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2 170910.jpg

 

 

 

 

 

 

 

Chapter 15

 

 

 

 

布幕緩緩揭開,台下掌聲響起,舞台上一具具精緻的木偶面帶燦爛笑容。

 

五顏六色的男男女女,在舞台上演繹虛飾的故事。

 

身上纏繞的絲線掌握了他們的喜怒哀樂。

 

聞到金錢的味道,嘴角才會出現笑容。

 

非要得到不可的慾望,驅使了他們的手腳。

 

在這浮華的塵世中,木偶們走走停停,他們怨恨絲線纏身,才會處處身不由己。

 

然而…

 

他們忘了,是自己親手系上絲線。

 

是他們欣喜踏上舞台…

 

才會成為自己厭惡的木偶。

 

 

 

 

夜晚的風微涼,拍打在山頂瘦弱的人影上。

 

鄭秀晶緊抱著雙臂,眺望山下的滿目霓虹,儘管瞳孔閃爍著燈光,仍感到寒冷。

 

金鐘鉉走了過來,將外套披在鄭秀晶身上,塞了罐熱咖啡到鄭秀晶手上…

 

「秀晶,我們回車上吧。」

 

「我還想一個人靜一靜。」

 

「那我陪妳。」金鐘鉉拉開手上的咖啡罐,瞄了鄭秀晶一眼,就灌入口中。

 

鄭秀晶選擇讓手裡的咖啡逐漸冷卻,畢竟手心的冷也抵不過心冷…

 

「我好像認不得我姊姊了…我很害怕…現在的她…」

 

金鐘鉉指著山下的五光十色…

 

「何止妳,每個人都很怕她,妳姊是站在山頂上的人,每個人看到她都自覺渺小。」

 

「是啊…連我也是…」

 

金鐘鉉轉身看向鄭秀晶,一手搭上女孩的肩膀…

 

「妳姊姊到底說了什麼?妳看起來很不好。」

 

「姊姊她…她一向很溫柔…一定是哪裡出了什麼差錯…」

 

鄭秀晶一副欲言又止,反而讓金鐘鉉生出更多好奇…

 

「我倒不這樣覺得…」

 

「什麼意思?」鄭秀晶抬頭望向金鐘鉉,眼神中充滿質疑。

 

「別這樣看著我…我不是個喜歡在背後說人壞話的人…」

 

「我問你…我姊在外面的風評…真的很差嗎?」

 

「不是差,妳也知道龍基對這個國家的影響力,就像妳說的…我們所有人害怕她…都活在她的陰影下…」

 

鄭秀晶發出了冷哼…

 

「你們金銘集團也是個財閥,怎麼只顧著說我家?」

 

「我們這種小財閥,跟你們這種大鯨魚比較,根本小巫見大巫。」

 

金鐘鉉低身望進鄭秀晶的眼波,語氣放緩的說…

 

「秀晶…妳好像還沒認知到,龍基對這個國家有多大的控制權,掌握了多少人的生死,所以泰瑞的董事長跟妳表哥才…」

 

鄭秀晶馬上轉身背對金鐘鉉…

 

「那不是姊姊的錯!她沒有任何惡意,只是為了守住我們的家業!」

 

「秀晶…妳別那麼激動…」

 

鄭秀晶不管金鐘鉉的安撫,直接往外走,卻意外地看到不遠處的鏡頭…

 

「誰?是誰在拍?」

 

被鄭秀晶這麼一指,宋茜馬上扛起大炮走人,沒想到先一步被金鐘鉉攔了下來。

 

鄭秀晶發現對方是宋茜後,心裡翻了個白眼…

 

「妳怎麼在這裡?」

 

「秀晶,妳認識她?」金鐘鉉一手揪著宋茜的衣領,疑惑的看向鄭秀晶。

 

「她是狗仔…八成來拍我們的…是吧?宋記者。」

 

「二小姐,您還記得我真的太光榮了,但我只是路過而已!可以放開我了嗎?」

 

