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G236_P334-335s  

 

 

  

 

 

Chapter 12

 

 

 

 

蒙住雙眼,不代表不存在。

 

妳心底盛開的那朵花,依舊燦爛。

 

如果能在發芽前扼殺,該有多好…

 

才不會在無限循環的罪惡感中受盡折磨…

 

 

親愛的戀人…

 

愛上妳,非我本願。

 

而我知道,妳愛上她 ,也是百般折磨。

 

 

 

 

崔董事長跳樓身亡隔天,崔振赫與弟弟就從瑞士遣返回國,大眾對警方能在那麼短時間內找到崔家兄弟的高效率感到驚訝,更將目光全放在兩兄弟身上,而關於龍基的謠言則迅速被民眾遺忘。

 

因為跳樓事件飽受驚嚇的鄭秀晶也在隔天一早出院,鄭秀妍專程請假一天接她回家,在回家的車程上,鄭秀晶一臉愁容,她滿腦子都在想著如何對付裴秀智。

 

「秀晶,妳不舒服嗎?」

 

鄭秀晶趕緊搖頭,對鄭秀妍擺出個無害的微笑…

 

「只是想起了昨天的事。」

 

鄭秀晶話剛說完,鄭秀妍的手就貼在她的臉頰上,指腹溫柔的摩娑著…

 

「沒事的,有我在。」

 

來自姊姊手心的溫度,讓鄭秀晶焦急的心逐漸安定下來。

 

鄭秀妍帶鄭秀晶回家後,整天陪伴在鄭秀晶身旁,鄭秀晶心想怎麼整天都那麼安靜,沒有公司的來電,問了管家才知道鄭秀妍交代過,不准任何公務相關的電話打進來。

 

鄭秀晶儘管感到開心,但鄭秀妍越多的關懷,越讓鄭秀晶覺得姊姊是作賊心虛,尤其看到鄭秀妍左手腕的手鍊,心裡的刺便埋得更深。

 

鄭秀晶說不清內心的鬱悶從何而來,但很清楚自己有多討厭裴秀智,為了平息心中的怒氣,更為了去除眼中釘,她趁著鄭秀妍洗澡的時候,偷偷溜進鄭秀妍的臥房,那條手鍊就躺在化妝台上,鄭秀晶不假思索地將手鍊收進口袋,接著從另一個口袋拿出自己買的同一條手鍊,放回原本的位子。

 

這招以假亂真,是鄭秀晶想到唯一能夠讓自己解恨,又不讓姊姊發現的方法。

 

鄭秀晶離開姊姊的房間後,直接走往大宅後方的花園,她站在父親最喜歡的鯉魚池邊,看著一池墨黑色的池水,天色太黑,所以看不清裡頭的錦鯉,池水沒有一絲波瀾,直到銀色的手鍊掉入池中。

 

撲通一聲,名貴的鑽石手鍊就這麼成了魚飼料。

 

鄭秀晶看著手鍊沒入水裡,埋藏以久的憤怒與鬱悶通通消退,她踏著輕盈的步伐走回大宅,進屋看到鄭秀妍正焦急的四處張望。

 

「姊,怎麼了嗎?」

 

鄭秀妍剛洗完澡,身上還穿著白色的浴袍,她看到妹妹從花園的入口走進來,不免疑惑…

 

「秀晶,妳去花園?」

 

「對啊,昨天整天待在醫院,所以想活動一下。」

 

鄭秀妍走到鄭秀晶面前,用自己暖呼呼的手包覆住妹妹略為冰涼的手…

 

「是這樣啊…但外面涼,怎麼不多穿件外套?」

 

「姊,今晚一起睡吧,我們姊妹好久沒有聊天了。」

 

「好啊。」

 

於是,這天晚上,兩姊妹在鄭秀晶的房間就寢,鄭秀妍坐在床上用平板,似乎是在交代公務,鄭秀晶則躺在一旁,默默仰著頭看向姊姊。

 

「傷口…還好嗎?」鄭秀晶突然開口。

 

「什麼傷口?」鄭秀妍把視線從平板移到妹妹身上。

 

「肩膀那個…我好像咬太大力…應該…出血了…」鄭秀晶越說越覺得不好意思,眼神也變得閃爍。

 

「沒事,貼了ok蹦,過幾天就會好。」

 

「真的?」

 

鄭秀晶伸手按了下鄭秀妍的肩膀,鄭秀妍瞬間皺起了眉,鄭秀晶一看到姊姊的表情,就更愧疚了。

 

「我就知道…一定很痛…」

 

鄭秀妍將平板放到床邊的小桌上,輕捏起鄭秀晶鼓起的雙頰…

 

