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1 013813.jpg

 

 

 

Chapter 14

 

 

 

 

妳說,愛情是為了對方魂牽夢縈。

 

妳說,愛情是兩人牽手時,止不住的心悸。

 

妳還說,愛情是只要他的一個眼神,就讓妳的心安定。

 

 

而我說,愛情是離不開對方,忍不了孤寂。

 

愛是不放開牽住的手。

 

不只要對方的目光,更想要得到他的一切。

 

 

 

我發現愛情的同時,也放棄了我的愛情。

 

因為…

 

戴著面具的我,注定只能扮演檯面上的角色。

 

卸下面具,同時也失去了舞台。

 

 

 

 

凌晨的氣溫微涼,鄭秀晶坐在沙發上,全身裹著毯子,像是棵毛線球。

 

「二小姐,請您儘快就寢。」管家不時過來催促。

 

「姊…還不回來嗎?」

 

「剛才大小姐打電話回來,說是公事處理到一半,不會那麼早回來。」

 

聽到管家這麼說,鄭秀晶氣得一把扯掉毯子,站起身來…

 

「不行,我要去找她,她還在總部對吧。」

 

管家馬上擋在鄭秀晶面前…

 

「二小姐,那麼晚了,請不要外出。」

 

「我已經連續一個禮拜沒看到姊姊了!每天都忙到那麼晚…不是巧合…」

 

鄭秀晶回臥房換上外出服,打算出門去找鄭秀妍,卻被管家擋在玄關。

 

「二小姐…我不能讓您出門。」

 

「閃開!」

 

「二小姐,我不能讓您出門。」

 

兩人爭吵的同時,裴秀智正坐在床頭看小說,不時抬頭看向在化妝台前辦公的鄭秀妍…

 

「秀妍…還不回家嗎?」

 

鄭秀妍拿下眼鏡,透過鏡子的反射看向裴秀智…

 

「嫌我煩嗎?」

 

「當然不是,但妳每天晚上都待在我這裡…妳妹會起疑吧?」

 

鄭秀妍闔上計畫書,開始收拾桌面…

 

「就是嫌我煩了吧。」

 

裴秀智笑著搖頭,來到鄭秀妍身旁,摟住鄭秀妍的雙肩…

 

「我才沒有嫌妳,我這裡永遠都是妳的避風港,但很多事並不是逃避就能解決。」

 

「我沒有逃避什麼。」

 

「是嗎?不過妳跟那個叫宋茜的狗仔見面之後,就開始不回家了…」

 

鄭秀妍拿開裴秀智的手,提起公事包就要走人…

 

「看來以後不能常讓妳來公司。」

 

鄭秀妍回到家後,在玄關看到與管家爭執的鄭秀晶。

 

「秀晶?」

 

鄭秀晶看到姊姊,臉上沒有浮現一絲欣喜,反而緊皺雙眉。

 

「妳大半夜的…去哪裡了?」

 

「還能去哪裡,剛拿回仙榮食品,自然會比較忙,妳也快睡吧…」鄭秀妍伸手揉了下鄭秀晶的頭髮,就往裡頭走。

 

而鄭秀晶並沒有聞到鄭秀妍身上有任何陌生的香味,很明顯的,鄭秀妍有先處理過香味,但這樣反而欲蓋彌彰。

 

「姊…妳…」

 

「什麼?」鄭秀妍回頭看向鄭秀晶。

 

妳在躲我嗎?

