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e765cf3bc79f3dae51fb82bda1cd11738b292d  

 

 

 

  

 

 

chapter9

 

 

 

 

愛意走到盡頭,會變成什麼?

 

對我來說,再多的心意與愛語,最終都匯聚成一條名為慾望的河流。

 

一夜狂歡後,醒來那一刻,我以為會看到身旁妳的睡顏。

 

但,我身邊是空的,周遭的狼籍都在提醒我,妳是倉皇逃離。

 

 

妳會拋棄我嗎?

 

妳厭倦我了嗎?

 

這股不安在我的大腦縈繞,儘管眼前是位大導演,我卻擺不出恭維的笑容。

 

 

當晚,妳一身酒氣的出現在我面前。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般肆意的妳,妳那被酒精燻紅的笑容,像是罌粟般讓我緊繃的神經也跟著鬆弛。

 

妳雙手搭在我的肩上,無比誠懇地對我說…

 

「秀智…謝謝妳…」

 

「為什麼謝我?」我問。

 

「謝謝妳教會我…什麼是愛情…」

 

那一刻,我的心跳得好快。

 

因為我知道妳的下一句,就是我夢寐以求的深情告白。

 

但,妳哭了,妳臉上斗大的眼淚打碎了我的夢。

 

「我知道什麼是愛情了…但是…我也發現…」

 

 

 

不,不要說出口!

 

秀妍…求妳…不要說!

 

 

 

「我也發現…我並不愛妳…」

 

 

 

被拋上雲端再摔到地上是什麼感覺呢?

 

大概…

 

就是此刻我的痛楚。

 

紫色乾燥花的主人,妳在笑…對吧?

 

 

 

 

今早的首爾一片霧茫茫,厚重的雲層遮住了陽光。

 

鄭秀妍獨自站在落地窗前,雙手盤在胸前,自十層樓的高度望向外頭的風景。

 

她站在那兒快一個小時了,像是在等待著什麼,指尖敲打在手臂上。

 

…答…答…

 

終於,咸恩靜帶來了消息

 

「副董,董事長希望您下班後,到醫院見他一面。」

 

「知道了。」

 

鄭秀妍知道父親為什麼要找自己,她在內心不斷告訴自己不要害怕。

 

我做的是對的

 

都是為了秀晶,為了鄭家的利益…

 

爸會支持我的…

 

然而,經過一天的渾渾噩噩,鄭秀妍的心情還是沒有平緩。

 

到了下班時間,咸恩靜走進辦公室,看向坐在辦公桌前的鄭秀妍

 

「副董,該出發了嗎?」

 

「我們走吧。」

 

鄭秀妍闔上文件,做了個深呼吸後,大步走出辦公室。

 

她昂起的頭如以往高傲,想讓自己看起來無所畏懼,但心中的慌張沒人知道。

 

無法掩飾的心虛,讓她連坐在車上,都還在不斷排練想好的說辭。

 

「副董,已經到醫院了。」

 

咸恩靜頻頻回頭看向後座的鄭秀妍,鄭秀妍沉默了好一會兒才下車。

 

鄭秀妍獨自進入泯錫醫院,通過了層層關卡,終於見到了父親。

 

鄭基耀坐在病床上,正用老花眼鏡看著龍基的財報。

 

「爸。」

 

鄭基耀看到鄭秀妍來了,就將報告放到一邊。

 

「妳來啦,坐。」

 

鄭秀妍拉了張椅子坐在病床旁,然而,才剛坐下,鄭基耀就開口

 

「秀妍,妳應該知道我找妳來的原因。」

 

鄭秀妍神色一僵,做了個深呼吸後說

 

「爸,我希望你先聽我解釋

 

鄭基耀抬起手,鄭秀妍就不敢再說下去。

 

「還有什麼事,我會不知道的。」

 

鄭基耀此話一出,鄭秀妍就知道父親發怒了,默默的低下頭。

 

「妳真以為妳在想什麼我會不知道?妳動了濟州島那片土地我不管,妳跟女明星瞎搞我也沒管,但金銘這件事關乎到龍基的未來,我不能不管!」

 

鄭秀妍想過父親可能派人監視自己,但從父親口中聽到自己堅守的祕密,尤其是她與裴秀智的事情後,震驚的腦中一片空白。

 

「爸…你都知道了?」

 

「以後,秀晶的事妳別管,我今天找妳來,就是要說這件事。」

 

「是…我就不打擾爸休養了。」

 

