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5 210407.jpg

 

 

 

 

 

Chapter 16

 

 

 

 

是從什麼時候,妳從需要我牽著的小女孩變成了女人。

 

從羞怯的嫩芽,蛻變為盛開的花朵,光彩奪目,香氣逼人…

 

好多個夜裡,我幻想成為親吻妳花瓣的那雙唇。

 

卻忘了妳不是我的花朵,橄欖枝終會投向另一個人。

 

 

 

 

一大早,鄭秀晶準時到位於地下室的傳媒部上班。

 

但走進辦公室,竟然裡頭空無一人,似乎鄭秀晶是第一個到的。

 

鄭秀晶像是早已預料到這種情況,神態自若地從櫃子拿出咖啡粉,安份的當個泡咖啡的小妹,而主管走進辦公室時,已經將近十點鐘了,他看了眼在影印機前印資料的鄭秀晶,就低頭做自己的事。

 

而鄭秀妍因為徹夜未眠,一早就頭痛不已。

 

她想起昨晚鄭秀晶裝作沒聽到醫院的對談,甚至想辭職,頭就更痛了。

 

咸恩靜看到鄭秀妍一臉愁苦,就端了杯熱茶走來。

 

「您喝點熱茶吧,會舒服一點。」咸恩靜遞上熱茶。

 

鄭秀妍看著茶杯的裊裊炊煙,嘆了口氣…

 

「秀晶她…裝作沒在病房外聽到那些話…甚至想要辭職…」

 

「二小姐真的很敬愛您。」咸恩靜語氣不鹹不淡的說。

 

鄭秀妍拿起茶杯,卻遲遲不入口…

 

「告訴我…我該怎麼做?」

 

鄭秀妍很少會向人求助,所以當咸恩靜聽到鄭秀妍的話,著實有些意外…

 

「秀妍,是妳把自己推到懸崖邊的…其實妳可以不必這麼做。」

 

「妳不懂…我必須離開龍基…」

 

「我是不懂…您父親視您如己出,您妹妹那麼敬愛您,您實在沒有必要離開鄭家,何況…您妹妹本就是溫室裡的花朵,您卻強迫手無寸鐵的她跟妳爭龍基,也難怪她會選擇棄械投降。」

 

鄭秀妍無法反駁咸恩靜說的話,因此感到更加愧疚…

 

「是我的錯…是我讓秀晶變成這樣的…我應該早點讓她自立。」

 

「秀妍…妳可以以後再建孤兒院,不必為了修女的遺願放棄鄭家。」

 

「跟修女無關…我有我的苦衷…」

 

「是不能說的苦衷嗎?」咸恩靜問。

 

鄭秀妍吹開水面的熱氣,不發一語。

 

咸恩靜知道鄭秀妍不打算回答,就向鄭秀妍鞠躬…

 

「那我先出去,不打擾您。」

 

 

 

 

鄭秀晶下班後,來到副董辦公室找鄭秀妍。

 

一推開門,就看到鄭秀妍坐在辦公桌前辦公。

 

「姊…妳下班了嗎?」鄭秀晶怯怯的站在門口。

 

「恩,妳也下班了嗎?」鄭秀妍拿下眼鏡,對鄭秀晶笑了笑。

 

鄭秀晶看到姊姊的笑容,也跟著笑了…

 

「對啊!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鄭秀晶拉著鄭秀妍離開辦公室,還親自開車載鄭秀妍離開公司。

 

路途中,鄭秀晶不斷找話題跟姊姊聊天…

 

「姊,我發現一間很好的餐廳,還沒跟妳一起去過呢。」

 

「是跟鐘鉉xi去的對吧?」鄭秀妍裝作不經意的問。

 

「唉呦…幹嘛問那麼多…」鄭秀晶紅著臉說。

 

鄭秀妍看到鄭秀晶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對了,便對要去的餐廳完全失了興致。

 

也因為斷了話題,鄭秀妍的目光不經意瞄到鄭秀晶右手上的手鍊…

 

「我還是第一次近看這條手鍊。」

 

「姊,覺得好看嗎?我是覺得太華麗了…但是鐘鉉oppa送的,也不能不戴。」

 