「沒事的…只要妳能夠忘了不開心的事,就足夠了…」

 

「姊…妳這樣寵我…我會長不大的…」

 

「那就一輩子不要長大啊。」

 

鄭秀晶不喜歡姊姊總說這種話,她坐起身,將枕頭抱在懷中…

 

「姊…其實我出國讀書的時候,有上網查過當年綁架案的新聞。」

 

「秀晶…」

 

鄭秀晶看到姊姊的愁容,但還是繼續說下去…

 

「看報導其實不會覺得可怕,只是有些訝異…我竟然被綁了一個多禮拜…看報紙寫我是被路人從海裡救上來的,救起來時我全身都是傷,失溫又失血過多,能夠活下來也是萬幸…那時候年紀太小…我幾乎什麼都不記得,但我還記得綁匪的味道…是一股菸草味…」

 

這時,一股溫暖將鄭秀晶包圍住,耳邊傳來鄭秀妍顫抖的聲音…

 

「秀晶…別說了…」

 

「姊…其實那件綁架案也不全是壞事…」

 

「什麼?」

 

「妳看…我的嗅覺因為那件事變得異常靈敏…算是一項才能呢…而且…要不是因為發生綁架案…妳就不會被帶回鄭家…我也不會有個那麼疼愛我的姊姊…」

 

秀晶的語氣越開朗,鄭秀妍的雙手就收得越緊…

 

「秀晶…求妳別說了…」

 

「好…我不說了…」鄭秀晶似乎知道這已經是鄭秀妍的極限,乖乖轉為沉默。

 

兩人躺回床上,不一會兒傳來鄭秀晶平穩的呼吸聲,等確認鄭秀晶睡著後,鄭秀妍回到自己的房間。

 

鄭秀妍坐在床邊發愣許久,接到裴秀智的電話才清醒過來,裴秀智的這通電話似乎是根救命的稻草,掛電話後,鄭秀妍開車前往裴秀智的住所。

 

一進門,裴秀智就撲到鄭秀妍身上…

 

「我就說他們在瑞士吧~我的消息是不是很靈通啊~

 

裴秀智環上鄭秀妍的脖子,正要親吻眼前的人,沒想到被鄭秀妍急忙扯開。

 

「秀妍…怎麼了?」

 

「肩膀痛…」鄭秀妍臉上浮現八字眉。

 

「肩膀?怎麼了?」

 

鄭秀妍還來不及阻止,裴秀智就拉開她的襯衫,看到肩膀上的ok蹦。

 

「怎麼受傷的?」

 

「沒什麼…妳這裡有紅酒嗎?」

 

裴秀智不讓鄭秀妍逃跑,她撕開肩膀上的ok蹦,看到一個清晰的齒痕…

 

「誰咬的?等等…全世界敢咬妳的人不就那麼一個…妳妹瘋啦?」

 

「妳也知道秀晶的情緒有點不穩定…所以…」

 

那個潑辣的女人…

 

被我激怒就咬秀妍出氣?

 

好樣的啊!

 

「都咬出血來了…看來妳妹驚嚇不輕啊…」裴秀智咬著牙說。

 

「任誰目睹了那種事,都沒辦法平復吧…有紅酒嗎?我想喝一些…」

 

「妳開車過來的…不該喝酒…」

 

「我可以讓司機來載我…」

 

「好,我去拿。」

 

看鄭秀妍那麼堅持,裴秀智也就不難為她了,到酒櫃拿出紅酒跟酒杯。

 

鄭秀妍接過酒杯,就喝了一大口,裴秀智直覺不對勁…

 

「怎麼…心情不好?」

 

「唉…想到了不開心的事…」鄭秀妍癱在沙發上,將頭往後仰。

 

「跟妳妹有關?」

 

鄭秀妍的目光盯向天花板的吊燈,沉默許久才說話…

 

「妳知道…我妹的綁架案嗎?」

 

「雖然我那時候年紀還小,但也聽說過,不是沒找到綁匪?」

 

「秀晶出事的那一年…她才六歲…怎麼會有那麼殘忍的人…對她下那種毒手…」

 

裴秀智努力思索陳舊的記憶,拼湊出對那樁綁架案的瞭解…

 

「我記得新聞是說妳妹妹被保母帶出去玩的時候被綁架…被綁了整整一個禮拜…綁匪拿了一千萬美金逃跑…肉票卻在海裡被找到…聽說那時候鄭家動用所有資源才救回妳妹妹…」

 

「是那樣沒錯…」

 

「不過…要不是發生那件事…妳這個私生女怎麼可能被帶回鄭家?」

 

「話不能那樣說…」

 

