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2 185057.jpg

 

 

 

 

Chapter 13

 

 

 

 

不看,不聽,不想。

 

封閉所有慾望的入口,試圖忘了心中的那團火。

 

它燃燒我的意志,讓我墜落。

 

讓我明知無法占有,還貪婪的守在妳左右。

 

 

 

 

鄭秀晶坐在鄭秀妍與裴秀智中間,像是刻意忽略裴秀智,臉始終朝向鄭秀妍。

 

「真難得…姊還是第一次帶人回家呢。」

 

鄭秀妍對上鄭秀晶探究的視線,心虛的轉開了…

 

「只是碰巧遇上,想說裴小姐也是女孩子,應該不會惹來什麼爭議,就請她一起來吃飯…裴小姐,我家的飯菜還合妳的胃口嗎?」

 

鄭秀妍將話題拋給裴秀智,裴秀智機伶的順著接下去…

 

「果然是首富的家…每道菜都很精緻好吃,謝謝鄭副董的邀請,讓我見識不少。」

 

「哪裡哪裡。」鄭秀妍客氣的回應。

 

鄭秀晶看著刻意裝客套的兩人,反而更感憤怒,鄭秀妍似乎查覺到妹妹的不對勁,柔聲的問…

 

「秀晶,怎麼那麼早回來?不是跟金銘集團的公子吃飯嗎?」

 

「沒有話題可以聊,很快就結束了。」

 

「喔。」鄭秀妍拿起杯子啜了口茶。

 

裴秀智知道茶杯後肯定浮現了上揚的嘴角,冷不防的問…

 

「對了,金銘集團的公子可是黃金單身漢呢,鄭二小姐該不會在跟他交往吧?」

 

鄭秀晶不悅的看向裴秀智,眼神中盡是嫌棄…

 

「只是吃飯而已…裴小姐不是也單身?也可以跟他約吃飯啊。」

 

裴秀智的嘴角一僵…

 

「我?不用了。」

 

「不用?像裴小姐這種演藝人員嫁到豪門的例子多的事…確定不考慮一下?還是已經有男朋友了?」

 

鄭秀晶的咄咄逼人,讓裴秀智原本完美的笑容有些龜裂…

 

「沒想到鄭二小姐也喜歡八卦新聞。」

 

「畢竟我掌管TBN…當然該知道一些八卦…甚至我知道的比你們更多…」

 

「喔?例如?」裴秀智心想要槓就槓到底。

 

「例如…某個七老八十的老闆包養比自己女兒年紀還小的女星…啊…還有某個打著清純形象的女藝人也被人包養了呢…」

 

鄭秀妍越聽越覺得兩人針鋒相對,趕緊結束這個話題…

 

「秀晶,在餐桌上講這種內容不太好。」

 

「那姊認為該聊什麼?」

 

鄭秀妍對鄭秀晶笑了笑,就瞄了眼站在一旁待命的管家…

 

「不聊了,時間不早,我讓司機送裴小姐回去。」

 

裴秀智被下逐客令,臉色自然不會好看,但既然要演這齣戲,還是得演完。

 

「我就不叨擾兩位了,我先走了。」

 

裴秀智跟鄭秀妍對了下眼神就起身離開,鄭秀晶則是始終坐在位子上,連裴秀智離開都沒說聲道別。

 

鄭秀妍送走裴秀智後,回到飯廳就對鄭秀晶說…

 

「秀晶…以後我不會讓外人來我們家。」

 

「沒關係…裴小姐我也認識啊。」

 

鄭秀妍坐在鄭秀晶身旁的坐位,側身面向鄭秀晶…

 

「但妳對她不是很友善…是之前裴小姐拒絕簽約的事,讓妳們交惡?」

 

「可能吧。」

 

「小鬼頭一個…」鄭秀妍揉了下鄭秀晶的頭,就打算去書房。

 

「對了,我已經跟金鐘鉉約下次吃飯。」

 

鄭秀妍停下腳步…

 

「妳前陣子不是才說他…不好?」

 

「凡事總要先踏出第一步,不是嗎?」鄭秀晶反問。

 

鄭秀妍沒有回頭,也不敢回頭,因為她知道此刻的自己一定很醜陋。

 

「恩…我知道了,妳開心就好。」

 

鄭秀妍留下這句話即邁開步伐,鄭秀晶對鄭秀妍的回應有些失望,她以為姊姊會像以前那樣擔心自己,但現在的鄭秀妍只是逐漸走遠。

 

 

 

 

清潭洞林立許多豪華別墅,而在其中一間別墅外,停了一輛不起眼的黑色轎車。

 

黑色轎車裡藏了台如同大砲的相機,而攝影者自然是big fact的當家狗仔宋茜。

 