 

鄭秀晶好想問這句,但又怕問了會得到無法負荷的結果,於是…

 

「沒事,妳回家就好…我去睡了,晚安…」

 

懦弱吞噬了她。

 

鄭秀晶回到房間後,一邊懊悔著自己的怯懦,卻又想不到更好的辦法。

 

而鄭秀妍回到房間,直接走進浴室,洗去身上的疲憊後,套上浴袍走出浴室。

 

她邊用浴巾擦著頭髮,邊走到化妝台前,拉開右下角的抽屜。

 

抽屜裡擺了一疊照片,鄭秀妍一張張擺到桌面上,每張照片裡的男女笑容都好燦爛,彷彿是對戀愛的情侶。

 

鄭秀妍僅是看了照片一眼,就將視線移開。

 

她多麼想毀了金銘,毀掉照片裡那個自以為是的男人。

 

但她的理智告訴自己,金鐘鉉是難得能讓鄭秀晶露出笑容的人。

 

從任何角度來看,金鐘鉉都很適合成為鄭秀晶的伴侶。

 

但為什麼…

 

心就是如此煎熬?

 

只要想到從小呵護在手心的妹妹變成別人手裡的花朵,就會氣憤到全身顫抖。

 

這股接近病態的占有慾,將鄭秀妍的心緊緊攫住。

 

鄭秀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越看越覺得可悲,多年的努力最後還是成了無用功。

 

「鄭秀妍…妳真的瘋了…對吧?」

 

 

 

 

另一頭,朴敘俊因為被法官認定有逃亡之虞,被裁定收押禁見。

 

鄭敏雅為此每日在家裡以淚洗面,朴善伶為了照顧母親,也請了長假。

 

這天,朴善伶熬了粥給母親吃…

 

「媽…多少吃點東西吧…」

 

「我還不餓…打電話給我那兩個妹妹了嗎?」鄭敏雅問。

 

「昨天就打了,我也覺得妳跟阿姨們聊聊比較好,不要整天待在家。」

 

「呵…聊天?我是要去搬救兵!鄭家那對無情的父女不肯救妳哥哥,我就只能找我兩個妹妹了…我這個做姊姊的…也是悲哀…」

 

「媽…別這樣說…妳該去梳妝打扮了,不是晚上要跟阿姨們吃飯嗎?」

 

「對…出門還是要打扮一下…」

 

到了約定的時間,鄭敏雅準時到酒店,但包廂裡空空如也,只有她一個人。

 

鄭敏雅心想兩個妹妹可能剛好有事,抽不開身,應該等下就會來。

 

然而,金在中下班回到家,看到母親還在家裡,不免產生疑問…

 

「媽,妳不是跟大阿姨有約嗎?」

 

鄭敏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聽了金在中的話,只是淺淺一笑。

 

「我…還是不去了…」

 

金在中將公事包放到一旁,坐到母親身邊…

 

「為什麼不去?」

 

鄭敏淑關掉電視,轉頭看向兒子…

 

「這種時機跟姊姊見面不好…秀妍不是警告你們不能幫敘俊嗎…」

 

「但這時候大阿姨不是最需要你們姊妹的支持嗎?」

 

鄭敏淑握住兒子的手,苦口婆心的說…

 

「我啊…會傷害我兒子的事…一件都不會做。」

 

而鄭龍珠下班回到家,要換衣服出門約會時,發現母親在家也嚇了一跳。

 

「媽?妳怎麼在家?不是有約?」鄭龍珠邊弄著耳環,邊看向母親。

 

「沒有沒有…哪來的約…妳不是要跟崔珉豪那傢伙約會嗎,快去吧。」

 

「喔…對了,媽,我朋友都在問我表哥的事…他…會沒事吧?」

 

「別人家的事妳管那麼多幹嘛!」

 

鄭敏德突然大吼,讓鄭龍珠甚感委屈…

 

「妳幹嘛那麼生氣…我只是問問而已…奇怪唉…」

 

鄭龍珠嘟起了嘴,瞪了母親一眼就拎著包包出門去了。

 

鄭敏德則是叨念女兒的愚鈍…

 

「這個笨孩子…這個時候跟大姊見面…不是找死嗎…」

 

最後,包廂裡只有鄭敏雅一個人,等了整整三個小時。

 

 

 

 

