖頭,雙手捧起女孩的臉龐,語氣虔誠的說…

 

「妳很善良…這點就足以讓我愛上妳。」

 

金鐘鉉傾身要吻鄭秀晶,鄭秀晶馬上閃躲過去。

 

「秀晶…我哪裡做得不好嗎?」

 

「我們才交往沒多久…這樣不太好…」

 

「這是鄭家的家訓嗎?」金鐘鉉笑著問。

 

鄭秀晶推開金鐘鉉,岔開話題的說…

 

Oppa…我想回家了。」

 

「好…我送妳回去。」

 

金鐘鉉把紙箱放回後車廂,剛回到車上,鄭秀晶就抓住他的手…

 

「記得把那些資料銷毀。」

 

「知道了~秀晶大人~

 

鄭秀晶回到家時,已經將近晚上十點,她從管家那裡得知姊姊在書房工作,她站在書房門前,猶豫了很久才開門,看到鄭秀妍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姊?」鄭秀晶喚了一聲,鄭秀妍沒有回應。

 

鄭秀晶確認姊姊睡著後,著實鬆了一口氣,她關上書房的門,來到鄭秀妍身旁。

 

她小心翼翼地將姊姊鼻樑上的眼鏡拿下,本來想就這樣離開,但看著還在睡夢中的鄭秀妍,神色是多麼溫柔無害,就折回書桌旁,蹲在地上看著鄭秀妍的睡顏。

 

「姊…很累吧…進了龍基才知道妳有多辛苦…」

 

鄭秀晶將額頭靠在鄭秀妍的手臂上,閉上眼幻想姊姊的擁抱…

 

「以後…不會再讓妳一個人辛苦了…」

 

鄭秀晶靠在鄭秀妍身上許久才離開,而等房內只剩鄭秀妍一人,鄭秀妍緩緩睜開眼睛,她一手撐在桌面,另一手則揉著緊鎖的眉心。

 

 

 

 

身為公司的高層,即使到了周末也常需要到公司處理事務,所以周六的一大早,鄭秀晶掛著惺忪的雙眼來到龍基,怎知,電梯門一打開,就看到熟悉的身影。

 

鄭秀妍一身純白色的襯衫,長髮隨意地披灑在雙肩,見到鄭秀晶並沒表現出訝異,只是微微點了下頭。

 

鄭秀晶看到姊姊刻意客套的舉止,氣得想逃離這裡,但門都打開了,說什麼都得進去,於是硬著頭皮走進電梯,兩人都沉默不語。

 

最後還是鄭秀晶先沉不住氣,轉身看向鄭秀妍…

 

「妳周末也來公司?」

 

「有急件要簽署。」鄭秀妍始終維持雙手盤在胸前的姿勢。

 

「總秘…怎麼沒跟著妳?」鄭秀晶又問。

 

「我讓她去忙別的事。」

 

「喔…」

 

眼看樓層不斷攀伸,鄭秀晶怕擱在心裡的話來不及說,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姊…生日快樂…」

 

鄭秀妍雙目一征,幾秒後才反應過來…

 

「謝謝。」

 

鄭秀晶沒想到姊姊的回應還是那麼客套,但還是不死心的問…

 

「我應該是第一個向妳祝福的人吧?」

 

鄭秀晶剛問完這句話,電梯門即打開,鄭秀妍直接走出去,門就這麼關上。

 

冰冷的鐵門反射出鄭秀晶臉上的落寞,她自欺欺人的告訴自己…

 

「沒關係…晚上的生日宴還會見面…到時候就知道答案了…」

 

 

 

 

到了晚上,萬龍飯店可謂是冠蓋雲集。

 

國內外的政商名流都來參加鄭秀妍的生日晚宴,宛如一場頒獎典禮,連臥病在床的鄭基耀都親自出席,可見對鄭秀妍的重視。

 

鄭秀晶早已換上白色的露肩禮服,在飯店門口等待金鐘鉉。

 

