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ica jung vogue taiwan (2)  

 

 

       

 

 

Chapter 11

 

 

 

 

籠子裡的雛鳥啊…

 

請妳不要太快長大,不要探頭看籠子外的風景。

 

外面的世界太危險,連高貴的鳳凰也可能墜落為泥。

 

妳只要一直待在籠子裡就好…

 

只需要望著我就好…

 

 

 

 

今日的首爾吹起溫熱的風,天空萬里無雲,抬頭就能看見湛藍色的天空。

 

中午時段,川流不息的車流中,大明星裴秀智正在一輛休旅車裡閱讀劇本。

 

她臉上掛著足以蓋住整張臉的墨鏡,雙眼始終盯著劇本上密密麻麻的字。

 

然而,不遠處的高聳的建築,吸引了她的視線。

 

她抬頭望向金碧輝煌的泰瑞集團總部大樓,嘴角忍不住上揚,笑意裡多少帶有些幸災樂禍。

 

任誰都沒想到,權傾一時的泰瑞集團,竟然宣布破產了,甚至很快就會成了群雄割據的一大塊肥肉。

 

一想起讓泰瑞集團從雲端掉落的那個人,裴秀智的笑意更深了,但笑容很快就淡去,她將視線收回,放在劇本上。

 

同時,在萬龍飯店,鄭家三姊妹正在聚餐,在隱密的包廂裡,鄭敏雅、鄭敏淑與鄭敏德三姊妹正聊著八卦。

 

桌上滿是精緻菜餚,身為大姊的鄭敏雅先動筷,兩個妹妹才敢用餐。

 

「二妹,聽說妳家在中最近鋒頭很健?」鄭敏雅問。

 

「大姊,沒有這回事。」鄭敏淑笑著搖頭,笑容有些尷尬。

 

一旁的鄭敏德聽到二姊的話馬上翻了個白眼,急忙插話

 

「二姊妳就別裝傻了,在中這次負責併購泰瑞,要是成功了,他在龍基的地位就更穩固了,二姊你兒子真出息啊,哪像我家龍珠,天天只記得做便當給那個臭小子吃。」

 

鄭敏德雖然是說給二姊聽的,但身為大姊的鄭敏雅臉色卻不對了

 

二妹啊,既然秀妍把這個重任交給在中,那在中可要好好幹。」

 

「謝謝大姊提醒,我會一直叮囑他的。」

 

或許是想起了自家兒子的不爭氣,鄭敏雅瞬間沒了食慾,放下筷子就起身

 

「你們慢吃,我去一下洗手間。」

 

等鄭敏雅離開包廂,鄭敏德猛然笑出聲來,讓鄭敏淑有些糊塗了

 

「小妹,妳笑什麼?」

 

「哈哈,二姊,太好笑了!我好久沒看到大姊吃鱉了!」

 

「什麼意思啊?」

 

「二姊,妳是真不懂還是裝傻啊?現在整個龍基裡,最得秀妍倚重的就屬妳家在中了,大姊心裡肯定很不是滋味啊,誰不知道她兒子不成才。」

 

小妹,別在背後說這種話,大姊聽了會不開心的。」

 

「我說的可是實話啊!」

 

而兩人談論的主角正忙的昏天暗地,金在中整天都為了泰瑞的整併案奔走。

 

像今天,金在中特別回到龍基總公司跟鄭秀妍報告併購進度,一進公司就有許多高層前來與金在中攀談,一時之間,金在中所到之處都湧進人潮,多到他幾乎無法抽身,最後是協理突破重重人海,帶領金在中進電梯的。

 

兩人搭上電梯後,金在中才鬆了口氣…

 

「今天大家是怎麼搞的…變那麼熱絡…」

 

「呵呵,金總,您不知道您最近是公司裡的話題人物嗎?」

 

「我?為什麼?」金在中茫然的看向協理。

 

「您不是在處理併購案嗎?副董把那麼重要的案子交給您…就代表

 

協理滿臉笑意的對金在中說…

 

「就代表金總您之後會一路攀升啊~」

 

「喔…我?不敢當!不敢當!」

 

「金總別謙虛了,您很快就會進這棟樓了,搞不好…樓層還不低呢。」

 

面對協理的奉承,金在中只是扯了下領帶,沒敢再說話。

 

電梯直達十樓,金在中等總祕的通報後,就拿著報告書走進副董辦公室。

 

鄭秀妍正用電腦處理事情,看到金在中進來了才放下工作。

 

「你來啦。」

 

「是,副董,請您過目。」

 

金在中將整併計劃書放到鄭秀妍面前,鄭秀妍拿起來仔細翻閱。

 