宋茜已經守在別墅外三天三夜了,她已經好幾天沒睡好,黑眼圈都要掉到地上了,搔了搔三天沒洗的頭,還不小心撞到吃完的泡麵碗。

 

「唉…情報是不是假的啊…都等多久了…」宋茜忍不住跟身邊的助理抱怨。

 

「再等等吧…搞不好很快就來了。」助理安慰的說。

 

這時,宋茜的手機突然響起,一看,是通未知來電。

 

狗仔這種職業,時常會接到未知來電,所以宋茜看到來電就直接接起…

 

「喂,我是宋茜。」

 

「宋記者,您好,可以請妳現在下車嗎?我們在外頭等妳。」

 

對方才講完一句,電話就切斷了。

 

「什麼鬼啊…」

 

宋茜半信半疑地拉下車窗,果然看到對面馬路停了輛黑頭轎車,一身職業套裝的咸恩靜站在車子旁對宋茜鞠了個躬。

 

宋茜看到咸恩靜就猜到車裡的人是誰,幾經猶豫才下車走過去。

 

「宋記者,請上車。」咸恩靜對宋茜比了個請進的手勢。

 

「好。」

 

宋茜打開車門坐了進去,果然看到鄭秀妍在裡頭,鄭秀妍的坐姿挺立,像是一尊大佛坐在那兒,宋茜被這氣勢震懾的不敢靠近,默默往外面又移了點。

 

「您找我有什麼事嗎?」宋茜問。

 

鄭秀妍似乎聞到宋茜身上的異味,微微皺了下眉,但隨即就恢復神色…

 

「宋茜,妳很有辦事能力,無論泰瑞還是金銘的事…都辦得很好。」

 

誇我?

 

她在誇我?

 

我是不是在做夢?

 

宋茜被鄭秀妍這麼一誇,太沒有現實感了,直覺這一定有什麼陰謀。

 

「您…您太誇獎我了…請直接說您需要我辦的事吧。」

 

「我的確有件事要拜託妳。」

 

宋茜挑了下眉,她知道會讓鄭秀妍親自出面,肯定不是小事。

 

「鄭副董,您請說。」

 

「我妹妹最近跟金銘集團的公子有所接觸…可能會約出去吃飯…我希望…妳能記錄他們兩人的行蹤…」

 

「鄭二小姐身邊不缺保鑣吧…」

 

「我全都撤掉了,要是讓秀晶知道我派保鑣跟蹤她,她會生氣的…」

 

鄭秀妍說到一半就盯向宋茜,冒出銳利的目光…

 

「但妳就不一樣,秀晶認識妳,她知道妳是狗仔,所以就算妳跟蹤她,她也只會當作妳在偷拍她…」

 

「我懂了…鄭副董是希望我以記者的身分保護鄭二小姐吧。」

 

「沒錯,但狗仔的本分不要忘了,拍到的照片全部都要交給我…不准留底。」

 

宋茜走出黑頭轎車的同時,鄭秀晶獨自走進泯錫醫院。

 

她經過病房門口的安檢,進到病房只看到父親一人。

 

「爸…姊呢?」鄭秀晶四處張望。

 

「我今天只找妳過來,來,在這兒。」

 

「喔。」鄭秀晶坐到病床旁的位子上,抬頭望向父親。

 

鄭基耀看著鄭秀晶的臉龐,嘆了口氣…

 

「歲月真的不饒人啊…想當初妳還是那麼小的嬰兒,現在都長那麼大了…」

 

「對啊,所以,爸,別總把我當孩子。」

 

鄭基耀笑著搖頭…

 

「妳就是我最寶貝的孩子啊…我每天都會想起妳出生的模樣…」

 

相較於鄭基耀滿臉笑意,鄭秀晶聽到父親的話,臉色就突然變了…

 

「我的出生對爸來說很不幸吧…要不是因為我…媽現在還陪伴在你左右…說起來…我可以算是殺死媽的兇手…」

 

鄭基耀還是第一次聽到鄭秀晶說這些話,他沒想到女兒的想法竟然如此偏激…

 

「秀晶…妳怎麼可以這麼想…沒有人怪妳啊…」

 

鄭秀晶顯然不相信父親的話,自顧自的說…

 

「你們雖然不說…但我都知道…爺爺討厭我…你也討厭我…所有親戚都把我當敵人…只有姊姊對我好…」

 

「秀晶,我可是妳父親啊,怎麼會討厭妳!妳從什麼時候開始這樣想的?」

 

鄭秀晶沒有說話,只是直盯著父親。

 

鄭基耀從女兒的眼中讀到了一些東西,例如對嚴厲父親的責怪…

 