「我母親跟我說…妳的出現讓社會一片譁然…妳父親的媒體形象本來很好,說是為了去世的妻子堅持不續弦的好男人…結果被爆出外面有女兒…還被丟在孤兒院自生自滅十二年…真是活脫脫的一場家庭倫理劇…」

 

「那不是戲…是真實的人生…秀晶被綁架所受的傷…也是真實的…」

 

裴秀智當然看出鄭秀妍眼中的心疼,直接岔開話題…

 

「秀妍…妳跟妳妹妹明明是同父異母的姊妹…怎麼感情會那麼好…我跟我妹同父同母都沒妳們那麼親呢…」

 

鄭秀妍將剩餘的紅酒一口飲盡,吐出濃濃的酒氣…

 

「我們…跟妳們不一樣…」

 

 

 

 

隔天一早,裴秀智單槍匹馬來到TBN

 

如她所預料,即使沒有預約,鄭秀晶還是馬上接見她,裴秀智大搖大擺的走進總經理辦公室,與坐在辦公桌前的鄭秀晶直接對到眼。

 

瞬間,電光火石。

 

「裴小姐…怎麼有空過來?」鄭秀晶離開座位,來到裴秀智面前。

 

「我來看是哪隻小貓,咬傷我家秀妍的。」

 

「要找貓來我這裡做什麼?」

 

裴秀智扯了下嘴角…

 

「鄭總…您比我更清楚,妳姊姊不能受傷…我只不過在外套上面灑了點香水,妳就咬出血了…會不會太偏激了?」

 

「裴小姐,您太小題大作了…只是咬一口,不會出什麼事的,而且被咬的人都沒說話了,妳替她著急什麼?」

 

「妳!」

 

「裴小姐,妳該不會以為我沒在姊姊面前揭穿妳,就等於承認妳們的關係了吧?我告訴妳…門都沒有…」

 

「呵…看來您存心要跟我槓上了?」

 

「妳好像沒有認清楚自己的身分…妳只是我姊姊的…情…好吧…我也不知道妳到底算什麼…反正,她從沒在我面前提過妳,代表她根本不承認妳,而我是她的親妹妹…妳有什麼跟我叫板的資格?」

 

裴秀智被鄭秀晶的話激怒了,氣得口不擇言…

 

「妳還知道自己是妹妹啊,利用自己跟秀妍的血緣關係,對秀妍予取予求…秀妍有妳這樣的妹妹…真是她的悲哀!」

 

「妳說什麼?」

 

「我有說錯嗎?妳身為鄭家的繼承人之一,卻把所有責任都丟給秀妍!秀妍在韓國辛苦打拼,妳卻逃到國外讀書,連妳父親住院都不回來…整整一年,都是靠秀妍一個人苦撐整個龍基…秀妍還要每個月從忙碌的行程中抽空飛到大老遠的美國看妳…妳說…妳這個妹妹…除了惹禍…還有哪裡對得起妳姊姊?」

 

「我…」

 

「鄭二小姐,鄭秀妍傷心難過的時候…妳在哪裡?她為了公務焦頭爛額,連飯都沒有時間吃的時候,妳在哪裡?一直以來,陪伴她的人是我…不是妳這個妹妹。」

 

裴秀智看到鄭秀晶蒼白的臉色,就知道自己贏了。

 

在這場師出無名的戰役中,她第一次嘗到勝利的果實。

 

 

 

 

下午時分,泰瑞集團總公司齊聚各大集團的代表,他們都是來競標泰瑞集團底下的子公司,金在中也以龍基集團的代表來到這裡,但神色不如上次自信。

 

因為這次他是來放水的,刻意要讓金銘拿到泰德電影。

 

金在中不知道鄭秀妍下這個指示的目的是什麼,但也只能聽從,於是毫無意外地,金鐘鉉順利用低價拿到了泰德電影。

 

金鐘鉉當然看得出來龍基放水,但覺得是他應得的,金鐘鉉可記得當初被龍基皇太女整得有多慘。

 

然而,當金銘拿到泰德電影的消息傳到鄭秀晶耳裡,鄭秀晶還不敢置信,打了通電話給姊姊後,才接受現實。

 

「秀晶…這次泰德就給金銘吧,我會找更好的公司給妳。」

 

鄭秀晶聽得出姊姊的語氣有些無奈,似乎這次的競標不是鄭秀妍能夠左右的,但還是覺得不甘心,打電話想找Amber晚上喝一杯,沒想到Amber有應酬,這下子想喝酒都沒人陪了。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崔珉豪走進來。

 

「總經理,這裡有幾份資料請您過目。」

 

「好,放在那邊吧。」

 

崔珉豪放下文件就想離開,鄭秀晶看到崔珉豪想起前陣子跟姊姊的衝突,那件羅生門到現在都沒有答案。

 