現在的鄭秀妍滿腦子就只想逃離這裡,鄭基耀卻叫住了她…

 

「秀妍。」

 

「爸…還有什麼事要交代的嗎?」鄭秀妍不敢對上父親的雙眼。

 

「秀妍,妳疼秀晶過頭了…」

 

鄭基耀的話就像道符咒,讓鄭秀妍的身體瞬間僵硬,過了好一陣子才得以動彈…

 

「爸…是您讓我待在秀晶身邊的…」

 

「幸好,妳還記得是我帶妳到鄭家的。」

 

「我先回去了,爸…您保重。」

 

鄭秀妍說完這句就走出病房,頭也不回的快步離去。

 

門關上後,鄭基耀靠著枕頭抬頭望向蒼白的日光燈,嘆了很長一口氣。

 

 

 

 

鄭秀妍走出醫院,咸恩靜就下車走了過來。

 

「副董,您要回大宅嗎?副董!」

 

鄭秀妍突然一陣腿軟,咸恩靜馬上扶住她…

 

「您沒事吧?」

 

鄭秀妍靠著咸恩靜的攙扶走往車子,在這一小段路,低聲對咸恩靜說…

 

「老狐狸…什麼都知道了…包括那件事…」

 

「是嗎…都守得那麼嚴…果然是董事長…那您打算怎麼辦?」

 

「按兵不動…」

 

然而,鄭秀晶的車子就在距離鄭秀妍不到五十公尺的地方,她本來是打算來接鄭秀妍,但看到鄭秀妍似乎心情不太好,猜想應該是被父親訓了一頓。

 

當她想按喇叭呼喚鄭秀妍時,突然一輛車停在鄭秀妍面前,將鄭秀妍接走了。

 

鄭秀晶看著駛遠的車子,馬上回到車上要跟蹤那輛車,但跟到半路就被一輛黑頭車擋住了,兩名黑衣人從黑頭車下來,他們都是平常駐守在鄭秀晶身邊的保鏢,其中一人敲了車窗,鄭秀晶心不甘情不願的搖下車窗。

 

「二小姐,您該回家了。」

 

「滾開。」

 

「二小姐,請回家吧。」

 

「是我姊讓你們擋我的嗎?」

 

兩位黑衣人都沉默了,直到黑頭車又下來了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

 

「二小姐,您別開玩笑了,我們只負責維護您的安全。」

 

在西裝男打馬虎眼的同時,鄭秀晶看著那輛車已經消失在視線中,心想應該追不上了,只好作罷。

 

鄭秀晶憋了一肚子氣,沒想到在家門口還撞見崔振赫正在鬼吼鬼叫。

 

「秀妍!快出來見我!求妳了!」

 

崔振赫對著屋內大喊,保全想把他拖走,但顧及崔振赫的身分,不敢輕舉妄動。

 

鄭秀晶本來心情就不太好,看到這個男人心情就更差了,她將車停在門口,下車往崔振赫走去。

 

「你來我家幹嘛?」鄭秀晶雙手叉腰的質問崔振赫。

 

崔振赫被保全團團圍住,看到鄭秀晶就像看到救星

 

「秀晶啊,妳姊姊在嗎?」

 

「我姊不在,有話我可以幫你轉達。」

 

「這公事…有點不太方便…」崔振赫的臉色有些尷尬。

 

「那就算啦,你就在這裡等我姊等到天荒地老吧…」

 

鄭秀晶轉身就想回到車上,崔振赫叫住她…

 

「秀晶!等一下!」

 

鄭秀晶不悅的扯了下嘴角,才轉過身來…

 

「說吧。」

 

「妳可不可以問妳姊…為什麼要全面撤資?我們不是要結婚了嗎?泰瑞再這樣下去恐怕會撐不下去…」

 

「喔?我還以為你要說婚約的事…」

 

鄭秀晶的話讓崔振赫笑了,笑容裡包裹著層層苦澀…

 

「呵…也只有我這個傻子才會相信秀妍願意嫁我…」

 

「你這話什麼意思?」鄭秀晶皺起了眉。

 

「秀晶…妳在裝蒜嗎?秀妍是為了幫妳拿到TBN,才答應婚事的啊…」

 

「我…」

 

「也是…你們鄭家人都一個樣…吃肉都不吐骨頭…是我蠢…自己撞上去…」

 

崔振赫陷入自言自語的狀態,頹然的坐在地上喃喃自語,鄭秀晶看著眼前頹唐的男人,既覺得可恨,又覺得可憐。

 