金鐘鉉鬆開手,宋茜大口喘著氣,鄭秀晶卻不打算放過她,一步步往她逼進…

 

「路過?狗仔怎麼可能會路過?怎麼…妳開始把目標轉向我啦?」

 

「呃…二小姐…我也只是想賺錢…這個大八卦…誰不想要…」

 

鄭秀晶伸出手,宋茜心不甘情不願的把相機裡的記憶卡交給鄭秀晶。

 

「應該不只這些吧?」鄭秀晶捏著記憶卡質問宋茜。

 

「二小姐,我才剛跟啊…哪來別的?」

 

一旁的金鐘鉉根本信不過宋茜的說詞,直接出言威脅宋茜…

 

「妳少騙人了,妳不交出來我就報警!」

 

「鐘鉉oppa,別這樣…她說沒有應該就沒有…別報警。」

 

「還是二小姐明理!那我就先走囉!」

 

宋茜抱著相機就跑,一眨眼就看不到人影。

 

 

 

 

鄭秀妍在裴秀智懷裡哭過一場後,很快就恢復理智。

 

此刻的她站在陽台,與加州市長談公事,裴秀智坐在客廳聽著陽台傳來的聲音,真心覺得這女人把自己當作沒有感情的機器人。

 

鄭秀妍講完電話走回客廳,裴秀智遞來一杯溫水…

 

「講很久口渴了吧?」

 

「謝謝。」

 

鄭秀妍接過水杯,將杯中的水飲盡,就拿著杯子想到廚房清洗。

 

但水龍頭才一打開,裴秀智馬上阻止了她…

 

「妳是客人,來我這裡洗杯子幹嘛?」

 

「這個房子是我買的…我怎麼會是客人?」

 

鄭秀妍給裴秀智一個笑臉,不顧勸阻洗起杯子來,邊洗邊說著年幼的記憶。

 

「我沒有妳想的那麼嬌貴,我小時候洗過很多杯子…多的數不清。」

 

「妳又回憶起以前在孤兒院的回憶啦?」

 

「恩…」鄭秀妍露出淡淡的笑容。

 

「看來…是很開心的回憶…對吧?」

 

「修女對我們很好…我很喜歡那裡。」

 

「那妳喜歡鄭家嗎?」

 

鄭秀妍的動作停了下來,轉頭看向裴秀智…

 

「妳為什麼這麼問?」

 

裴秀智從後抱住鄭秀妍,臉頰貼著鄭秀妍的背…

 

「因為我覺得妳在鄭家過得很辛苦…妳明明也是鄭家的子女,為什麼妳父親把所有重擔都交給妳,妳妹妹卻過得那麼輕鬆…」

 

「是我自願的。」

 

「秀妍…我知道…紫色乾燥花根本沒有遺失…還放在妳的皮夾裡…」

 

鄭秀妍的表情僵住了,將手中的玻璃杯輕柔地放在洗碗槽,轉身看向裴秀智。

 

「妳…什麼時候發現的?」

 

「秀妍…妳是指發現什麼?」裴秀智反問。

 

「什麼時候發現…我有想要擁有那朵花的念頭…」

 

裴秀智笑了,一手撫上鄭秀妍的臉頰…

 

「秀妍…我就在妳身邊…怎麼會發現不了呢?」

 

「為什麼沒有拆穿我?」鄭秀妍問。

 

「因為我知道…妳遲早會丟了它…對吧?」

 

裴秀智緊握鄭秀妍的雙手,步步往鄭秀妍逼進…

 

「硬是把不屬於自己的花握在手裡,雙方都會受傷的…秀妍…妳懂的…對吧?」

 

裴秀智將鄭秀妍抱進懷裡,如母親懷抱初生的嬰兒,鄭秀妍也沒有反抗。

 

然而,這種溫馨的擁抱沒多久就被一通電話打斷,鄭秀妍看到是宋茜的來電,馬上鬆開與裴秀智的懷抱,跑到陽台講電話。

 

 

 

 