「等等…崔經理…」

 

「總經理,您有什麼吩咐?」崔珉豪停下腳步。

 

「你今天晚上有空嗎?」

 

「總經理…您的意思是?」

 

「有些事我想問你…晚上吃個飯吧,方便嗎?」

 

「當然可以。」

 

到了晚上,鄭秀晶與崔珉豪到公司附近的餐廳用餐,為了避免發生像上次那樣被人誤會,鄭秀晶訂了包廂。

 

鄭秀晶坐在崔珉豪對面的位子,拿起菜單就說…

 

「點吧,這頓我出。」

 

「可是…讓女孩子出錢…不太好吧…」崔珉豪說。

 

「這間餐廳的消費…你吃不消的…別逞強。」

 

「呃…是。」崔珉豪勉為其難的點頭。

 

除了菜餚,鄭秀晶還點了紅酒,崔珉豪因為開車不打算喝酒,鄭秀晶則喝的兇。

 

兩人吃飯時,幾乎都在談公務,等到上甜點時,崔珉豪就轉移話題…

 

「總經理…您今天找我來,是想問我什麼?」

 

「上次員工聚會…我似乎喝多了,什麼都不記得…聽下屬說那天是你送我回去…但我姊姊好像來接我了…你們應該有碰面…還記得那時候發生什麼事了嗎?」

 

「總經理…怎麼會突然提起那件事?副董跟您說了什麼嗎?」崔珉豪緊張的看向鄭秀晶,深怕鄭秀晶聽到了什麼不利於自己的傳聞。

 

「沒什麼…我只是好奇…」

 

「那天我正要將總經理攙扶到我的車上時,副董趕來接您,只是這樣而已。」

 

「那應該就是回家以後發生的…」鄭秀晶嘟囔的說。

 

「總經理,您說什麼?」

 

「沒事…既然沒發生什麼事,那就別聊這個話題了。」

 

鄭秀晶似乎有點喝多了,為了讓自己清醒過來,就到洗手間洗把臉,結果不小心在走廊撞到人。

 

「抱歉…」

 

鄭秀晶抬頭看向撞到的人,瞬間愣住了…

 

「是你?」

 

「鄭小姐,真巧。」金鐘鉉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鄭秀晶。

 

「哈…拿到泰德電影,跑來這裡慶功啊?」鄭秀晶的語氣酸到掉牙。

 

「妳怎麼知道。」金鐘鉉馬上反擊,出言刺激鄭秀晶。

 

鄭秀晶一手指著金鐘鉉,咬牙切齒的說…

 

「我告訴你…泰德本該是我的,我不知道你在背後搞了什麼小動作,你給我記住…」

 

鄭秀晶撂下狠話就打算離開,金鐘鉉叫住了她…

 

「鄭小姐。」

 

「幹嘛?」鄭秀晶不耐煩的回頭。

 

「鄭小姐,妳好像忘了自己做了什麼缺德事…為了個小車禍,就把我跟我前女友弄得那麼慘,我拿到泰德電影也只是小小的補償。」

 

「補償?你再說一次!」

 

鄭秀晶想跟金鐘鉉吵下去,崔珉豪跑過來阻止了她…

 

「總經理,您喝多了,我送您回去吧。」

 

「放開我!」

 

崔珉豪拉著鄭秀晶想要離開,金鐘鉉火上澆油的說…

 

「像妳這麼野蠻的女人,我才不想娶!」

 

「你!」

 

「總經理!我們走吧!」

 

崔珉豪開車送鄭秀晶回家,鄭秀晶在車上還是滿腹怒氣…

 

「那個傢伙…真是欺人太甚…」

 

「總經理,別再生氣了,喝點水解酒吧。」

 

崔珉豪給鄭秀晶一瓶礦泉水,鄭秀晶打開喝了幾口,就一手搭在車窗不發一語。

 

經過一段車程,車子抵達鄭家大門口…

 

「總經理,到家了。」

 

「我真的有那麼糟嗎?」鄭秀晶毫無頭緒的問了這句。

 

「總經理…妳還在氣金先生剛才說的話?」

 

「你也是男人,我問你,我真的有那麼糟?」

 

崔珉豪搖頭,用最柔軟的語氣說…

 

「怎麼會…總經理是個很有魅力的女人。」

 

「真的?」

 

鄭秀晶很滿意崔珉豪的答覆,但崔珉豪之後的舉動,出乎鄭秀晶的意料。

 

崔珉豪在鄭秀晶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撫上鄭秀晶的臉,親吻鄭秀晶的臉頰…

 

「總經理…讓我非常著迷。」

 