諾大的辦公室裡一片靜謐,金在中連呼吸都怕太大聲。

 

「很好。」

 

聽到鄭秀妍的回應,金在中才鬆了口氣,但隨之疑問就衝出口…

 

「不過…副董,我有一個疑問。」

 

「請說。」鄭秀妍抬頭看向金在中。

 

「副董,您之前要求龍基旗下產業解除與泰瑞集團的合作,就是為了併購銳新石油嗎?」

 

鄭秀妍挑了下眉後說

 

「沒錯,泰瑞是刻意要讓它破產的。」

 

鄭秀妍無視金在中的錯愕,起身走到金在中面前,神清淡然的說

 

「我跟泰瑞崔家之所以定下婚約,就是為了這一刻。」

 

「副董…您為了得到泰瑞集團…連婚姻也…」

 

「對鄭家人來說,婚姻本來就只是商業上的手段…我之所以告訴你這些事,是要讓你知道我要定泰瑞了,聽懂了嗎?」

 

「是。」

 

金在中儘管舉止服從,但鄭秀妍從金在中的眼神裡看到奇異的閃爍

 

「還有別的問題嗎?」

 

「那個…我上次去泰瑞談併購的事…聽說泰瑞的崔董事長久病不起…他兩個兒子都潛逃出國了…現在的泰瑞群龍無首…」

 

「所以呢?」

 

「沒有…只是覺得崔董事長有點可憐…」

 

「可憐?」

 

鄭秀妍皺起了眉,似乎很排斥「可憐」這兩個字,她一手搭上金在中的肩…

 

「表哥,當初泰瑞拼命挖我們龍基牆角的時候,他們可不覺得我們可憐。」

 

鄭秀妍轉身指向窗外…

 

「表哥…你看看外頭的世界,看看這居高臨下的風景…」

 

金在中跟著鄭秀妍一同看向窗外,湛藍的天空下,是密密麻麻的街景。

 

「這樣的風景不是憑空掉下來的,是用許多人的鮮血跟眼淚換來的,要繼續站在這樣的高處,唯一需要的是狠毒,不是憐憫。」

 

鄭秀妍話才剛說完,一道人影就從兩人眼前墜落,兩人都楞住了,直到總祕衝進來…

 

「副董!有人墜樓!」

 

 

 

 

十分鐘後,電視新聞爆炸性的報導龍基總公司的墜樓事件。

 

死者是泰瑞集團的崔董事長,從頂樓高空墜落,當場不治身亡。

 

鄭秀妍邊用平板看新聞報導,邊趕往泯錫醫院,總祕則在一旁匯報墜樓事件

 

「報告副董,崔董事長好像是利用清潔工的員工電梯到頂樓的。」

 

「竟然就這樣讓他輕易的進樓了…保安到底在做什麼…還嚇到秀晶了…妳再打電話到醫院問秀晶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是。」

 

鄭秀妍一手扶著額,內心滿是焦急,她怎麼都沒想到泰瑞的崔董事長會選擇到龍基來跳樓,更沒想到會剛好摔在秀晶的座車上。

 

一到達泯錫醫院,鄭秀妍直衝VIP病房,她看到鄭秀晶已經醒過來坐在病床上,便忍不住衝過去將鄭秀晶一把抱住…

 

「秀晶!妳沒事吧?」

 

「姊…我沒事…」鄭秀晶說話時,嘴唇仍顯蒼白。

 

「妳應該嚇壞了吧…」

 

鄭秀晶沒有否認,因為那畫面太過震撼了。

 

當時,她的座車剛停在龍基門口,鄭秀晶正準備下車,突然頭頂碰一聲,鄭秀晶就趕緊下來查看。

 

這一看,就成了鄭秀晶心裡永遠的陰霾。

 

「姊…為什麼…為什麼崔董事長…要這樣做…」

 

「秀晶…別想了…都忘了吧…」

 

「姊…我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不然…為什麼會有人死…」

 

「那只是意外…」

 

「意外?」

 

「嗯…」

 

鄭秀妍坐在床邊,雙手捧著鄭秀晶的臉,用拇指輕柔的推去鄭秀晶臉上的淚痕…

 

「別怕,有我在,妳要記住…就算有錯…也都是我的錯…與妳無關。」

 

「姊…不是這樣的…」

 

「不,秀晶,妳聽我說,妳只要記住,這都是我做的,都是我犯的錯…不過…」

 

鄭秀妍握住鄭秀晶的手,略帶遲疑的說…

 

「不過…秀晶…我希望…妳不會因為我手髒了…就拋下我…」

 