金鐘鉉穿著鄭秀晶挑選的深藍色西裝,到飯店門口與鄭秀晶會合時,忍不住說…

 

「這真是大場面…沒想到妳姊姊的生日宴會辦得堪比國宴。」

 

「你才知道。」鄭秀晶挽著金鐘鉉的手,兩人一同走進飯店。

 

因為參加生日宴的貴客眾多,場地辦在萬龍飯店的最大廳,鄭秀晶與金鐘鉉一路跟隨指示牌走往宴會場所,卻在門口被服務人員擋下。

 

「抱歉,您必須出示邀請卡。」

 

邀請卡?

 

對!邀請卡!難怪我總覺得沒拿到什麼東西…

 

鄭秀晶努力掩飾內心的慌張,瞪大雙眼裝做理直氣壯地對服務人員說…

 

「你不知道我是誰嗎?」

 

「請您出示邀請卡。」

 

鄭秀晶正想著要怎麼辦時,剛好看到咸恩靜走過,馬上拉著金鐘鉉去找咸恩靜。

 

「總秘!」

 

咸恩靜看到鄭秀晶即恭敬的點頭…

 

「總經理。」

 

「門口的人說要邀請卡才能進去,我的邀請卡呢?我沒收到。」

 

咸恩靜裝作詫異的說…

 

「沒有邀請卡?總經理…很抱歉…沒有邀請卡就不能參加晚宴。」

 

「這可是我姊姊的生日宴,我為什麼不能參加?」

 

金鐘鉉也插話…

 

「對啊,秀晶是你們副董的妹妹…怎麼不能參加生日宴?」

 

「兩位很抱歉…沒有邀請卡就表示不在副董的邀請名單內,請兩位拿了邀請卡再入內,不好意思,我還要忙別的事,你們自便吧。」

 

咸恩靜隨口敷衍幾句就離開,身為男士的金鐘鉉自然得挺身而出…

 

「秀晶,我去看一下還有什麼方法可以進去,妳在這裡等我。」

 

Oppa…」

 

鄭秀晶還來不及挽留,金鐘鉉就走遠了,而金鐘鉉剛離開沒多久,穿著淡紫色一字領禮服的裴秀智走了過來…

 

「這不是鄭二小姐嗎?您怎麼站在門口?」

 

「滾,不要出現在我面前。」鄭秀晶連正眼都不給裴秀智。

 

裴秀智從包包裡拿出邀請卡,在鄭秀晶面前晃啊晃的…

 

「莫非…您沒拿到邀請卡?」

 

鄭秀晶不想受到眼前女人的侮辱,轉身就要離開,裴秀智卻抓住她的手…

 

「等等啊,我話還沒說完,如果妳要邀請卡,我可以幫忙的。」

 

「妳放手!不要妳可憐!」鄭秀晶甩開裴秀智的手。

 

「好吧,不領情就算了,那我就先進去囉~

 

鄭秀晶看著裴秀智走入宴會,原本緊繃的雙唇竟然笑了出來,她看著無數人手裡都拿著邀請卡,那些人有些是龍基的商業夥伴,但更多是與鄭秀妍僅有一面之緣的貴客,那些人都能拿到邀請卡,身為妹妹的自己卻進不去姊姊的生日宴。

 

妳就這麼討厭我嗎?

 

鄭秀晶沒想到自己的一片丹心迎來的是刺骨的冰冷,多年的姊妹情誼在此刻都成了諷刺的虛擬故事。

 

說好的親人…姊妹呢?