崔珉豪看到鄭秀晶傻住了,還以為鄭秀晶被自己魅力迷倒,沒想到鄭秀晶猛然將崔珉豪推開,鬆開安全帶急忙下車。

 

「總經理!」崔珉豪跟著下車。

 

鄭秀晶想直接回家,沒想到一抬頭就看到鄭龍珠跑過來,鄭龍珠看到鄭秀晶跟崔珉豪在一塊兒,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好啊…還真的在這裡…oppa!你跟秀晶…」

 

鄭秀晶不想攙和這對情侶的事,想直接回家,鄭龍珠卻抓住她的手…

 

「秀晶!我話還沒說完!」

 

「妳放手!」

 

「今天的事沒搞清楚我是不會放妳走的!」鄭龍珠仍然死抓著不放。

 

鄭秀晶目光瞬間變得凌厲,瞪向鄭龍珠的那一眼,就像要把對方生吞活剝…

 

「我叫妳放手。」

 

鄭龍珠被鄭秀晶的狠勁嚇到,觸電般的鬆開雙手…

 

「秀晶…妳…妳還是要跟我說…妳跟oppa到底是什麼關係…」

 

「沒有任何關係,表姊妳管不好妳的男人,也不要讓他來煩我。」

 

「妳這話什麼意思?」

 

鄭秀晶不斷用手背抹去臉頰上殘餘的噁心感,用極冷的口吻說…

 

「我的意思很簡單,他被開除了。」

 

鄭秀晶丟下這句話就直接走進家門,崔珉豪與鄭龍珠呆站在原處,相看無言。

 

回到家後,鄭秀晶跑去浴室洗臉,等洗去臉上的噁心感,就問管家鄭秀妍人在哪裡,管家說鄭秀妍一個人在花園待著。

 

鄭秀晶走進花園,看到鄭秀妍坐在長椅上,手邊還擺著瓶紅酒。

 

「姊。」

 

「秀晶?妳回來啦…坐這。」鄭秀妍拍了拍身旁的空位,鄭秀晶就過去坐下。

 

「怎麼在這裡喝酒?」鄭秀晶踢了下酒瓶,瓶子翻倒了,才知道裡面是空的。

 

「妳也喝酒了啊。」鄭秀妍說話時,還輕笑了幾聲。

 

鄭秀晶看著明顯喝多的鄭秀妍,有些陌生,但也有些好奇…

 

「姊…我剛剛開除了崔珉豪…」

 

「為什麼?」

 

「他…他親我…」

 

鄭秀妍張著迷茫的雙眼望向鄭秀晶,果然看到鄭秀晶的臉頰有一塊是紅的。

 

「他親妳臉?」

 

「對,突然就親上了…」

 

鄭秀妍眨了下眼,就往鄭秀晶靠過去,在妹妹發紅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這樣就好了吧?」

 

「恩…」鄭秀晶連另一側的臉頰也發紅了。

 

「明天我會處理崔珉豪的事,別擔心。」

 

「姊…這些年…辛苦了…」

 

「怎麼突然說這種話?」鄭秀妍撿起地上的酒瓶,發現空空如也又丟了回去。

 

「姊…在妳眼中…我是個很不負責任的妹妹吧…沒有幫忙分擔龍基的業務…只是一味的給妳找麻煩…明明妳很忙…卻還是總讓妳到美國來找我…這樣的我…這樣可惡的妹妹…」

 

「不是的…」鄭秀妍搖搖頭。

 

「秀晶,我很慶幸這輩子能遇見妳…真的…」

 

「可是…」

 

「秀晶…我很清楚…不是妳需要我…而是我需要妳…是我離不開妳…我才是那個長不大的人…」

 

鄭秀晶聽了姊姊的話,頓時豁然開朗。

 

我才是…姊姊需要的人

 

裴秀智…

 

妳這個挑撥離間的壞女人…

 

 

 

 

金鐘鉉回到家後,本來想直接倒頭就睡,沒想到父親叫他到書房。

 

「爸,有什麼事嗎?」金鐘鉉像個學生乖乖站在書桌前。

 

金董事長將菸草塞進煙斗裡,點火後,房內飄散出一片煙霧…

 

「你又跟鄭家二小姐吵起來了?」

 

「您知道啦…」

 

金董事長將煙斗指向金鐘鉉…

 

「鐘鉉,你不要因為成功併購泰德電影就得意忘形,這塊餅是龍基施捨給你的。」

 

「是因為上次的緋聞?」金鐘鉉裝傻的問。

 

金董事長點頭…

 

「你找時間跟鄭家二小姐吃頓飯,化解之前的不愉快。」

 

金鐘鉉馬上否決…

 