這天晚上,鄭秀妍又來到裴秀智的住所,窩在裴秀智的臥室辦公。

 

裴秀智為了讓鄭秀妍提神,還特別泡了杯咖啡放到化妝檯上。

 

「謝謝。」鄭秀妍順口說。

 

裴秀智給了咖啡沒打算離開,而是握住鄭秀妍的手…

 

「秀妍,我們一起去濟州島好不好?陪我散散心。」

 

鄭秀妍笑了,需要散心的明明是自己,裴秀智卻不說破。

 

「好,不如這個周末吧,妳有行程嗎?」

 

「有也會排開,我們出去走走吧。」

 

於是,今天晚上,鄭秀妍特別早回家,告訴鄭秀晶周末要去香港出差。

 

「香港?」鄭秀晶詫異的問。

 

「對啊,有個亞太金融會議,要不要帶什麼紀念品給妳?」

 

「不用,只待兩天對吧?」

 

「是啊,周末兩天,公司就交給妳了。」鄭秀妍說完話就回書房辦公。

 

鄭秀晶也回到了自己的臥房,打了通電話給朴孝敏…

 

「我要裴秀智這個周末的行程表。」

 

 

 

 

首爾到濟州島的方式很多,鄭秀妍選擇最快的一種,她與裴秀智搭飛機直達濟州島,一路上,不僅保鑣,連咸恩靜都陪伴左右,裴秀智不習慣的紛紛回頭看向咸恩靜。

 

「秀妍…我們約會…帶秘書來幹嘛…」

 

鄭秀妍帶裴秀智到一片草原上,由於周遭沒有遮蔽物,清爽的風直接刮在兩人身上,將裴秀智身上的淡藍色長裙拍打成波浪。

 

「這樣才不會讓秀晶起疑,她等下就會搭飛機去香港。」鄭秀妍說。

 

「是喔…」

 

裴秀智挽著鄭秀妍的手,兩人在廣大的草原上漫步…

 

「秀妍,這一片草原好漂亮,妳怎麼知道這裡?」

 

「我是在這裡長大的。」

 

鄭秀妍說話的同時,身後的咸恩靜默默彎起嘴角。

 

「在這裡?」裴秀智停下腳步。

 

「這裡是我以前待過的孤兒院原址,我走沒多久,孤兒院就因為沒有經費被迫拆掉,成了一片荒蕪的草原。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妳想來濟州島,這裡算是妳第二個家吧?」

 

「也許。」

 

過了一會兒,鄭秀妍讓保鑣陪裴秀智去上洗手間,現場只剩下她與咸恩靜兩人。

 

咸恩靜看著曾經久居的地方,嘆了口氣…

 

「這裡變了好多…」

 

「我們也變了很多啊…」鄭秀妍回話。

 

鄭秀妍一手搭上咸恩靜的肩,姿勢看起來十分親暱…

 

「姊,下個禮拜就會開始動工,很快的…就可以看到當年的家。」

 

「可惜…修女已經去世了,她要是知道我們要重建孤兒院,一定很開心。」

 

鄭秀妍張開雙臂,擁抱來自回憶的風…

 

「我以後就在這裡養老了。」

 

「妳不是要待在龍基嗎?」咸恩靜笑著說。

 

「我屬於這裡,不是那裡。」

 

「秀妍…妳這話什麼意思?」

 

鄭秀妍收起雙臂,臉上的神情也轉為嚴肅…

 

「姊姊…我需要妳幫忙…」

 

疾風拍打綠草,發出段段絮語,裴秀智回到草原時,咸恩靜已經離開。

 

「妳的祕書離開了?」

 

「是啊,妳想吃點香港的名產嗎?讓她幫妳買一點。」

 

「好啊~」裴秀智雙手贊成。

 

而在首爾的鄭秀晶,手裡拿著裴秀智的行程。

 

她的臉色早已變得鐵青,差點都要把手裡的行程表捏爛。

 