兩姊妹隔天都回到鄭家,很有默契地當作沒有昨晚那回事,如往常般互動。

 

鄭秀晶絕口不提朴敘俊這個人,像是要避免姊妹間再有隔閡,也沒提到那天抓到宋茜的事,避免節外生枝。

 

一切,彷彿都回到正軌。

 

然而,某一天,鄭基耀的病情突然惡化,兩姊妹下班後一起到泯錫醫院探望父親。

 

兩人進病房時,鄭基耀正用老花眼鏡看龍基的財報,一發現兩個女兒來了,就將資料放到一邊。

 

「妳們來啦。」

 

姊妹兩人對父親鞠躬後,並肩坐在病床旁。

 

「妳大姑姑最近還好嗎?」鄭基耀詢問靠自己較近的鄭秀妍。

 

「聽說還在臥床,改天會去探望她。」

 

鄭基耀拿下老花眼鏡,捏了下眉心…

 

「我也是沒想到敘俊會做這種傻事…一個大男人跑去自殺…讓父母情何以堪…」

 

鄭基耀說完感傷的話題馬上話鋒一轉,看向沉默不語的小女兒…

 

「我想…秀晶該到總部做事了。」

 

鄭基耀此話一出,姊妹倆都瞪大雙眼,鄭秀晶更是嚇得站起身…

 

「爸!我現在TBN做得好好的…幹嘛去總部?」

 

鄭秀妍也難得的反對父親的意見…

 

「爸…秀晶的能力還不足…先讓她在TBN磨練個幾年吧。」

 

鄭基耀看到兩個女兒那麼不給自己面子,氣得拍了下床邊的矮櫃…

 

「我是董事長!我讓我女兒進總部哪裡不對!再不到總公司!我這條老命就沒了!這個命令即刻生效!」

 

董事長親自下令了,九頭馬車都拉不回來,鄭秀妍只能點頭答應…

 

「是…我會盡快安排。」

 

兩姊妹離開病房後,鄭秀晶不斷抱怨父親剛才的無理取鬧…

 

「爸真的瞎操心…他剛剛吼我們的聲音中氣那麼足…是在怕什麼…對吧?姊…」

 

鄭秀晶發現姊姊沒有回應,轉頭看過去,發現鄭秀妍的表情不太對勁…

 

「姊…怎麼了嗎?」

 

爬上鄭秀妍眉頭的哀愁,一聽到鄭秀晶的聲音馬上消散…

 

「沒事,秀晶妳想要什麼職位?」

 

「我不知道…」

 

「那就先從底層做起好了,我讓妳去傳媒部門當助理如何?」

 

「可以啊。」

 

「妳想好TBN的交接人選就告訴我一聲,方便我擬人事派令。」

 

「遵命~

 

鄭秀晶想順勢挽上鄭秀妍的手,但手剛伸出去,鄭秀妍就突然加快腳步。

 

原本該握住的手,就這麼落空了。

 

鄭秀晶告訴自己別想太多,姊姊可能只是沒看到。

 

但看著鄭秀妍越走越遠的背影,不知為什麼,心越來越緊。

 

而這天晚上,華耀酒店的某間包廂裡,金在中與朴善伶、鄭龍珠同坐一桌。

 

金在中品嘗杯中的紅酒,不時瞄向明顯瘦了一大圈的朴善伶。

 

鄭龍珠則是不斷關心朴善伶,還說要買補品送過去…

 

「善伶表姊,大姑姑還好嗎?我媽很擔心…」

 

「還能有多好…每天都不吃飯…」朴善伶苦笑的說。

 

鄭龍珠覆上朴善伶的手…

 

「但妳也不能不吃飯啊,大姑姑只剩妳可以依靠了。」

 

金在中看著兩個女人還在互相訴苦,趕緊拉回正題…

 

「我今天找妳們來,是想跟妳們商量秀晶進龍基總部的事。」

 

「什麼?哪來的消息?」鄭龍珠嚇了一跳。

 

朴善伶倒是表情漠然,甚至兩手一攤…

 