 

明明眼前人來人往,鄭秀晶卻看不到任何人,她對鄭秀妍的灰心到達了頂點。

 

而金鐘鉉到宴會廳門口,發現鄭秀晶失蹤了,慌張的到處詢問路人,金在中不經意的聽到金鐘鉉跟路人的對話,就找上咸恩靜…

 

「總秘,秀晶出事了。」

 

咸恩靜的神色瞬間變了,轉身看向金在中…

 

「金總…您…您說什麼?」

 

咸恩靜得知鄭秀晶失蹤後,趕緊跑進包廂告訴鄭秀妍…

 

「副董,二小姐失蹤了。」

 

正在整理儀容的鄭秀妍,聽到鄭秀晶失蹤的消息,先是停頓了一下,接著馬上打給宋茜,等待電話接通的過程,她不斷祈禱宋茜跟在鄭秀晶身邊,得到的消息卻讓她落空了。

 

「總秘…妳馬上派十名保鑣到秀晶常去的地方…一找到人就向我稟報。」

 

「是。」咸恩靜收到命令馬上前去處理。

 

鄭秀妍癱坐在位子上,她已經無暇去看鏡中的妝容,黑色禮服襯得她臉色蒼白。

 

她好後悔,後悔自己做得太過火了,她不敢去想秀晶會出什麼意外。

 

而這時,護理人員推著坐在輪椅上的鄭基耀走進包廂,鄭基耀看到一身華服的鄭秀妍,發出爽朗的笑聲…

 

「哈!秀妍,妳今天真美!」

 

「爸…您其實不用過來的…您的身體…」

 

「我女兒的生日怎麼能夠不出席呢?對了…我怎麼沒看到秀晶,她遲到了?」

 

「我沒給她邀請函。」

 

鄭秀妍以為鄭基耀知道了會責怪她,但鄭基耀只是嘆了口氣…

 

「這樣也好…要做就做得絕一點。」

 

「但是…秀晶失蹤了…不知道人在哪裡…」鄭秀妍說話時,雙唇都在顫抖。

 

「她已經是大人了,很快就會找到人,別擔心。」

 

鄭基耀握住鄭秀妍的手…

 

「秀妍…我剩下的時日不多了…我想在我還活著的時候,看到秀晶獨當一面。」

 

「爸…您還很健康…」

 

「不要說謊,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我打算下個月就將股權平分給妳跟秀晶。」

 

「爸…您為什麼…」鄭秀妍瞬間愣住了。

 

「就當作給妳的報酬…獎勵妳這些年的辛勞,而且也可以藉此給秀晶跟妳競爭的動力,她很快就會明白,要贏過妳就必須爭取那些親戚的支持…」

 

「可是…那些親戚都非善類…」

 

「別擔心,我還有散股可以操控,那些人不會吞掉龍基的。」

 

儘管鄭基耀要鄭秀妍定下心來應付晚宴,但在整場宴會中,鄭秀妍始終心神不寧,連與貴賓交際時都不斷瞄向咸恩靜,但咸恩靜只是搖頭,表示杳無音訊。

 

另一頭,金鐘鉉開車在街上狂飆,沿路尋找鄭秀晶的蹤影,他打了好多通電話,但都沒人接聽,當看到撲往車窗的連綿雨滴,心就更加焦急。

 

然而,讓大家焦急萬分的那個人,正拖著吸飽雨水的厚重禮服,走在柏油路上。

 

昏黃的路燈下,鄭秀晶的眼神一片茫然,她不知道要走去哪裡,更不知道自己屬於哪裡,雨滴毫不留情地打在她的身上,但她覺得更痛的是心。

 

鄭秀晶已經不瞭解這個世界以及人心。

 

她最親愛的姊姊,連生日會都不讓她參加,像是無理由的給張紅牌,強制她出場。

 

她不懂,回憶裡疼愛她、呵護她的姊姊到底去了哪裡,會不會早在某個時刻死去,此刻不斷折磨著她的人,只是個披著鄭秀妍面貌的惡魔。

 

這時,兩道光亮打在她的身上,鄭秀晶先是用手擋住光線,再緩緩睜開眼看向光源處,看到一輛車停在她面前。

 

「姊姊?」鄭秀晶的嘴角瞬間上揚。

 

「秀晶!」

 

金鐘鉉從車上下來,撐著雨傘跑到鄭秀晶面前。

 