姊姊再一次騙了她…

 

這時,來了通電話,是金鐘鉉打來的。

 

「秀晶,晚上有空嗎?一起吃個飯吧。」

 

「沒心情。」

 

啪一聲,鄭秀晶直接將電話掛斷。

 

到了下班時間,鄭秀晶接到朴孝敏的電話,說是金鐘鉉已經在辦公室外等候。

 

鄭秀晶讓金鐘鉉進來,金鐘鉉走進辦公室就說…

 

「怎麼啦?氣到掛我電話?」

 

「你怎麼來了?」

 

「帶妳吃飯啊,今晚想吃什麼?」

 

「我沒有胃口,你自己吃吧。」

 

金鐘鉉雙手搭在辦公桌上,瞇著眼看向仍坐在位子上的鄭秀晶…

 

「妳該不會是要減肥吧?」

 

「才不是。」

 

「那就走吧,今天剛好有訂到很棒的景觀餐廳,我們一起看首爾夜景吧。」

 

金鐘鉉硬拉鄭秀晶離開公司,宋茜一看到跑車離開TBN,就馬上跟了過去。

 

跑車開到山上的景觀餐廳,果然就如金鐘鉉說的夜景美如畫,但看在此刻的鄭秀晶眼裡,就只是一般的燈光罷了。

 

「秀晶…不覺得夜景很美嗎?」金鐘鉉利用談話,往鄭秀晶靠了過去。

 

「我問你…你以前有騙過你前女友嗎?」

 

「幹嘛問過去的情史?很掃興。」金鐘鉉退了回去,喝口冰水退卻心中的尷尬。

 

「所以…騙過嗎?」鄭秀晶轉頭問金鐘鉉。

 

「沒有,我沒騙過女孩子,我不是那種人。」金鐘鉉舉起手發誓。

 

鄭秀晶卻笑了,不把金鐘鉉的誓言當做一回事…

 

「是啊…每個人說謊前都會說這麼好聽的話…你是這樣…她也是…」

 

兩天後,鄭秀妍回到韓國,第一件事情就是給鄭秀晶香港的名產。

 

「喜歡嗎?」鄭秀妍問。

 

「喜歡。」鄭秀晶硬繃起笑容,裝作很喜歡。

 

而鄭秀晶回到房間後,直接將名產扔進垃圾筒裡。

 

 

 

 

隔天一早,鄭秀妍就到泯錫醫院探望父親,發現父親的氣色很差。

 

「爸…你的臉色不太好…」鄭秀妍坐在病床旁,幫忙擦拭父親的雙手。

 

「沒辦法,身體不行了…」

 

鄭秀妍看著父親滿是皺紋的雙手,緩緩將毛巾放到一旁櫃子上…

 

「爸…我有件事想跟您說…」

 

「說吧?」

 

「我想離開龍基。」

 

「什麼?」鄭基耀瞪大雙眼看向鄭秀妍。

 

「您放心,我會讓秀晶心甘情願成為龍基的主人。」

 

「秀妍…我以為我上次說的話…妳有聽懂…我是真心把妳當我的女兒…」

 

「爸…我真的好累…該是時候把秀晶的東西還給她了…」

 

鄭秀妍曾以為,她會一輩子待在孤兒院。

 

直到一天早晨,修女告訴她,她身上的罕見血液可以救助遠在首爾的女孩,鄭秀妍才離開了孤兒院。

 

這一走,就是十八年。

 

當時,尚不滿十二歲的她,第一次搭飛機,飛往她從來沒去過的首都。

 

她看到了需要自己幫助的女孩,像個破碎的洋娃娃,臉色十分蒼白,。

 

為了救助失血過多的鄭秀晶,年幼的鄭秀妍抽了好多血,她看著自己的血液順著透明的管線流入女孩的身體,兩人分享相同的血液。

 

幸運地,鄭秀晶被救活了。

 

而女孩的父親為了避免獨生女再次遭到惡耗,將目光放到了鄭秀妍身上。

 

如果秀晶不再是首富唯一的子女,就不會再遭到綁架了吧?