「我現在已經不想管龍基的事了…秀妍想拔掉我的職位也沒差…」

 

「善伶表姊,妳怎麼可以那麼沒有志氣,妳家會被弄成這樣,不都是鄭家人害的嗎。」鄭龍珠氣憤的說。

 

「是啊…但我還能怎麼辦呢…」朴善伶拿起紅酒,灌了一大口。

 

金在中不忍看著朴善伶垂頭喪氣的模樣,安慰的說…

 

「善伶,只要我們三個人聯手,未必贏不了他們。」

 

鄭龍珠馬上潑了桶冷水…

「表哥…秀妍隨時都可以收回我們的職位…我們鬥不過他們的…」

 

金在中聽了鄭龍珠的話,並沒有洩氣,反而更加自信…

 

「我敢說,現在是個好時機…只要能製造那兩姊妹的對立,就可以從中得到好處。」

 

朴善伶又來潑一桶冷水…

 

「那對姊妹根本不可能反目…表哥,你別想了…」

 

「善伶,妳先聽我說…妳知道秀晶被分配到什麼職務嗎?」

 

「一定是很高的職務,沒有協理也有副總吧。」

 

「那妳就錯了…她被丟到傳媒部當小助理。」

 

「什麼?」朴善伶與鄭龍珠同時睜大雙眼看向金在中。

 

金在中放下酒杯,身體緩緩往對面的兩位女士靠近…

 

「秀妍似乎沒我們想的那麼溺愛秀晶…起碼…她不打算讓自己的妹妹爭龍基這塊大餅…」

 

鄭龍珠馬上起了興趣…

 

「表哥,你的意思是…鄭秀妍不打算讓她妹妹一起擁有龍基?」

 

「不是很明顯嗎,她把自己妹妹丟到閒置的職位,等於發配邊疆,而且舅舅的身體越來越差,遲早都需要交棒,姊妹情裝得太深,遲早也會露餡的。」

 

「那我們要站在哪一邊?」朴善伶問。

 

金在中退回自己的座位,翹起了二郎腿,嘴角則翹起微妙的弧度…

 

「當然…是勝者的那一邊。」

 

 

 

 

鄭秀晶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才完成TBN總經理的交接。

 

到了離職這天,一到下午五點下班時間,朴孝敏就對這位前主管鞠躬…

 

「總經理,希望您在龍基總部萬事順遂。」

 

「會的,如果以後我需要秘書,我第一個一定是找妳。」

 

TBN的部屬幫鄭秀晶舉辦了歡送會,鄭秀晶在聚會裡喝了不少酒,回到家時滿身酒氣,一聽管家說姊姊在書房工作,就直接走進書房。

 

「姊…我回來了…」

 

鄭秀妍的鼻梁還掛著眼鏡,抬眼就看到鄭秀晶滿面通紅…

 

「妳喝多了。」

 

「對啊…但很開心…跟屬下有好好的喝一杯~

 

鄭秀晶繞過書桌,跌跌撞撞地來到鄭秀妍面前…

 

「姊…明天要到龍基…我有點緊張…」

 

「緊張什麼,有我在啊。」

 

鄭秀妍起身揉了揉鄭秀晶的頭髮,正想叫鄭秀晶回房間休息,妹妹卻抱住了她。

 

「秀晶?」

 

「姊…今天可以陪我睡嗎?」

 

鄭秀妍的目光一滯,但很快就拿開妹妹的手…

 

「我不能總陪著妳,妳該長大了…」

 

鄭秀晶詫異的看向鄭秀妍,她從來沒有被姊姊拒絕過。

 

而鄭秀妍刻意避開鄭秀晶的視線,拍拍鄭秀晶的頭…

 

「秀晶,我去睡了,晚安。」

 

「晚安…」

 

 

 

 

隔天一早,鄭秀晶為了避嫌,刻意不跟姊姊一起搭車到龍基。

 

她順著保全的引導來到地下室,這才看到被劃分到邊陲地帶的傳媒部門。

 