「那如果我也送妳一條手鍊,妳會帶鐘鉉xi的還是我送的?」

 

「我都戴啊,一手戴一個!怎麼…妳要送我嗎?」

 

剛好這時紅燈,鄭秀晶便對姊姊攤出手心…

 

「姊~禮物~

 

鄭秀妍笑了,將自己的手放在鄭秀晶的手心上。

 

「等下買給妳。」

 

「好啊!吃完飯就去買!」

 

鄭秀晶帶鄭秀妍走進一間西式餐廳,兩人來到隱密的包廂。

 

服務生遞上菜單後,鄭秀晶熱情的介紹哪些好吃,宛如是自家的餐廳。

 

然而,鄭秀晶對這間餐廳的熟稔,讓鄭秀妍的胸口越來越悶,就像堵了道牆。

 

「姊…怎麼心不在焉的?不好吃嗎?」

 

「可能第一次來,不合胃口。」

 

「那以後我再帶妳去更好的餐廳。」

 

「好啊。」鄭秀妍揚起微笑,但笑容裡有一絲破綻。

 

為了不讓自己還在忌妒的漩渦中,鄭秀妍趕緊將話題拉到正事上…

 

「秀晶…為什麼昨天晚上突然跟我提辭職?現在待的部門不好嗎?」

 

「姊…怎麼突然提這個…」鄭秀晶的手頓在空中。

 

「妳知道我是不會批准的,我的權限不足以改變爸的命令。」

 

鄭秀晶放下刀叉,幫姊姊倒了一杯紅酒…

 

「姊…妳在龍基過的快樂嗎?」

 

「工作哪有分什麼快樂不快樂的?」鄭秀妍搖晃著手中的暗紅色液體。

 

「姊…我是個沒有什麼志氣的人,只想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做事,要我像妳一樣掌管那麼大的組織,我辦不到…姊姊妳才是最適合掌管龍基的人。」

 

鄭秀妍啜了口紅酒,就將視線望向坐立難安的鄭秀晶…

 

「妳都不嘗試,怎麼知道適不適合?妳有什麼苦衷都可以跟我說,我們姊妹間不是沒有祕密嗎?」

 

鄭秀妍說的話越親暱,越讓鄭秀晶感到難堪,鄭秀晶努力想要忘記那天在醫院聽到的那些話,努力想要圓姊妹間的裂縫,但為什麼還要一直逼問?

 

鄭秀晶被逼到了極限,眼淚都被逼出來了…

 

「姊…我們不要聊這個話題了好不好…公事改天再說…我們聊點輕鬆的吧。」

 

鄭秀妍看到鄭秀晶眼角的晶瑩,笑容也變淡了…

 

「好…那我們來聊八卦…妳跟鐘鉉xi處的怎麼樣?」

 

「我們就是有空一起吃飯啊…沒有什麼有趣的,倒是姊…妳都不想找個伴嗎?」

 

「我原本的伴已經在吃牢飯了。」鄭秀妍挑了下眉。

 

「不是說姓崔的,我是說真正喜歡的人。」

 

「妳怎麼知道我沒有呢?」

 

鄭秀妍的回應讓鄭秀晶愣住了,空氣像是凝結了,將兩人的神色都凍住了。

 

下一秒,鄭秀妍笑了。

 

「秀晶…看把妳嚇的,我只是開玩笑而已。」

 

「姊…別這樣開玩笑…害我緊張了一下…」鄭秀晶的額頭都還冒著汗。

 

「秀晶…不過看妳的反應…不希望我有喜歡的人?」

 

「怎麼會…我最大的願望就是看姊姊過得幸福。」

 

「我也是。」

 

 

 

 

兩人吃完飯後,鄭秀妍帶鄭秀晶到附近的珠寶店。

 

服務人員領著兩人到VIP專屬的房間,並奉上熱茶和點心。

 

兩姊妹坐在寬敞的沙發上,邊喝茶邊看著服務人員將當季的商品放到桌面。

 

「秀晶,妳想要哪一條手鍊?」鄭秀妍問。

 

「是姊要送我的,當然是姊姊挑啊~

 

鄭秀妍精挑細選了一番,最後挑了條白金的手環,上面沒有一絲裝飾,簡單素雅。

 