「我承認在妳小時候…為了想讓妳符合妳爺爺的期望,對妳格外嚴厲…但那都是因為我很看重妳啊…」

 

鄭秀晶絲毫不領情,直接打斷父親的話…

 

「現在爸把目光放在姊姊身上就好…姊姊才是龍基最適合的接班人。」

 

「秀晶…妳怎麼能這樣想…我…」

 

鄭基耀伸手想碰觸女兒,但鄭秀晶直接起身…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秀晶…」

 

「我不知道你今天找我來的目的是什麼,但你如果是想挑撥我跟姊姊的感情,就趕快放棄吧,我們跟你和姑姑們不一樣,是真心把彼此當家人。」鄭秀晶扔下這句話就離開病房。

 

鄭基耀像是預料到會和女兒不歡而散,長嘆一口氣,從櫃子拿出妻子的照片,放在手心上仔細摩娑。

 

而鄭秀晶離開一小時後,換鄭秀妍來到泯錫醫院。

 

鄭秀妍不知道鄭秀晶來過,進到病房直接坐在剛才鄭秀晶坐過的位子上…

 

「爸,您找我?」

 

「泰瑞的事情處理好了?」鄭基耀問。

 

「已經照您吩咐,將泰德電影給了金銘。」

 

「很好…聽說…妳那個女明星跟秀晶在家碰到了?」

 

「只是碰巧。」鄭秀妍心裡懊悔不已。

 

「聽著…我不希望秀晶跟三教九流的人有接觸,以後別讓那個女明星到家裡來。」

 

「是。」鄭秀妍點頭。

 

「還有…秀晶比較聽妳的話…妳要常常在她面前誇獎金銘的公子…」

 

這次,鄭秀妍遲疑了一會兒才應聲。

 

「妳不情願?」

 

「爸…難道沒有比金鐘鉉更好的人選嗎?」鄭秀妍終於壓不住心中的質疑。

 

「金銘是難得在日韓兩地都有市場的財閥,正好可以補足龍基在日本市場的不足…我都是有經過深思熟慮的…」

 

鄭基耀說完後,低頭看向沉默不語的鄭秀妍…

 

「秀妍…我最近常常想起以前的事…尤其是妳到鄭家的那天…沒想過在孤兒院長大的孩子竟然長的那麼好…」

 

「爸…您怎麼開始懷舊了?」

 

「老了啊…就會開始回想過去的事…我以前真的沒想過…妳一個看起來如此恬靜的女孩…能夠獲得我父親的疼愛…秀妍…妳就像個奇蹟,總是出乎我意料…」

 

「但…我是爸想要的奇蹟嗎?」

 

鄭秀妍抬頭看向父親,兩人的目光交錯,先移開視線的是鄭基耀…

 

「當然,妳的奇蹟就是龍基的奇蹟。」

 

「爸今天找我來就是為了談昨晚的事嗎?」

 

「不,我是想跟妳談秀晶的未來…妳最了解她…妳覺得秀晶適合龍基嗎?」

 

「當然。」鄭秀妍斬釘截鐵地回答。

 

「昨天韓盛的老董來探望我…我們聊了很多…妳也知道他們家的事…三個兒子爭產到互相提告,他氣得就把集團交給專業經理人管理…他說…原本以為將公司交給外人會一團糟,但意外的做得很好…」

 

「爸…我不懂您的意思…」

 

「秀妍…我知道秀晶是溫室裡的花朵…與其讓她進入血腥的商場…倒不如…」

 

鄭秀妍顧不得禮貌,直接打斷父親的話…

 

「爸,只要您保養好身體,這些都不需要想…我們做兒女的會好好守護龍基。」

 

鄭基耀一手搭在鄭秀妍的肩上,拍了拍…

 

「秀妍…鄭家有妳…龍基有妳…真是福份。」

 

 

 

 

到了晚上,華耀酒店的包廂裡,鄭家三姊妹正在聚餐。

 

鄭敏雅如以往坐在主位,等她動筷後,兩個姊妹才敢動作。

 

「聽說…秀晶跟金銘的公子吃飯了。」鄭敏雅不疾不徐地說。

 

「那應該就是未來的駙馬爺了。」二妹鄭敏淑接話說。

 

鄭敏德翻了個白眼,不以為意的說…

 

「但是秀晶在龍基沒什麼勢力,這個駙馬搞不好只是隻跛腳馬。」

 

鄭敏雅略帶指責的看向鄭敏德…

 

「小妹…說話別那麼酸,妳還在氣龍珠的男友被辭退的事?」

 

「不是,大姊,秀妍跟秀晶太過分了,不僅將崔珉豪辭退,還不知道用甚麼手段逼迫音全娛樂倒閉…這根本是趕盡殺絕,一點親戚的面子都不給!」

 