這個部門的一切都很破爛,每個人都看起來意興闌珊,部門主管看到鄭秀晶進來,也直接將鄭秀晶當作小助理差遣,派去印資料、倒茶、泡咖啡之類的瑣事。

 

然而,一整天的忙碌,讓鄭秀晶累壞了。

 

她的同事跟上司早在五點鐘那一刻就跑了,留下她一個人關燈關門。

 

當晚,金鐘鉉帶她到龍基附近的一間高級西餐廳慶功。

 

一身西裝筆挺的金鐘鉉舉起香檳,向滿臉倦容的鄭秀晶祝賀…

 

「秀晶,恭喜妳啊,進入了權力的核心。」

 

鄭秀晶無奈的擺擺手…

 

「什麼核心…我什麼事都沒有做…整天不是泡咖啡就是印資料…」

 

「唉呦,那都只是一開始,我剛到金銘也是當小員工,妳姊的安排是對的。」

 

「我也知道我姊是想要鍛鍊我…我會努力撐過去的。」

 

金鐘鉉趁鄭秀晶說話時,將一個精緻的盒子放到鄭秀晶桌上。

 

「這是?」

 

「打開看看吧。」

 

鄭秀晶邊看著金鐘鉉邊打開盒子,低頭一看,是條鑲滿鑽石的手鍊…

 

「鐘鉉oppa…你送這個幹嘛?」

 

「鄭二小姐…我們都吃過那麼多次飯…什麼時候給我個名分啊?」

 

「什…什麼…名分…」鄭秀晶瞬間羞紅了臉,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向她告白。

 

金鐘鉉不顧眼前女孩的羞赧,握住鄭秀晶的手…

 

「鄭秀晶xi…願意當我的女朋友嗎?」

 

鄭秀晶還是第一次面對告白,此刻的她張大嘴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結果,她竟然丟下金鐘鉉,落荒而逃。

 

鄭秀晶回到鄭家就直闖書房,也不管姊姊是不是在忙…

 

「姊…」

 

鄭秀妍聽到熟悉的聲音,就拿下眼鏡抬頭看向喘著氣的鄭秀晶…

 

「剛好我要找妳呢,妳還適不適應新環境啊?」

 

此刻的鄭秀晶根本管不了工作的事,她繞過書桌,像隻小蒼鼠蹲在姊姊面前…

 

「姊…鐘鉉oppa他…他對我告白了…怎麼辦!」

 

「告白?」

 

「對啊…他剛才送我一條手鍊…說要我當他的女朋友…我…我該答應嗎?」

 

鄭秀晶說話時始終摀著雙眼,所以看不見鄭秀妍眼神中的徬徨無助。

 

鄭秀妍的視線逐漸失焦,化成晶瑩透明的液體…

 

「我的妹妹終於找到對象了…真好!」

 

「姊,妳說那什麼話啊…我又沒有答應…」

 

鄭秀晶拿開遮在眼前的雙手,正要說些什麼,卻在看到姊姊的眼淚後瞬間愕然。

 

「姊…怎麼哭了?」

 

鄭秀妍故作開心的咧嘴笑,邊哭邊笑的說…

 

「我哭是因為我高興啊…我妹妹終於長大了…」

 

「所以…姊…妳覺得我該答應囉?」

 

「當然!妳在猶豫什麼呢?他是個很好的對象啊!」

 

「可是…我還不夠認識他…」

 

「交往後才能更認識彼此啊,不走出第一步,怎麼會知道未來呢?」

 

「但是…我害怕…這是我第一次交往…」

 

鄭秀妍硬忍住淚水,說出這輩子最違心的話語…

 

「別怕…鐘鉉xi會是很好的交往對象…」

 

送走鄭秀晶後,鄭秀妍臉上的僵硬笑容總算垮了下來。

 

她攤坐在椅子上,孤獨如寂寞的黑夜,爬滿她全身。

 

 

 

 

幾天後,鄭秀晶答應了金鐘鉉的追求,但感情上的順利,沒為工作帶來好運。

 