而兩人回到家後,鄭秀妍就到書房處理公務,直到鄭秀晶走了進來。

 

「姊…有空嗎?」

 

「恩,進來吧。」鄭秀妍笑著點頭。

 

鄭秀晶走到書桌前,左手掛著鄭秀妍送的手環,鄭秀妍看了不禁會心一笑。

 

「果然這條手鍊很適合妳。」

 

「我也覺得!姊姊的眼光真好!那我也要給點回報~

 

鄭秀晶說著說著就繞到鄭秀妍身後,按摩鄭秀妍的肩膀…

 

「哇…姊的肩膀很硬呢…最近很操勞吧?」

 

「恩。」鄭秀妍閉目養神。

 

突然,鄭秀妍感到右手腕一陣冰涼,睜開眼就看到自己右手腕多了條手環。

 

而且還跟自己送鄭秀晶的那條幾乎一模一樣,只是自己的這條是金色的。

 

「秀晶…這是?」

 

「剛剛趁妳結帳的時候,我偷偷買的~我想說…我們好像沒有象徵姊妹的東西…這就當第一個。」

 

鄭秀晶從後抱住鄭秀妍,蹭著鄭秀妍的臉頰…

 

「姊…我們戴同樣的手鍊…大家看了就會知道我們是姊妹…多好!」

 

鄭秀妍看著手腕上的金屬環,滿心的喜悅都被鄭秀晶的話澆了冷水…

 

「秀晶…謝謝…」

 

「姊妹之間才不用說感謝呢,這條手鍊不准拿下來喔!」

 

「好…」

 

「那我就不打擾妳工作了,晚安。」

 

鄭秀晶踏著輕盈的步伐離開書房,鄭秀妍則看著手環嘆了好長一口氣。

 

 

 

 

凌晨時分,裴秀智接到鄭秀妍的電話。

 

「秀妍?妳在門口?」

 

裴秀智在朦朧中打開家門,果然就看到一身黑色大衣的鄭秀妍站在門口。

 

鄭秀妍逕自走進屋內,癱軟般坐在沙發上,一手還掐著眉心。

 

「秀妍…身體不舒服嗎?我幫妳按摩。」

 

「不用,妳坐我旁邊,我有話要跟妳說。」

 

「好。」

 

裴秀智坐到鄭秀妍身旁,乖乖當鄭秀妍的情緒垃圾筒。

 

她耐心聽著鄭秀妍抱怨明明在醫院說了一堆難聽的話,鄭秀晶卻不為所動,還當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然而,鄭秀妍的抱怨,惹來裴秀智的笑聲。

 

「呵呵,如我所料。」

 

「什麼意思?」鄭秀妍疑惑地看向一臉笑意的裴秀智。

 

「秀妍…妳真的很不瞭解妳妹妹…她就像菟絲子,沒有妳這棵大樹會垮的…」

 

「秀晶不是那樣的…她…」

 

裴秀智摀住鄭秀妍的嘴,不讓她說下去…

 

「秀妍…妳一定要離開龍基嗎?」

 

鄭秀妍拿開裴秀智的手,無奈的說…

 

「妳不是一心希望我離開龍基?」

 

「我只是玩笑話,沒想到妳真的要付諸實現啊,妳那麼辛苦守護龍基…怎麼能夠把好處通通留給妳妹妹?」

 

「秀智…待在龍基的苦,你們是不會知道的。」

 

「我知道啊,我待在妳身邊那麼久了,怎麼不知道妳有多辛苦,但是…妳把龍基丟給妳妹妹,妳不怕妳妹恨妳嗎?」

 

「恨?真的能恨我就好了…」鄭秀妍雙手摀著臉,沉入自己製造的黑暗中。

 

裴秀智看著鬱鬱寡歡的鄭秀妍,忍不住問…

 

「秀妍…妳是真的想要跟妳妹妹切斷得一乾二淨嗎?」

 

「是。」

 

「那我必須跟妳坦白一件事…」

 

「什麼事?」

 

裴秀智突然拉起鄭秀妍的左手,解開手腕上的鑽石手鍊,直接扔到桌上。

 

「這條手鍊不是我送妳的那條…編號都不一樣…應該是妳妹偷換的。」

 

