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oXWeajw1f2g80twb3ij30et0m8gnj  

 

 

  

 

 

Chapter 10

 

 

 

 

雛鳥並非生而脆弱。

 

而是蛋殼的守護,讓她忘了堅強。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不憎恨那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野孩子。

 

那女孩搶走了爺爺的目光,搶走了鄭家唯一子嗣的頭銜,連父親的關愛也被分了一半,我應該恨她的才對。

 

但是,他們不知道口中的野孩子,是這個家裡面唯一給予我溫暖的人。

 

不同於關係疏離的表哥表姊們,她總會牽著我的手,彎身在我耳邊輕聲說…

 

『秀晶,別怕,有姐姐在。』

 

 

 

她的出現,讓失去母親的我,活在爺爺嚴厲目光下的我,得不到父親關愛的我。

 

終於…有了可以容身的懷抱。

 

然而,這個懷抱太過溫暖,讓我可以肆意的撒嬌、任性,甚至可以變得怯懦。

 

如果可以,我真想一輩子都躲在殼裡不出來。

 

天真如我,仍不敢面對…

 

蛋殼破裂的那天,總會到來。

 

 

 

 

「怎麼…會有那條手鍊?」

 

 

 

 

謊言一向是裹著毒藥的漂亮糖衣。

 

真誠的笑容裡,總隱藏著自以為是的善意與委屈求全。

 

鄭秀妍臉上的笑容過於完美,連眼眸中透出的真誠都彷彿一絲雜質也沒有。

 

「喔,妳說這個啊…無聊買的,好看嗎?」

 

鄭秀妍裝作不在意的看了眼自己的手鍊,然後覆上鄭秀晶的手,當手鍊不經意碰觸到鄭秀晶的肌膚時,瞬間的冰涼感,讓鄭秀晶的眉心擠成一團。

 

「妳說…妳買的?」

 

「是啊…工作那麼忙,就想說買個東西犒賞自己。」

 

鄭秀妍說得越多,鄭秀晶的神色就越發黯沉,鄭秀晶像是逃避現實般,握住鄭秀妍的手,一再確認是不是她之前看到的那條手鍊

 

然而,事實總是殘酷的。

 

手鍊的每個地方都與那天在珠寶店看到的一樣,鄭秀晶甚至覺得手鍊上閃爍的鑽石像是在對她叫囂,痛斥她的愚蠢。

 

兩人回到鄭家後,一起在飯廳吃飯,豐盛佳餚擺滿長桌,卻都入不了鄭秀晶的眼。

 

剛煎好的牛排就擺在眼前,鄭秀晶卻沒有半點食慾,。

 

鄭秀晶滿腦子都在想裴秀智與鄭秀妍的關係。

 

她不懂為什麼手鍊會在鄭秀妍手上,他們兩人怎麼會有牽連?

 

他們是朋友嗎?

 

不,如果是朋友,為什麼我從來都不知道?

 

但如果不是朋友,還有什麼關係可以贈送那麼貴重的禮物?

 

難道…姊她…

 

鄭秀晶腦海裡突然闖進裴秀智那天在珠寶店所說的話…

 

「我當然也是送人,送給很重要的人。」

 

所有疑問排山倒海而來,在對上鄭秀妍的眼神那一刻,通通傾巢而出…

 

「姊…」

 

「秀晶…」

 

兩人同時開口,也都同時止住。

 

「姊…妳先說吧…」鄭秀晶勉為其難的說。

 

「好…」

 

鄭秀妍放下刀叉,拿起一旁的玻璃杯,啜口水後說…

 

「今天白天的時候…龍珠來公司找我。」

 

「表姊到龍基幹嗎?」鄭秀晶的眼神仍有點漫不經心。

 

「她跟我談了件關於妳的事。」

 

「我?」

 

「嗯哼。」

 

鄭秀妍看鄭秀晶一頭霧水的樣子,就直接說了…

 

「秀晶…妳覺得崔珉豪這個人怎麼樣?」

 

他只是我的下屬…該不會…龍珠表姊誤會什麼了吧?」

 

「她的確誤會了,不過情有可原,孤男寡女一起吃飯,本來就會讓人誤會。」

 

「我們是在談公事。」鄭秀晶馬上辯駁。

 

「我知道…但妳還是要盡量避嫌,妳沒別的心思,不代表崔珉豪沒有

 

鄭秀晶總覺得鄭秀妍的話,每句都像責備,讓她本就鬱悶的心,變得更加憤怒

 

「難道我在妳心中,還是個孩子嗎?」

 

鄭秀妍沒想到鄭秀晶會這麼說,先是楞了一下,才露出略帶僵硬的笑容

 

「當然不是…我…」

 

鄭秀晶不等鄭秀妍說完,就插話…

 

「那為什麼妳要派人二十四小時跟著我?其實妳早就知道小姑姑看到我跟崔珉豪吃飯的事吧,妳在等龍珠表姊來找妳,妳才有藉口來質問我。

 

「秀晶,我只是關心妳。」鄭秀妍沒有否認鄭秀晶的話。

 

「關心?妳根本就是在監視我!」

 

憑什麼妳要這樣管我!