「那個二小姐脾氣衝得很,想要跟她平心靜氣吃頓飯很難。」

 

「很難你也得去做!龍基那位打算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可要好好表現。」

 

「爸…我真的不喜歡她。」金鐘鉉聽到父親的話,皺起了眉。

 

「我當初娶你母親,誰說我喜歡她了?感情是可以培養的。」

 

「爸,你沒看到泰瑞集團被弄得多慘嗎?鄭家的女人根本蛇蠍心腸,我要是娶了鄭秀晶,我們金銘會不會就是下一個泰瑞?」

 

「所以我才給你安排鄭「二」小姐啊,鄭秀晶可不是鄭秀妍,因為當年的綁架案,她從小被鄭家當作溫室裡的花朵細心照料著,心思單純的很,跟被訓練為接班人的鄭秀妍完全不同,鐘鉉啊,金銘的未來,可就靠你了。」

 

 

 

 

裴秀智受雜誌邀約,到英國拍攝畫報,五天後才回到韓國,為了拍攝而染的金髮在烈陽高照的韓國街頭顯得格外耀眼。

 

裴秀智坐上保母車後,助理就問…

 

「秀智xi,想吃中飯了嗎?」

 

「不要,時差還沒調回來,不餓,送我回家吧。」

 

「好。」

 

助理讓司機開往裴秀智的家,裴秀智靠在椅背上閉眼休息…

 

「對了,上次說的那部戲,什麼時候進組?」裴秀智說話的語氣還懶洋洋的。

 

「這個…」

 

「怎麼了?」

 

「秀智xi,那部戲不知道為什麼延期了,遲遲沒有進展,我們打電話問過了,但對方也沒辦法給很明確的答覆。」

 

「還有這種事…那之前談好的災難片電影呢?會不會影響行程?」

 

「那個…也出狀況了…」

 

聽到這裡,裴秀智睜開雙眼…

 

「這是怎麼一回事?怎麼都出狀況了?你們是不是有事情沒告訴我?」

 

助理看了下前方的司機,然後湊向裴秀智,低聲的問…

 

「秀智xi…那個…社長不讓我問,但我還是想問問妳…妳是不是得罪到誰了…好像有人在背後壓著妳的資源…」

 

「得罪?我會得罪誰?」

 

裴秀智話剛說完,腦海裡就浮現一人的面孔…

 

「哈…我好像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改變路線,送我到TBN。」

 

半個小時後,保母車停在TBN的停車場,裴秀智拋下助理獨自上樓。

 

「我要找你們總經理。」裴秀智站在總經理秘書的桌前。

 

「稍等一下,我打給電話。」

 

朴孝敏打了通內線給鄭秀晶,鄭秀晶聽到裴秀智過來了,馬上答應讓她進來。

 

「裴小姐,請進。」

 

裴秀智走進辦公室,看到鄭秀晶坐在沙發上喝茶,就坐到鄭秀晶對面。

 

「喔?裴小姐,妳怎麼來了?」鄭秀晶故作驚訝的問。

 

「鄭二小姐還真是貴人多忘事,是您讓我來找您的。」

 

鄭秀晶看了眼裴秀智張揚的金髮,順勢挑了下眉…

 

「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

 

「呵…」

 

裴秀智冷哼了一聲,翹起二郎腿,打算跟鄭秀晶耗下去。

 

但鄭秀晶的耐心也不是蓋的,自顧自的喝茶,完全將裴秀智當作空氣。

 

最後,是裴秀智先沉不住氣…

 

「鄭總…您不是那麼小家子氣的人吧?」

 

「我不懂妳在說什麼。」

 

「我的片約、戲約紛紛出問題了…這不是鄭總您的傑作嗎?」

 

鄭秀晶也不打算跟裴秀智耗下去,直接說了…

 

「我承認是我下的命令…但我是為了給妳一些懲罰…」

 

「懲罰?」

 

「挑撥我們姊妹感情…不該被懲罰嗎?」

 

「鄭二小姐,該去治療妳那戀姊癖了…」

 

「妳說什麼?」

 

「我說的很清楚…鄭二小姐,妳非得把妳姊姊逼成老處女才開心嗎?」

 

「如果姐姐遇到好對象,我當然會同意,但妳,絕對不行。」

 

「鄭二小姐…您可要記得這句話…不要食言啊…」

 

裴秀智拋下這句話轉身就走,鄭秀晶沒有反駁,只是眼睜睜看著裴秀智離去。

 

 

 

 

裴秀智離開TBN後,直接去了龍基總部,熟門熟路地踏進副董辦公室。

 

「怎麼過來了?」鄭秀妍邊簽著文件邊問。

 

「想妳啊~

 