「什麼?」

 

「秀妍…我跟妳的關係…妳妹很早就知道了。」

 

「什麼!」鄭秀妍猛然站起身,裴秀智將她按了回去。

 

鄭秀妍抓住裴秀智的肩膀,著急的問…

 

「秀晶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還記得BIG FACT記者拍到我們在維也納的事嗎…沒多久妳妹就找上門了。」

 

「妳跟秀晶都說了什麼?」

 

「我沒說太多,但妳也知道妳妹的鼻子很靈,藏也藏不住,最後索性全說了,妳妹為了不破壞姊妹關係,硬是忍下我的存在。」

 

「我的天…」鄭秀妍這下子頭更痛了。

 

「秀妍…這不是壞事,反而是契機,我找到了可以打擊妳妹的方法。」

 

「什麼方法?」

 

「秀妍,妳妹對妳可是有幾乎偏執的占有慾,完全不能忍受我跟妳在一起,之所以現在還能姑息我的存在,是因為妳保持不公開的態度…」

 

「秀智,不行…這樣很可能會傷害到妳…」

 

「秀妍,我說的不是在媒體面前,而是在妳妹面前,用我們的關係擊潰她。」

 

「不可以…妳是藝人,萬一消息走漏出去,對妳不好。」

 

「秀妍…不會的…妳太不瞭解妳妹妹了…她死都不會說的…妳只要讓她認為妳心裡已經沒有她…她就會用盡手段來爭取妳的目光,包括…取代妳的位置。」

 

 

 

 

儘管鄭秀晶想就當個泡咖啡小妹,但最近主管對她越來越苛刻了。

 

主管甚至還會憑空找出毛病來挑剔她,硬加了許多工作讓鄭秀晶加班,直到加班一個多禮拜了,鄭秀晶才心想不能再這樣下去,來到十樓想找姊姊商量。

 

沒想到咸恩靜看到鄭秀晶就像看到鬼一樣,從秘書的位子上跳起來…

 

「二小姐…副董正在跟客人談話,可能要勞煩您等一下。」

 

「沒關係,我可以等。」

 

「呃…二小姐…您去會客室等吧,副董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

 

「不用,我在這裡等就好。」

 

鄭秀晶剛說完話,辦公室的門正好打開,鄭秀晶轉頭看到裴秀智走出來。

 

裴秀智早已染回黑髮,此刻的她滿臉潮紅,看到鄭秀晶就在前方,也只是擠出個微笑就要離開,但鄭秀晶說什麼都不放過她,直接擋住裴秀智的去路。

 

「妳來這裡做什麼?」鄭秀晶將雙手盤在胸前。

 

「鄭二小姐,您要找的人不是我吧?」

 

「也是…」

 

鄭秀晶轉頭就要走往辦公室,裴秀智像是想到什麼,急忙拉住她…

 

「再等一下吧,太早進去不好。」

 

「什麼意思?」

 

裴秀智靠向鄭秀晶,在鄭秀晶的耳邊低聲說…

 

「妳年紀也不小了,也有男朋友了,兩人獨處能幹什麼…妳該不會不知道吧?」

 

「妳!」鄭秀晶氣得將裴秀智推開。

 

「對了,鄭二小姐,以後別再玩小孩子把戲了,手鍊什麼的…我早就知道妳換了。」

 

裴秀智給了個輕蔑的笑容就離開了,鄭秀晶壓住心中的怒氣,才走進辦公室。

 

鄭秀妍端坐在辦公桌前,拿著濕紙巾擦拭雙手,髮絲也不似平常整齊…

 

「秀晶,怎麼過來了?」

 

明明鄭秀妍就在眼前,鄭秀晶卻覺得這個人太過陌生,不論是瞳孔中殘留的慾望,還是空氣中瀰漫的裴秀智的氣味,讓鄭秀晶噁心的想吐。

 

「我在門口遇到了裴小姐,她為什麼過來?」鄭秀晶問。

 

「公事。」

 

鄭秀妍順手撩起耳邊的碎髮,鄭秀晶注意到姊姊的手上沒有自己送的手環。

 

一時之間,憤怒到達了頂點,完全忘了來意…

 