 

 

 

相較於鄭家門口的一團亂,裴秀智的住處也陷入一股低氣壓。

 

今天的鄭秀妍異常寡言,從兩人見面後,整整一個小時,鄭秀妍一句話都不說,無論裴秀怎麼問,鄭秀妍都只是坐在那兒發呆不應聲。

 

裴秀智以為鄭秀妍是因為公事才會變得如此,聰明如她,儘管不情願,還是找了個鄭秀妍一定會感興趣的話題

 

「秀妍,難得連兩天來我這裡…都不用回去陪妳妹妹啊?」

 

怎知,這個以往萬試萬靈的話題,逼得鄭秀妍蹙起眉頭…

 

「不要再說了。」

 

「秀妍…」裴秀智睜大雙眼看向過於異常的鄭秀妍。

 

「聊點別的吧。」

 

「好吧…那我們來聊…旅行?」

 

「旅行?」鄭秀妍突然感興趣了,把目光移到裴秀智身上。

 

裴秀智趁這時候環上鄭秀妍的脖子,整個人倚在鄭秀妍懷裡…

 

「對啊…我們下一次旅遊要去哪裡啊?」

 

「濟州島。」鄭秀妍毫無考慮就說出口。

 

「濟州島?我不要國內旅遊!妳該不會又是要過去談生意吧?」

 

「不是談生意,妳幾月有空?」

 

「秀妍…我不要去濟州島!那裡到處都是人怎麼玩啊…搞不好又有狗仔…」

 

鄭秀妍壓根兒沒聽裴秀智說話,自顧自的到廚房開瓶紅酒,將酒杯倒滿。

 

裴秀智追了過去,想再跟鄭秀妍商量,就看到鄭秀妍把一整杯的酒喝下肚。

 

「秀妍,妳瘋啦!」裴秀智馬上奪走鄭秀妍的酒杯。

 

酒杯被奪走後,鄭秀妍空著的雙手貼在白色大理石的桌面上,眼神越發抑鬱…

 

「秀智,現在我們要做什麼都無所謂了。」

 

「什麼意思?」

 

「我爸知道我們的事了。」

 

「什麼?妳爸知道了?」裴秀智的雙眼瞪得好大。

 

「恩…」鄭秀妍無奈的點頭。

 

「我的天啊…」裴秀智雙手遮著臉,努力要讓自己冷靜下來。

 

「這是爸對我的報復…報復我捉弄金銘那位的事…」

 

「秀妍,妳在胡說什麼,妳可是他的女兒,他怎麼會報復妳呢…」

 

「女兒?」

 

鄭秀妍笑了,接著拿起酒瓶直接對嘴灌,暗紅色的液體從嘴角散開,如同血絲…

 

「做鄭家的女兒…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裴秀智並不阻止鄭秀妍的狂飲,而是奪走鄭秀妍的酒瓶,自己也灌了好幾口。

 

 

 

 

鄭秀妍回到家時,已經凌晨三點了。

 

一進屋,鄭秀妍就看到鄭秀晶窩在沙發上睡覺。

 

管家躡手躡腳的走到鄭秀妍身旁,低聲向鄭秀妍匯報

 

「二小姐已經睡一個多小時了,我有請二小姐回房間就寢,但二小姐她…」

 

「我知道秀晶的個性,不怪你…下去吧。」

 

「是。」

 

等管家離開後,鄭秀妍坐在沙發上,輕拍鄭秀晶的肩。

 

「秀晶…起來了。」

 

「姊…妳回來啦…」鄭秀晶揉著朦朧的雙眼。

 

「不要在這裡睡,回房間吧。」

 

「等等…」

 

鄭秀晶突然將鄭秀妍的脖子往下拉,兩人的臉瞬間貼的好近。

 

「姊,妳喝酒了?」鄭秀晶從鄭秀妍身上聞到一股酒味。

 

「應酬當然會喝點酒。」

 

鄭秀妍一手按在鄭秀晶的肩上,退離鄭秀晶遠遠的。

 

「今天姓崔的有來找妳,他問妳為什麼要撤資。」鄭秀晶也坐起身。

 

「我明天會打給他。」

 

「姊…妳跟姓崔的…要分開了嗎?」

 

「嗯哼。」鄭秀妍大方承認。

 

「我很好奇…妳跟他之間…到底有沒有感情?」

 