 

憑什麼妳對我瞭若指掌,我卻摸不清妳!

 

說好的姊妹沒有秘密!那妳為什麼要騙我!

 

妳到底還有多少祕密藏著我!

 

鄭秀晶氣得雙眼通紅,鄭秀妍感受到鄭秀晶的憤怒,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秀晶,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妳看起來不太好…」

 

「沒事,我吃飽了,先回房。」

 

鄭秀晶才放下刀叉,鄭秀妍馬上叫住她…

 

「秀晶!」

 

鄭秀妍起身走到鄭秀晶身後,按住鄭秀晶的雙肩…

 

「牛排妳一口都沒吃…這樣傷胃…妳留下來吃飯吧,我走。」

 

「妳為什麼不問我為什麼生氣?」鄭秀晶轉頭望向鄭秀妍。

 

「那…妳準備好要告訴我原因了嗎?」

 

鄭秀晶避開鄭秀妍的視線,轉頭面向餐桌…

 

「姊…我只是很不喜歡被監視…對不起…我剛才有些失控了…」

 

「沒事…我懂…我會把妳身邊的保鑣撤掉…妳不會再看到他們了…」

 

「恩…」

 

「妳慢慢吃吧,我先回書房處理公務。」

 

鄭秀妍一走,原本就夠空曠的空間,變得更加安靜。

 

鄭秀晶獨自一人坐在諾大的長桌前,沒有再動過刀叉。

 

 

 

 

鄭秀妍的確說到做到,自隔天開始,鄭秀晶就沒再看到保鑣了。

 

但鄭秀晶仍舊不安心,她知道看不見不代表不存在。

 

在車上,咸恩靜說完公務後,忍不住又提起鄭秀晶的事…

 

「副董…您確定要撤掉二小姐身邊所有的保鑣嗎?」

 

「恩,起碼這段時間,不然…秀晶會生氣的。」

 

「但是…這樣一來…二小姐的安危…」

 

鄭秀妍搖了搖頭,咸恩靜就安靜了下來。

 

「其實…秀晶也已經二十四歲了,是個成人了,她說的對,我不能總把她當孩子看,應該要學會放手。」

 

「但是…副董…您比以前還要常打給二小姐…」

 

鄭秀妍的目光讓咸恩靜說到一半就不敢再說下去。

 

幾天後,鄭秀晶趁中午的空檔,讓朴孝敏去買午餐,成功支開了朴孝敏後,獨自到TBN附近的一間咖啡廳,挑了個不顯眼的位子坐著。

 

一會兒後,一名戴墨鏡的女人匆匆忙忙地走進咖啡廳,先是四處張望有沒有人看過來,確定沒人注意自己後,才敢坐到鄭秀晶對面。

 

「別怕,我姊把保鏢都撤掉了。」鄭秀晶低聲說。

 

鄭秀晶的話並沒有讓女人鬆了口氣,臉色還帶著尷尬

 

「鄭二小姐,您要的東西…我們愛莫能助。」

 

「什麼?」鄭秀晶不敢置信的看向女人。

 

「我就直說了,您要調查的人…不能查…」

 

鄭秀晶先是看向四周,接著靠女人更近一些

 

「我只是要妳查我姊跟那個女明星的關係,你們是怕什麼?」

 

「鄭二小姐,您就別為難我們了,您姊姊的勢力…您也不是不知道…

 

「你們是遇到什麼困難嗎?」

 

「鄭二小姐,您就別逼我們了…今天來只是想親自跟您說聲抱歉…我就先走了。」

 

女人說完話就拎起包包快步離開,不敢再多待一秒。

 

然而,女人的害怕,已經給了鄭秀晶答案。

 

所有的恐懼與隱藏,都在告訴鄭秀晶…

 

鄭秀妍跟那個裴秀智有不可告人的關係

 

鄭秀晶雙手緊握著熱咖啡,一點都不覺得燙,因為憤怒正在心底灼燒。

 

 

 