「姊,我是來告訴妳…我晚上要跟鐘鉉oppa吃飯,不會馬上回家。」

 

鄭秀晶為了與姊姊賭氣,晚上還真的約金鐘鉉一起吃飯,讓最近被冷落的金鐘鉉開心不已,但吃飯的過程中,鄭秀晶始終心不在焉。

 

「秀晶…在想什麼?」金鐘鉉忍不住問。

 

「我在想…兩個女人要怎麼做那檔事…」

 

「啊?」金鐘鉉嚇得手裡的叉子都掉到地上了。

 

鄭秀晶聽到叉子墜地的聲響,才發覺到自己語出驚人…

 

「不是的,oppa…別慌張…我只是剛好認識那個圈子的人,好奇而已。」

 

「只是好奇啊,那就好…不過這種事上網搜尋就會知道了,問我一個男人,我也回答不出所以然。」

 

金鐘鉉的話給了鄭秀晶靈感,鄭秀晶回到家就用電腦搜尋資訊,不看還好,一看驚為天人,簡直打開新世界的大門,也才會意到當時鄭秀妍為什麼會擦手。

 

原來…

 

姊姊的手…

 

這時,傳來敲門聲,鄭秀晶打開門就看到鄭秀妍拿了杯熱牛奶站在門口。

 

「秀晶,妳沒事吧?整晚都待在房間。」

 

「沒事…只是有點累…」

 

鄭秀妍將熱牛奶遞給鄭秀晶…

 

「這給妳,喝了趕快睡。」

 

鄭秀晶接過牛奶,觸碰到鄭秀妍的手,身子瞬間顫了一下。

 

「秀晶,我要先睡了,晚安。」

 

鄭秀妍伸手要揉鄭秀晶的頭,但沒想到鄭秀晶躲開了。

 

「姊…我不是小孩了…」

 

「好吧…晚安…」

 

 

 

 

當晚,鄭秀晶做了個噩夢。

 

夢中的鄭秀妍帶著詭異的笑容,雙手沾滿鮮血。

 

鄭秀晶將鄭秀妍帶到河邊,努力洗去姊姊手上的鮮血,但整條河都被染成鮮紅色了,鄭秀妍的雙手始終滿是鮮血。

 

鄭秀晶哭了,因為她無論做多少努力,姊姊的手永遠都無法乾淨。

 

她哭倒在姊姊的懷裡,姊姊抱住了她,手中的血液也流往鄭秀晶的身體。

 

最後,鄭秀晶自己也被鮮血染紅,血液的腥臭味逼得鄭秀晶不斷乾嘔,難受的幾乎都要吐了出來,這才從惡夢中清醒過來。

 

醒來時天還是暗的,鄭秀晶的後背早已濕透,她無法再度入睡,只能等待天明。

 

而到了上班時間,金鐘鉉剛到公司就收到匿名包裹。

 

他看到裡面的東西,瞬間睜大雙眼,急忙打給鄭秀晶…

 

oppa,怎麼那麼早打來?」鄭秀晶剛走進龍基總公司,正往地下室走去。

 

「秀晶!我剛剛收到個包裹…裡面有很多關於妳姊姊的證據…」

 

「證據?什麼證據?」

 

「我們的緋聞…是妳姊姊找人來拍的!」

 

「不可能。」鄭秀晶馬上反駁。

 

「是真的!照片上…那個宋記者收了妳姊姊的錢。」

 

「不可能…」鄭秀晶雖然還是否認,但停下了腳步。

 

「秀晶…妳知道為什麼妳主管總是針對妳嗎?」

 

「因為我是新人…」

 

「不是,也是因為妳姊!妳姊故意把妳派到那個部門,還交代妳主管要整妳!」

 

「不可能!」

 

「秀晶…這些都有照片…妳看了就會相信了!家族內鬥本來就很常見,妳姊只是暗地裡來而已。」

 

「我姊才不會這樣對我!oppa別說了!」

 

「秀晶…我只是想幫妳…」

 

Oppa,不要再插手我們家的事了,那些只是挑撥我們姊妹感情的手段…」

 