「還不是你們龍珠眼光差,找了個花花腸子的男人…誰不招惹…惹到秀晶…誰不知道秀妍對秀晶有多寵溺…」

 

鄭敏德被大姊的話壓得無法辯解,場面一陣尷尬,直到鄭敏淑出來緩和氣氛…

 

「大姊…別說小妹的事了…敘俊呢?好一陣子沒看到他了。」

 

「說到那個死兔崽子…整天沒見到人…」

 

鄭敏雅話才剛說完,就接到朴敘俊的電話。

 

「幹嘛?有話快說。」鄭敏雅沒好氣的問。

 

「媽…我…我在醫院…」朴敘俊的聲音虛弱,還不斷顫抖。

 

「什麼!」

 

鄭敏雅聽到兒子人在醫院,馬上離開聚會,直奔首爾大學附屬醫院。

 

「開快一點!」鄭敏雅在車上還不斷催促著司機。

 

好不容易到達醫院,鄭敏雅走進醫院時,看到一群隨扈圍著一名西裝筆挺的老人走了過去,她認出了對方,但也沒多留意,就直奔急診室。

 

鄭敏雅遠遠就聽到了朴敘俊的喊叫聲,每聲都撕心裂肺,還以為出了什麼命案,走近一看,原來是護士在幫忙消毒。

 

朴敘俊滿頭是血,直到護士包紮傷口後才沒再叫,而朴善伶比母親先到一步,在朴敘俊身旁陪伴著。

 

「敘俊啊…」

 

「媽…」朴敘俊一看到母親就哭了出來,一把抱住母親。

 

「善伶,發生什麼事了?」鄭敏雅一邊安撫兒子,一邊看向女兒。

 

「哥在酒吧遇到上次起糾紛的人,雙方就打了起來,哥的頭被酒瓶砸傷,但是…」

 

「誰敢砸傷我兒子!不要命了他!」鄭敏雅氣得破口大罵。

 

朴善伶的表情有些複雜,似乎有難言之隱,但又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口。

 

鄭敏雅想到自己被兒子白嚇了,氣得打了下兒子…

 

「死兔崽子,原來只是這種小傷,害我嚇了一跳,對了,我剛剛還在門口看到了國會議長,我等下過去打聲招呼。」

 

朴敘俊突然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緊抓著母親的腿不放…

 

「媽!救我!只有妳能夠救我了!」

 

「你頭破個洞而已,幹嘛這樣?」

 

「我…我打死人了…」

 

「你說什麼?」鄭敏雅不敢置信地看向兒子。

 

「我…我也不知道他是議長兒子…我只是推他一下而已…他就撞到後腦勺…我沒有打算殺他的…真的沒有…」

 

鄭敏雅無助的看向一旁的朴善伶…

 

「善伶啊…妳哥說的是真的?」

 

「恩…」朴善伶點頭。

 

鄭敏雅愣了好一會兒,讓人都以為時間靜止時,她突然驚醒,瘋狂搥打兒子…

 

「你瘋了嗎!我造了什麼孽,生你這個兔崽子!」

 

「媽…我錯了…媽…」朴敘俊邊挨打邊哭。

 

然而,再多的狠心,也抵不過母愛,鄭敏雅還是打電話找救兵去了。

 

這一通電話,讓鄭秀妍不得不離開溫暖的床鋪…

 

「喂?哪位?」鄭秀妍身上只套了件襯衫,坐在沙發上聽電話。

 

裴秀智套上輕薄的睡袍,跟著來到客廳,因為這通電話足足講了二十分鐘。

 

鄭秀妍不時扶額嘆息,像是遇到了棘手的事,所以一掛電話,裴秀智就問…

 

「秀妍,怎麼了嗎?」

 

「唉…真是扶不上牆的爛泥…我去一趟醫院。」

 

鄭秀妍邊說邊往臥房走,裴秀智倒是推敲起鄭秀妍的話。

 

爛泥?

 

龍基裡的爛泥可有兩個呢…

 

「秀妍,是公的爛泥,還是母的啊?」

 

鄭秀妍換好正式的裝束,從臥房走出,接過裴秀智遞來的車鑰匙…

 

「公的。」

 

 

 

 

鄭秀妍趕到醫院後,被鄭敏雅帶到貴賓室說悄悄話…

 

「秀妍…妳能幫妳表哥想個辦法嗎?現在警察在偵訊他…好像會被帶走…」

 

鄭秀妍覺得自己為了個爛泥跑到醫院來,實在太過可笑…

 

「大姑姑…妳知道表哥撞死的人是誰嗎?」

 

「不就是國會議長嗎…」

 