 

鄭基耀為了保護獨生女的安全,他下了個賭注,他要用眼前的女孩當做煙霧彈,代替鄭秀晶成為所有人的箭靶。

 

於是,一夜之間,鄭秀妍成了全國首富的長女。

 

鄭秀妍的出現,成功地讓鄭秀晶成了隱形的孩子,然而,也帶來了意外。

 

鄭基耀原本以為將私生女帶回鄭家,會遭到父親的嚴厲反對,為了避免一切狀況,他連假的親子鑑定書都準備好了。

 

沒想到,鄭基耀的父親一眼就相中鄭秀妍,滿懷欣喜地認定是鄭家的子孫。

 

於是,鄭秀妍成了鄭家最被看重的血脈,鄭秀晶則成了鄭秀妍身後的影子。

 

鄭秀妍知道自己來到鄭家的目的是為了保護鄭秀晶,守護那個脆弱到將近死去的女孩,所以她努力屏除所有可能危害鄭秀晶登上龍基大位的人,這股遠超過鄭基耀期望的偏執,讓鄭秀妍走到龍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子。

 

一切…

 

都始於僥倖…

 

而一次次的僥倖,就成了命運…

 

「秀妍…過了那麼多年…妳還把我當外人嗎?」鄭基耀看向鄭秀妍。

 

「爸…秀晶已經不小了…如果再讓秀晶躲在殼裡,她以後撐不住龍基。」

 

「不是還有妳嗎!妳捨得秀晶嗎?她把妳當做親姊姊啊!」

 

「但是爸!我不是啊!我跟秀晶沒有半點血緣關係,我只是個偷了她東西的賊…」

 

鄭基耀看著終於敢對自己說出想法的「女兒」,嘆了口氣…

 

「我放妳一個長假吧。」

 

「爸…請您放過我吧…」

 

「不然妳說,妳要怎麼讓秀晶願意坐在我的位子?秀晶根本不是那塊料!妳是我跟我父親一手培養的接班人…我怎麼能…」

 

「秀晶會的。」鄭秀妍斬釘截鐵的回答。

 

「怎麼可能?」

 

鄭秀妍抬頭望向一臉疑惑的父親,面帶自信的說…

 

「我會讓秀晶自己去爭龍基的大位…您…拭目以待。」

 

跟父親談完之後,鄭秀妍剛走出醫院,咸恩靜馬上跑過來…

 

「副董,出大事了!朴敘俊供出龍基賄賂官員的事,檢察官跑到龍基突擊!」

 

「怎麼會這樣…」鄭秀妍瞬間皺起了眉。

 

「要不是檢察總長打電話來,我們一定措手不及。」

 

「妳先回龍基,讓保全擋住他們,一步都不准踏進來,並讓會計室把內帳都拿出來,全部一把火燒了,我去另一個地方處理別的事。」

 

「是。」

 

咸恩靜趕回龍基路上時,一批檢察官來到龍基門口,被大批保全擋了下來。

 

「沒有搜索令,不准進入公司。」為首的保全說。

 

「我們可是檢察官!已經收到你們公司賄賂官員的情報!不準妨礙我們搜查!」

 

但保全根本不管檢察官的話,自動組成人牆,像是銅牆鐵壁,闖也闖不過去。

 

同時,一堆秘書聚在頂樓,同時開好多個火爐,將手中不得見光的資料通通燒毀。

 

「你們看!上面都是濃煙!」一名檢察官指著頂樓。

 

「該死!他們在燒資料!放我們進去!」

 

但人牆依然不動如山,讓檢察官們不禁破口大罵。

 

「這個世界還有王法嗎!我們是來執法的!」

 