聽到鄭秀晶的疑問,鄭秀妍的眼底浮現一絲笑意…

 

「我對泰瑞集團更有感情…很晚了,妳回房間睡吧。」

 

鄭秀妍起身就想回房,鄭秀晶拉住她的手

 

「姊…妳今天有去醫院對吧?爸訓妳了對不對?」

 

聽了鄭秀晶的話,鄭秀妍的眼神黯了下來。

 

「我雖然也覺得妳這次做的有些過分…但我知道妳是為了保護我…金銘那個人…我不想跟他訂婚…」

 

鄭秀妍沒有回應,但將鄭秀晶的手緊緊握住。

 

「姊,我一直以來都知道,在這個家裡,只有妳把我看得比利益更加重要…」

 

「妳說那什麼話,爸很疼妳的…」

 

「不,爸只是想利用我們延續龍基的生命,所以才會隨便找人跟我們訂婚…姓崔的是這樣…那個金鐘鉉也是…」

 

「秀晶…我向妳保證…」

 

鄭秀妍凝視著鄭秀晶的雙眼,眼神透出不可撼動的堅定…

 

「我保證…在妳找到真正喜歡的人之前,不會讓那些別有用心的人靠近妳…」

 

鄭秀晶低頭看著兩人相握的手,接著抬起頭凝視鄭秀妍的雙眸…

 

「我也會守護姊姊的幸福…絕對不會讓壞人靠近妳…一步也不行。」

 

 

 

 

金銘的緋聞落幕後,一切彷彿都回歸正常。

 

今天上午,鄭秀晶與崔珉豪討論廣告的事宜,談著談著,時間就來到中午。

 

因為崔珉豪提議可以邊吃飯邊討論公事,鄭秀晶就與崔珉豪到附近的餐廳吃飯。

 

崔珉豪為了把握這個難得的機會,努力展現自己的溫容體貼,還掛上自以為的必殺技─迷人微笑,想趁這時候收服鄭秀晶的心,卻沒想到鄭秀晶一點動心的跡象都沒有,甚至把話題轉到了最不想聊的方向去。

 

「我很好奇,你跟龍珠表姊是怎麼認識的?」鄭秀晶漫不經心的問。

 

「這個嘛…」

 

崔珉豪想迴避關於鄭龍珠的話題,於是問

 

「那個,我倒是好奇總經理怎麼都沒有男朋友。」

 

「喔,我以前都在讀書,沒什麼空。」

 

「聽說總經理在美國讀書,那好朋友應該很多都在美國吧?」

 

「是啊,他們都在美國的,我在韓國的朋友其實還不少,不過大家都各忙各的事,就很少聯絡了…」鄭秀晶說到後面有些失落。

 

「對了,總經理,這個週末我們廣告部有個小型的員工聚會,不知道總經理您有意願參加嗎?」

 

「好啊。」鄭秀晶當然希望能跟員工打成一片。

 

這時,一名身穿名牌高級定制服的貴婦走了過來。

 

「唉?這不是秀晶嗎?啊,還有珉豪啊。」

 

鄭秀晶抬頭一看,發現是鄭龍珠的母親,也就是

 

「小姑姑!」

 

「伯母。」崔珉豪一看到鄭龍珠的母親,臉色瞬間大變。

 

鄭敏德看著兩人孤男寡女一起吃飯,就覺得不對勁

 

「你們兩人怎麼會一起吃飯?」

 

「因為上午公事沒討論完,就想說邊吃飯邊繼續討論。」鄭秀晶說。

 

「這樣啊珉豪,聽龍珠說,你很久沒去找她了?」

 

「最近…因為…工作忙…沒空…所以…」崔珉豪始終迴避鄭敏德的視線。

 

「沒空啊

 

鄭敏德突然上前拉著鄭秀晶的手

 

「秀晶啊,妳聽到了沒,珉豪說他沒空,妳這個做老闆的別讓員工太辛苦,否則員工連戀愛都沒法談了。」

 

崔珉豪當然知道鄭敏德意有所指,尷尬的都想挖地洞鑽進去。

 

「好,小姑姑,我以後會多加注意的。」鄭秀晶也聽出來鄭敏德的弦外之音。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吃飯了,先走一步。」

 

鄭敏德瞪了崔珉豪一眼才離開,鄭秀晶自然也知道這場飯吃不下去了。

 

「崔經理,我們還是趕快回公司吧。」

 

兩人離開餐廳後,剛好路過一間珠寶店,鄭秀晶逐漸停下腳步。

 