「他很可能就是下一任的大統領,我不會為了一個人,讓龍基陷入危機…」

 

「他是妳表哥啊!」鄭敏雅大聲吼向鄭秀妍。

 

「所以呢?」

 

鄭秀妍對朴敘俊可沒有半點親情,根本不想幫那個敗家子擦屁股…

 

「大姑姑…表哥不是第一次闖禍了,只是這次他栽了,妳願意幫妳兒子擦屁股,但我可不願意,我就明說了,龍基不會花任何資源在他的身上。」

 

鄭秀妍轉頭打開貴賓室的門,對守在門口的咸恩靜說…

 

「留下來幫忙,有任何狀況都馬上告訴我。」

 

「是,副董。」

 

擺脫了鄭敏雅,鄭秀妍前去找國會議長,兩人在附近的陽台談話。

 

「議長…請節哀。」鄭秀妍對議長鞠躬。

 

「鄭副董…死的是我的獨子…雖然不長進…但畢竟是我的骨肉…」

 

鄭秀妍知道話中的意思,毫不遲疑的回應…

 

「我代表龍基向您致歉,朴敘俊任您處置,希望這個意外不會影響到我們對兩年後大選的共識。」

 

「您還真是壯士斷腕…」

 

「如果是已經腐爛的手足,早點砍掉比較好。」鄭秀妍的嘴角勾起了弧度。

 

「既然您都那麼乾脆,那我也不會太過份,只求還給我兒子公道,鄭副董…我要去處理我兒子的後事,就不陪您聊了。」

 

 

 

 

鄭秀妍回到家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事了,她走進客廳就看到窩在沙發上打瞌睡的鄭秀晶,鄭秀晶聽到聲響就醒了,走到鄭秀妍面前…

 

「姊…表哥的事怎麼了?」

 

「妳怎麼知道?」鄭秀妍歪著頭問。

 

鄭秀晶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電視新聞上飄著斗大的標題「國會議長獨子被仙榮總經理活活打死!」,還附上兩人的照片,甚至談到了仙榮食品是龍基集團的子企業。

 

「動作那麼快啊。」鄭秀妍不以為然的說。

 

「妳不打算擋下這些新聞嗎?這對龍基不利吧,而且表哥被警察帶走了不是嗎?」

 

「一切都在計畫中,不用慌亂。」

 

「所以…表哥會沒事吧?」鄭秀晶緊張的問。

 

「殺人償命…怎麼會沒事?」鄭秀妍反問。

 

「可是…」

 

「一切就交給司法判決吧,我們龍基只是小小的民間企業,不可能跟司法作對。」

 

鄭秀妍突然話鋒一轉…

 

「對了,什麼時候要跟金銘的公子吃飯?」

 

「後天晚上,在上次那間餐廳。」

 

「我知道了,玩得愉快。」

 

鄭秀妍揉了下鄭秀晶的頭就回自己臥房,鄭秀晶則在聞到姊姊身上的香味後,瞬間失去笑容。

 

 

 

 

隔天一早,鄭敏雅就單槍匹馬地去泯錫醫院,打算找弟弟求救。

 

怎知走進病房就看到鄭秀妍也在裡頭,還跟鄭基曜有說有笑的。

 

鄭秀妍起身向鄭敏雅點了下頭…

 

「大姑姑…那麼巧啊。」

 

鄭敏雅看到鄭秀妍的笑容,就知道自己被這個女孩看透了。

 

「我有事要跟我弟弟單獨談,妳先回去吧。」

 

「好。」

 

鄭秀妍乾脆的離開了,鄭敏雅還沒來得及說話,鄭基曜就作勢要躺下…

 

「唉呦…我老骨頭了…才這個時間就想睡了…姊姊,下次再聊吧。」

 

看到弟弟明擺著不想淌這渾水,鄭敏雅氣得大罵…

 

「弟弟!你不能也這樣對我啊!敘俊可是你的外甥啊!」

 

鄭基曜知道裝不下去了,就直話直說…

 

「我早就跟你說,妳那個兒子沒有用,早點放棄比較好,非得讓他執掌仙榮,現在好了,出了事就燒到龍基這裡,我才該問姊姊,妳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你們…你跟秀妍已經串通好了對吧!就是要來羞辱我們母子倆!」

 

「不,姊姊,我就坦白說了,國會議長跟我們龍基是同一條船上的人…我們集團打算傾所有資源拱他上位,計畫已經進行到一半,不可能為了妳兒子就付諸流水,懂嗎?」

 

「說到底…你們就是不把我們當親人看!既然你們這樣對我們!我一定會給你們好看!」

 

鄭敏雅氣憤的甩門離開後,鄭秀妍又走了回來。

 