裴秀智知道不能干擾鄭秀妍辦公,於是坐到辦公桌上,抓起鄭秀妍的左手,玩著手腕上的手鍊,絲毫沒查覺手鍊哪裡不對勁。

 

「倫敦好玩嗎?」鄭秀妍問。

 

「無聊死了,每天都在拍攝,下次陪我去吧。」

 

「那可能是後年的事了,我的行程已經排到…」

 

裴秀智打斷鄭秀妍的話…

 

「妳不要說破,讓我開心一下嘛。」

 

鄭秀妍始終沒抬頭看向裴秀智,讓裴秀智忍不住抱怨…

 

「妳都不看看我的新髮型?染的過程很辛苦的,頭髮都斷了好幾根。」

 

「喔?」

 

鄭秀妍抬頭看了裴秀智那一頭金髮,伸手爬梳裴秀智的長髮,果然指縫就銜上幾根金髮…

 

「以後別染這種…傷髮質。」

 

「可是好看啊~這次新畫報一定會讓妳驚豔的,對了,我剛剛去了TBN一趟,聽說廣告部的經理被閃電辭退,連他父親的音全娛樂也倒閉了,是發生了什麼事?」

 

鄭秀妍拿鋼筆敲了下裴秀智的手背…

 

「八卦。」

 

「告訴我啦~」裴秀智拉著鄭秀妍的手不斷晃啊晃的。

 

「那個傢伙…做了不該做的事。」

 

鄭秀妍說話時,雙手下意識的收緊,將裴秀智的手握得好痛。

 

「秀妍…痛…」

 

「不好意思。」鄭秀妍鬆開了手。

 

「好啦,我就不問妳原因了,妳一定有妳的理由,我就先回家倒時差。」

 

裴秀智親了下鄭秀妍的臉,就拎著包包離開,裴秀智剛走沒多久,副董秘書室接到來自泯錫醫院的電話,咸恩靜打了通內線給鄭秀妍。

 

「副董,有電話…」

 

「龍珠又打來了嗎?告訴她我不在。」鄭秀妍下意識以為鄭龍珠又打來騷擾。

 

「不是鄭總經理,是董事長找您。」

 

「董事長?轉進來吧。」

 

鄭秀妍做了個深呼吸後,才接起電話…

 

「爸,您打給我?」

 

「金家的公子晚點會請秀晶吃飯,秀晶比較聽妳的話,妳跟她好好說說,勸勸她。」鄭基耀開門見山的說。

 

「什麼…您說金鐘鉉嗎?」

 

「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了,這次妳不准在背後玩花樣,事關龍基的未來,懂嗎?」

 

鄭秀妍一時之間沒辦法回應,內心充滿掙扎。

 

「秀妍?聽到了嗎?」

 

「我知道了,爸請放心。」

 

掛了電話後,鄭秀妍長嘆了一口氣,她的心情瞬間掉到了谷底,所以在下午的會議連環開砲,咸恩靜都感覺到鄭秀妍自那通電話後,脾氣變得暴躁許多。

 

到了下班時間,鄭秀晶打了通電話給鄭秀妍…

 

「姊,妳還在公司嗎?」

 

「嗯,等一下還有個會要開。」鄭秀妍說話時,還捏著眉心。

 

「我這裡剛結束,我去接妳吧。」

 

「不用…妳先回家吧,我不知道還要多久。」

 

「沒關係,我可以在妳辦公室等啊。」

 

「好吧…」

 

鄭秀晶開車到達龍基時,辦公室裡果然空無一人,鄭秀妍還在開會。

 

本來鄭秀晶是打算在沙發區小憩片刻,但看到鄭秀妍辦公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就走過去幫忙整理,剛好瞄到椅墊上有一絲金髮,臉色就垮了下來。

 

因為,她想起了今天才遇到的那個女人…

 

正是一頭金髮…

 

半小時後,鄭秀妍結束會議回到辦公室…

 

「秀晶,妳等很久了吧?」

 

「還好…」鄭秀晶雙手抱胸的坐在鄭秀妍的座位上。

 

「回家換我開車吧。」鄭秀妍說。

 

「恩。」

 

回家途中,鄭秀妍不斷瞄向鄭秀晶,想找個時機開口,終於等到一個紅燈…

 

「秀晶…晚點金銘那位,會約妳吃飯…」

 

「喔…」

 

「妳可以不答應的,回絕也沒關係,後面我來搞定。」

 

「我會去啊,為什麼不去。」

 

鄭秀妍詫異的轉頭看向鄭秀晶…

 

「妳說什麼?」

 

「車禍事件都過去了,是時候跟他說清楚,商業沒有永遠的敵人,不是嗎?」

 