 

負面的情緒如同骨牌效應,一個推倒一個。

 

鄭秀晶一連好幾天對鄭秀妍實施冷暴力,鄭秀妍追問鄭秀晶原因,鄭秀晶卻連話都不肯跟鄭秀妍說。

 

經過幾天的折磨,鄭秀妍的心情跟著掉到谷底,連帶影響了裴秀智。

 

裴秀智原本以為鄭秀晶會主動找上門,但沒想到鄭秀晶根本沒動作,連帶著鄭秀妍也出了狀況。

 

像今天,裴秀智趁著錄節目的空檔打給鄭秀妍,鄭秀妍連接都沒接,就直接掛了。

 

「又掛我電話!」

 

這時,工作人員走進休息室

 

「裴小姐,要開機囉!」

 

裴秀智看到外人出現,馬上換上完美的笑容

 

「好!」

 

裴秀智為了配合戲劇進行宣傳,錄了檔綜藝節目,錄了四個小時才結束。

 

錄影結束後,裴秀智正打算跟助理離開,走沒幾步就被綜藝部的經理攔住

 

「裴小姐,我們總經理,想跟您討論新節目的事。」

 

「新節目?」

 

裴秀智可不記得在TBN有什麼新節目,看來那位二小姐出招了~

 

「裴小姐不記得了嗎?總經理說您一定記得。」

 

「啊!我想起來了,經理請帶路吧。」

 

裴秀智在綜藝部經理的帶領下,來到總經理辦公室。

 

「鄭總,裴小姐我給您帶來了。」

 

正在批公文的鄭秀晶,聽到聲音就抬起頭來

 

「謝謝。」

 

「那我就不打擾兩位了。」綜藝部經理向鄭秀晶鞠躬後,離開了辦公室。

 

裴秀智沒有忽略剛才鄭秀晶看到她時,嘴角的那抹微笑,一看就知道有陰謀。

 

正好!我也想知道這孩子能變出什麼把戲。

 

然而,裴秀智站在門口等鄭秀晶發話,鄭秀晶卻低頭繼續批公文,把裴秀智晾在那裡罰站,一罰就罰了半個小時,裴秀智也沒喊累,倆人默默的對峙。

 

鄭秀晶簽完第三份公文後,才抬頭看向裴秀智…

 

「裴小姐,讓妳久等了,我們到沙發那裡談吧。」

 

鄭秀晶領裴秀智到沙發區,裴秀智坐下後,偷偷搥了下僵直的小腿肚。

 

「要不要讓秘書幫妳泡杯咖啡?」鄭秀晶問。

 

「不用了,您就直說找我來的目的吧。」

 

「很好…明人不說暗話…那說吧,妳要多少?」

 

裴秀智聽到鄭秀晶的話就笑了

 

「我還以為鄭二小姐年紀那麼輕…多少會有些新穎的手段呢~

 

「不要拐彎抹角的,妳要多少,只要我能力所及都能給妳。」

 

「鄭總經理,您好像少問了最重要的問題。」

 

「什麼問題?」

 

「妳好像沒問我跟妳姊姊是什麼關係。」

 

裴秀智此話一出,鄭秀晶的臉色瞬間僵住了。

 

「看來,您知道嘛…還算聰明…不枉秀妍那麼疼妳…」

 

鄭秀晶聽到裴秀智親暱的喊出「秀妍」兩個字,瞬間壓不住怒氣…

 

「我不管妳接近我姊姊是什麼目的,現在我知道了你們的事,我就一定要解決!」

 

裴秀智沒想到鄭秀晶那麼容易被激怒,但也因此得到不少樂趣…

 

「鄭二小姐,您那麼食古不化啊…我跟妳姊姊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嗎?」

 

鄭秀晶馬上站起身,一手指著裴秀智…

 

「我姊是龍基的繼承人!她的人生不能有妳這個汙點!何況…妳要不是別有目的,怎麼會用手鍊引我出面?說!妳到底要什麼!」

 

裴秀智抬頭看著眼前瞪大雙眼的少女,露出無奈的笑容…

 

「秀妍總說妳單純…但我知道妳並不是那樣的…像菟絲子纏著大樹不放…裝作軟弱無骨的人…才最可怕…」

 

「妳說夠了沒…誰是菟絲子…還說不定呢…」鄭秀晶的表情越發冷酷。

 

「呵~也是~我今天來的確有所求,但我要的不是錢。」

 

「那妳要什麼?」

 

裴秀智直視鄭秀晶的雙眸,鄭秀晶有股錯覺,她感覺到裴秀智的眼神帶有敵意。

 