「爸,您話說得太決裂了,不怕大姑姑做什麼傷害龍基的事嗎?」

 

「我很瞭解我姊姊的個性…她誰都可能傷害,就是不可能傷害我們父親留下的龍基集團…她可是我父親最疼愛的女兒,不可能會對龍基不利。

 

「既然如此,那我明天就照您說的去做。」

 

 

 

 

隔天下午,龍基總部召開臨時會議,所有子企業的負責人都來了。

 

每個人面面相覷,都在猜這個會議的目的是什麼。

 

少了朴敘俊那個大嗓門,氣氛冷清不少,人人各懷鬼胎,也讓氛圍意格外詭譎。

 

鄭龍珠為了崔珉豪的事,始終沒給鄭秀晶好臉色看,鄭秀晶不想跟鄭龍珠一般見識,只當沒看到。

 

朴善伶則刻意坐在鄭秀晶旁邊,不斷低聲乞求鄭秀晶幫幫她哥…

 

「秀晶…能不能幫我拜託秀妍…現在只有她可以幫我哥了…我媽為了我哥…已經兩天沒吃飯了…」

 

坐在另一邊的金在中,看到鄭秀晶為難的神情,就不讓朴善伶說下去…

 

「善伶,別跟秀晶說這些,會讓秀晶難做人。」

 

「二表哥…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冷血…不幫忙也不要阻止我好嗎…」

 

正當氣氛冷到最低點匙時,會議室的大門打開了,所有人都縮起雙肩,馬上站起身,等待鄭秀妍入坐。

 

鄭秀妍坐在固定的位子,等她坐下,所有人才敢坐下。

 

「今天找各位來,是想宣布一件事。」

 

鄭秀妍的聲音不大,卻格外有力,讓所有人都仔細聆聽。

 

「相信大家都知道最近發生了一些風波,仙榮食品的負責人朴敘俊正在接受警方調查。為了能讓公司繼續營運下去,更為了匡正我們龍基的企業風範,我在此宣布,從現在開始,正式解除朴敘俊的職務,由我本人親自負責仙榮食品。」

 

鄭秀妍此話一出,台下一片譁然,鄭龍珠甚至不要命的說…

 

「嘖嘖…這是肅清啊…」

 

會議結束後,鄭秀晶來到副董辦公室,她看到辦公桌上滿滿的文件。

 

鄭秀妍正在處理仙榮食品的業務,看到妹妹出現有些訝異。

 

「秀晶?怎麼過來了?」

 

「我…就想問表哥的事…」

 

「善伶拜託妳的吧…別理她。」鄭秀妍說完話就低頭辦公。

 

鄭秀晶當然不肯打退堂鼓,逕自走到辦公桌前…

 

「姊…是我自己想幫表哥求情…表哥其實人不錯…我們就這樣不管他…他就真的毀了…」

 

鄭秀妍將手中的鋼筆闔上,扔到一邊去…

 

「秀晶,收起妳的憐憫心…好不容易有藉口能把仙榮食品拿回來,我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的。」

 

鄭秀晶往後退了幾步…

 

「姊…妳知道嗎…這樣的妳…讓我很害怕…」

 

「秀晶…」

 

「我知道姊姊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守護龍基…但是…我們是人啊…不可能連親情都不要…」

 

鄭秀妍搖了搖頭,離開座位走到鄭秀晶面前…

 

「秀晶…我們把他們當親人…但他們呢?他們只有落難時才會想到我們…在利益的誘惑下,還能互信互愛的,才是真正的親人…」

 

 

 

 

到了與金鐘鉉約定那天,到了下班時間,金鐘炫開車到TBN門口接鄭秀晶下班。

 

鄭秀晶看了眼這輛囂張的跑車,坐進副駕駛座。

 

而一輛破爛的黑色轎車就停在不遠處,車內的宋茜拿著望遠鏡盯著兩人。

 

「我們去別的地方吧,我覺得老是吃餐廳太無趣了。」金鐘鉉說。

 

「那要去哪裡?」

 

「妳沒去過弘大吧。」

 

「聽說那裡很亂。」

 

「不會啊,晚上很繁華,路上很多好吃的。」

 

「你這種富家子弟也吃路邊的小吃?」

 

「誰說我是富家子弟的?」金鐘鉉對鄭秀晶眨了下眼,就開車上路。

 

同時,鄭秀妍與裴秀智坐在音樂廳的三樓貴賓席,裴秀智看不懂手中的介紹手冊,什麼波希米亞人,聽都沒聽過。

 

「秀妍,為什麼突然想聽歌劇?」裴秀智忍不住問。

 

「噓,開始了。」鄭秀妍的雙眼投向舞台。

 