鄭秀晶整整一個月都在做瑣事,主管經常派她去買飲料,不讓她參與會議。

 

儘管發生了這些事,鄭秀晶卻都不曾向鄭秀妍抱怨,因為她知道鄭秀妍是在磨練她,更知道自己的抱怨只會讓姊姊為難。

 

因此,金鐘鉉就成了可憐的垃圾桶,每天接收鄭秀晶的情緒垃圾。

 

某一天,鄭秀晶向金鐘鉉倒完垃圾後,回到家發現鄭秀妍正在吃晚餐。

 

「姊…現在才吃飯?」鄭秀晶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恩,剛開完兩個會議,要一起吃嗎?」

 

「不用…我很飽…」

 

「是跟鐘鉉xi去吃飯?」鄭秀妍裝作不經意的問。

 

「恩。」

 

「秀晶…妳好像從來沒跟我說過工作上的事…都沒有想要跟我分享的嗎?」

 

「沒…沒什麼…都是瑣事…」

 

「看來…是都已經跟鐘鉉xi說過了,所以懶得再跟我說吧…」

 

「姊,我才沒有那樣想!」

 

鄭秀妍沒有理會鄭秀晶的辯解,她放下刀叉,拿起紙巾擦嘴…

 

「我吃飽了,要去書房,妳也去休息吧。」

 

鄭秀晶擋住姊姊的去路,欲言又止地說…

 

「姊…我沒有不跟妳說…只是那些都是很無聊的瑣事…怕妳不想聽…」

 

「我知道,時間不早了,快去睡吧。」

 

鄭秀妍面無表情地拿開妹妹的手,要走進書房前,回頭對鄭秀晶說…

 

「改天帶鐘鉉xi到家裡吃飯吧,我想跟他好好聊聊。」

 

「好…」

 

鄭秀晶應聲後,鄭秀妍就關上書房的門。

 

諾大的鄭家,瞬間變得異常寂靜。

 

 

 

 

鄭秀晶雖然答應讓金鐘鉉來到鄭家,但心裡總感覺姊姊並不想見這個人。

 

所以,鄭秀晶並沒有打算帶金鐘鉉回鄭家。

 

金鐘鉉儘管也感到憋屈,但想到鄭秀妍不怒而威的樣子,也打消了念頭。

 

但在某日,這種秘而不宣的平衡被徹底打破。

 

鄭基耀為了與金鐘鉉見面,特別安排在醫院附近的餐廳進行家庭聚餐。

 

一桌四人,心思各易。

 

「這只是普通的家庭聚會,不要太過緊張。」鄭基耀對金鐘鉉說。

 

「伯父…不會的…」金鐘鉉連忙擺手。

 

鄭基耀嘆了口氣…

 

「要不是因為我身體的緣故,我一定在家中款待,希望你不要介意。」

 

「伯父,今天能跟您聚餐,已經是莫大的榮幸,請您別那樣說。」

 

整場聚會,都是鄭基耀與金鐘鉉在交談,鄭秀妍坐在父親身旁,專心照料父親的飲食,坐在金鐘鉉身旁的鄭秀晶則始終沉默,只有父親問話才會出聲。

 

這場飯局在尷尬氣氛中結束,鄭秀妍開車載鄭秀晶回家,在路途中,鄭秀晶不時看向鄭秀妍,讓鄭秀妍不得不注意。

 

「秀晶…是有什麼話想說嗎?」鄭秀妍問。

 

「姊…妳不喜歡鐘鉉oppa嗎?」

 

「沒有啊,妳怎麼這樣說?」

 

「我感覺的出來…妳不是很喜歡他…」鄭秀晶邊說邊摳著手指。

 

鄭秀妍笑了,把鄭秀晶的手撈到自己手中…

 

「呵呵…感覺?秀晶…妳又不是我,怎麼知道我的感覺?」

 

「怎麼不知道…」

 

「喔?」

 

鄭秀妍將車停在路邊,解開安全帶,轉身看向鄭秀晶。

 