「龍基也不能那麼囂張啊!讓我們進去!我們可是檢察官!」

 

而等到頂樓的資料燒完了,人牆才散開。

 

檢察官們推開人牆衝進公司,搭電梯直達頂樓,卻只看到滿地灰燼。

 

「你們在做什麼!」檢察官指著眼前的秘書們。

 

咸恩靜走到檢察官面前,態度從容的反問…

 

「我們在燒垃圾啊,請問檢察官們到這裡有什麼事嗎?」

 

「你們…可惡!」

 

檢察官氣得踹其中一個火爐,灰燼撲到他的臉上,瞬間灰頭土臉。

 

而這時,被當做汙點證人的朴敘俊,被安排與法務部長會面。

 

朴敘俊被帶到監獄的貴賓接待室,獨自坐在裡頭,等待法務部長到來。

 

穿著囚犯的服裝的他,為了不讓自己的儀容太過失禮,不斷整理服裝。

 

門一打開,馬上起身鞠躬。

 

「部長,您好!」

 

怎知,傳來的是高跟鞋的踩踏聲,朴敘俊抬起頭看,才發現眼前的是鄭秀妍。

 

「怎麼是妳…」

 

鄭秀妍沒理會朴敘俊的詫異,坐在朴敘俊對面的沙發…

 

「表哥,坐啊。」

 

「別喊那麼親熱!妳根本不管我死活!」朴敘俊跟著坐下。

 

「我還是要感謝表哥呢…讓我們做了次大掃除呢…」

 

「妳…好啊…資料都被銷毀了吧…」

 

「表哥,你該不會以為,在這個國家有我們龍基做不到的事吧?」

 

「哼!要不是妳對我無情,我也不會出賣龍基。」

 

「喔?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果然像你這樣的爛泥,就適合在監獄裡面待著。」

 

鄭秀妍略帶慵懶的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

 

「你就在這裡待一輩子吧,表哥。」

 

鄭秀妍轉身離開時,朴敘俊突然大喊…

 

「鄭秀妍!我會讓妳後悔的!」

 

「那我就拭目以待囉。」鄭秀妍毫不猶豫的關上門。

 

然而,鄭秀妍再怎麼也沒想到,一個人被逼到盡頭,也會脫序的。

 

當晚,朴敘俊就用玻璃碎片割腕身亡。

 

得知這個消息的當下,鄭秀妍非常震驚,過了很久才回過神來。

 

直到這一刻,她才瞭解朴敘俊那時的話是什麼意思。

 

那個男人,要用自己的死亡來讓她自責,把所有過錯丟給活著的人。

 

 

 

 

因為是白髮人送黑髮人,朴敘俊死後沒多久就舉辦喪禮。

 

鄭秀妍與鄭秀晶一同參加喪禮,鄭秀妍撚香時,一旁的鄭敏雅突然大罵鄭秀妍…

 

「說!是不是妳逼我兒子自殺的!」

 

「姊姊,別這樣!」鄭敏雅的兩個妹妹馬上攔住鄭敏雅。

 

「還我兒子!我只有一個兒子啊!妳這個殺人魔!」

 

一名優雅的婦人,因為兒子死亡,瞬間變成了瘋子。

 

鄭秀妍面對鄭敏雅的種種指控,只是低頭一鞠躬…

 

「大姑姑,請節哀。」

 

鄭秀妍牽著鄭秀晶走出會場時,朴善伶追了出來…

 

「等等!」

 

鄭秀妍剛轉過身,就被朴善伶狠狠打了一巴掌。

 

「姊!」

 

鄭秀晶趕緊將鄭秀妍護到身後,瞪向眼前發了瘋的朴善伶…

 

「表姊!妳在幹嘛!」

 

「鄭秀妍,是妳吧!是妳逼死我哥的吧!」

 

親人的死亡太過震撼,往常溫婉的朴善伶,如今已不復見。

 