裴秀智對這種東西一點都不感興趣,但鄭秀妍難得帶她外出,只好跟著來了。

 

男高音的高音繞得裴秀智暈頭轉向,轉頭卻看到鄭秀妍十分入迷,彷彿整個人掉進音樂裡,仔細看鄭秀妍的雙唇,似乎在跟著唱…

 

這冰涼的小手…

 

妳那冰冷的小手,讓我來溫暖它們…

 

弘大街頭果然如想像中喧鬧,爆滿的人潮,讓鄭秀晶不得不跟在金鐘鉉身邊。

 

「那家魚板很好吃,我帶妳過去!」

 

金鐘鉉突然牽住鄭秀晶的手,帶鄭秀晶到賣魚板的攤子前。

 

鄭秀晶看著一根根竹籤串的魚板泡在湯裡,霎時臉有難色…

 

「看起來很髒…」

 

「越髒越好吃啊~老闆,我要四根。」

 

金鐘鉉塞給鄭秀晶一根魚板,一開始鄭秀晶還不願意吃,但看到金鐘鉉吃的津津有味,就只好跟著吃,沒想到意外的好吃。

 

「好吃吧~」金鐘鉉一臉自信的問。

 

「恩!」鄭秀晶大力點頭。

 

「啊!那一攤的血腸好吃,我們去吃那家!」

 

金鐘鉉又拉著鄭秀晶跑到另一個攤位去,整個晚上下來,兩個人吃了許多小吃,吃到肚子很撐,決定在公園裡散步。

 

兩人並肩散步時,鄭秀晶不時抬頭看向金鐘鉉,過了一會兒才說話…

 

「你跟我想得很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你不像我認為的那種人…」

 

「妳一定以為我是含金湯匙出生的吧…我才不是呢,在我小的時候…我們家很窮…真的很窮…連吃魚板都是省了一個月的錢才能買…後來我們全家去日本…生活才好起來…」

 

「原來是這樣啊…」

 

「以前我很羨慕你們這種一出生就過好生活的人…但是認識很多後,發現我比你們幸福呢…沒有經歷過窮困,是不會知道現在擁有的東西有多麼珍貴。」

 

鄭秀晶最討厭看人說教,看到金鐘鉉說教的表情就挑起舊帳…

 

「雖然你話說得很好聽,但我不會忘了泰德電影的事。」

 

「呵呵,真會記仇的女人啊。」

 

金鐘鉉開車送鄭秀晶回家,鄭秀晶下車前,金鐘鉉忍不住問…

 

「怎麼樣,有沒有覺得我這個人,沒妳想像的那麼差。」

 

「是有好那麼一丁點。」

 

「一丁點是多少?」

 

鄭秀晶用手指比出不到一公分的距離…

 

「這樣。」

 

「好!那下次我要努力讓一公分變成兩公分!」

 

「還有下次啊。」

 

「我會努力找好玩的地方,妳可不要太期待喔~

 

鄭秀晶冷哼了一聲,白了金鐘鉉一眼就下車,她急著要跟姊姊分享今天的事,沒想到回到家,卻發現鄭秀妍不在。

 

「姊姊還沒有回來嗎?」鄭秀晶問管家。

 

「大小姐還在應酬。」管家回答。

 

 

 

 

鄭秀妍回到家時已經很晚了,她以為鄭秀晶已經睡了,沒想到走進玄關就看到身穿浴袍的鄭秀晶跑到她面前…

 

「姊,妳回來啦。」

 

「今天好玩嗎?」

 

「蠻好玩的啊,他帶我去弘大。」鄭秀晶順手撥去下顎的水珠。

 

「弘大?」鄭秀妍皺起了眉。

 

鄭秀晶挽住姊姊的手,兩人一起往客廳走去…

 

「那裡很安全啦,他都有顧著我,奇怪了,不是應酬嗎?妳身上沒有酒味。」

 

「有些客人不喝酒的…不然,妳陪我喝?」

 

「好啊。」

 

鄭秀妍開了瓶紅酒,各倒一杯給彼此。

 

「姊…為什麼我的少妳一半。」鄭秀晶不滿的晃著酒杯。

 

「怕妳醉。」

 

「我的酒量很好的,而且喝醉了又有什麼關係,我們可是在家。」

 

「妳說的喔。」鄭秀妍又補上了些,兩人的杯裡的酒就變差不多。

 

兩人喝酒過程中,鄭秀妍始終沉默,只是低頭喝著紅酒。

 

「姊,妳怎麼都不說話?」

 

「我在想…我們姊妹的未來…」

 

「我們的未來不是早就被定好了嗎?」

 

「所以…妳願意跟金鐘鉉在一起?」鄭秀妍張著迷濛的雙眼望向鄭秀晶。

 