「那妳現在看著我…妳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鄭秀晶注視著鄭秀妍的雙眸,不到幾秒就撇開頭…

 

「姊…我不喜歡妳現在的眼神…像霧一樣,看不清…」

 

「跟以前的眼神不一樣嗎?」

 

「恩…妳以前的眼神很溫柔…像陽光一樣明亮…」

 

「所以…妳討厭現在的我了嗎?」

 

鄭秀晶聽到姊姊的話,那天朴敘俊喪禮的事瞬間浮上腦海,讓鄭秀晶瞬間失控…

 

「我永遠都不會討厭妳!那天下車是我的錯!但我真的無法討厭妳…妳是我姊…我怎麼可能討厭妳…」

 

鄭秀晶說到後面就哭了,邊哭邊緊抓著鄭秀妍的襯衫…

 

「姊…我不可能討厭妳…不可能…妳要相信我…」

 

鄭秀妍看到妹妹的眼淚,嘆了口氣後,將鄭秀晶抱住。

 

鄭秀晶太過渴望這個懷抱,當那熟悉的體溫包裹住她,她無法鬆開。

 

於是,兩人在車裡相擁了許久…許久…

 

然而,溫暖的懷抱也無法褪去塵世的無情。

 

隔天一早,金鐘鉉與鄭秀晶的緋聞突然刊登在各大報,Big fact甚至挖出金鐘鉉過去的情史,做了金鐘鉉的歷代情人對照表,讓金鐘鉉惹上一身腥。

 

鄭秀晶接到金鐘鉉的電話,急忙安撫男友…

 

「一定是宋茜拍到的…我去找我姊姊!一定會讓新聞平息下來,別擔心。」

 

鄭秀晶從總秘書那裡知道姊姊去醫院,就用個理由離開公司,跑去泯錫醫院。

 

但沒想到,她還沒踏進病房,就聽到父親與姊姊的爭吵聲。

 

「我是叫妳讓秀晶到龍基坐高位!妳讓她當助理?」

 

鄭秀晶聽到父親責罵姊姊,本想出面幫姊姊辯駁,但鄭秀妍接下來的話,讓鄭秀晶愣住了。

 

「爸…您太偏心了…難道秀晶是您的女兒…我就不是嗎?」

 

「秀妍,妳怎麼可以這樣想!」

 

「難道不是嗎?您生病後是我一個人撐起龍基,憑什麼秀晶一來就要擔任高位?她根本沒有能力,就只是溫室裡的花朵!難道就因為她姓鄭,我就要讓一個毫無能力的人擔任高位嗎?」

 

姊姊…

 

說我是溫室裡的花朵?

 

「她可是妳妹妹!妳不准這樣說她!」

 

「我們根本不是同個母親,哪來的親姊妹!」

 

突然一聲清脆的巴掌聲,劍拔弩張的氣氛瞬間降到冰點。

 

鄭秀晶不用想都知道是父親打了姊姊,而自己的眼淚也隨著那一巴掌落下。

 

病房內的兩人還在上演精彩戲碼時,一名保鑣走進病房…

 

「報告董事長,二小姐已經離開了。」

 

保鑣說完話就離開了,鄭秀妍則在聽到鄭秀晶離開後,就撫著發紅的臉頰,坐回病床旁的位子…

 

「爸…謝謝您陪我演這齣戲。」

 

鄭基耀看著剛剛打了鄭秀妍一巴掌的雙手,上面滿佈皺摺…

 

「秀妍…妳說那些話肯定傷透了秀晶的心…妳不怕她一蹶不振?」

 

「秀晶不會的…」

 

「爸,既然都演完戲了,我應該回公司了。」

 

鄭秀妍起身就要離開,鄭基耀叫住了她…

 

「秀妍…」

 

「爸,還有什麼事?」

 

鄭基耀從抽屜裡拿出藥膏,沾了點在指腹,抹在鄭秀妍發紅的臉頰上。

 

如此輕柔的舉止,就像是真正的父親。

 