「所以…妳會去?」鄭秀妍此刻的笑容有些牽強。

 

「嗯,姊也希望我答應吧?」

 

鄭秀妍硬是撐起微笑…

 

「當然,就像妳說的,沒有永遠的敵人,能夠跟金銘化敵為友是最好的。」

 

 

 

 

三天後,鄭秀晶跟金鐘鉉約在一間西餐廳吃飯,兩人雖然都說要拋下過往的成見,和和氣氣地吃頓飯,但吃飯過程中,兩人沒有都交談,很快就輪到吃甜點。

 

「鄭小姐貌似不喜歡跟我吃飯?」金鐘鉉問話時,不斷用叉子戳著盤中的巧克力蛋糕。

 

「沒有啊。」鄭秀晶倒是認真吃著冰淇淋。

 

「鄭小姐都在發呆呢,是覺得我這個人很無趣?」

 

「你是有點無趣。」鄭秀晶隨口一說。

 

金鐘鉉愣住了,然後揚起笑容,他還沒碰過敢對他說這種話的人。

 

眼前這個女生…很有趣啊…

 

但鄭秀晶顯然一點都不覺得有趣,拎起包包就想走人…

 

「時間也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明明才過了不到一小時…」

 

金鐘鉉先是嘟囔說了一句,接著出聲挽留鄭秀晶…

 

「鄭小姐…等等…」

 

「還有什麼事?」

 

「鄭小姐是TBN的老闆,我也是從事影視這一塊的,有時間我們再吃個飯吧,一起交流工作上的事。」

 

「我很忙的。」鄭秀晶並不想跟眼前的男人有所糾纏。

 

「那我在TBN附近找個餐廳,等確定好時間再打給妳?」

 

鄭秀晶看金鐘鉉那麼積極,也不好拒絕…

 

「好吧。」

 

鄭秀晶之所以想那麼快回到家,是不想讓鄭秀妍一個人吃飯,但她提早回家,讓所有人措手不及。

 

管家站在玄關等候,不時用手帕擦著冒汗的額頭,等到鄭秀晶進屋,就急忙問…

 

「二小姐…您怎麼提早回來了?」

 

「有很早嗎?姊姊呢?還在吃飯嗎?」

 

鄭秀晶邊說邊邊往飯廳走去,管家趕緊跟了上去…

 

「那個…大小姐她…」

 

鄭秀晶遠遠就看到飯廳亮著燈,心想鄭秀妍一定在飯廳,就加快腳步走過去。

 

「二小姐…別走那麼快!二小姐!」

 

鄭秀晶走進飯廳,看到坐在位子上的鄭秀妍,揚起了笑容…

 

「姊…我…」

 

當看到那位不速之客,鄭秀晶的笑容瞬間消退,她沒想裴秀智會在她家,甚至坐在她的位子上。

 

「秀晶,今天家裡來了位客人,妳應該也見過,裴秀智小姐。」

 

鄭秀妍的表情沒有一絲慌亂,瞳孔更沒有半分心虛,裴秀智則偷偷對鄭秀晶眨了下眼,她雙眸中每分笑意都像在挑戰鄭秀晶的底線。

 

鄭秀晶很想馬上離去,但想到這裡是自己的家,為什麼要逃?

 

於是,她拉開兩人中間的椅子,直接坐下。

 

 

 

 

真正的飯局,現在才要開始。

 

 

 

 

 

================================

追上之前的進度,沒有存稿了...ORZ...

之後就真的要周更了...

 

創作者介紹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Chu
  • 鐘鉉的爸爸因抽煙草的習慣,
    那他會不會就當年綁架秀晶的那人,
    而秀晶現在為了讓秀妍吃醋與生氣,
    不會惹出了更多麻煩吧
  • 走跳貓
  • 表面上私底下好像都糾纏在一起了
    金董好像太有自信了水晶也不是吃素的
    會越來越有趣了
  • YS
  • 秀晶在捉弄姐姐,秀妍也吃醋了,真可愛,好期待下一集
  • HOU
  • 終於要追上新進度
    而且重新寫過終於讓秀智跟秀晶正面對上哈哈
    好期待之後的發展但是心情也很複雜因爲這篇個人太喜歡秀智線惹♡然後恭喜七月姊姊來台
  • P大小粉絲
  • 阿阿阿阿 好精彩
    終於正面開戰了
    好期待下一篇
    最近更文頻率好高喔
    P大辛苦了
  • C_OMG
  • 看到一樓的留言驚嚇了一下

    想想這也不是不無可能,畢竟向來P大都埋梗的功力總是讓人有“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

    暗花明又一村”的感嘆啊哈哈哈哈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