「我不是指那件事…」

 

「爸已經跟金銘的老董談好了,只要妳跟金銘的公子結婚,金銘與龍基就會互相交換部分持股,而且你們生的第一個男孩…姓鄭。」

 

「也太早談了吧…根本八字還沒有一撇…」鄭秀晶拿起抱枕遮著臉。

 

鄭秀妍看到妹妹嬌羞的樣子,將杯中的酒一口飲盡,就打算起身離開…

 

「我累了…先回房間。」

 

「等等…」

 

鄭秀晶坐到鄭秀妍後方,雙手按住鄭秀妍的肩膀…

 

「我幫妳按摩吧。」

 

「好啊。」

 

鄭秀晶還帶著沐浴熱氣的雙手,按壓著鄭秀妍僵硬的雙肩,鄭秀妍舒服的閉上雙眼,更不自覺的說…

 

「秀晶未來的丈夫…一定很幸福…」

 

「幹嘛老是說這種話…姊姊妳吃醋啊?」

 

「不行嗎?我不能吃醋嗎?」鄭秀妍轉頭看向鄭秀晶。

 

「呵呵…可以喔~

 

鄭秀晶從後攬住鄭秀妍的脖子,整個人貼在鄭秀妍背上…

 

「姊姊吃醋的樣子,比平常可愛多了~

 

「別這樣靠著,快下去。」鄭秀妍難得慌張了起來。

 

鄭秀晶捏起鄭秀妍的耳朵,甚至發出了笑聲…

 

「姊姊耳朵紅了呢~

 

「別鬧了!」

 

鄭秀妍轉身抓住鄭秀晶作亂的雙手,整個人壓在鄭秀晶身上,鄭秀晶瞬間變成受驚的小白兔,眨著無辜雙眼看向鄭秀妍。

 

鄭秀妍看向身下的鄭秀晶的眼神有些閃爍,因為不斷有聲音在她耳邊叫囂…

 

催促著她…

 

壓抑在心底的貪婪,不斷的湧上來…

 

鄭秀妍就像被蒙住了雙眼,已經看不清眼前的路,她不知道哪個方向朝向理智。

 

不看,不聽,不想。

 

一切都按照慾望行走…

 

鄭秀妍俯下身來,兩人的距離瞬間縮短,鄭秀晶不禁呼吸一滯。

 

「姊?」

 

兩人的唇只剩不到一公分的距離。

 

怎知,鄭秀妍突然往鄭秀晶的脖子撲過去。

 

「啊!妳咬我!」鄭秀晶痛的皺起八字眉。

 

「這是懲罰。」

 

鄭秀妍快速的從鄭秀晶身上離開,頭也不回地走進自己的臥房。

 

鄭秀晶摸了摸還殘留牙印的肩膀,偷罵姊姊小心眼,但她怎麼都沒想到臥房裡的那個人,像是整個世界崩壞了,抱著顫抖的身體蹲在角落。

 

鄭秀妍努力忍住眼淚,但耳邊響起熟悉的歌曲,每一句都在嘲諷她的無能。

 

 

 

這冰涼的小手…

 

妳那冰冷的小手,讓我來溫暖它們…

 

 

 

================================

這章本來昨天就要更

但昨天連不上痞客邦就延到今天

從這章開始就是全新的劇情,也會把之前的修改版的(修改)兩個字拿掉~

就請大家期待接下來的劇情吧~

 

創作者介紹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my52418
  • 秀妍應該直接親下去的 哈哈
    商場上真的太黑暗 有時候覺得秀妍不得不把自己變成冷血無情的人很可憐
  • HOU
  • 終於盼到新進度了!謝謝PARADASE更文、看了好多作者的文還是您的讓我閱讀起來最舒服自在、不知道為什麼鄭氏的每一篇我都能全部看完是您的文章讓我愛上鄭氏姊妹的真的很謝謝您有您這樣優秀的作者持續更文。鄭氏的CP飯們很有福ㅋㅋㅋㅋㅋ 有時候人到了高處才會知道高處的難為吧、這篇的鄭總裁讓我好心疼ㅍㅍㅍ然後鐘鉉跟秀晶會擦出火花嗎?!姊姊心在淌血啊!真的越來越期待這篇的發展了!
  • Chu
  • 感覺鄭基曜對兩姊妹的感情是不同的,
    對大女兒秀妍態度讓人看不太清,好像只是為了讓秀晶能繼承龍基,
    將秀妍當成最大的棋子
    秀妍還會繼續難受下去吧,畢竟最早發現這感情的人,
    將背負了更多枷鎖
  • Chu
  • 鄭基耀跟秀妍談話時(步,我是想跟你談龍基的未來),步應該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