然而,那並不是錯覺。

 

「鄭二小姐,您應該知道秀妍有多麼愛護您,您讀研究所的那段期間,她每個月飛去美國看您,十幾個小時的航程,一點都不嫌累,我以為那是因為您在外地讀書,但您回國後,秀妍還是只繞著您轉,鄭總,您都幾歲人了,該放開妳姊姊了吧?」

 

裴秀智的每一句都格外尖銳,逼得鄭秀晶惱羞成怒

 

「這是我跟我姊的事!妳哪來的資格跟我說這些話!」

 

「如果我沒資格,您會特地找我來談嗎?」裴秀智反問。

 

「果然…那天妳是故意到珠寶店的…」

 

「本來不是,但是碰巧遇上您,就有了靈感。」

 

「妳都不怕我告訴我姊?」

 

「怕,我當然怕,但是我相信您更怕。」

 

「妳!」

 

「根據我的瞭解…妳們一向是彼此沒有祕密的姊妹,如果您說破了我跟她的關係,我想…依秀妍的個性…依您的個性…妳們姊妹的關係肯定回不去了…」

 

裴秀智,妳相不相信,我可以讓妳在韓國無法生存!」

 

「相信啊,但是,妳會賠上妳最親愛的姊姊喔。」

 

裴秀智的話讓鄭秀晶氣得都要昏厥了,只能緊咬著唇洩恨。

 

「鄭二小姐,其實我沒有惡意的,只是想用比較直接的方式,來介紹我跟秀妍的關係,妳完全可以過以前的生活,只不過,留點生活空間給我們吧,自從妳回國後,我跟秀妍很少有時間相處呢。」

 

裴秀智說完話就準備拍拍屁股走人

 

「好了,我要說的都說完了,希望我說的話您能聽進去,再見。」

 

「裴秀智!妳給我站住!」

 

裴秀智完全當鄭秀晶在耍小孩子脾氣,連理都不理直接離開了。

 

而在裴秀智離開沒多久,傳來敲門聲,朴孝敏走了進來。

 

「總經理,手鍊送來了。」

 

「放在辦公桌上吧…」

 

「是。」朴孝敏將裝著手鍊的盒子放到辦公桌上,就離開了。

 

鄭秀晶在沙發區待了許久才來到辦公桌前,她打開精美的盒子,看到裡頭的手鍊,目光就冷了下來。

 

 

 

 

鄭秀妍原本以為冷戰遲早會結束,但持續了好幾天都還是僵局。

 

她已經好幾天獨自在餐桌前吃飯,對著空無一人的座位發楞。

 

咸恩靜曾問鄭秀妍要不要再派人跟蹤鄭秀晶,但被鄭秀妍一口回絕,鄭秀妍深知鄭秀晶的個性,如果這時候又派人跟監,鄭秀晶恐怕一輩子都會跟她冷戰下去。

 

「唉…」鄭秀妍不自覺嘆了口氣。

 

「大小姐,飲食不合您胃口嗎?」管家問。

 

「不是…口味很好…對了,秀晶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嗎?」

 

鄭秀妍問出口的瞬間就後悔了,身為姊姊都不知道的事,管家怎麼會知道呢?

 

但管家卻像是想到了什麼,恭敬的對鄭秀妍說…

 

「二小姐說今天晚上要去參加公司下屬的聚會,不用幫她準備晚餐…感覺大概八九點才會回來。」

 

「呵…我不知道的事…你卻比我清楚…」

 

「呃…大小姐…我沒有要冒犯的意思…」

 

「沒事…你去休息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鄭秀晶依約參加廣告部的員工聚會,她按照崔珉豪給的地址,開車來到首爾市中心的一間練歌房。

 

這還是鄭秀晶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一股強烈的新鮮感,讓鄭秀晶有些興奮。

 

鄭秀晶推開包廂門,裡頭的員工看到老闆出現,都嚇了一大跳。

 

「鄭總!」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不要那麼拘束,我今天只是來玩的,坐下吧。」鄭秀晶笑著說。

 

崔珉豪這時站出來說

 

「是我邀鄭總過來的,大家不要太緊張。」

 

雖然崔珉豪這麼說,員工還是離鄭秀晶遠遠的,只有崔珉豪敢坐在鄭秀晶身旁,陪鄭秀晶聊天。

 

崔珉豪說自己不勝酒力,所以只喝果汁,倒是鄭秀晶喝起了啤酒。

 