「姊!不會的!我絕對不會!」

 

這時,鄭秀妍的手機響起,只好放開鄭秀晶的手…

 

「我接一下電話。」鄭秀妍拿著手機走出病房。

 

鄭秀妍過了一個多小時才回到病房,鄭秀晶看到鄭秀妍臉上的疲態…

 

「姊,很忙就不要留在這裡了,我沒事的。」

 

鄭秀妍搖頭,將手機放在桌上,就躺到鄭秀晶身旁。

 

「我就在這裡,不會走的。」鄭秀妍轉頭看向近在眼前的鄭秀晶。

 

「姊,妳說的喔。」鄭秀晶笑著點頭。

 

「當然,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了,對了,都到醫院了,要不要上去看爸?」鄭秀妍問。

 

「不要,我那麼狼狽,爸一定會說我軟弱。」

 

「秀晶…才不會呢…」

 

「反正我不要。」

 

鄭秀晶翻身背對鄭秀妍,明擺著不想去見父親,鄭秀妍只好由她去。

 

「好吧…我陪妳休息一下。」鄭秀妍起身將燈關上,然後回到鄭秀晶身邊躺著。

 

關燈後,一開始眼前只有一片黑暗,到後面慢慢變成朦朧的輪廓,鄭秀妍看著鄭秀晶的背影,以為鄭秀晶會一直背對自己,正要閉上雙眼時,感覺到自己的手被環住。

 

「姊…」

 

「嗯?」

 

「我只是想說…如果妳的手髒了…我會幫妳擦乾淨的…」

 

「那妳可能這輩子就擦不完呢…」

 

「沒關係,反正我們是姊妹,一輩子分不開的。」

 

面對鄭秀晶的真情實意,鄭秀妍只能以沉默來回應。

 

 

 

 

鄭秀晶醒來時,已經夜幕低垂,她睜開眼第一件事就是看鄭秀妍在不在身邊。

 

然而,身邊的空缺很明白的告訴她,姊姊已經走了。

 

「總經理,您有好一點了嗎?」

 

朴孝敏看到鄭秀晶醒了,趕緊放下削到一半的水果,跑到病床旁關心。

 

「我還好…姊…不是,副董什麼時候離開的?」

 

「副董在一個小時前離開了,她吩咐我要好好照顧您。」

 

「喔…好吧…」

 

在鄭秀晶休養的同時,鄭秀妍正在龍基與一大票律師團商討該怎麼處理墜樓案。

 

「副董,我們律師團經過討論,確認貴公司在崔董事長的自殺案中沒有任何罪責。」

 

鄭秀妍點頭,接著說…

 

「我想也是,我想反告崔董事長…他私闖我們公司,不僅驚嚇到我的妹妹,甚至讓龍基的名譽因此損害,你們給我想辦法反告回去。」

 

「呃…是。」

 

律師團接獲指示後,就抱著資料離開,而等沒有外人了,總祕才開口…

 

「報告副董,三大報紙都問候過了,今天不會出現任何泰瑞相關的新聞,會用其他的新聞替補進去。」

 

「很好…不過…就算拿掉了新聞,大家一定還是會在私底下議論這件事吧…他們一定在想泰瑞老董為什麼哪裡不去,偏偏選擇龍基跳樓?很簡單啊,泰瑞一定是被龍基搞垮的…」

 

「副董…您說的沒錯,已經有流言說是龍基害泰瑞破產…」

 

「那就先觀察今天的狀況吧,看這件事熱度會不會消了。」

 

「是。」

 

「對了,記得跟Big Fact說,新聞繼續報。」

 

「是。」

 

鄭秀妍看了眼手表後說…

 

「趁現在有空檔,妳幫我叫金總過來。」

 

總祕離開後,鄭秀妍的眼神不再銳利,她看著一處發呆,神情越發惆悵。

 

因為剛才她趁鄭秀晶熟睡時,見了父親一面。

 

鄭基耀似乎知道了泰瑞老董跳樓的事,對於鄭秀妍來見自己,一點都不意外。

 

「秀妍,別被這種事擾亂妳的計畫,泰瑞這塊大餅剛掉在地上,妳該煩惱的是要吃哪一塊。」

 

「是。」鄭秀妍仍然不敢抬頭看向父親。

 

「對了,記得分金銘一份。」

 

「金銘?」鄭秀妍怎麼也想不到父親會再次提到金銘。

 

「妳上次將金董的兒子弄得那麼慘,該給個補償吧,金銘一定也想吃這塊餅,妳就適度的讓一讓吧。」

 

「可是…」

 