鄭秀晶雖然這麼對金鐘鉉說,但心裡根本沒底,工作時完全心不在焉,下班後就去副董辦公室找姊姊,沒想到鄭秀妍提早下班,於是,鄭秀晶直奔回家。

 

回到鄭家後,鄭秀晶一進屋就覺得奇怪,管家怎麼沒有上前迎接,沒想到就聽到陌生人的聲音,轉頭就看到裴秀智與姊姊就坐在自家的沙發上嬉鬧,裴秀智甚至跨坐在鄭秀妍身上,兩人的身體親密地貼合在一起。

 

「裴秀智!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裴秀智聽到鄭秀晶的聲音才緩緩站起身,轉身整理身上的衣服。

 

鄭秀妍則擋在裴秀智身前…

 

「秀晶…別這樣…」

 

鄭秀晶看到姊姊跳出來維護裴秀智,變得更加氣憤。

 

「姊…不是說過不讓外人進來嗎?」

 

鄭秀妍遲疑了一會兒後說…

 

「秀智不是外人…秀晶,我有事要跟妳說…」

 

鄭秀晶沒想到姊姊竟然要攤牌,坦承與裴秀智的關係,就將話題轉移到裴秀智身上…

 

「裴秀智!妳馬上給我滾!我不要在我家看到妳!」

 

「秀晶…不要那麼激動…其實我跟秀智…」

 

鄭秀晶馬上摀住耳朵…

 

「我什麼都不想聽…妳讓那個女人出去…」

 

「秀晶…」

 

「讓那個女人出去!」

 

鄭秀妍還是第一次看到鄭秀晶反應那麼激烈,於是先讓裴秀智離開,而裴秀智離開後,鄭秀晶並沒有冷靜下來,反而因為空氣中裴秀智的味道感到更加煩躁。

 

「姊…去換衣服…客廳的沙發也要換掉…香氛也要換…通通換掉…換掉…」

 

鄭秀妍眼看鄭秀晶變得歇斯底里,就想摟住鄭秀晶…

 

「秀晶…冷靜一點…」

 

「不要碰我!妳身上都是那個女人的味道!不要過來!」

 

此刻的鄭秀晶成了隻刺蝟,她緊抱住自己,害怕稚嫩的心再次被摧毀。

 

「姊…是妳派宋茜跟蹤我的嗎?」

 

「我不懂妳在說什麼。」

 

「姊,我都知道了…是妳派宋茜跟拍我跟鐘鉉oppa,也是妳讓緋聞爆出來。」

 

鄭秀妍聽了鄭秀晶的話,臉上溫和的笑容瞬間褪去,只剩冰冷的目光…

 

「既然妳都知道了,為什麼還要問我。」

 

「為什麼?妳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是妳跑去叫爸讓妳進龍基的吧?」鄭秀妍質問鄭秀晶。

 

「我沒有…」

 

「虧我還以為妳是個傻瓜…沒想到妳會妄想得到龍基…」

 

「傻瓜?原來妳一直以來都把我當作弱者?」

 

鄭秀晶變得更加歇斯底里,雙手抓住鄭秀妍的衣服…

 

「妳到底是誰?我姊姊不會這樣對我…」

 

「我只是累了…倦了…不想再當被妳依賴的那個好姊姊…」

 

「可是…當初明明是妳要我回來的…妳忘了嗎?」鄭秀晶的每一句都帶著哽咽。

 

「是啊…但我後悔了…龍基是我的,妳憑什麼回來就想分一杯羹!」

 

「姊…妳想要…我通通給妳就是了…我都給妳…不要再說了…」

 

鄭秀晶鬆開雙手,將頭埋在鄭秀妍的懷裡,眼淚也都落在鄭秀妍的心中。

 

「秀晶…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嗎?」

 

「姊…我不會讓任何事情影響我們姊妹的感情…不會…」

 

「把龍基給我也無所謂?」

 

「當然。」

 

啪!一聲。

 

鄭秀妍打了鄭秀晶一巴掌,鄭秀晶徹底愣住了。

 

「鄭秀晶!我最討厭妳這種自命清高的樣子!憑什麼我追求一生的東西在妳眼裡就是一文不值!」

 

「姊…」鄭秀晶滿臉都是淚水。

 