「其實該打的是秀晶…從來都不是妳…」鄭基耀無奈的說。

 

「爸…」

 

「秀妍…我時日不多了…我怕妳走遠…我就再也看不到妳了…」

 

鄭秀妍按住父親的手臂…

 

「我一定會再回來看您的…」

 

 

 

 

鄭秀晶離開泯錫醫院後,約了Amber出來買醉,跟Amber在一間酒吧喝到爛醉,但絕口不提發生了什麼事,最後還是Amber將鄭秀晶扛回家。

 

鄭秀晶昏睡了一整天,醒來就看到鄭秀妍坐在床邊,一手端著醒酒湯…

 

「秀晶,妳喝太多了…喝點醒酒湯吧…」鄭秀晶只是看著鄭秀妍,沒有說話。

 

鄭秀妍扶鄭秀晶坐起身,拿湯匙一勺一勺的餵到妹妹嘴裡…

 

「妳主管告訴我妳今天曠職…害我很擔心,還好Amber告訴我妳在她那裡,不然我早就報警了…」

 

鄭秀妍將醒酒湯放到一旁的矮櫃,想再說些什麼,突然被鄭秀晶抱住…

 

「姊…妳是我姊對吧?」

 

「當然啊,不然我是誰?」鄭秀妍笑著反問。

 

「姊…在這個世界上…我只信任妳一個人…」

 

「怎麼突然說這些,發生什麼事了嗎?」鄭秀妍明知故問。

 

鄭秀晶默默流下眼淚,剛才在病房外聽到的話一句句打在心臟…

 

「姊…我很愛妳…真的很愛妳…」

 

鄭秀妍沒想到會聽到鄭秀晶說這些,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姊…我愛妳…妳愛我嗎?」

 

鄭秀晶進一步的逼問,讓鄭秀妍更加無所適從。

 

鄭秀妍不知道鄭秀晶口中的「愛」有沒有可能跟自己對她的「愛」是一樣的。

 

但這種妄想剛出閘,就馬上被她抹殺。

 

「當然…但姊妹之間說什麼愛,妳不是還有鐘鉉xi嗎?」

 

「不一樣…妳跟他不一樣…妳是親人…怎麼會一樣…」

 

對啊…

 

我的愛…怎麼會跟妳的愛一樣呢…

 

鄭秀妍刻意迴避剛才的話題,突然將話鋒一轉…

 

「對了,聽總秘說,妳今天有找過我?」

 

「我是想拜託妳處理我跟鐘鉉oppa的緋聞…」

 

「原來是這件事,我已經派人處理了,別擔心。」

 

「謝謝…」

 

「傻孩子,姊妹間說什麼謝謝,妳好好休息吧,我不吵妳了。」

 

鄭秀妍幫鄭秀晶舖好被子,起身要離開時,鄭秀晶又說了句…

 

「姊…我想辭職…」

 

「什麼?」鄭秀妍瞪大雙眼。

 

「我想辭職…我不要待在總公司…」

 

「秀晶,我不能違背爸的命令。」

 

「但是…」

 

 

 

 

但是…

 

我不想失去妳…

 

 

 

===============================

最近因為忙自己的事

所以更新的比較晚

真是非常抱歉ORZ...

這章請笑納~

創作者介紹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MB
  • 沒關係啊~~~~
    看來秀晶為了不想要失去姊姊反而要離職啊
    我們秀妍啊😭😭😭😭
  • Chu
  • 秀妍的用心良苦逼著自己對殘忍自己也對秀晶殘忍,
    看樣子秀妍離去的想法很堅定,
    只是秀晶還是不想破殼成長,因為怕失去秀妍
    而其他親戚們果然開始不安好心開始蠢蠢欲動
  • P大小粉絲
  • 執意想離去的秀妍與拼命想留住的秀晶
    兩人都讓人好心疼啊😭😭
    看來親戚們要展開反擊了
  • itltmy
  • 秀妍的感情真的埋得很深
    這時就會覺得秀晶某部分的天真很傷人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