鄭秀妍摸著發燙的臉頰,語帶冷漠的說…

 

「一個個瘋子…你哥那種廢物,需要我來動手嗎?」

 

「鄭秀妍!」朴善伶氣得要往鄭秀妍撲過去,馬上被一旁的咸恩靜擋住。

 

鄭秀晶牽住姊姊的手,帶姊姊上車,而車上氣氛一片壓抑。

 

在車上,鄭秀晶不時看向姊姊,她對朴敘俊的死還是充滿疑惑。

 

「秀晶…妳有話要問我嗎?」鄭秀妍主動提起。

 

「沒有…」

 

「妳也相信善伶的話嗎?」

 

「當然不信。」

 

然而,鄭秀晶聽到姊姊詭異的笑聲,轉頭就看到鄭秀妍一手扶額,笑著說…

 

「但是怎麼辦…就是我逼他自殺的啊。」

 

「姊…」鄭秀晶聽了鄭秀妍的話,瞬間起了雞皮疙瘩。

 

「秀晶,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龍基,危害龍基的禍害都不該留…」

 

「夠了!我不想聽!」鄭秀晶已經不敢看向姊姊。

 

「秀晶…開始討厭我了嗎?」

 

「司機,我要下車!」

 

鄭秀晶大喊要下車,車子剛停下來,鄭秀晶就直接下車離開。

 

在副駕駛座的咸恩靜,透過前視鏡看向後座的鄭秀妍,擔心的問…

 

「您還好嗎?」

 

「我看起來不好嗎?」鄭秀妍反問。

 

咸恩靜思考了一會兒就說…

 

「我送您過去那裡吧。」

 

裴秀智一打開門,鄭秀妍就抱住了她。

 

「秀妍?怎麼了嗎?」

 

鄭秀妍緊緊抱著裴秀智,就像抱住洪流中的浮木。

 

「我…殺人了…我該知道…他會那樣做…」

 

裴秀智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麼慌張無助的鄭秀妍,只好邊撫著背,邊將人帶進屋內,她感覺到鄭秀妍渾身都在發抖,想再多問,即感到臉頰微涼。

 

鄭秀妍哭了。

 

「是因為妳表哥對吧…那是他的選擇…不要自責…一切都會過去的…」

 

同時,一輛惹眼的跑車停在鄭秀晶面前,金鐘鉉從搖下的車窗探出頭來。

 

「秀晶,上車吧,我帶妳散散心。」

 

「恩…」

 

鄭秀晶打開車門,坐進副駕駛座,車子隨即揚長而去。

 

 

========================================

呵呵~第一個梗爆了~

 

 

創作者介紹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hu
  • 秀妍不是鄭家的骨肉,難怪鄭父對兩人態度多少有所差別,
    可是真的逃得出龍基嗎,在龍基冷酷無情那麼久一逃出可能會出大事,
    而且秀妍的方法可能是逼迫兩姊妹反目,讓秀晶接龍基,
    為秀妍的前景感到堪憂

    ps.有段有小錯誤李敏雅為此每日在家,應該是鄭
  • P大小粉絲
  • 感覺姐姐會刻意讓秀晶不諒解她
    逼秀晶去奪回龍基的位置
    然後姐姐順勢離開龍基
    之後秀晶會慢慢理解秀妍的所作所為
    也會發現她對姐姐的感情
    進而知道他們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
    動用所有權利找到姐姐
    最後來個happy ending😂
  • HOU
  • OMG 這梗爆的真大哈哈
    看樣子要讓姊妹反目成仇啊
    雖然我是支持秀智線😭但這樣的秀妍 感覺好痛苦😢😢人生的青春都在龍基是為了保護秀晶不讓任何人奪去但到頭來自己卻什麼也不是。然後說謊的那一段敘述寫的真好、人長大後為了粉飾跟自己的利益就算是親人或是親近的人也能毫不緊張的說謊。該說是身為大人的另一種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