「要嘛跟我爭,要嘛就給我滾回美國去!」

 

鄭秀妍丟下這句話,就轉身回到書房。

 

書房的門關上那一瞬間,鄭秀晶腿軟的坐在地上。

 

鄭秀晶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冰冷的磁磚都麻痺了她的雙腳,姊姊還是沒有出來看她,鄭秀晶這才接受姊妹關係回不去的事實。

 

她拿下姊姊送的手環,緊緊握在手中,像是想通了什麼,努力撐起身體。

 

 

 

 

晚上七點,在泯錫醫院的VIP病房裡,鄭基耀剛吃完晚飯準備休息,突然保鑣通報女兒來探望自己。

 

「什麼?你說是秀晶,不是秀妍?」鄭基耀再三跟保鑣確認是鄭秀晶來訪。

 

而等鄭秀晶走進病房,鄭基耀就不再追問保鑣,而是將目光投向女兒…

 

「秀晶,那麼晚了,找我有什麼事?」

 

鄭秀晶突然向父親九十度鞠躬…

 

「爸,我要拜託你一件事。」

 

「怎麼突然這樣…妳說吧。」

 

「我要龍基總經理這個位子。」

 

「妳說什麼?」鄭基耀睜大雙眼看著眼前的鄭秀晶。

 

「是我的錯…一味地把龍基丟給姊姊…沒有想過她的辛苦…以後我會一起承擔龍基…請爸答應我的請求。」

 

鄭基耀露出了笑容,欣慰的伸手拍了拍鄭秀晶的頭…

 

「我等這一天好久了…妳終於想通了…我當然答應啊。」

 

「謝謝爸,那我就先回去了。」

 

鄭秀晶抬起頭向父親道別,鄭基耀看到鄭秀晶眼角的眼淚,就拉住了女兒。

 

「秀晶…怎麼流眼淚了呢?」

 

「沒事…我只是想通了很多事…」

 

「好吧…我明天就會下達人事派令,妳也要做好準備。」

 

「我會的。」

 

而鄭秀晶離開醫院沒多久,鄭秀妍也趕了過來。

 

「爸…秀晶跟您說了什麼?」 鄭秀妍一身風塵僕僕。

 

「秀妍,妳的確辦到了…讓秀晶自願接總經理這個職位…但她不是因為恨妳,相反的,她很愛妳這個姊姊,所以才想跟妳抗爭…」

 

鄭基耀嘆了口氣後說…

 

「秀妍…秀晶真心把妳當作家人。」

 

「我知道。」

 

 

 

 

但很可惜…

 

我不是…

 

 

 

==============================

從下一章開始,就會開始相愛相殺的戲碼了~

6月也快到了,意味著搶票的日子也快到了,好緊張...

 

創作者介紹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Z
  • 秀妍這樣做
    最受傷的還是她自己啊!
    希望秀晶快發現對秀妍早已不是親情的愛了
  • P大小粉絲
  • 嗚嗚 我們小姊姊實在太讓人心疼了😭😭
    希望秀晶趕快發現自己內心啊啊啊

    搶票倒數11天 好緊張
    祝大大順利搶到票💪🏻
  • Chu
  • 秀妍這樣做真讓人心疼,不斷的將自己逼近懸崖,
    希望秀晶能趕快知道秀妍的心意,也知道自己的心意,
    別真的人走遠了才發現

    6/11要搶票真的很緊張,真的希望順利搶到票,可以7月見秀妍
  • 海绵宝宝
  • 我的天啊 看得我很紧张呢,秀妍有自己的苦衷吧 不然也不会一直在挑战的自己的极限让秀晶变更坚强,秀晶当上总经理后一定要好好的做下去直到成为龙基的掌权人 那样才能够把姐姐留在身边 也能够换成自己保护姐姐
  • HOU
  • 噢天吶😭😭看秀妍一直把自己逼到懸崖
    邊真的真的好心痛、整個心情就連著這篇的
    劇情起伏超級揪心的!只希望小水晶快快變
    強!真的越來越期待接下來的相愛相殺哈哈
  • itltmy
  • 看了心好糾結啊
    把兩個人都逼成這樣太折磨了
    秀妍妳就直接攤牌了好不好😭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