「崔經理,我想進去看看,你先回公司吧。」

 

「總經理,我可以陪妳逛逛。」

 

「不用,連吃飯都會讓人誤會,進珠寶店就更麻煩了。」

 

「呃…那我先走了。」崔珉豪掩不住心虛,快步的離開了。

 

鄭秀晶會想來珠寶店,是為了選個禮物給鄭秀妍,鄭秀妍似乎因為金銘的事,心情不甚明朗,鄭秀晶想送個小禮物討姐姐開心。

 

然而,在鄭秀晶選珠寶時,大明星裴秀智也走進珠寶店,店員看到有明星上門,趕緊拿著筆紙衝上前去。

 

鄭秀晶自然也注意到裴秀智,但自從上次談判破裂後,鄭秀晶就對裴秀智沒有好印象,所以也沒管裴秀智的臨時簽名會,自顧自的選珠寶。

 

「不好意思,我想看看這條手鍊。」鄭秀晶指著玻璃櫃裡的鑽石手鍊。

 

「那麼巧,我也想看看這個。」裴秀智不知何時就站在鄭秀晶旁邊。

 

兩人同時要看同一條手鍊,櫃檯小姐表示很為難…

 

「不好意思,這款手鍊,韓國只配給一條,這是限量款。」

 

「既然這樣,這條是鄭小姐先看上的,就讓鄭小姐看吧。」裴秀智說。

 

鄭秀晶的自尊心才不允許這種忍讓

 

「不用,一起看吧,反正也沒確定要買。」

 

櫃檯小姐將手鍊拿出來,為兩人詳細解說,也分別幫兩人配戴一次。

 

裴秀智自己不是很喜歡這條手鍊,她覺得設計太單調了,但這是要送給鄭秀妍的禮物,應該要以鄭秀妍的品味為主。

 

對了,秀妍的妹妹不就在旁邊嗎?

 

姊妹感情那麼好,品味應該也差不多吧?

 

想到這裡,裴秀智勾起了笑容,轉身看向鄭秀晶…

 

「鄭小姐是買來自己戴的?」

 

「送人。」

 

「送閨密?」

 

「不是。」

 

「難不成是妳姊姊?」

 

鄭秀晶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裴秀智覺得實在是太湊巧了,竟然自己與鄭秀晶都是來買東西送鄭秀妍的。

 

「你們姊妹感情真好,連首飾也送。」

 

「那裴小姐呢?買來是自用,還是送人?」

 

「當然也是送人,送給很重要的人,那個人品味獨特,好怕選不到她喜歡的。」

 

「品味獨特?有多獨特?」鄭秀晶難得八卦了一下。

 

「她喜歡簡單、俐落的風格,尤其喜歡限量,最好只有一個的那種。」

 

「既然如此,那這個手鍊很適合,就讓給妳吧。」

 

「鄭小姐妳太客氣了。」

 

「我只是要選送我姊姊禮物,還可以再找。」

 

鄭秀晶將手鍊讓給裴智秀,就瀟灑的離開了。

 

裴秀智讓櫃檯小姐把手鍊包起來,看向門口的視線,則多了份狡猾。

 

 

 

 

兩天後,鄭龍珠沒有經過預約,直接衝進鄭秀妍的辦公室。

 

鄭秀妍並沒有因此生氣,而是放下公事,氣定神閒地看向這個冒失的表妹…

 

「龍珠,妳匆匆忙忙跑來龍基,有什麼事嗎?」

 

「秀妍,妳妹妹怎麼還沒對象啊?我想幫她介紹介紹。」

 

「妳大老遠跑來只是想幫我妹介紹對象?說吧,到底有什麼事?」

 

鄭龍珠本來就不懂得拐彎說話,既然鄭秀妍都這樣說了,索性一股腦全說了…

 

「好啦,那我就直講了,我聽我媽說,前兩天珉豪跟秀晶單獨吃飯,我怕會出事!」

 

「龍珠,妳也太遲鈍了,竟然拖到現在才來找我。」鄭秀妍笑著搖頭。

 

「妳這話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請妳好好管管妳家那位,不要沒事就黏上秀晶。」

 

「什麼!明明是秀晶…」

 

對上鄭秀妍的凌厲視線,鄭龍珠語氣弱了下來。

 

「我…我自然會管好珉豪,不過,妳也讓妳妹妹離我家珉豪遠一點。」

 