「秀妍,人情可比金錢更值錢,懂嗎?」

 

「是…」

 

鄭秀妍儘管很不甘心,但還是得遵照父親的指示,她拿起金在中給的併購企劃書,看了兩眼就放下,因為鄭秀妍很清楚金銘想要哪一塊,那一塊剛好也是鄭秀妍最想要的。

 

半小時後,金在中匆匆忙忙趕到龍基。

 

「副董,您找我?」

 

「嗯,我們到沙發區坐下來談吧。」

 

鄭秀妍與金在中分坐在兩邊的沙發,鄭秀妍將企劃書放在兩人中間,她拿起鋼筆,在企劃書的名單上畫了一個圈…

 

「泰德電影…我們讓出去吧。」

 

「讓出去?」金在中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沒聽錯,我是要把泰德電影讓給金銘。」

 

「等等…我搞不太懂…副董怎麼突然會有這種想法?當初您最想要的不就是泰德電影嗎?吃下來後還可以與TBN整併…這不是當初的計畫嗎?」

 

「是這樣沒錯,但現在不能要了,我要你讓給金銘。」

 

「副董…」

 

「這件事就這麼決定了,我有我的考量,你照做就是了。」

 

「是,公司的事…副董您說了算,我先走了。」

 

金在中面露不悅的離開辦公室,鄭秀妍怎麼會不知道金在中心底的不甘心。

 

然而,豈止金在中不甘願…鄭秀妍自己都很不甘願…

 

 

 

 

到了下班時間,鄭秀妍本來打算離開公司後,去泯錫醫院探望鄭秀晶,但裴秀智的一通電話,讓她改變心意。

 

如同以往,鄭秀妍熟門熟路地開車前往裴秀智的住處。

 

一進門,裴秀智就拉著鄭秀妍往沙發走。

 

「秀智妳幹嘛?」鄭秀妍甩不開裴秀智的手。

 

「唉呦,妳先坐下。」

 

鄭秀妍被裴秀智壓在沙發上,還想說話,裴秀智就繞到後面去了。

 

「妳要幹嘛?啊!」

 

裴秀智雙手按在鄭秀妍的肩膀上,讓鄭秀妍痛得都叫出聲了。

 

「我幫妳按摩啊,今天發生那麼大的事,妳一定很累吧?」

 

「按摩可以,但是會不會太大力了?」

 

「有嗎?」裴秀智眨了下無辜的雙眼。

 

「啊!痛痛痛!裴秀智…我懷疑妳挾怨報復!」

 

「唉呦,是妳太勞累了~」

 

鄭秀妍抓住裴秀智的手,不讓裴秀智胡鬧下去…

 

「好了,別玩了,我問妳,妳剛才在電話裡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啊,崔振赫的弟弟包養了個二線的小明星…還帶著那個女明星逃出國,我跟那個女明星有共同朋友,所以知道那個女星在哪裡…」

 

「很好…是時候該讓他們回國了…」

 

「是啊,他們一回國,新聞就不會聚焦在你們龍基身上了,而且老實說…崔董要找人復仇,找的也是他兩個兒子啊…那兩個敗家子拿著虧空的款項在外國吃香喝辣的…遲早會遭天譴的…」

 

「好了…別說了…」

 

裴秀智看到鄭秀妍的眼神黯了下來,就不再說下去,從後抱住鄭秀妍…

 

「聽說…崔董是從頂樓墜樓的…妳應該看到了吧?」

 

「嗯…」

 

「妳被嚇到了吧?」

 

「才沒有。」鄭秀妍馬上駁斥。

 

「呵呵…」

 

「妳笑什麼?」

 

「妳啊妳…總是喜歡裝作堅強,在妳員工面前裝,在妳妹妹面前也裝,但在我面前妳不必苦撐,我想看妳軟弱的樣子…」

 

鄭秀妍將裴秀智環在脖子上的雙手扯開,轉頭怒瞪裴秀智…

 

「妳憑什麼認為妳可以對我說這種話?」

 

「秀妍…妳不累嗎?每天武裝自己,這樣活著很累吧…」

 

「這是鄭家…」

 

「不要再拿「鄭家女兒的責任」這種爛理由來騙自己…我知道妳很累…」

 

裴秀智伸手脫去鄭秀妍的外套,還將外套扔在地上…

 

「我所認識的鄭秀妍…不是眼前這個西裝筆挺的女人…而是在加州大學城的書店裡,那個穿著米白色毛線衫的女大學生…那個大學生手裡拿的雖然都是企業管理相關的書,但書裡夾著的是乾燥花做的書籤…我還記得是朵可愛的紫色小花…」