鄭秀晶想要藉酒消愁,忘了那天裴秀智所說的話,但那些話就像纏繞的線,將鄭秀晶的思緒越纏越緊,所以她一口又一口的喝下橙黃色的液體,讓那些號稱酒國英雄的下屬目瞪口呆,紛紛過來跟鄭秀晶拼酒。

 

「我敬鄭總一杯!」

 

「我也敬鄭總一杯!」

 

一堆同仁過來邀鄭秀晶喝酒,鄭秀晶一時應接不暇,崔珉豪默默在一旁看著鄭秀晶越喝越多。

 

「鄭總,妳別喝太多。」崔珉豪假裝要擋酒。

 

「經理!你太掃興了!鄭總才沒喝幾杯呢!」其他員工瞎起鬨。

 

「經理,你不是沒喝酒嗎?我可以找你當代理駕駛。」

 

鄭秀晶拿起桌上滿滿的啤酒,一次喝盡。

 

「鄭總好酒量!女中豪傑!」

 

崔珉豪看著身旁的女人越喝越多,眼神似乎也越來越迷離,不自覺勾起微笑。

 

很快地,鄭秀晶失去意識,昏倒在崔珉豪懷裡。

 

「鄭總?妳還醒著嗎?」

 

崔珉豪看了眼四周,刻意大聲說話

 

「哎呀,鄭總,妳醉倒了我該怎麼辦啊!」

 

「經理,你送鄭總回家吧。」旁邊的下屬說。

 

「我?不好吧。」崔珉豪假意要推辭。

 

「經理你不是沒喝酒嗎?送鄭總回去吧。」

 

下屬們催促崔珉豪送鄭秀晶回家,在「盛情難卻」下,崔珉豪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既然這樣,那我就先帶鄭總離開了。」

 

崔珉豪攙扶鄭秀晶走出練歌房,準備帶到自己的車上。

 

一路上,他都在想著接下來的計畫。

 

要帶回家?還是去賓館呢?

 

想到這裡,崔珉豪露出了笑容。

 

趁著酒醉將神智不清的女人帶回家,崔珉豪可以說是老手了。

 

但當他看到站在不遠處的那個人時,臉上的笑容瞬間褪去。

 

兩名高頭大馬的保鏢前方,身穿駝色大衣的鄭秀妍正冷眼瞪著崔珉豪。

 

在鄭秀妍的冷冽視線下,崔珉豪不得不停下腳步。

 

鄭秀妍走向崔珉豪的高跟鞋踏聲,讓崔珉豪不自覺縮起身子。

 

「副董。」崔珉豪低下頭說。

 

鄭秀妍看著崔珉豪懷中昏睡的鄭秀晶,眉心就皺了起來,她伸出雙手,崔珉豪就乖乖地將鄭秀晶還給鄭秀妍。

 

看著懷裡不省人事的鄭秀晶,鄭秀妍慶幸還好有想到崔珉豪這個不定時炸彈,趕緊來到這裡,不然鄭秀晶發生了什麼事就糟糕了。

 

「崔珉豪。」

 

「是。」崔珉豪的頭壓得更低了。

 

「你不要以為,我不清楚你的把戲。」

 

「副董,我不懂您說什麼。」

 

看到崔珉豪還在裝傻,鄭秀妍沒有顯現出一絲慍怒,反而勾起微笑

 

「崔珉豪,別跟我耍嘴皮子,我可以讓你進TBN,也可以讓你滾。」

 

怎知,鄭秀妍剛說完話,就突然往旁邊一倒,保鏢趕緊上前護住她。

 

然而,害鄭秀妍差點摔倒的,竟然是鄭秀晶。

 

鄭秀晶剛清醒過來,就聽到鄭秀妍說要讓崔珉豪滾出TBN,氣得將鄭秀妍推開。

 

「不是說了不要再派人跟蹤我了嗎!」鄭秀晶失控的大吼。

 

「秀晶妳醉了

 

鄭秀妍想攙扶鄭秀晶,鄭秀晶卻又將她推開,沒想到自己也失去平衡,險些摔倒。

 

「保護二小姐!」鄭秀妍趕緊喊。

 

保鏢趕緊扶住鄭秀晶,鄭秀妍則瞪了崔珉豪一眼,崔珉豪識相的離開了。

 

「秀晶,我們回家再說好嗎?現在很晚了…」

 

「不…我不要…」鄭秀晶脹紅的臉,在黑夜中也清晰可見。

 

「秀晶…妳站都站不穩了…我們回家吧。」

 

鄭秀妍拉住鄭秀晶的手,鄭秀晶不勝酒力地跌進鄭秀妍懷裡。

 