「呵,我有很多種方法可以讓他遠一點,妳說哪一種?」

 

鄭秀妍臉上的微笑太過燦爛,讓鄭龍珠感到一陣惡寒,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沒…沒事!我先走了!」

 

鄭龍珠走後沒多久,咸恩靜敲門進來

 

「副董,裴小姐過來了。」

 

「換她來了?好吧,讓她進來。」

 

裴秀智進辦公室時,鄭秀妍正低頭簽公文…

 

「妳怎麼會想中午過來?」鄭秀妍說話時,根本沒抬頭。

 

裴秀智早就習慣鄭秀妍的態度,直接走到辦公桌旁,牽起鄭秀妍的左手。

 

「因為…」裴秀智從口袋拿出手鍊,直接套在鄭秀妍的手腕上。

 

鄭秀妍直到感覺到手腕上一陣冰涼,才發現手上多了條手鍊。

 

「送妳的,妳最近心情不太好,想給妳一個小驚喜。」

 

鄭秀妍仔細鑑賞這條手鍊,滿意的點頭…

 

「難得妳跟我的眼光差不多,這條手鍊挺不錯看的。」

 

「是吧~」

 

裴秀智從後抱住鄭秀妍,蹭著鄭秀妍的臉頰,鄭秀妍看了下手錶…

 

「我十分鐘後還有個會議。」

 

裴秀智在鄭秀妍耳邊,用撒嬌的聲音說…

 

「秀妍,這可不是情侶對鍊,妳不用擔心什麼,一定要戴上喔。」

 

「恩。」

 

「好吧,禮物都送到了,那我就先離開了。」

 

裴秀智鬆開懷抱,拎起包包開心的離去。

 

 

 

 

下班後,鄭秀妍特別讓司機開車經過TBN,打算接鄭秀晶一起回家。

 

而鄭秀晶完成今天的工作後,就提著公事包與朴孝敏一同下樓。

 

兩人搭電梯下樓時,朴孝敏說

 

「總經理,剛才聯繫了珠寶商,說那條手鍊要從德國調貨,運費可能會

 

「沒關係,運費多少我都出,手鍊拿到就好,有說運來要幾天嗎?」

 

叮一聲,電梯門打開,兩人一同走出。

 

鄭秀妍的車早已在門口等候,鄭秀晶看到車子就加快腳步。

 

「聽德國那裡說,最快是三個工作天。」朴孝敏說。

 

「這樣啊…」

 

鄭秀晶走到鄭秀妍的車旁,一手拉起門把…

 

「就買下吧。」

 

語畢,鄭秀晶就打開門坐進車裡。

 

「姊,等很久了嗎?」

 

鄭秀妍原本滑著平板,等到鄭秀晶上車就放到一旁。

 

「沒有,剛到,今天工作辛苦了。」

 

「妳也…」

 

鄭秀晶話說到一半就卡住了,因為她看到鄭秀妍左手上的那條手鍊,竟然跟中午在珠寶店看到的一模一樣。

 

頓時,腦海充斥一堆疑問。

 

 

 

 

不是

 

國內只有一條嗎?

 

 

 

=====================

這就當做週末的禮物吧~

明天就是忙碌的週一了~

創作者介紹

Wonderland

paradi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走跳貓
  • 秀智是故意的嗎?
    水晶的疑問更大了
  • Chu
  • 秀智是要宣示主權嗎,主動挑起秀晶原本的疑問,
    本來就在懷疑秀妍有事瞞她
    感覺上對鄭父時,秀妍還是沒反擊能力,
    鄭父感覺上是兩姊妹未來的大阻礙
  • Alice
  • 照片好看,
    因為是秀妍啊!
    因為是秀妍啊!
    因為是秀妍啊!
    很重要,所以講三遍!
    作者加油!^©^
  •  amy52418
  • 秀智一定是故意的 這樣秀晶一定察覺到秀智跟姐姐有什麼關系了 原本就在懷疑姐姐 現在又再加深懷疑了
  • Chu
  • 秀智早就知道秀妍心裡真正愛的人是誰,
    那她果然是故意的讓秀晶懷疑,
    秀妍在私底下瞞著多少事,而這些可能秀妍想的後路,
    不過真的有瞞住鄭基耀,感覺上這有得鬥,畢竟敵人不只一人
  • P大小粉絲
  • 阿阿阿阿 7/29!!!!!
    我們小姊姊要來了😭😭
    實在太興奮了
    已準備好搶票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