 

裴秀智雙手搭在鄭秀妍肩上,邊回憶著過往,邊往鄭秀妍靠近。

 

當兩人的唇只剩一公分的距離時,鄭秀妍轉頭避開了裴秀智的吻…

 

「時間不早了,我要回醫院看秀晶,秀晶的狀況很不好。」

 

裴秀智意外地沒有糾纏下去,爽快的放鄭秀妍離開

 

「有聽說妳妹妹的事,妳趕快過去吧。」

 

裴秀智從地上拿起外套,先是拍了拍灰塵,才幫鄭秀妍穿上。

 

鄭秀妍離開裴秀智的住處後,就急忙趕到醫院,朴孝敏看到鄭秀妍就識相的離開病房,讓姊妹倆獨處。

 

鄭秀晶看到姊姊過來了,臉上的表情也才明亮起來。

 

「晚上狀況還好嗎?」鄭秀妍放下包包,坐在病床旁。

 

「還好啊,明天就能回去上班了。」

 

鄭秀妍伸手摸了下鄭秀晶的頭…

 

「不要太勉強。」

 

「我真的沒事。」

 

鄭秀晶話說到一半,臉色就僵住了,因為她聞到了一股陌生的香味,而那股香味似乎來自於鄭秀妍的外套。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鄭秀妍擔心的看向鄭秀晶。

 

「沒什麼,妳也累了吧,過來躺一下吧。」

 

鄭秀晶拍拍旁邊的空位,鄭秀妍就上床躺在一旁,還伸了個懶腰。

 

「今天真是忙死了,不過應該很快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鄭秀晶根本沒在聽鄭秀妍說話,她滿腦子只想搞清楚鄭秀妍身上的味道,想更靠近的聞鄭秀妍身上那股不該有的香味。

 

那股香味本有些陌生,但越聞就越覺得熟悉,似乎只要多聞一些,就能猜到源頭。

 

鄭秀晶翻身抱住鄭秀妍,整個人貼在鄭秀妍身上,還將頭埋在鄭秀妍的頸窩裡,想要盡快想起到底在哪裡聞過那樣的味道。

 

鄭秀妍被這突然其來的擁抱嚇了一跳,鄭秀晶的病人服過於單薄,兩人抱在一起的瞬間,鄭秀妍幾乎感覺不到衣服的存在,她下意識的想將懷裡的人推開,但想起鄭秀晶今天的遭遇,便不忍推開。

 

「秀晶?是不是著涼了?要不要幫妳調空調?」

 

鄭秀妍想要移動,卻被鄭秀晶緊緊扣住,完全動彈不得。

 

「好吧…空調不怎麼冷…反而…有點熱…」

 

鄭秀妍難得多話了起來,她不斷說話來轉移注意力,努力讓自己不去理會此刻兩人的過度親暱。

 

鄭秀晶的鼻尖貼在鄭秀妍的外套上,在細絲的布料上,聞到了那股香味,先是一股水果的香甜,後味飄散出麝香的魅惑…

 

就像那個總是帶著詭異笑容的女人…

 

頓時,靈光一閃!

 

「啊!」鄭秀妍突然感覺到肩膀一陣刺痛。

 

鄭秀晶就像被激怒的小獸,惡狠狠的咬了飼主一口。

 

鄭秀妍痛得都要流眼淚了,但不敢將鄭秀晶推開,她安慰自己,被咬一口搞不好就能讓鄭秀晶忘了今天的夢魘。

 

鄭秀妍只期盼咬痕不會太嚴重,沒有被咬出血來,她不知道懷裡的妹妹已經被憤怒支配,清澈的雙眸已經染上了一層灰,名為佔有。

 

 

 

 

=================================

嗯~靈感來了~

創作者介紹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走跳貓
  • 人在上位不絕情點
    被踩在底下的就可能是自己了
  • sun
  • 屋哩西卡的專輯整張都好好聽喔!!!!
    會耐心等待更文的~~
  • Chu
  • 只要一個恍神就隨時會被拉下台,
    秀妍所在的世界就是比任何人更加弱肉強食,有所軟弱都不可以,
    強迫自己成為絕情者,這樣的秀妍身上的重擔真的很重

    秀妍這次的專輯整張都很好聽,真的是很棒的禮物
  • Joy
  • Always appreciate your new post. Congratulation to Jessica's successful solo album. I contribute to the clicks at YouTube everyday for the songs are beautifully showcase her voice that I adore.
  • YS
  • 每個人都會越來越忙呢,最近才開始回來看P大的文章,toxic完結了挺不捨的。不過多了篇校園劇了,超期待><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