「乖…我們回家。」

 

「我不要跟妳回家…妳這個騙子…」

 

鄭秀晶這聲「騙子」,讓鄭秀妍傻住了,像個雕像僵直的站著。

 

「秀晶…妳說什麼…」

 

「我說…妳是個騙子…大騙子!」鄭秀晶說完這句就昏了過去。

 

 

 

 

俗話說,酒後吐真言,但鄭秀晶忘了那天酒醉所說的話,只知道醒來後,鄭秀妍對自己的態度就變了,不再像以往那樣溫柔

 

本來只是單方面的冷暴力,變成了雙方的冷戰。

 

這突然的改變,讓鄭秀晶有些不知所措,她以為鄭秀妍會像以為那樣,包容她的無理取鬧,但沒想到做過火了,姊姊也會生氣的。

 

正當鄭秀晶想找方法跟鄭秀妍和解時,韓國爆發了大新聞─泰瑞集團面臨破產。

 

任誰都不會想到,鼎盛一時的泰瑞集團會出現資金短缺,負債無法償還的局面,也因為破產的消息曝光,泰瑞集團的股價拼命往下跌。

 

在破產消息出來的半個小時後,高麗日報就刊登龍基集團的聲明,說是鄭秀妍單方面要解除與崔振赫的婚約,這消息一出,讓泰瑞的股票更是跌到谷底。

 

Big Fact的辦公大樓裡,宋茜翹著二郎腿看報紙上鄭秀妍的聲明,不由得讚嘆

 

「哇…這女人真厲害…未婚夫的集團要倒了,還來踹一腳…」

 

扣扣兩聲,主編過來敲宋茜的桌子…

 

「宋茜,有工作了。」

 

「什麼工作?」看到主邊來了,宋茜馬上坐起身來。

 

主編將一疊資料放到桌上…

 

「每天一爆,字句越誇張越好。」

 

宋茜拿起資料來看,不看還好,一看就嚇出一身冷汗。

 

崔董事長養二房,兩房兒子鬥爭,崔振赫挪用公款,崔振赫弟弟上酒家…這些都是泰瑞集團崔家的醜聞啊…有人要滅了崔家?」

 

「是啊。」主編毫不避諱的點頭。

 

宋茜當然不會問是誰要滅了崔家,看看報紙上鄭秀妍的聲明就知道了。

 

然而,不待Big Fact的消息曝光,各大報紙早已刊登泰瑞集團破產的傳聞,甚至還有報紙說崔家要把泰瑞集團脫手賣人,讓崔董事長氣的在辦公室破口大罵。

 

「我哪裡要賣!我絕對不賣!這是我畢生的心血!怎麼會賣!」

 

「爸,你冷靜一點。」崔家兄弟倆拼命想安撫陷入暴躁的父親。

 

「沒用!你們通通都沒用!」

 

崔董事長將兩個兒子推開,還想再罵兩句,但突然一陣暈眩,就倒在地上。

 

因為崔董事長突然病倒,兩個兒子不得不自己面對龐大負債,在媒體的渲染下,沒有人願意援救岌岌可危的泰瑞集團,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崔振赫只好硬著頭皮到龍基找鄭秀妍。

 

很意外地,鄭秀妍願意見他。

 

崔振赫在秘書的帶領下,走進鄭秀妍的辦公室,他以為鄭秀妍至少會給自己一個微笑,但鄭秀妍只是低頭辦公。

 

「副董,我帶崔總過來。」咸恩靜說。

 

「恩…妳出去吧。」

 

「是。」

 

咸恩靜對鄭秀妍鞠躬後就退出辦公室,留下崔振赫一人面對鄭秀妍。

 

崔振赫看著坐在辦公桌前的女人,儘管只有幾步距離,依然覺得遙不可及。

 

我竟然妄想能擁有這樣的女人

 

真是愚蠢…

 

鄭秀妍把崔振赫晾在那兒快半個小時,才抬頭看向眼前的「前」未婚夫…

 

「你怎麼過來了?」

 

鄭秀妍的語氣雲淡風輕,就像是崔家的事根本不重要。

 

面對鄭秀妍此刻的高傲,有求於人的崔振赫也只能容忍

 

「秀妍…念在我們過往的感情,救救泰瑞集團吧…」

 

「喔?泰瑞怎麼了?」鄭秀妍裝傻的問。

 

「妳不知道?」崔振赫恨透了此刻的鄭秀妍。

 

「啊,我記起來了,要破產了是不是?所以是來跟我借錢的?」

 