「秀晶,妳還好吧?」

 

當發現來人是金鐘鉉後,鄭秀晶的目光瞬間失去了顏色。

 

最後的一絲希望都被撲滅了,只有眼淚能夠償還失落的痛苦。

 

「秀晶…別難過…妳還有我…」金鐘鉉用指腹抹去鄭秀晶臉頰上的眼淚。

 

金鐘鉉的話就像一道光,讓鄭秀晶抬起頭來,她的世界一片漆黑,只有眼前的人還帶有光亮,就像唯一的救贖。

 

「秀晶…我帶妳回家。」

 

金鐘鉉想牽住鄭秀晶的手,鄭秀晶卻雙手挽上金鐘鉉的脖子,直接吻了上去。

 

吻上去的那股衝動不是勇氣,是自暴自棄。

 

金鐘鉉被嚇了一跳,隨即就用雙手環抱住鄭秀晶,兩人吻得更深。

 

而站在不遠處的鄭秀妍,親眼見證兩人親吻的瞬間,她的瞳孔不斷縮放,像是拒絕承認眼前的畫面,過了許久才願意接受事實,落寞的撇過頭去。

 

一旁幫忙撐傘的咸恩靜看了眼還在親吻的情侶,低聲問鄭秀妍…

 

「副董…我們要接二小姐回去,還是…」

 

「我們回晚宴吧…半途離場已經很失禮了…」

 

「是…」

 

鄭秀妍坐回車上,被雨水浸濕的黑色絲綢緊貼著身體,這股煩人的黏膩感就像糾纏不休的忌妒心,不斷折磨著她。

 

咸恩靜透過前視鏡看向後方的鄭秀妍,她看到鄭秀妍雙手環抱在胸前,表情冷若冰霜,但眼眶一片溽濕,分不清是雨水還是其他不可明說的東西。

 

鄭秀妍回到晚宴後,鄭基耀看了眼濕透的禮服,瞬間皺起眉頭…

 

「找到秀晶了嗎?」

 

「她跟金鐘鉉在一起。」

 

「那就好…妳換身衣服吧,我有事要宣布。」

 

「是。」

 

鄭秀妍換了身黑色的一字領肩禮服,走出宴會廳馬上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她走到鄭基耀身旁,親暱的挽上父親的手。

 

鄭基耀看時機差不多了,拿起湯匙敲了敲香檳杯…

 

「各位,我有件事要宣布。」

 

喧嘩聲瞬間消失,所有人都舉著香檳杯看向鄭基耀父女。

 

鄭基耀輕咳了一下,看著身旁的鄭秀妍說…

 

「我會在下個月,將我擁有的50%股票,平分給我的兩名子女。」

 

鄭基耀此言一出,群眾一陣譁然,金在中則很快地與鄭龍珠、朴善伶對視了一眼。

 

 

 

 

當晚鄭秀晶並沒有回家,根據宋茜的線報,她住進金銘旗下的金麗飯店。

 

鄭秀妍緊張的徹夜未眠,隔天上班連厚重的粉底也遮不住眼瞼的淡紫。

 

「二小姐就這樣住在外頭,您不擔心嗎?」

 

咸恩靜端了杯咖啡給鄭秀妍,鄭秀妍則掩不住疲憊的說…

 

「我該擔心什麼?」

 

「金銘的公子跟二小姐要是在房間裡獨處…沒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那男人沒那個膽…」

 

「但二小姐可能會為了跟您賭氣,做出不理智的事…」

 

「秀晶跟金鐘鉉是爸極力促成的一對…或許爸很歡迎妳所說的「不理智」。」

 

「但您呢?您希望二小姐變成那樣嗎?」

 

鄭秀妍終於把目光放到咸恩靜身上…

 

「總秘…妳今天太多話了…」

 

「您對她的好,我都在看眼裡…我怕您以後會後悔…」

 