「秀妍…我曾經是妳的未婚夫…說話可以不要那麼難聽嗎?」

 

「你都說了是「曾經」,還希望我給你面子?」

 

「秀妍…妳難道忘了我們多年的感情嗎?」

 

「感情?在大庭廣眾下逼婚,這是感情?」

 

「我沒有逼婚!難道…妳從沒打算嫁給我?」

 

鄭秀妍笑了,像是看著跳樑小丑般的看向崔振赫…

 

崔振赫,你真正想娶的是龍基,不是我。

 

「妳…」崔振赫想說什麼,但鄭秀妍說的話,崔振赫一句都無法反駁。

 

鄭秀妍見崔振赫無話可說,就按下內線電話…

 

「帶崔先生出去。」

 

很快的,兩名保全走進來要帶走崔振赫。

 

「不要碰我!我自己會走!鄭秀妍!算妳狠!」

 

崔振赫瞪了鄭秀妍一眼,才跟著保全走出辦公室,巧的是,走出辦公室時,遇到了要進來的鄭秀晶,崔振赫惡狠狠瞪了鄭秀晶一眼。

 

鄭秀晶被這突然其然的惡意嚇到了,她從沒看到崔振赫那麼兇神惡煞的樣子。

 

一個好好的紳士,怎麼會變成這樣?

 

「姊,妳想整垮泰瑞嗎?」

 

鄭秀妍聽到熟悉的聲音,馬上抬起頭來,看到來人是鄭秀晶,馬上繃起了臉…

 

「妳怎麼過來了?」

 

鄭秀晶聽著姊姊刻意冷淡的語氣,心理著實不是滋味,她看了眼緊閉的門,將一本資料放在鄭秀妍面前…

 

「因為這個。」

 

「這是什麼?」鄭秀妍將雙手盤在胸前,連翻都不翻開。

 

「這是崔家的醜聞,今天已經是第三爆了。」

 

「然後呢?找我做什麼?」

 

鄭秀晶聽了鄭秀妍的質問,氣得雙手拍在桌上…

 

「為什麼在沒有我的授權下,讓TBN報導這些事?」

 

鄭秀妍雙手盤在胸前,抬頭望向眼前的鄭秀晶…

 

「妳現在是以什麼身分問我這個問題?TBN的總經理,還是我的妹妹?」

 

「當…當然是TBN的總經理…」

 

「好,我知道了…」

 

鄭秀妍從抽屜裡拿出一把剪刀,走到一旁的五葉松盆栽,開始修修剪剪。

 

鄭秀晶沒想到鄭秀妍竟然在這時候把心思放在花花草草上,忍不住開口…

 

「妳都不打算說什麼嗎?」

 

「鄭總,妳該稱呼我副董。」

 

「姊…妳不要鬧了…」

 

「看來,鄭總是想以我妹妹的身分跟我談話,既然如此,那在我回答妳的問題前,讓我先問妳幾個問題。」

 

「妳想問什麼?」

 

鄭秀妍將剪刀放到一旁桌上,拿濕紙巾擦拭雙手,每個動作都優雅至極,但看向鄭秀晶的視線帶著一絲怨懟…

 

「秀晶,我到底做了什麼事,讓妳生那麼大的氣?」

 

「我…我只是不想妳再派人跟蹤我。」鄭秀晶找了個藉口來搪塞。

 

鄭秀妍根本就不信鄭秀晶的說詞,她派人跟蹤鄭秀晶那麼久了,鄭秀晶也很清楚有人在跟蹤自己,怎麼會突然就爆發了,肯定有問題。

 

而且…那天…

 

鄭秀晶喊她「騙子」…

 

「秀晶,說實話。」

 

「我已經說了。」

 

啪一聲!

 

鄭秀妍突然將名貴的盆栽打落在地,滿地都是青花瓷的碎片,泥土也濺了滿地。

 

咸恩靜聽到辦公室內有巨大聲響,馬上衝了進來,她看到地上一片凌亂,還有青花瓷碎片,心想那不是鄭秀妍最近十分喜愛的盆栽嗎?

 

「副董,這怎麼回事…」

 

「帶二小姐出去。」鄭秀妍轉身背對鄭秀晶。

 

「這個…」咸恩靜感覺到辦公室內氣氛有些尷尬,頓時有些為難。

 

「總祕,妳先出去吧,我還有事要跟姊姊談。」鄭秀晶說。

 

咸恩靜見鄭秀妍沒再說話,於是遵照鄭秀晶的話,關上了門。

 

「姊…妳的手流血了…」

 

「妳還會關心嗎?」

 

「姊,妳在開什麼玩笑,我當然會關心妳啊,快把手給我。」

 

「不是說我是騙子嗎?」鄭秀妍仍背向鄭秀晶。

 

「我說妳是騙子?」。

 

鄭秀妍看著右手心上的那道傷口,露出苦澀的笑容…

 

「其實妳說的沒錯,我的確是個騙子…我騙了崔振赫,騙了整個崔家…這樣的騙子…確實該被討厭…」

 

「姊,妳不要這樣說自己…」

 

鄭秀晶繞到鄭秀妍面前,將鄭秀妍的手拉到自己面前。

 

「姊,我幫妳包紮。」

 

鄭秀妍沒有應聲,但也沒有抽回手。

 

因為辦公室裡一片狼藉,咸恩靜派清潔人員去清理辦公室,鄭秀晶則帶鄭秀妍到會議室包紮傷口。

 

鄭秀晶消毒傷口的動作格外溫柔,並不時抬頭看向鄭秀妍,怕鄭秀妍會痛。

 

「姊…妳還記得嗎?爸總說…我們兩個沒有受傷的資格…我們的血型…不允許我們受嚴重的傷…」

 

鄭秀晶用雙氧水消毒完傷口,幫鄭秀妍的手捆上紗布時,感覺頭上多了一股重量,抬頭發現是鄭秀妍的手。

 

鄭秀妍撫上鄭秀晶的頭,就如同小時候那般呵護溫柔,鄭秀晶瞬間紅了眼眶。

 

「姊…對不起…」

 

「現在可以說了嗎?生氣的原因。」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常常聽到別人的閒言閒語…他們說我是個二世祖…不像妳那麼有能耐…聽著聽著…心裡越來越不舒坦…所以…才把氣出在妳頭上…姊…對不起…」

 

鄭秀晶還是選擇說謊,裴秀智說的沒錯,鄭秀晶並不想破壞姊妹之間的感情。

 

她堅信著,只要假裝裴秀智不存在,鄭秀妍就還會像以前那樣疼她。

 

鄭秀妍聽到鄭秀晶的道歉,目光馬上軟了下來,用沒有受傷的手緊摟住鄭秀晶…

 

「秀晶,都是我的錯,我不該還把妳當孩子,是我沒有顧慮到妳的心情。」

 

鄭秀晶的腰際傳來鄭秀妍手鍊的冰涼觸感,瞬間激起了她內心的不快,但幾經權衡後,還是選擇放下。

 

 

 

 

鄭秀晶終於明白了。

 

沒有謊言這層糖衣,真相會多麼傷害人。

 

人類總喜歡甜蜜滋味,躲避愁苦。

 

而她,亦然。

 

只要蛋殼還在…雛鳥就不需要學會飛翔。

 

所以

 

秘密就讓它繼續是秘密吧。

 

 

 

 

 

 

 

 

=============================

是的~姊姊729要來台灣了!!!

要開始歡樂的吃土日子了~

現在開始要做善事積陰德了~一定要搶到票!

 

 

 

創作者介紹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走跳貓
  • 明白很多事但真相有時太傷人
    偶而裝傻還是比較好的
  • Chu
  • 秀晶最後打算裝傻,因為不想破壞姊妹間的感情,
    只是何時才會發現自己對姊姊的佔有慾,
    何況事實有時雖然傷人,可是用謊言的糖衣包裹著事實久了,
    到最後那糖衣消失時,恐怕會是比一開始的事實更苦

    我也期待四月秀妍月,一切一定都會大好
  • pm
  • 也许现在的隐忍会给以后埋下更大的爆发点吧?今年也会有生日小剧场吗?
  • 會的~

    paradise 於 2016/04/08 22:29 回覆

  • Z
  • 秀智贏了
    她料中秀晶不想破壞跟秀妍的感情
    即使再不願也只能隱忍
    不過應該也是忍一時而已
    畢竟她對秀妍的佔有慾這麼強
    怎可能放任秀智不管
  • sun
  • 寧願選擇用謊言欺騙自己..
    也不願面對事實...
    只是等到謊言拆穿的那一刻..
    心會更痛吧..
  • YS
  • 大大最近好像都比較晚更文了呢
    每次都期待著你的更文哦
    希望能快一點看到下篇
  • 因為最近忙於工作,更文速度會慢一些,請見諒
    不過就算要更文,我可能還是會以接近完結的TOXIC為優先
    這篇的速度會保持緩更的狀態
    4/18會出生日賀文,敬請期待

    paradise 於 2016/04/16 23: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