鄭秀妍斂下視線,沉默了許久後開口…

 

「幫我在龍基附近找個房子,越快越好。」

 

「是。」

 

鄭秀妍雖然嘴巴上說不在意鄭秀晶,但心裡還是很擔心鄭秀晶的安危,她趁著會議間的空檔,她到總經理辦公室找鄭秀晶,但沒想到鄭秀晶不在位子上,只好在辦公室等待鄭秀晶回來。

 

這還是鄭秀妍第一次來到鄭秀晶的辦公室,她好奇的端看辦公室裡的擺設與物品,在座位旁撿到一張碎紙片,本以為是垃圾,卻看到紙上有鄭秀晶的字跡。

 

或許是來自那一瞬的靈感,她從一旁的紙桶裡撈出剩下的碎片,一片一片的拼湊起來,當她看到「生日快樂」四個字,馬上就猜到是送給她的生日卡片。

 

然而,信紙裡不像以往滿滿的話語,只有一句話,還是她自己告訴鄭秀晶的話。

 

『在利益的誘惑下,還能互信互愛的,才是真正的親人。』

 

這句話就像個響亮的巴掌,來得猝不及防,讓鄭秀妍瞬間紅了眼眶。

 

她不敢想像鄭秀晶是在多麼絕望的情況下撕碎這張卡片。

 

「副董,有事找我?」

 

鄭秀妍抬頭就看到鄭秀晶站在門口,急忙將碎片塞進口袋裡…

 

「妳昨晚沒有回家,所以來關心妳一下。」

 

「關心?我還以為妳忘了妳有個妹妹。」

 

鄭秀晶語中的諷刺以及瞳孔中的漠然,都讓鄭秀妍確知自己傷透了鄭秀晶的心。

 

心裡早已千瘡百孔的鄭秀晶,根本不想看見鄭秀妍,她努力要讓自己看起來堅強,而眼前的人只是個陌生人,甚至是敵人…

 

「聽說…爸要在下個月平分給我們各一半的股權,是妳的建議嗎?」

 

「不是,是爸的意思。」鄭秀妍回答。

 

「既然如此…就代表我們要正式競爭董事長的位子。」

 

鄭秀晶撐起客套的笑容,對鄭秀妍伸出手…

 

「俗話說,先禮後兵,以後請多多指教。」

 

鄭秀妍看著鄭秀晶伸來的手,內心五味雜陳,眼前的局面明明是她所期望的,眼前這人的冷漠也是自己造成的,但為什麼當一切都照著自己的計畫走,會感到如此絕望。

 

鄭秀妍…妳該知道…

 

不屬於自己的花,就不該握在手中。

 

這句話,鄭秀妍在心裡默念一次又一次。

 

她用剩餘的力氣擠出最完美的微笑,在笑容中握住鄭秀晶的手…

 

「請多多指教。」

 

 

 

=================================

禮拜日就要搶票了

好緊張!!!

 

 

創作者介紹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Chu
  • 開始龍基位子的戰爭了,
    看秀妍這樣真的是感覺到心疼,
    雖然秀晶的確開始冷漠成長,
    但是這樣下去恐怕在秀妍自己離開前,
    都要一直接受血淋淋的攻擊

    這禮拜日就要搶票了,真的好緊張,一定要搶到
  • amy52418
  • 天啊 兩人的關係越來越糟糕了
    怎麼辦 好心疼
  • P大小粉絲
  • 相愛相殺要開始了
    秀晶快認清妳的感情啊~~~
    不然我們秀妍好可憐😭😭

    搶票緊張之餘,劇情也讓人緊張
    TICC場地滿好的 4900距離舞台很近阿阿阿
    一定要搶到💪🏻💪🏻
  • 悄悄話
  • P大小粉絲
  • 大大有順利搶到票嗎~~
  • 有喔!

    paradise 於 2017/06/11 15:17 回覆

  • P大小粉絲
  • 耶 大家一起手牽手去看我們的西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